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得无厌的赵主任】作者:zhangquan1z1z1
>
 故事发生在一个落后的地方。

  毛纺厂,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在工业生产落后的时候,这样的工厂很多,几乎每个地方都有,基于工人的待遇相对于农民来说,是极为不错的。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姓赵的主任。赵主任是厂子了不大不小的一个官,是人事上的负责人,负责新工人的工作分配。

  「赵主任,这个事情就全得仰仗您了呀,我家的桂芳属虎的,今年都17了,还没个事情做,您说,这大姑娘家的,总是待在家里也是不方便,不是个事啊。」一位画了素装的中年妇女穿着工作服,在赵主任的办公桌前微微弯着腰,笑的说着。

  「这个嘛,李姐,也不是我不帮忙,这个事情是厂子里最近的大事,多少人都盯着的呀。我就一个小主任,上头领导不少,下头管的人又不多,这种事情,我怕是实在帮不上忙啊。」赵主任也是满脸笑意的说着。眼睛微微眯着,让人看不清。

  「哎呀,赵主任,我知道,您也为难。咱也不敢要求一定能上这个班,只要主任肯帮忙,就行。」李姐听赵主任满口推脱,却也不恼,继续劝说着。

  「这个忙嘛,照着咱们这么几年的情谊了,我是应该帮的,但是工厂招人的科室可是不归我管,我也没那么大的权力。李姐,你明白的呀。」赵主任满口的回绝着。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

  「赵主任,这个事情咱们回头说吧,我让家里那口子准备了两瓶好酒,明天下班了,来家坐坐,尝尝姐的手艺。

  您看行吗?「李姐听着有人来了,忙说道。

  「恩,行吧,回头说。」

  「那,赵主任,我先走了,明天见啊。」

  「恩,请进。

  随着门推开,一个约莫三十出头的女人走了进来。

  「刘科长,什么风把您吹来了呀。」赵主任起身说道。

  李姐和刘科长擦身而过,她们并不认识。

  看着李姐出去,刘科长把门一关。

  「你个死鬼,莫不是在办公室里做什么坏事?刚刚那个女人是什么人,这么几天了不来找我。从事招来!」刘科长一脸撒娇的摸样,这么都看不出来兴师问罪的样子。

  「哎,我的刘大科长,你可是我错怪我了,最近咱厂子里面不是招工呢吗,这下可好,什么张三李四的都来找我,让我走走关系,安排些个工人。这不前脚刚走的那个就是。」赵主任一手迎过扑面过来的刘科长,把刘科长抱进怀里。
  原来财务科的刘科长和人事办的赵主任是来相好,早年因为刘科长家里的男人在矿上出了事情,也没留下个后,就是成了寡妇。同样的一个人个还有这个三十好几了还不结婚的赵主任。一来二去的,又都是早就认识的同事,感情生理双需要的情况下,两个人就好了。

  「恩,我知道你最近忙,这不主动过来看你了嘛。」被抱在怀里的刘科长如同一只温柔的小猫,说话的声音都不一样了。

  看着怀里羞红了脸的美人,赵主任心里好似猫挠一般。胸中的欲火一闪而过,便喷涌而出。一把将怀里的刘科长抱了起来,自己坐到沙发上把刘科长放到了大腿上。伸手就从刘科长的领口探去。

  刘科长也就刚刚三十,样貌没得挑,没什么大的本事,因为老公的出事,厂里照顾给了个副科长。正是三十如狼的年纪,又死了老公,哪里受得了空房的苦。这不就主动来找她的相好。

  刘科长穿着一件白衬衫,外面是两个扣子的西装,领口还是很方便的,赵主任绝对是轻车熟路的老司机。一手伸进了那两座山峰之间,来回探索着。刘科长也不甘示弱,直接吻上了赵主任的嘴。天雷勾地火的一对男女,就在这个人事办主任的办公室的沙发上,开始了一段产生高温的运动。

  一番云雨过后,刘科长整理着弄乱的衣服,还是媚眼如丝的望着赵主任。赵主任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呛得咳嗽了两声。

  「咳咳,咳咳,都他妈说事后烟好抽,为啥老子就觉得难受。」说着把一根刚刚点燃的烟,按进了烟灰缸里。

  「今天晚上,来家里?我做上几个好菜,咱们喝点?」刘科长提议晚上继续,一脸殷切的看着赵主任。

  「嗯,今天不行,得回家,要是跟你走了,晚上肯定回不了家。」说罢,想了想,又道:「明天也不行,明天也有事。」

  「有事,有事,整天有事,家里又没老婆,不知道你一天哪来的那么多事!」听着赵主任的拒绝,刘科长有些不开心。毕竟是办公室,不能尽兴。

  赵主任把刘科长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又看着刘科长上下起伏的山峦,已经释放的火焰,似乎又被一个火星所点燃。

  虽然刘科长没生过娃,但是却是那种「一手掌握不了的女人」。那可都是劳动人民的大手啊。山峦起伏的惹眼程度可想而知,赵主任最喜欢的便是着一对山峰了。

  想到了这里,赵主任决定再来一次,再次体验下这一对温柔的山峰。招招手,示意刘科长回答自己的腿上来。

  刘科长看到赵主任招手,心中一喜,娇艳的表情再次浮上脸颊,着急冒火的重新回到了赵主任的怀里,热烈的亲吻了起来。

  赵主任的手,重新回到了那双山峰之上,肆意的侵略着。刘科长的火很快又点燃了,伸手往赵主任的裤子拉链上面摸去,拉开拉链,发现状态并不是就绪的,就低下头,用口舌舔弄了起来。

  「恩,哦,奥。」赵主任舒爽的发出一些声响。渐渐的又有了些许的反应,直挺挺的立了起来。

  刘科长看着眼前的宝贝的改变,喜笑颜开。把裙子重新提起,岔开腿,坐了上去。

  「嗯………」伴着一声长叹,二人再次深入的结合了起来。在沙发上尽情的上下躁动着,每一次上下来回,都蕴涵着生命的规律。一起一落,节奏分明。
  办公室这个环境显然让刘科长更加的动情和敏感,身体自然更容易满足,声音也就愈加的深情。在不停地运动与娇喘中,赵主任很快的交了第二发子弹。刘科长在最后的这几秒,也到达了动情的顶点,紧紧地抱着赵主任,手指紧紧的扣在了赵主任的后背上,嘴唇紧紧抿在一起。表情是那么的享受,像是干渴了好久的庄稼淋着雨水一样。

  片刻之后,刘科长知趣的帮着赵主任擦拭着,擦着擦着,看的入了迷,忍不住亲了一下。赵主任哼了一声。因为赵主任向来不是一个纵欲的人,决计不会有第三次的,其实这样连着来的时候也是很少的。赵主任想着玩到五六十岁呢,可不愿意在年轻的时候玩的太过。

  短时间内的两次交货,赵主任还是很累的。在刘科长离开之后,静静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第二天,中午。

  李姐再一次来到了赵主任的办公室。

  「赵主任,你今天晚上可是一定要赏光啊。」重复了上次的邀请之后,赵主任依然没有什么表情,还是笑吟吟的坐着。此时李姐心中却是有些着急,她可是知道的,赵主任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有些事情,好处不够时万万不会答应的。

  李姐暗自咬了咬牙,下了下决心,又道:「晚上要是喝醉了,也就不要回家了。正好明天是星期天,也不用上班,姐好好照顾你。」

  话说到这里,赵主任也听出了李姐话里面的意思,大晚上的照顾什么。赵主任抬头仔细打量起这个中年的大姐来,这李姐,虽说是嫁了人多年,孩子都十好几岁了。但是身材依旧没太走样,该细的细,该挺得挺,虽然穿着工衣,但是工衣也只能掩盖身材的一部分,白色的大褂系着,也挡不住胸前的挺拔。腰间大褂的带子一系,更是把丰满的臀部凸显了出来。

  「这才是成熟女人的体现啊。」赵主任心里不禁叹道。仔细看着李姐的摸样,虽然是工人,但是保养得还不错,眼角的皱纹并不多,一对大眼睛也是赵主任喜欢的。虽然熟女的前凸后翘,却并不影响赵主任对她的整体感官,肥而不腻。也算的上是厂子里面不错的女人了。

  「李姐,这是什么话啊。能尝到李姐的手艺是我的福气啊。今天一定来,只希望不要麻烦你啊。」心中做出决定的赵主任很快就答应了下来。

  李姐听到赵主任的肯定回答,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告了别,就离开了。赵主任盯着李姐离开的背影,脑袋随着左右晃动的丰满臀部,轻轻地摇晃着。

  很快,就到了下班时间,李姐的家,就在厂子里分的房子中间。赵主任自然是找得到的。

  时间是晚上六点四十。主任们的下班时间总是比工人的早一些,但是赵主任临时有点事情,耽误了一下。

  敲门咚咚咚。

  开门的是王三月,是李姐的老公,李姐叫李琳。是厂子里的老工人了,跟赵主任认识时间久了,赵主任跟这个王三月也是认识了多年,虽然不熟悉,但是还是了解一些情况的。

  这个王三月年轻时候是个不务正业的混混,偷鸡摸狗的挣点小钱,后来跟李琳结了婚,混倒是不混了。也没什么本事,就在家里闲着,出去喝酒耍钱。家里靠着李琳糊口,虽然不怎么殷实,但也算太平。

  「赵兄弟,你可算来了,等你半天了。」王三月看见是赵主任,笑着把赵主任迎进了门,王三月显然知道眼前这个人能帮上大忙,也是异常殷勤。

  「就当是自己家,别客气。」王三月忙给赵主任拿了拖鞋。

  王三月往饭桌那一指,「饭马上就好,稍微等等。」

  饭很快就好了。

  「来,赵兄弟,喝一个,这个酒可是我一个朋友从外地带回来的。咱们这边可是不多见。」还没吃,王三月就开始向赵主任敬酒。李琳在一旁倒酒。

  「恩,好酒啊,却是是好酒。」赵主任又尝了一块红烧肉,赞叹道:「肉还是李姐做的好啊。这么好酒好肉的,多谢李姐,姐夫招待了啊。对了,桂芬呢?怎么没见,」赵主任心想,着王桂芬应是不在的,毕竟晚上还有招待。只是赵主任还没想明白这个王三月李琳打算怎么解决。

  「桂芬啊,她去外婆家了。今天不回来,明天下午才回来呢。」李琳知道赵主任心思在哪,一下帮赵主任解决这个心头的问题。

  吃着吃着,酒也走的差不多了,一斤白酒已经见了底。赵主任觉得自己有些醉意,但是王三月已经开始飘了,原来李琳每次给王三倒得酒,都是满满的那么一杯,而给赵主任的酒,则只有七分满,加之王三月求人办事,喝的又比较多,所以这一斤酒,王三月怕是喝了有个七两。

  赵主任心里那可是带着事儿来的,自然不会多喝。

  这个酒喝完了,王三月拉着赵主任开始看电视。嘴里还胡言乱语的说着:「海洋啊,(赵主任大名赵海洋)不是老哥说你,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怎么还是个光棍呢,你又有好工作,房子也有。摸样也好,咋还就光着呢。老哥像你这么大的时候,玉米地都不知道钻了多少,你可是别给你李姐说。」王三月已经是醉了,赵海洋陪着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胡说着。

  「要说呀,不结婚也有不结婚的好,我没结婚的时候,那可是有名的人,多少大姑娘小媳妇的想跟我睡啊,那个美啊。现在结了婚,就不像以前一样随便了。你知不知道以前有个……」王三月正说着,突然停了。

  赵海洋正听着,发觉没声了,只见王三月已经打起了鼾来。王三月就这么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个时候,赵海洋明白到了自己的时间了。随即起身,来到厨房。

  「李姐,姐夫睡着了。」赵海洋站在李琳身后两三步的地方。

  李琳似乎有些心虚,嗯了一声,没再接话。

  「那我也想睡了。李姐是不应该陪我说说话啊什么的。」赵海洋往前走了一步,一手放在了李琳的肩膀上。感受到了李琳对于这只手的反应,还是很大的。
  见李琳不说话,赵海洋有些不悦。毕竟是当领导的,又道:「要是你不愿意,那我就走了。反正这酒也喝了,饭也吃了。」说完,把手从李琳肩膀上放了下来。
  李琳听到这话,心中一慌。忙转身说:「别啊,赵主任,你等我稍微洗洗,你在卧室等我。」

  赵海洋等的就是这句话,嗯了一声。就转身去了卧室。

  赵海洋来到卧室,没有开灯,就往床上这么一坐,静静的开始等待。片刻之后,听见了流水的声音,想来该是李琳在洗了吧。赵海洋这么年来,跟有结了婚的女人不是第一次,但是人家老公就在门外睡觉的还是第一次。想起李琳熟透了的样子,赵海洋已经开始有些反应了。

  卧室的门一下合上了,赵海洋知道是李琳进来了。突然地黑暗让赵海洋有些不适应,兀的一下,一团丰满的肉体就靠了上来。赵海洋是一个经历过风雨的男人,显得很淡定。

  李琳并不打算开灯,这样丈夫就在客厅偷情显然太过于刺激。摸索着脱下赵海洋的衬衫,手在赵海洋的胸前抚摸着,还不时的亲一下赵海洋的裤链处。亲着亲着,手往下一伸,一把掏出了已经硬的不想样子的宝贝。咽了一口唾沫,用嘴含住,吮吸了起来。

  赵海洋十分享受这主动地服务,配合的躺了下来,让胯下的李琳有更大的活动空间。

  一下一下有力的吞咽,口水与嘴巴发出的响声,就在这个没有灯的房间里回荡,李琳的双手还不停地抚摸的赵海洋大腿根部。

  「来吧。」赵海洋的欲望已经来到了顶峰,急需要那个温暖潮湿的好地方。来让他的好宝贝休息休息,活动活动。

  李琳结婚十好几年,但是王三月却在李琳怀孕的时候出去喝酒,被人打伤了下体。功能受到了极大地损坏,李琳的婚后生活并不像传言中的那么幸福,一年亲热的时次数一只手也能数的过来。到了近几年基本就没了。

  关于这些问题,赵海洋并没有过多的考虑。尤其是这个酒后欲望上头的时刻。
  当一个喝了酒的男人遇到一个没老公的女人,真是一触即发。不得不说,厂子里德工人是喜欢穿裙子的,这方便体现在了这里。李琳把裙子一提,便安稳的坐了上去。一个成熟的女人,湿滑是她最好的名片,没有一丝阻力的完美进入,直接到底。

  李琳可是干旱了许久的地,这么猛烈地一下,没忍住大叫了出来。然后就是无尽的贪恋,不要太多的前奏,两具成熟的皮囊,在这个没有开灯的房间里,一上一下的运动着。

  赵海洋是喝了酒的,自然是比平日要坚持久一些。身上的李琳已经被这样的爽快冲昏了头,喊着一些让人面红耳赤的话,偷情这样的活动,心里的愉悦很多时候会超过了身体本身。

  「啊……」李琳在距离自己丈夫不足十米的地方到达了一个阶段的顶峰,双眼紧闭,身体僵直的在赵海洋的身上坐着,全身一下一下的抽搐。

  啪啪啪 .

  赵海洋是未曾交货的,看着身上的人不动了,自己有节奏的动了起来。李琳被身下的抽动所惊醒,很快就投入到了新的战斗当中。

  「李姐,安全吗?」

  「恩。」

  这一次,李琳已经瘫倒在赵海洋身上,没有一丝力气的全身抽搐着,李琳觉得这一阵子的享受超过了她这一生的全部。

  灯依旧是暗的,狭小的空间中,只有两个沉重的喘息声,还有稳定的鼾声从屋外传来。就这样两个人保持着姿势,多了不知道多久。

  「海洋,你真是厉害。弄的人家舒服极了。」李琳说着来自于内心的情话。
  「嗯,桂芬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你不用担心了。以后还会来喝酒,这个你也不用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