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帽顶顶戴】(第十三章)作者:小二小哥
>
          (13)二龙戏凤

  陈斌的工作难免会经常出差,全国各地到处飞,要是忙起来,大半个月不回家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之前心怡天天闷在家里当主妇,陈斌很担心她不和外界接触,自己又经常出差,时常让她多跟以前的同学同事吃吃饭聊聊天。现在她有了工作,忙起来比陈斌还忙,一方面陈斌担心她会不会经常被别人玩弄,可另一方面却是放心了许多,起码不会一个人待在家里了。

  这天陈斌又要出差,要和石磊去上海考察一个公司的大项目。刚下飞机就接到对方接待的电话,说是先带他们到酒店入住再去吃饭。

  上海的夜生活自然是多姿多彩的,只要有钱,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酒过三巡,陈斌有些微醉了,喝酒上脸是他一直以来的毛病,石磊看他满脸通红,还一个劲地嘲笑他酒量太差。负责接待的老王看到两个客户都吃饱喝足了,朝下属小黄使了使眼色,小黄心领神会地去买了单。

  「刚到十点,还早,要不哥几个去找个地方喝点酒,唱唱歌?」老王一脸淫笑,是人都知道他的鬼主意。

  说到这,陈斌和石磊也不是完全没有兴趣,只是碍於同事的关系,加上平时两人私交也很不错,又都认识对方妻子,谁都拉不下脸说好,於是乾脆婉言拒绝了。这下可把老王急坏了,招待不好客户可是大事,回头明天的走访要是被他俩找出点什么纰漏,今年的合作泡汤了不说,肯定被老闆怪罪自己接待能力太差。
  但这老王也不是省油的灯,本来两个客户一起来就不好办,於是他打算各个击破。在两人的坚持下,老王把他们送到了酒店,还把没喝完的三瓶红酒硬塞给了他俩,说这在公司的清单里已经出货了,自己拿着别人还以为吃了油水,给客户的话就没人说闲话了,两人也不好推辞,收了红酒准备回房间.

  「这老王可真会来事儿,这几瓶红酒价格不菲呢!」石磊在电梯里看了看标籤,煞有介事地跟陈斌说.

  「那可不,只是我没带皮箱,这红酒也带不回去,要不给你吧!」陈斌一脸苦恼地说.

  「我也没带皮箱……不过你酒量也太差了,要不咱们哥俩今晚就可以把这三瓶解决了。」石磊瞟了一眼陈斌通红的脸,阴阳怪气地说道。

  「得得得,我酒量其实是内有乾坤,区区三瓶红酒不在话下。走,去你屋还是我屋?」陈斌最是激不得,这不,立马跟石磊杠上了。

  「来我屋吧!那我找服务员借个开瓶器和红酒杯,难得有机会咱哥俩可以好好聊会儿。」

  「你先去吧,我回去拿个充电器。」

  陈斌回到自己房间,看了看手机,发现没有心怡的未接来电,想了想,还是给她打了个电话。「嘟嘟……嘟嘟……嘟嘟……」心怡的电话一直是通的,但就是没有人接。

  陈斌挂了电话,有些失落,给心怡发了条微信:「回到了酒店,一会儿去陈斌房里跟他喝酒,你也早点睡。」正准备出门,手机收到了心怡的回覆:「好,明天再说,晚安。」

  陈斌突然想到了刘洋,他会不会跟心怡在一起呢?纠结了一番,他又给心怡拨了回去,意外地手机竟然关机了。陈斌心里酸酸的,他不敢确定刘洋是不是正在自己家把心怡压在身下玩弄着,但心怡的举动却甚是反常。他赶紧上了QQ,发现刘洋的QQ黑着,给他留了个言就去石磊房里了。

  石磊和陈斌把酒言欢,不一会儿就消灭了一瓶半红酒,石磊身为销售总监自然是久经沙场,看起来没有半分醉态,然而陈斌却是早就开始头微晕,但还强忍着,不想被石磊嘲笑自己小酒量。

  这时两人的手机同时收到了信息,料想定是老王为自己安排了余兴节目。石磊看了看手机,瞟了瞟陈斌,说:「老王这么有诚意,哥是不是要拒绝呢?」
  陈斌看了看手机,皱了皱眉,说:「你小子啊,背着老婆就开始乱来,别忘了小凤现在可是我的下属,不怕我回头告诉她?」却是玩笑的语气,一点也听不出责备,反倒有种男人间的心知肚明。

  「男人嘛,谁都别说谁,哥要是这点小事还去跟我老婆打小报告的话,那还是兄弟吗?」石磊久经沙场,陈斌是什么样的人自然瞭若指掌,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没有例外。

  「还是你说得比较在理。嘿嘿!」陈斌抿了一口红酒,这时看到手机里刘洋上了线,陈斌一阵心跳加快。

  「要不我叫老王安排个姑娘过来吧,哥喜欢什么类型的?」石磊见陈斌不反对,乾脆顺水推舟。

  陈斌一边在萤幕上飞快地打着字,一边说:「不用了,哥自己安排就好。」
  此刻他的心早就不在这里,而在千里之外的心怡身上,确切地说,他心里想着心怡现在是不是被刘洋骑在身下驰骋着、征服着……

  石磊见陈斌好像一下子又怂了,嘲笑着:「哥该不会是不行了吧?喝点儿酒就萎了?哈哈哈!」

  「哥厉害着呢,怕是你小子想比也比不上。」陈斌恨恨地说道。

  「那可要见识一下了,不如今晚我们就来个二龙戏一凤,姑娘我可自己安排了啊!」石磊瞟了一眼玩手机的陈斌,心里乐开了花。

  「刘洋,你在?」

  「在。」QQ很快便答覆了。陈斌心跳还是很快,他突然不知道自己要跟刘洋说些什么.

  「你最近怎么都不出现了?有进展吗?」陈斌刚点击完了发送,又追加了一条:「你在哪里?」

  漫长的等待间,陈斌一口气灌下了满满一杯红酒,像是赌气般,他不知道自己期待什么样的答案,好像刘洋的答覆不管是什么,自己都会开心,也都会不开心。

  「我在你家。」只有四个字,可这四个字给陈斌的心重重的一击,「匡」的一声,却唤醒了他胯下沉睡的鸡巴。不等他答覆,刘洋发了一个定位过来,陈斌看了看,他真的在自己家!他现在肯定躺在自家大床上,那张大床还是自己跟心怡结婚时买的,特意选了超软但却有弹性的床垫,光床垫就买了六千大洋,夫妻生活时一点也不费力。而这床早就被刘洋享用好多次了吧?

  他一下子不知道该回覆什么:「心怡呢?」

  「她睡着了,今天也累了。」

  「所以,你……那个她了吗?」陈斌小心地敲击着键盘,不时瞄了一眼坐在床上的石磊,石磊的嘴角略微向上扬起,邪邪地笑着。

  「嗯,我操了她。」刘洋回覆道。

  「怎么样?」

  「不错,她高潮了三次。」刘洋每次回覆都不多,可是字字都敲进了陈斌心里. 「给你点福利吧!」说完刘洋便发过来几张照片,陈斌一下子就认出了那的确是自家的卧室,画面中的女人撅起了屁股,手被反绑在后面,圆圆的屁股翘了起来,皮肤光滑而稚嫩,虽然看不见女人的脸,但是从她光滑的皮肤陈斌肯定那就是心怡。

  陈斌感觉自己的鸡巴一点点地挺立了起来,不禁用手调整了一下,这个小动作没有逃过石磊的眼睛,他不动声色,一边跟老王发着短信,一边偷瞄着脸红心跳的陈斌。

  第二张照片中女主跪在地上,头上戴了一个黑色的眼罩,头被两条粗壮的大腿夹在中间,嘴边却是男人的小腹。不用猜测,那男人的鸡巴插在她的嘴里,说不定还插进了她的喉咙。同样,虽然看不出是谁,但陈斌却清楚那就是心怡,是他的结发妻子。

  第三张照片,女人双腿被大大地分开成M字,嫩穴一览无遗,双手像是被什么固定住,高高地举起,可以看到她精心修剪过的阴毛只有一小撮在穴口处。最吸引人的却是床上的一滩水渍,明显看出这是女人高潮后喷发出的水。女人无力地张开大嘴,嘴里被塞了一个红色的口球,而画面的最后有根黑色的振动棒,想必就是用这个高频率的振动棒让她来了高潮吧!

  『心怡竟然能流这么多水。』陈斌想道,这是他从未想过的。

  第四张照片跟第三张很像,不过镜头拉近了些,但不同的是她的嫩穴口上挂着一小沱白色的液体,看样子是被灌进深处之后再流出来的。女人的小穴因为长时间的操干一时有些合不拢,由於充血,颜色比陈斌平时看起来更加红润一些。
  看得陈斌下身高高竖起,裤子都快要撑破一般。

  酸,心里真酸。自己第一天出差,心怡就把男人带到家里来了。陈斌不敢想像之后自己要是忙起来经常出差,心怡会被刘洋玩成什么样。她是自己深爱的人啊,一直以来,心怡在自己的心中被封为女神一般,陈斌不知道自己这么多年对她的照顾、宠爱、关怀算是些什么,竟然比不上一个陌生男人带来的性快感。
  陈斌有种屈辱感,作为一个男人,竟然不能满足自己的老婆,而心怡却被别的男人一次又一次地带上巅峰,他那引以为傲的床上功夫算什么?他那用来征服女人的大棒又算是什么?难受,心里真难受。

  说起来是心怡出轨,可陈斌心知肚明,那刘洋可是自己找来的啊!自己有什么立场去责怪她呢?刘洋本就是床笫高手,自己不如他倒也没什么,可是就因为自己一时的快感,竟然真的有个男人把自己老婆给干了!陈斌觉得委屈,可苦水只能任其烂在自己肚中,因为说来这一切还是他的错,是他一个人的错,他没有资格去指责心怡……

  爽,心里是真真正正的爽。看着心怡被摆成这些姿势,看着她像一只母狗般撅起屁股,看着她被男人灌满精液从阴道里流出,他觉得这一切实在是太爽了!
  好像从没有什么快感能比得上这个。

  陈斌把几张图片保存在自己手机里,然后又点开慢慢地欣赏,却没有留意到石磊此刻竟走到了自己跟前。石磊一把抢过陈斌的手机看了起来:「哟,怕自己关键时候不行,赶紧找点美图来看是么?你这是作弊你知道不?」石磊一边嘲笑他,一边左右滑动着萤幕。陈斌一下子惊呆了,因为喝了酒所以脑袋有些迟钝,一时间却什么也说不出,也忘了夺回手机.

  「不过这小妞不错啊,虽然戴着眼罩,倒也能看出是个美女。啧啧,竟然流了这么多水,小屄不错,很嫩啊,我喜欢. 」石磊一边流着口水一边说着:「竟然还被无套内射,真不错. 」

  石磊看完后把手机还给陈斌,说:「我可要去洗个澡去,等会儿大战三百回合,你今晚要是三分钟就缴枪了,别怪我笑话你啊!哈哈哈。」说完便迅速地脱光了。当他脱下黑色三角内裤时,陈斌装作不经意地偷瞄了一眼他胯下的鸡巴,黑红色的大鸡巴悬在两腿之间,虽然还没有完全勃起,但却能给人一种威慑感,因为它实在是太大了。

  石磊一边洗澡一边唱着歌,陈斌却感觉自己的下体已经涨得受不了了,刘洋这时也下了线。他看着那几张照片,突然想,要是石磊那么大的鸡巴插进心怡的屄里,肯定很好看。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鬼使神差地,他躺到床上去,拿过石磊刚刚脱下来带着点温热的黑色内裤放到面前嗅闻起来。

  男人裆部特有的骚味传了过来,经过陈斌的鼻子到达他的脑中,却让他受用得很。他深深地闻着,一边用手隔着西装裤揉搓着自己的裆部,想像着这条内裤里包裹的那根鸡巴此刻正在心怡的屄里抽插,粗黑的鸡巴一下下地操到她阴道的深处,陈斌感觉自己硬得快要射了。好在这时厕所的水声停了下来,陈斌赶紧把内裤放了回去,装作若无其事地玩着手机.

  等到陈斌洗完澡出来,石磊已经在床上跟女人大战起来。那女人一头长发,画了淡淡的妆,看上去约有三十出头,躺在床上,双腿紧紧地夹着石磊的腰,陈斌粗壮的鸡巴一下下地操干着身下的女人,任凭女人怎么叫唤也丝毫没有减速。
  看到陈斌出来,石磊说:「哥,快来一起,你从前面来。」陈斌也不推托,上了床就揉着女人的奶子,一边把鸡巴插到她嘴里. 女人吞吐着,用舌头在他的龟头和冠状沟上画着圈,他瞬间就勃起了,慢慢地操着女人的喉咙。

  「这骚屄是个良家,老公出差了今天,哥俩今天好好操操她。啊,爽……」
  石磊一边快速地抽插,一边说着。这老王也不知道本事为啥这么大,竟能找到良家人妻给他们玩(当然这个人妻的要求也是石磊提出的),可是真正的良家实在不多,好多都是打着良家的旗号做着这样的勾当。

  陈斌听了,之前的那个幻想又冒了出来,洗了热水澡,他感觉身体中的酒精似乎更浓了,头也更晕了,一阵阵地快要晕过去的感觉.

  这时下面的石磊开始加速,一下下像是打桩机一般,他和女人的下身由於女人分泌出大股大股的淫水早就黏腻不堪,每次抽送时蛋蛋打在女人的阴部都发出「啪啪啪」的声音,极其诱人又极其淫靡。哪个男人不爱这种声音,哪个女人又不爱这种声音?

  这时女人吐出陈斌的鸡巴,一阵大叫:「啊啊啊……顶到了!老公,老公操死我!啊啊啊……啊……」

  「我操得你爽……啊……还是……你老公操得你爽?」石磊呼吸有些急促,汗如雨下,一边耕耘着一边问道。

  「你……你操得爽……好深……啊……顶到了……你的鸡巴好大……」
  「喜不喜欢大鸡巴?骚屄。」

  「我喜欢,喜欢你的大鸡巴……太大了……啊啊……」

  此时石磊加快了抽送的速度,下身「啪啪啪」的每一下都顶到最深处,突然听到女人的哀嚎:「啊啊啊啊啊啊啊……死了死了死了……啊啊啊……」

  这女人在高潮时竟然也是叫「死了死了」!陈斌感觉一股血液冲上头,他突然觉得这个就是心怡,自己怀里的就是心怡,却被石磊的大黑粗鸡巴一下一下地操上了高潮。

  石磊见女人高潮了,突然拔出鸡巴,说:「哥,你也来操会儿吧,这时候最爽。」陈斌看见石磊抽出的鸡巴又黑又粗,几乎整根肉棒涨成了黑紫色,唯有鸽子蛋般大小的龟头呈深红色。

  石磊的鸡巴比一般男人的还粗长,尺寸紧逼欧美男人的尺寸,真不知道他是吃了什么才能长出这么大的一根黑鸡巴。鸡巴上带着女人的淫水,在墙边昏黄灯光的照射下更显增添了几分光泽。鸡巴根部的阴毛顺着一直蔓延到肚脐,整个小腹部都是茂密的阴毛,两个饱满的卵蛋垂在鸡巴根部,那边还有女人屄里被操出来的白沫,顺着鸡巴根部一直流到蛋蛋上,然后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板上……
  陈斌早就等不及了,翻身上马,全速抽动起来,女人还处於高潮中,又开始忘情地叫着。陈斌眼中心怡被自己压着,石磊却在旁边玩弄舔吸她的乳头,乳晕早就扩散了开来,另一个乳头上还残留着石磊的口水,他也不嫌弃,一口含了进去,大口大口地舔弄起来。

  爽!陈斌心里已经爽得不行,心怡那对被石磊舔过的奶子彷彿比平时更有魅力,他和石磊一人一个奶子地吸了起来。自己下身被女人的屄紧紧包裹着,那一层层的肉瓣像是有无数张小嘴一般吸吮着自己的鸡巴。

  陈斌越战越勇,把女人翻过来趴在床上,石磊坐在前面靠着床头,一边扶住女人的头给自己口交,一边看着后面操屄的陈斌。陈斌挥枪跃马,这个姿势看不到女人的脸,他更是把她当成心怡一般操干起来。陈斌想着刚才刘洋传来的照片中,心怡就有这种姿势,心里便又激动了一分。

  「喜欢我操你吗?骚屄。」

  「唔唔唔……」女人口里塞满了鸡巴发不出声音,只能「呜呜」地回答。石磊一边把头搭在她肩上夹住她的头,一边坏笑着。

  约莫操了有十分钟,陈斌再次把女人翻了过来,平躺在床上,石磊也不等陈斌插入,拿了个枕头垫在女人头下,就直接把鸡巴顶入了女人嘴里,听声音像是直接顶到了喉咙里. 这时陈斌快速地抽插着,他知道自己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抬头之间,忽然看到石磊耸动的大屁股,两个大蛋蛋在女人的下巴处来回地摇晃着,男人屁股中间的缝隙也能看到浓密的肛毛,实在刺激得很。

  「啊啊啊……操死你!骚屄……心怡……啊啊……我操!」陈斌大吼着,自己已经临近高潮的边缘,下身快速地挺动着。石磊知道陈斌快要射精了,也加快了下身的抽动,女人被操得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陈斌越来越晕,早就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那酒劲经过运动竟然一下子全都发了出来,陈斌此刻感觉天旋地转:「啊啊啊啊……心怡,我操你的屄……磊子一起,快啊!」

  「好!哥,咱们一块儿操……啊啊啊……爽……」

  「啊啊啊啊……我快来了,心怡……」陈斌大叫。

  「操你个骚屄,心怡……啊啊啊……」石磊大叫着配合道。

  「兄弟快操,操她的嘴……」陈斌喊着。

  「啊啊啊……操你的骚屄嘴……」石磊答着。

  这时,陈斌看着眼前晃动着的大屁股,竟再也忍不住用手掰开两片臀瓣,伸出舌头舔了上去:「啊啊啊啊啊啊啊……爽……骚屄,背着老公出来被我玩,爽不爽?啊啊啊啊……」

  陈斌只是舔弄了一下,然后张口把石磊的两个卵蛋含到了嘴里,那么大,他的嘴被塞得满满的。突然下身一个激灵,精液再也忍不住一股股地喷射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射了,射你喉咙里,骚屄心怡……」石磊大吼着,也跟着射了出来。陈斌感觉到嘴里的卵蛋一下下地抽搐着,鸡巴禁不住又喷了几股精液出来。

  陈斌射了之后感觉头更晕了,也顾不上洗澡就沉沉地睡了过去。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更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只隐约地感觉到床在上下震动,还听到若隐若现男人女人的叫床声,男人嘴里似乎在说着:「操心怡……」不过那声音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他也听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