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找站街女】作者:夜半听情歌
>
 本来在,在高中就尝过了性爱的快感。后来和女朋友去了不同的地方,过了没三天就感觉体内有种冲动……感觉这种种动要是不发泄出来是不快乐的。到了新的地方不到一周哪个女孩子愿意和X啊……
  那时9月份,记得那个时候的小姐非常多在哪条街上都可以看到三五成群的年轻小姐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毫无顾忌的的走在你的眼前,让你感到眼花缭乱。  初到贵地见到这种阵势的我那种讶咦非是用言语所能表达,尤其是走过洗头房门前的时候小姐们用那种渴望的眼神盯着你的眼睛,有的干脆过来就问:「大哥洗头么」?
  你要是稍加犹豫她们就会凑上前来眉声眉气的小声说「有特别服务,全套的,来进来说」你要是再稍加犹豫她们就可能会拉着你的胳膊用她们丰满的胸部来磨擦进而就往屋里拉你,大有电影里面逛窑子的乐趣。
  一次两次,时日一久,男人的劣性根便暴露了出来。我开始计划着如何也去享受一把,终于有一天下午被欲火烧的晕头转向便迈出了找小姐的第一步,记得那时欲火烧的小腹很疼痛,我不知道别的男人是不是也有这样的反应,由于是第一次找小姐虽没有什么经验,但也不愿随便的找一个来发泄。
  记得离我工作的地方不远有一排两层的门市小楼,那里有不少的挂着洗头房。理容院。按摩院之类的,说白了就是卖淫的地方。因为是下午两点钟左右小姐们多半是在睡觉或逛街去了,所以一直走了十来家也没有找到可心的。
  其实这些地方的门脸都不算豪华本钱投的都不大,我走过第二排小楼的时候漫无目的推开了第三家的门,里面不见有人就大声问:「有人么?」
  话音刚落从后面走出了一个快五十岁的妇女,长的不胖不瘦1。60的个头,看样子象老板娘,我主动的盯着她问:「有小姐么?」
  她微一犹豫(其实她是怕我是钓鱼的)说:「现在就一个,别的都出去洗澡去了」随着就喊:「姗姗,起来吧有客人,快点」。
  里面有个声音懒洋洋的应了一声好象正在午睡,我问老板娘:「全套的多少钱」。
  老板娘说:「150元」其实走了这些家我也知道就是想再落实一下。  接着老板娘又催着喊:「快点地儿姗姗」。
  这时一个按摩间儿的门帘掀开一个女孩走了出来,显然刚睡醒正在系着卡腰式的衬衫,雪白的肚脐露了出来,再看只有十七八岁长长的头发有些幼稚的脸庞(到现在我也很怀念她)丰满的嘴唇,水灵灵的大眼睛难得是很白净,穿着弹力牛仔裤1。66米身材很苗条但并不是瘦的那一种,而是很健康的那一种。  让我真的很中意,她没有看我一直在弄着她的衣服,老板娘问我:「你看行不行」。
  我故意问:「别的小姐什么时候能回来?」
  老板娘说:「得五点来钟吧。」
  其实这时候老板娘就算改口要二百元我也还是会给她的,我跟老板娘说:「」行,在哪来啊,你这里保险么?再叫警察抓着「。
  老板娘说:「你跟她进去吧,我把门反锁上没事儿。」
  说着老板娘拿出钥匙把门反锁上然后做在门旁的长椅上,我看就算来警察查,但有反锁的门阻得一阻我也可以从后翻窗逃走。
  这时那女孩看了我一眼说:「来吧」。说着就走向后屋,我在后面跟着她,看着她那动人的身才和那性感的臀部跟她到了后屋,后屋原来是个厨房,我正纳闷女孩向旁边的木梯一指说:「你先上去吧。」我依言上去一看原来是两个木间壁的隔楼。
  女孩过来掀开两个间壁的门帘问我:「你看在哪边?」
  我探头看了看,里面很简单每间三平米左右,一个褥子一个枕头一幢棉被,女孩掀开两间门帘看了看,指着左边的间壁说:「在这间吧,这边儿干净点。」  说着进去弯腰整理了一下褥子说:「进来吧。」
  因为是自己间壁的隔楼所以比较矮,我进去后只能坐下。
  女孩开始解衣服的扣子,随后想起了什么对我说:「你先脱吧。」
  说完就下了隔楼,我当然不会脱,毕竟是第一次找小姐,心里没底,又不知道那女孩在捣什么鬼。
  说实在的这个时候到没有那种平日想象中如何玩小姐的兴奋了,只感到手脚冰凉而且一阵阵的有些发抖,甚至想干脆不玩了离开算了,反正也没有想象的刺激,还是早点回家和女友去发泄得了。
  正在胡思乱想那个女孩掀开门帘进来,手里拿着两个避孕套,她妈的,原来是去拿避孕套,我暗暗骂了一声。
  女孩也没有看我只淡淡说声:「脱吧。」就脱掉了自己的卡腰式的衬衫,露出乳白色的乳罩和雪白平滑的小腹加上紧身的牛仔裤和这昏暗光线真是太美了,我有一种想要亲手脱掉她裤子的冲动,于是伸手去解她的裤子上的拉练,就这样她只剩下了三角内裤,我隔着内裤摸在她的阴户上贪婪的享受着这年轻的身体的体温。
  女孩轻推了我一下示意我把衣服脱了,这时我三下五除二的就把衣裤脱了个精光,把赤裸身体和阴茎对着这个年轻的女孩子,女孩撕开避孕套递给我让我戴上,我指着阴茎:「还没硬起来怎么戴,你帮我搞硬点嘛。」
  这是我头一回和陌生女孩说这么露骨的话,感到非常刺激和兴奋。
  说着解开了她的乳罩,好丰满好年轻的乳房!我贪婪的用双手捏弄揉搓着她的双乳,用力的搓弄,其实一开始就发现这个女孩不太喜欢我,对我冷冷淡淡的好象只是为了我的150元钱才和我干的,所以我要肆意的蹂躏她!
  这个女孩乳房的手感非常好,有些向上翘,应该是年轻的关系,我把两个乳房都捏扁了,侧眼看她并没有什么痛苦和快乐的表情。
  我拉过女孩的手放在阴茎上让她抚弄,她的右手在我阴茎的根部用食指和拇指上下的撸动着,动作不大但很有效,阴茎在渐渐的变硬。我看着女孩撸动的手很纤细也很白净,不象是农村的。
  女孩看着阴茎已经硬了起来就把避孕套一点点的套了上来,两只手尽量不和我的阴茎做过多的接触,我心下暗暗有些恼怒。
  随后女孩躺了下来,我突然想了起来就问:「我看看你下边有没有病。」  说着把她的三角内裤褪了下来,我靠,下边没有阴毛,细一看不是,原来阴毛本来长的就很少,又被她刮掉了。
  分开两条腿查看她的阴户,她的阴户相当丰满没有任何异味就放下心来。合身压在她的身上抱住肩膀在她的乳房上来回摩擦享受那放电一样的快感,女孩被我来回压的哼。哼连声,已经棒老硬的阴茎在她阴户旁顶着,女孩身手牵着龟头放在她的阴道口,其实她也是要确定避孕套依然戴着,对于她冷淡的回报,腰用力一沉龟头直抵到子宫,突如其来的一击让她闷哼了一声。
  龟头感到阴道里面很滑润,而且十分柔软紧紧的包住了我的阴茎,我估计她阴道被插的次数并不多。就一下下飞快的插了起来,并且亲吻着她丰满的乳房,其实没想到和自己女朋友做爱的时候从没有这么坚挺过,但和陌生的女孩做爱会这么爽,想想也许是和自己女友做爱已经没有什么新鲜感了吧!
  这次因为自己花了钱是上帝,所以要尽情的享受,反正就这一回,完事之后谁也不认识谁各走各的路,我可以尽情的调戏她,发泄她。
  我由亲吻改为齿咬,下边的阴茎正在摩擦女孩的子宫,我知道已顶到了尽头,全根的阴茎都插在女孩的体内,这样无言的抽插了六七分钟,女孩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微闭着双眼,我采取跪姿推起女孩的两条美丽的大腿,使她的阴户撅了起来,这样我就可以看到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的进进出出,我把手按在她的阴户上揉搓上她的阴蒂,女孩突然抖动了一下,呼吸有些急促。
  赶忙按住我的手小声说:「别用手,趴在身上插。」见她坚决,只好放弃。  「她妈的,看她的脸色真的是无可奈何的才让我干,」
  我心中暗骂,但我实在是被她的美丽所征服,虽然难免有些讪不搭,还是压在她的身上用胸口挤压着她的乳房,一下下狠狠的用阴茎撞击着她。
  看着她的头随着我狠命的抽插向上一窜一窜,长发散乱在枕巾上鼻尖上已经泌出了细汗,「臭丫头你不是不喜欢我么,我要完全占有你。」此时的一瞬间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些变态!
  想到这里一下就吻上了女孩丰满的嘴唇,女孩一怔把脸扭向一边并用力推我的头不要……不要……不不……不……嗯……嗯嗯怎奈我已经捧住她的脸并把舌头顶进了她的口中,但她仍然将牙齿紧闭着,使我的舌头无法完全进入,我没有理会她只是将我的阴茎更加飞快的在她的阴道中全程的抽送着,有时整个龟头都会拔出体外,女孩阴道的润滑液已把我的阴毛全都湿透了,而且弄的她的雪白的屁股都是,想来是她也无法再矜持得住,口中啊……啊……嗯……嗯……嗯不规则的呼吸着,我的舌头也顺势伸了进去,她不由自主和我吻在一起,相互吮吸着舌头,她的舌头也探向了我的口中,我将一大口唾液送进了她的嘴里,女孩微一忧郁就大口的吞了下去。
  见她接受了我后旧问她:「你家住在哪?」
  她说:「荣巷」
  我又问:「我的鸡巴大不大?」
  她「嗯」了一声。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这么下流的话,平时连想都没想过,可这时候却感到很刺激很兴奋。
  「你干这行多长时间了」
  她说:「两个月吧。」
  这时女孩随着阴茎的顶送头已经撞上了间壁的木板,这时我注意到间壁上有个窗户,往下可以看到老板娘正在两米左右处坐着看着外面,这个距离我和女孩的做爱时阴茎抽插阴道的声音,女孩的呻吟声和木板有规律咯吱,咯吱,咯吱声应该听的清清楚楚,但我却更兴奋,甚至有些希望她能上来看着我们做爱。  我让女孩跪着趴下,只是一个普通的狗的交配姿势而已,可女孩有些不知所措,似乎不常这样干;而我却是很喜欢这样干的。
  好容易给她摆好姿势,我握着阴茎对着女孩的阴道一点点的推进,好紧那,她的阴道口就象瓶子的口一样紧紧的勒住阴茎,我趴在她的背上两手捏弄着乳房一下下的进攻着里面象海棉一样的阴道,里面的柔软是无法形容的,她的分泌物已经和我的阴毛拉出了长丝,这样是无法低到子宫的,而且阴道口又太紧似乎要把阴茎夹断,好几次差一点射出来。
  我看她并不兴奋。插了三十来下后,我让她骑在我的身上,她说不会,还是躺下来做,我只好回到了一开始的体位,这样插阴户就没有那么紧了,我问她:「你喜不喜欢我。」
  她没有回答。
  「你多大了」我问,她说:「十九」
  我问:「你流了这么多的水,性不兴奋,有高潮么?」说着吻向了她的嘴唇,并和她柔软的舌头缠绕着,把唾液一口口的送入她的口中,她不断的吞咽着,这是我第一次感到和唇厚的女孩接吻才是最爽的。
  我吻向她的耳朵把舌头往里添,她想要躲开,但被我抱住了头无法闪躲,没一会又兴奋起来梦呓着嗯……嗯…啊。快点…啊……快点,我的阴茎在女孩的阴道加紧大力的抽送,这时我两人浑身都已经是汗水了,女孩的脸也已经粉红,但这时压抑的喊着什么:「伟哥……啊…伟…嗯……伟………啊。哥…啊……快点……」
  在喊着别人的名字,我想也许是她的男友吧,有男友又怎么样还不是让我插,让我干。
  心中一动,手伸向插她的阴茎处把避孕套偷偷拿了下来,有赶快插了进去,好家伙,感觉和戴套太不一样,那种被滑顺的阴道包裹的快感刺激着大脑,看着她还不知道我已经完全占有了她,这时候想是她的高潮刚过去,催着我快些完事,我喜腻的说:「你叫我一声好哥哥我不行了」我就完事,怎么样?
  她很不愿意,问了几次就应付着说:「我不行了,快点。」
  算来时间也不早了,就加快抽插,次次见底都顶在她的子宫上,渐渐的她又来了高潮喊着那个男人的名字,抱紧了我不断的呻吟着,阴茎和她阴道快速的摩擦我知道快射了,乳房已被捏的变了型,把唾液都送入她的嘴里,龟头顶在子宫上一抖一抖强劲的精液射了进去,在她的呻吟声中又用力的顶了几下,瘫软趴在她的身上,女孩也无力的躺着任凭阴茎从阴道里慢慢滑出。
  过了一会老板娘也许听到我们没有声音了就喊:「姗姗,快点的。」
  女孩应了一声:「啊,好了。」
  起来开始穿衣服,见避孕套里并没有精液褥子上有一片湿了问:「怎么没带套。」
  我狡辩说:「软的时候流出来的。」她没说什么拿出纸巾擦了,给我一张让我把软了的阴茎擦干净,站起来把从阴道里流出的精液擦干,然后又下去在马桶滴了几滴尿,想来是想把精液排出去有些可笑。
  我穿上衣服下楼给了老板娘钱看了一下手表,玩了她整整45分钟。
  女孩这时已经穿好了衣服,看了一眼这个刚和我做完爱发生性关系的女孩后转身下楼回了单位,路上一直在疑惑真的插了这么漂亮女孩么?
  隔些日子第二次来这家店想找那女孩的时候,她已经不在这了,我一直都很怀念她,毕竟是我有生以来找的第一个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