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豪轮艳游
豪轮艳游
>
四月刚到,老婆就闹死人的,非要「五。一」出去旅什么游。我平时陪她逛商店都怕,身上没多少钱也敢闯专
卖店不说,逛起来没完没了就让人累死。出去旅游还不把人脱层皮。可她不依不饶,没办法我就说,你找个不爬山
不走路不累人的地方我就去。心想,哪有这地方?摆着是故意刁难来个去不成。

可没想到一周后,她拿了两张花花绿绿的纸片在我面前晃了晃,颇为得意的怪笑,挤鼻子弄眉毛的说,这该符
合你的三不条件吧。我拿来过一看,是三峡豪华游轮五日游。虽说三峡我游过三次,但也不能太扫老婆的兴。可一
问价格,乖乖,每张1500,居然还不管吃喝!依老婆大手大脚的习性,这一趟连吃带买东西至少5000大洋
是扔到水里去了。老婆还告诉我她同学两口子也去。

老婆说的这个同学,还真同得有点邪乎。他们从初中同到大学,又同来到一个城市同一个单位成了同事。我至
今没搞懂,他们同学十年同事三年,怎么就没同到一个床上去!要不是我第一次搞老婆绝对搞的是处女的话,真难
相信他们这么纯净,纯净得和过滤了二十八道的什么牌子的纯净水一样。

但他们关系确好得非同一般。第一次见到他,他喊我现在的老婆为「姐」,老婆喊他「小弟」,我还真以为他
们是亲姐弟。后才知道他们的关系和老婆大他两个月。我结婚比他早两年,那两年他几乎把我家成了他的家,吃喝
用都在我家,么事东西拿到就用,就我老婆他不敢用。

时间长了心里一直有个疙瘩:婚前他们很清白我可以知道,婚后他们要是给我戴顶绿帽子就很难知道了。为啥?
这还不简单,他们就是一天到晚上床,你怎么知道?老婆由于婚后暂时不想要孩子,给她的子宫加了个箍,怎么搞
都不会搞大肚子,听说有意外的,不会这么巧在他们身上。即使她从外面刚搞完回来,胩巴一叉让你照搞不误,嘴
里装模作样哼哼叽叽几声,你晓得她在外面搞过还是没搞过?不是咱信不过自己老婆,可谁碰到这种情况也会有想
法的,对吧,哥们?

可这想法咱只能闷在肚里,没凭没据敢乱讲?脸上还得装出啥事没有,不然影响感情。两年后她同学结婚了,
虽说二人交往相对少了些,但我的疙瘩并没完全解开。每次见到她同学,我就想,你们是不是又搞过了?见到他的
老婆,总有一种想上她的欲望,倒不是她特别漂亮,而是想扯个平手:你上我的老婆,我上你的老婆,互相给对方
戴上一顶绿帽子。眼下不是时兴换妻吗?就只当换了一回,虽然是背靠背大家都不知道。

想法虽有,可苦于没有机会。平时两家在一起时,我暗暗地也给老婆同学的老婆(说起来怎么这么别扭,以下
叫她婷婷吧)放过不少电,可她回映不是怎么强烈。有几次她老公出差,她被我老婆邀到家中吃饭,甚至过夜,可
在老婆的眼皮子下也不敢胡来。听到这次有她陪行,心里偷偷笑过不知多少次。

上船找到房间时,婷婷两口子早到了。游艇分单人、两人、四人间。我们自然是个四人间。两张高低床一家一
张,自然是女人下铺男人上铺,女下男上符合传统做爱体位,更符合我从上往下偷窥。搁置好行李,大家到甲板上
欣赏风景,拍拍DV照照相,半天就过去了。下午两点钟船上电脑室开放(豪轮就是豪轮)。

老婆闹着要去我不肯,她这段时间玩个什么弱智的冒险岛入了迷,水平又臭,陪在旁边简直活受罪。她同学见
我不愿作陪,又见老婆撅着嘴,自告奋勇的要陪老婆去。老婆挤着鼻子(她爱挤鼻子,以为自己鼻子好看)哼了一
声,二人走了。

TAD,又做好人讨我老婆高兴!我有些气恼,但看到婷婷时气就消了。不是也有个美人在侧嘛,给咱机会咱
不用是咱不对。我对婷婷说,我们到哪里玩玩?

我把「玩玩」二字说得怪腔怪调,鬼都听得出明显的勾引味道。她笑了笑,说,

说话正经点好不好?我堆满微笑的说,那里不正经啦?摸你啦?捏你啦?这话是我与她相识以来,说的最不正
经的一句话。我看着她的脸等待反映,如果她翻脸,我就做回柳下惠。还好,婷婷只白了我一眼,说了句,你们男
人啊,都爱嘴巴花。

我说,错了,男人心里花。我见气氛很好就和她聊起天来。我并不急于一时,我需要浪漫,我需要情调,尽管
最终目的还是占有她的身体,但我有老婆并不缺少性爱,我要的是「恋爱」般的占有。

「你们为什么还不要孩子?」婷婷突然问起我私生活来。

我没有及时作答。我们暂时不要孩子的原因婷婷的老公应该知道,她也应该听她老公和我老婆讲过,现在她还
问是什么意思?

「哎,一言难尽。」我唯有故作深沉,没正面回答。

「我好想要个孩子。」婷婷的语气中带有一丝向往与无奈。

莫非他们现在有什么问题?我猜测不出,就问道:「那为什么不怀一个呢?」

「他说过几年再说。可能受你们的影响吧。」婷婷话中有明显的幽怨。

「我可从来没鼓动过你老公,再说我们家不是我不想要哇。」我急忙申明。

这即是实情,但更不愿让婷婷对我有什么不好印象。

「我知道。」婷婷说完这句话叹了口气,又说:「老天真是不公平。」

「你才多大,学会怨天尤人?小心变成林妹妹了。」我以为说得很幽默,会让她笑。她没笑,表情还是沉重。
他们夫妻在我所接触的圈子中是属于美满幸福的,有什么事值得不开心的?人都有偷窥隐私的癖好,我想知道她有
苦恼:「对你有什么不公平的?说来听听。」

婷婷沉默了一会,好像下决心似的握紧一只拳头,和我对视着然后说:「说了你不准笑,还有,不准对你妻子
不准对我老公讲。」

哇!这么严肃的话题,我倒不想听了,我说:「你可以不说。我可以不听。」

「我憋了很久。心里一直不舒服,可这话又不好给别人讲。现在难得有这么个机会,你又这样,亏我一直把你
当好人。」婷婷说到后来,带有明显的责怪。

她什么时候起把我当作了好人?为什么事把我当作了好人?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男人的心其实比女人的心还
软,一句好话或一滴眼泪就可俘虏男人,要不哪来「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句千古名言?」好吧,你说。我保证不给
任何人提起,包括我老婆、我老婆她妈、她妈的她妈……」我还准备再说下去,婷婷笑起来了,我就住了嘴。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说老天不公平,是说对男人和女人不一样……不是,是说……,哎,怎么说不明
白了呢?」婷婷急得拍了拍自己的头。我耐心的等着。「这么说吧,我们女人是不是处女,你们男人可以知道。你
们男人是不是处男,我们女人无法知道,只能听凭男人自己讲。你说,是不是不公平?」

这是一个什么问题?细一想还真是一个问题,是有那么点不公平。婷婷提出问题绝对不是要和我从理论上来研
究这个问题,她必定是有所指的。她肯定是给了自己的老公一个处女,而怀疑老公在她之前有过女人?这个女人是
谁?没听老婆提及过呀,会不会怀疑是我老婆?有可能,虽然我搞的是百分百的处女,可婷婷怎会知道呢。一时间
我脑子里堆满问题,又以最快速度把婷婷前后所说的话梳理了一遍,得出结论是:婷婷怀疑自己老公和我老婆有一
腿,而且现在还藕断丝连,希望从我这得到证实。

但婷婷并没有挑明,我不好直说(挑明了我也不会直说,直说了就与她没戏了),就一本正经地接着她的话谈
夫妻间的信任是如何如何重要,全是书上看来的那些。我口才很好,空洞会变得生动,搞笑的例子又多,我边说她
边笑,我不好意思多说闭了嘴。她还在笑,是那种比微笑稍大点的笑,我也笑起来,真想把

两张笑嘴挨在一起笑。

「你在装麻。」(麻,作假装不知道讲)她依然笑着,话可是一针见血。

「快活和苦恼都是自己找的。看你需要什么。」我没笑了,我的话充满哲理,生活确也如此。

「苦恼要是找上你呢?」她问。她也没笑了。

「忘却。人要善于忘却。」我要充分展示我的口才,以博她的好感。我给她讲忘却的种种好处,又讲忘却的种
种方法。她很安静的听我讲,如学生听课一样。

中途她给我茶杯续过两次水,有次我在接杯子时故意摸了一下她的手,她没躲开,倒看了我一眼,眼中满是柔
情,脸颊红了一阵。「朋友妻,不可戏」,我很想遵循这个戒条,偏偏我自从见到她以来,总是形影难忘。

时间在我们的闲聊中过得很快。婷婷的老公和我老婆回来了,两人眉飞色舞兴致未尽一般。我看了婷婷一眼,
她把脸扭在一边,看得出是不高兴她老公和我老婆太近。

「各位旅客……」船上广播响了,嗲得要死人的女音,告知说今晚船将在宜昌过夜等候过闸,旅客可上岸游玩,
但必须在十一点钟回船。刚吃过晚餐,船停下来,到了宜昌。四人上岸逛街,看了一下一个模式的城市街道,千篇
一律的大小商品,我厌倦也累了,提出回去,老婆不肯,她同学又出来当好人。我交代了一下不要太迟就开始回转,
后面传来「我也回去」的声音,是婷婷。

(二)

回到船上洗过澡,婷婷换上一件极为宽松的休闲装。我细细端详起这个平时没感觉特美的女人现在怎么美得令
人发烫来!在我心中,婷婷远远比不上我老婆漂亮,胸没我老婆大,腰没我老婆细,屁股没我老婆圆,连声音也没
我老婆的甜。

如果给我老婆打十分的话,婷婷最多可得八分。可现在怎么就越看越好看起来?

在我的注视下,婷婷有些不好意思,「老看什么?今天才认识?」声音很甜。

「的确,今天才发觉你是这么美,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我说出心里话。

婷婷脸上泛起红霞。

「到甲板上透透气去?」我问她。她点下头,随我来到顶层的甲板尾部。游客较少,大约都到街上了。找了个
不显眼又便于观察梯口的地方,我们站住了。

夜色很美。点点灯光闪动和繁星映在一处,又一起折在江水中,令人心旷神怡。时间、地点都适合谈情。

我挨她很近,嗅到她那刚出浴还没干透的头发上,散发一股洗发精和她秀发自有的香味,我抚摸她的头发,从
发端到发梢,偶尔凑到鼻子跟前,用发梢扫动脸颊,心开始有点醉了。

我们都没说话,怕打破沉默的默契,怕打破沉默后恢复清醒和理智。

她把头往我靠了靠。我捧起她的脸,我们变成迎面而立,四目相对,都有一汪深情。没有谁先谁后,四片嘴唇
贴在一处,我们热吻了!我把嘴微张,她也启开牙关,两条舌头互相到了对方的口中,紧紧缠绕在一起不愿分开。

婷婷的鼻中有了轻微的哼哼声。我的手移到她的腰际,从宽大的衣襟边沿摸到她的后腰,在慢慢摸到前面。她
的腰不是很细却更有肉感,摸起来又是一种舒服。婷婷捉住我的手往上摸直在双峰停下,这是一对盈盈在握的小巧
的乳房,可十分坚挺和富有弹性。我边揉着乳房,边用虎口夹住乳头轻捻,乳头很快变得大了硬了。婷婷似乎招架
不住了,吐出我的舌头,把头靠在了我的肩上。

我温柔的把婷婷推开一步,掀开她的衣摆,露出她胸前那两团鼓鼓的肉儿,把头凑了上去,用舌头在一边的奶
尖上舔了一下,婷婷的身子也随着颤动了一下。

我鼻子轻触在那硬硬的奶头上,一股清爽的体香扑鼻而来,我用舌头轻巧的在乳头四周打转,把鼻尖靠在奶头
上摩擦,搞了一会后又转移到另一只。婷婷的哼哼声已是从嘴巴里传出的了。

我和婷婷换了个姿势,让她面对江面。我一只手解开她的皮带没解开,婷婷

自己动手抽掉并拉开裤子拉链,我的右手立刻进去摸到她的屁股。她勾住我的脖子,先是吻后是轻轻的咬,搞
得我那根玩艺把裤裆顶起了个大帐篷。她一把抓住使劲捏了捏,差点把水给捏出来。

我用手示意,婷婷即刻把双腿往两边分了分,我一手就伸进了婷婷的腿间。

食指划过那小阴唇,有些黏糊糊的,我拿出来,在夜色的映射下清晰地看到了一丝清亮的液体。中指又伸进小
阴唇的中间,顺着阴道口的小缝抠动进出,指尖忽然触到阴唇上方的那点小颗粒,虽然只是那么轻轻的一触,婷婷
已是站立不稳,双手死死抱在我的头上,急促的喘息开了。婷婷的阴蒂比我老婆的浅显,这类女人的更容易来高潮。

我的指尖在阴蒂上继续刮擦,两片小阴唇越张越大,指头已是湿漉漉的了。

婷婷突然用双手抓住我的头发,一声发至喉底的被压抑的「啊!」,接着全身一阵激烈的颤抖,大股爱液从阴
道中涌出,我赶忙伸出另只手,接住全部淫水,以免弄脏她的裤子。婷婷松开双手时,在我耳边极轻柔地说出三个
字:「我爱你!」

是偷情的刺激,还是我技巧还行?是她老公水平差,还是她本来就是个淫娃?我不知道,只是没想到她会这么
快就泄身。

休息一会后,我给老婆打了个电话,她说他们正在往回走。我叫婷婷先回房去等他们,自己到电视室看了会电
视才回去,假装怪老婆他们逛街的瘾大,老婆还道歉不止,又把买的些东西拿我看,我假意称赞了她会买一番。

入睡后,我的心平静不下来。为对老婆的背叛,也为猎艳的刺激。胯下的那根东西由于没有发泄,此时硬得胀
得生疼。我把身子转对向对面下铺的婷婷,正想自慰一下,借着从房门上那块磨沙玻璃透过的微弱光线,我看到婷
婷的眼睛有两个小亮点,她也正盯着我。想着刚才那艳丽的一幕,想像着我的鸡吧进入婷婷的淫穴之中,抓着鸡吧
的手上下套动不到五十下,精液就激喷而出。

这夜我做了个很美很美的梦,梦见我和婷婷在一处似曾到过的美景中戏玩,玩着官兵抓强盗,她躲在一个用五
彩树叶搭成的小屋里,我抓住她时,她浑身上下没一件衣物,赤裸裸地扑在我怀中,双脚交叉缠在我腰间。我的裤
子不知什么时候没了,一条硬硬的鸡吧就「嗤」的一声进入她的那条小缝缝中去了。

「起来!懒虫,太阳晒到屁股了。」老婆在叫我,吃早点了。

(三)

美梦在到达白帝城的时候成为现实。

船在著名的白帝城靠岸。这是刚修建好投入使用的旅游码头。「朝辞白帝彩云间」的美景已不复存在,瞿塘峡
口湍急的峡江变成了平湖。但白帝古城和刘备托孤堂还是人们游玩的一大去处。船在这里停靠四个小时,老婆嫌时
间不够玩不尽兴,我嫌时间太长而无聊。

我站在白帝山头,忽生感慨,三峡工程完工后这里将四面环水成为天然小岛,今日所见难免成为千古绝观,由
此顿悟人生苦短。老婆见我似有心思,就拢来问我,我把想法说了一遍,她哈哈大笑说我替古人担忧。大家都在笑
时,婷婷说了句:「大哥说得很有哲理。」

「咦,什么时候喊起大哥来的?」老婆打起趣来。

「老公不是一直把你喊姐吗?」婷婷反映很快。

婷婷以前称呼我时,在「哥」的前面是加了姓的,今日去姓改「大」了,这个变化的原因我当然清楚不过了。
但有个问题:她老公喊我老婆为姐,她喊我为哥,好像乱了点?好在大家高兴,没往深处想。倒是她老公稀里糊涂
的说:「喊哥好,这样更显得我们亲如一家。」看完几个泥人和书法碑林,我有些不想再看,肚子也饿了,可老婆
游兴不减。我说先找家吃饭的地方,在那边休息边点菜两不误。婷婷老公也附和说,等会人多了不好找餐馆。吃饭
时我喝了几口酒,不知是

心情还是酒有问题,我感到头昏,老婆说她还想在这照几张相,就让婷婷老公送我回船休息。

我躺在老婆的下铺很快就睡了,迷糊中感到有一只手在抚摸我的脸。我睁开眼,是婷婷!我好奇的问:「你怎
么回来了?」

「你不在,没情绪玩。」她揪了一下我的鼻子。

「傻蛋,你不怕他们怀疑?」我捏了她一下下巴。

「人家好心好意转来看你,还骂我傻。」婷婷表面是在啧怪,骨子里是撒娇。

「我说的真话,你好我好放在心里。你不是想重组家庭吧?」这事不是闹着玩的,我没有和我老婆分手的意图,
尽管我心里有块疙瘩。

「美的你哟,你想我还不想呢。」她凑拢嘴唇。

「那你……」我想推开。

「放心,我是真的累了,又照相又拍DV,爬上爬下累死人,老公送我回来的。他们还在继续拍,你老婆说没
电了再回来。」婷婷一脸轻松,我放下心来,嘴唇挨在了一起。

「这里不行耶,万一他们突然回来了呢?」我们几乎同时说出这个安全隐患。

「到哪里?」婷婷问。

「电脑室去看看,应该没人。」我想起老婆和婷婷老公去过的地方。

我和婷婷到了电脑室,果然空无一人。我看了看时间,开船还有近两个小时,就叫婷婷给他老公打了个电话,
婷婷悄悄的说,他们差半小时回来。我环顾一下四周,电脑室的摆设和网吧类似,每台之间有隔版隔着,可就几把
椅子,时间倒是足够了,可就搞起来不怎么方便。我们在最里面打开一台,找到个音乐网站放点声音后,就迫不及
待地互相摸起来。

我撩婷婷说:「上次怎么这么快就来水了?」

「你还说呢,你捞人家那里,不知道是兴奋点呐,害的人家连你都没捞。」

「好,现在让你捞个够!」我捉住她的手,伸到裤裆,鸡吧早硬翘翘的在等她。她嫌裤子碍手,蹲下身一把扯
到腿弯处,接着把鸡吧送进嘴里。不能怪她性急,我们必须抢时间速战速决。

我扶住她的头,屁股前后摆动,尽量配合她含着的鸡吧吞进吐出。鸡吧在她温热的嘴里渐渐胀大胀硬,她拿出
来用舌尖在龟头上添,用指甲拨开龟头的马眼,舌尖往马眼里如抖动般的弹打。鸡吧一阵一阵的酥麻,这可真要人
的命!我赶紧叫她停了一会。再次进入她口中后,为避免龟头环在她牙齿上磨,我把她的头稍稍向上抬了一点,让
口腔和喉管的角度变小点,一只手抚摸她的脸,一只手放在她的后脑,由我主动的向她嘴里送,有几次我一使劲,
龟头就抵进她的喉咙,憋得她满脸通红,她吐出鸡吧,不停地「呕,呕」干呕,见她的确痛苦,我心疼了就不再使
用这个动作。

我让她在椅子上坐下,掀开她的衣服,看到了那对小巧的乳房。上次在甲板上,虽说有微弱的夜光,可怎么也
看不清晰的,这次才真正一饱眼福。她的乳房如同成熟的莲蓬,我听说过有种乳房叫「莲蓬乳」,今天见到了实物,
心中格外兴奋,我一手一个搓揉开了。乳头的乳晕不大,还是娇嫩的粉色,我疑惑,未必她老公很少吃她的乳头?
婷婷不经玩,我把她乳头在牙床上还没刮几下,她就有点不行了,轻轻跟我说:「搞我,搞我呀!」

我拉下她上衣盖住了乳房,再拉下她的裤子,露出光滑的小腹,这里比上身还要白净,我忍不住小腹上舔了一
会,她大腿和屁股一个劲的乱扭。我再扒开她的双腿,向她阴户看去,这是一个我从未见过的B:阴毛不长不奇怪,
奇怪的是她的B没有大阴唇,而且小阴唇也特小,小小的一点肉片歪躺在两旁,如此奇特的阴户,我还是初次见到,
不免多看了两眼。我捉住小阴唇扒开洞口,嗯!还带着粉红色的呢,到底是结婚不久搞的少了些。

玩B嘛,还不就老一套。我先用一根食指向阴道里插进,嘿!比我老婆的紧

多了,用食指插了几下,婷婷就发出了一连串的轻哼声。她的轻哼使我想起那颗浅显的阴蒂,它就在阴道上方。
我用食指在上面快速摸动,婷婷哼声连连,阴道很快湿漉漉的了,我伸出舌头,用劲将舌尖变硬,尽量伸长,猛的
一下搅进婷婷的阴道中去。

「啊,啊!恩……」婷婷两手抱住我的肩不再放松,鼻子嘴巴同时发出快活的哼叫。

在婷婷的哼声中,我加紧了舌头的抽插,忽觉得她的阴道一阵轻微的抽搐,我知道婷婷高潮快来了。我不再调
情,让婷婷半躺在靠椅上,当我的龟头刚一接触到她温滑多水的两片小阴唇时,阳具的根部顿时产生了一阵颤抖的
感觉。随后,它随着婷婷的淫水的牵引,极轻车路熟地往前一冲,「滋」的一声整条鸡吧完全顶入进去了。

我没有抽动,因为鸡吧胀的在跳动,它需要调整。撑住上身,我将嘴唇印在婷婷的唇上,她的舌头立即渡到了
我的口里。边接吻我边抽动起鸡吧,素女经上所说的什么磨、研、转、压,什么八浅一深等,全部用上,直搞得婷
婷乱喊乱叫,最后眼泪都出来了。我以为搞疼她了,就听下来问她,她说:「从来没这么舒服过,你不要停,接着
搞。」

坐椅是那种硬塑一次成型的,坐面是弧形的。我担心时间长了婷婷受不了,就叫她站起来,一只脚踏在椅面上,
让她搂住我的腰,我抱住她的屁股,用站着的姿势猛抽猛插了一阵。婷婷还真属于骚的类型,很轻易就被搞得高潮
连连,口里开始胡言乱语:「好舒服啊,你比我老公会日些,天天日我好不好……」

我已经感到来自鸡吧的快感,连忙叫婷婷手扶住桌面,把屁股撅起一点,我从后面进入,又一次发起进攻,这
次是总攻,不再惜花怜玉。婷婷站不住了,双腿开始弯曲人往下滑,我托起她的小腹,死命的全部抽出在猛的连根
进入,上百下后,鸡吧裹着的淫水直往外流,阴道成了水井,龟头一热浑身一颤,在临射出的一瞬间,想到个重要
问题:摸她阴道时好像没摸到障碍,她没避孕吗?我以极快的速度抽出鸡吧,精液喷射在她雪白的屁股上,用手划
了个圈。

她问我:「为什么不射到里面?」

我说:「我没摸到那个环环。」

「傻!我吃药。」

「你又没讲,我不知道,对不起。」我不想破坏最后的情趣。

「没什么。」她接受了我的道歉,狠狠的亲了我一口。

我们很快收拾干净。回房后我俩都觉得累极了,分别在两个下铺睡了。

「老公,好些没有。」老婆回来,轻轻拍着我的脸。

我半睁眼看了老婆一下,她满脸关切。我有点感动起来,想起身被她按住了,「再躺一会儿,你脸色不太好。」
声音很温柔得肉麻。

(四)

船到重庆时是清晨,要停留一天。日程安排很满,白天到歌乐山、沙坪坝等游玩,夜间在枇杷公园看夜景。午
夜零点返航。

站在枇杷公园顶上,俯瞰重庆夜景的确美。灯光和星光连成一个圆形的球体,我们犹如就在球的中间,感受大
自然的鬼斧神工和慷慨恩赐,我们四人靠在栏杆边尽情享受。两个女人站在中间两个男人站在两边,我的手越过老
婆后腰,摸到婷婷那圆圆的屁股上。她用手使劲地按着我的手,在屁股上一时按压一时滑动,最后把我的手拼命地
捏了几下,推开了。

我们又找了个机会做了一次,当然是拼尽全力。

和婷婷做过爱后,我心中的那块疙瘩已好像没了,不知是和婷婷有过激情后的满足,还是阿Q精神的胜利,反
正是轻松了。但我还有个问题没弄清楚:婷婷为什么肯与我做爱?

后来婷婷告诉我,她与老公结识和结婚以后,发觉自己老公和我老婆特别好,按她说叫好得不正常,一直怀疑
老公偷偷在外和我老婆有什么,心里老堵着。借

这次旅游本想从我这问点什么,我给了她一种特别的安慰和开导,对我产生极大的好感,发现我对她有意时,
就想报复一下老公,顺水推舟地就和我搞上了,现在又感到有些不妥。

最后一句话印证了她为什么在公园顶上推开我的手。

此后我们没在做爱,只是爱在一起交谈。我告诉她我娶老婆的确娶的处女,告诉她我心中的疙瘩,告诉她我是
怎么计划上她,能告诉的我都告诉了她。我最后说,他们现在如果真有事,我们两不相欠了,打个平手。为这句话
都会心笑了。

感谢老婆,感谢老婆给了我这样一个艳旅!【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