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名女人笑传之三恭喜发财】
>
        楔子

  「娘,我爹爹是谁啊?」官喜儿仰著白里透红的小小苹果脸,问著自己的娘亲。


    「这个……」宫雪花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你的爹爹?呃,实在是有太多人,我也搞不清楚是谁……」

    「啥?!」宫喜儿心里出现无数个问号,「别的小孩子不是都只有一个爹爹吗?为什么我的爹爹有太多人?」

    「因为……」宫雪花使劲地猛想,却仍是一脸失忆貌。「我想不起来你爹爹是谁,所以……」

    「想不起来?」宫喜儿睁大了眼,似乎为此感觉到极度不可思议,「怎么会想不起来?」

    喜儿的脸蛋像那个斯文的书生,鼻子像那个俊挺的北方人,还有圆滚滚的眼珠子,像极了那贼不溜丢的盗匪头子……

    「因为、因为娘跟很多男人在一起过嘛!」宫雪花俏脸一红,对宫喜儿说道。
    「跟很多男人在一起过?!」宫喜儿实在是听不明白,「可是街坊上的人不是都说烈女不事二夫吗?」

    「反正我又不是烈女。」宫雪花答得理直气壮,她可是一名妓女耶!「而且,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什么话啊?娘。」官喜儿眨了眨细长的睫毛,不知道宫雪花究竟想要说什么?

    「那就是人尽可夫嘛!」这是她做妓女这一行的第一守则,当然要赶快跟喜儿说说!

    人尽可夫?!宫喜儿极为认真地听进这句话,幼小的心灵泱定将这句话给牢记不忘。

    这是娘说过最深奥的一句话了!感觉起来,它似乎比那烈女不事二夫还要有道理多了!

     ***    ***    ***    ***

    「娘!娘……」稚嫩的童音回荡在充满男女欢爱声、调笑嬉闹声的青楼妓院中。

    「娘!」稚童的脚步愈来愈近,声音愈来愈急,没多久就已经站在房门口。
    咦?娘的房间里头好象不是很安静,她不是说要午睡的吗?还是她现在房内有客人?

    可是,若是客人的话,为什么房里头的声音好象快吵起来似的?听那声音,似乎都是女人的声音,是不是娘跟院里头的阿姨吵起来了?

    那可不成哪!他要赶快进去劝架才行!

    毫不迟疑地打开门扉,稚童望见了一幕娘亲开骂的场景——「你这算是什么男人?你还算是男人吗?凭你这样子也敢来这里偷腥?不怕给你们总管发现你偷溜出宫会被宰吗?你的胆子也真够大的,竟敢跑来这里碰你老娘我?」

    「我……我……」被骂得狗血淋头的男人,发出的是尖锐无比的高音,「我不是……」

    奇怪了,宫喜儿心里有许多不解。

    听他的声音很像是女人啊!可是看他的长相,说实在又有点像是个男人!而娘说起话来的意思,这人应该是个男人没错啊!

    可是娘为什么又说他不像男人?是因为他有著娘娘腔是吗?

    若娘因为这样就破口大骂这个客人,那他似乎太可怜了……

    宫喜儿小小的心灵决定为这个男人哀悼。

    可不是吗?娘都已经说过人尽可夫了,可是还是有男人被她给赶出来。
    那这个男人岂不是很惨吗?

***********************************    本书

    男主角:炎聿
    女主角:宫喜儿
***********************************
                第一章

    春花院,京城第一大妓院。

    其当家老鸨是个手腕高超、美色魅人的女子——宫雪花。从来没人知道她真实的年龄,据说她自个儿也忘了。

    事实上,她的年龄也不是重点,众人在意的是,春花院又来了多少位标致的姑娘?又有哪些姑娘要让人出价开苞?

    宫雪花的长袖善舞自然让她结识不少富商高官,也因为她的殷勤接待和春花院的美女如雪,春花院理向来是人声鼎沸,好不熟闹。

    「王大爷,今儿涸怎么有空来我俩道儿赏光?」宫雪花脸上堆著满满的笑容,望著踏进春花院门槛的王猛道。

    「久没见你,可想著呢!」王猛色迷迷地望著徐娘半老部仍风韵犹存的宫雪花,口水几乎要流了下来。

    这女人虽然是老了些,可是骨子里那骚劲还是挺吸引人的!只可惜她现在已经不接客了,要不然的话,他一定第一个包她!

    「哎哟,谢谢王大爷您的抬举啊!」宫雪花笑得妩媚至极,「冲著您这句话,我就给王大爷多介绍介绍几个美人儿。」

    「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王猛光是用想的,就已挡不住腹下那胀热的欲望,「你得快些啊!」

    「喜儿,怎不快点把姑娘们领出来?」宫雪花高声唤著宫喜儿。「王大爷快等不及了!」

    「这就来了!」宫喜儿平日虽看惯了这等阵仗,但今儿个来代理别人职务的她,还是很不习惯。

    没办法,谁教平日带领这些姑娘的小春没事生病去了,害这春花院一时没有足够人手,只好连他都一并下来帮忙,若在平时,娘是绝不肯让他出来这厅堂的。
    宫喜儿领著一班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出现在宫雪花面前。

    「来来来……」宫雪花招著手,要这群美人儿一字排开,「王大爷,您尽管儿挑,喜欢哪个就选哪个!」

    王猛那双充满淫欲的邪恶色眼一一地扫过眼前的美女,突然之间他眼睛一亮,朝宫喜儿搂去,「你们这位姑娘实在是挺标致的!」王猛动作迅速得让众人傻眼。「来,你来哼支歌儿给大爷我听听!」

    莫名其妙被抱个满怀,宫喜儿先是傻傻地楞在当场,一会儿之后才全然清醒过来,忙不叠使劲推开王猛那双脏手。

    「我是男子汉大丈夫,不是姑娘家,你不要搞错了!」真是的,怎么又有人把他误认为是女娃儿了呢?真是气煞他也!虽然说习惯会成自然,可是一而再再而三被错认为姑娘,可是有损他男性尊严的!

    「你不是姑娘家?」王猛一脸狐疑,想到方才抱著宫喜儿的时候,飘进他鼻端的淡淡馨香。

    那难道是他的错觉吗?是他想女人想过头,所以才会产生这种幻觉?可是……这男人真的是漂亮迷人过了头!说他是男子汉大丈夫,实在是让人想相信也难!
    「我不是!」官喜儿没好气地瞪著王猛,对于别人说他是女人,他一向不给好脸色。

    「可是……」王猛还是难以置信。他玩了一辈子的女人,哪有看错人的道理?她分明就是一个再标致不过的女人嘛!

    「他说的是真的,他真的是男的。」官雪花刻意站到王猛面前,藉以隔开王猛对宫喜儿的淫光。「王大爷,您不信他,总该信信我吧?」她对著王猛露出迷人笑容。

    「这样细皮嫩肉的,不是个姑娘家,多可惜啊!」王猛望著宫雪花,不停摇头叹气。

    因为视线被挡住,王猛还特地挪了个看得到宫喜儿的位置,「你看,这位领人的小弟,竟然比你其他的姑娘都漂亮!」

    「这……」宫雪花媚眼转了转,「这也是很可惜的事,我当初看到他的美貌时,也给吓了一跳,不过,他再漂亮,终究是个男的嘛!王大爷,这些姑娘虽然没有他漂亮,但是有真实感哪!」

    因为走这一行实在是太辛苦,若不是她的体力和耐力都颇佳,哪还存活到现在?不被一干男人给折磨死才怪!

    所以,她绝不会让宝贝女儿步上此途。

    她早就料到喜儿的花容月貌迟早有一天会被男人所觊觎,所以打从喜儿小的时候她就将她当男人养。

    现在果真遇到事情了!还好她想得远,及早预防,要不然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可是这张脸蛋……」王猛可是怎么看喜儿怎么心动。「即使他是男的,我也不在乎!」

    换句话说,就是他男女兼收!

    「这……」宫雪花嘴唇轻颤了一下,面露难色。「王大爷,她不是很干净,你还是不要玩她好了。」

    「我哪有不干净?」没见过世面的宫喜儿哪知道自己的娘亲现在在帮自己说话?「我可是每天都沐浴净身的,会不干净才怪呢!」

    「我……」宫雪花差点没被宫喜儿给气死。「我不是说那个不干净!王大爷,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

    王猛只管著宫喜儿的美色,哪还顾得了那么多,「不管了,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宫大娘,我今儿个要把他给包下来!」

    「我?!」宫喜儿指著自己,撇了撇嘴,「我才不让你包!」

    搞什么,他要是女人的话,被这样说还能原谅,问题是他可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儿汉耶!怎能受此屈辱?

    「宫大娘,这小弟还挺有个性的嘛!」王猛被宫喜儿怒目相向,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细缝。

    伸出肥短的手指,王猛指著宫喜儿笑道:「就是他了,我今晚谁都不要,只要他!」

    「王大爷,你这样让我很难做人哪!」宫雪花陪著迟疑的笑脸。

    「怎么会难做人呢?有钱就好办事,不是吗?」王猛是这样认定的。

    「她不是我们这儿的姑娘啊,你要她也得她愿意上我是没有办法作主的。要不然这样好了,你看上哪个姑娘,今夜就免费让那姑娘陪你,如何?」宫雪花跟王猛谈条件。

    「不要、不要!」他只要眼前这个貌美的男人。「我要定他了!」王猛指著宫喜儿说道。

    宫喜儿瞪了王猛一眼,「谁要让你要啊!」真是恶心死了!一头肥滋滋的猪竟要搞同性?

    「有个性,不错不错!」王猛对官喜儿是愈看愈满意,「陪我一夜,包准你一生荣华富贵享不完。」

    语毕,他端著一张笑脸,步步逼进宫喜儿。

    「谁要你的荣华富贵啊!」宫喜儿啐了王猛一句,扯嗓大喊:「你快点走开啦!」

    「我怎么能走开呢?」王猛笑得十分淫邪,「本大爷我今儿个没有抱到你是不会走的!」

    话都还没说完,他就迫不及待地冲上前去,准备将宫喜儿抱个满怀。

    偏偏宫喜儿这回早有防备,清巧细瘦的身子一闪,旋避至一个大花瓶后头,王猛壮大的身子却没有办法止住冲势,就这么硬生生和花瓶缠绵在一块儿了。

    「锵!」花瓶被撞到地上,碎成片片,碎片又飞了起来,刺得王猛惨叫连连。
    「哎哟!王大爷,」宫雪花一边示意官喜儿先行溜走,一边扶起被尖锐的瓷碎片刺得血流满面的王猛,「您怎么那么不小心哪!血流得宫大娘我好心疼哪!王大爷!」王猛痛得直哎哎叫,半句话也说不出口。

    「这样好了,看您今儿个伤得那么重,宫大娘我也不是小气之人,我请春花院分量最重的姑娘出来服侍您好了。」官大娘笑得极为亲切可人。

    「分量最……最重?」王猛的身子虽然是疼痛不堪,但听到宫雪花的话,色心立刻又起。

    「是啊!」宫雪花唇瓣弯成灿烂的笑意,「她绝对比刚刚那男子还要有分量,您放心!」

    「真的吗?」王猛闻言兴奋得就快要乐昏头了。

    「当然是真的!」宫雪花点了点头。「圆圆,快来!」她招手唤来院内的名妓——程圆圆。

    「这就来了。」程圆圆应声而出。

    王猛眼中期盼的亮光在见到程圆圆之后,变得更加闪亮了!不过,那可不是因为宿愿得偿,而是——他的妈啊!程圆圆果真是人如其名,圆得比他还圆!今晚,他一定会被她压死的!

    站起身子,王猛飞快地想逃,偏偏脚又给瓷片划破,「啊——」他接二连三地惨叫出声。

    「王大爷,您好可怜哪,就让圆圆来服侍您吧!」程圆圆笑著接近王猛,庞大的身躯几乎就要罩上他。

    「宫大娘我」王猛的求救声还没说完,人已经被圆圆给带进房了。

    「王大爷,您好好享受吧!」宫雪花唇畔浮出胜利的微笑。竟敢妄想动她的女儿?真是不知好歹!

    她不好好修理他一下,怎么成呢?

     ***    ***    ***    ***

    「娘!」宫喜儿一想到王猛对他的无礼,还是免不了一肚子火。「我真的长得很像女人吗?」

    「呃……」宫雪花常常会被自己女儿的问题给打败,「还好啦!」真是废话了,她不像女人还能像什么?

    「什么叫还好?」宫喜儿不甚满意地纠正著宫雪花,「你应该说很不像才对啊!怎么可以有还好啦这样的答案?」

    「可是……」宫雪花迟疑地望著这个生得倾城倾国的女儿,「可是……」
    怎么办?她把喜儿当男人养,已经养得太过成功,让喜儿根本意识不到自己是个女人,这会儿又该如何解释呢?

    「可是什么?」宫喜儿斜瞄著宫雪花,﹁你不会想说可是我真的长得很像女人这样的话吧?「

    「呃……」宫雪花倒还是挺明白明哲保身的道理的,「没有啊!」她连忙摇摇头,「我哪会说你像女人呢?」

    喜儿本来就是女人了,她当然不用说喜儿像女人嘛!宫雪花在心里为自辩解著。

    「这还差不多!」宫喜儿满意地点了点头。

    「喜儿……」宫雪花为宫喜儿的性别一事一直头疼不已。

    她好象不能再让喜儿这样性别错乱下去了,问题是要如何才能够导正喜儿的观念呢?

    如果喜儿再无法认清事实的话,虽然不至于步上她当妓女的后尘,迟早也会变成老处女一个!

    「什么事啊?娘!」宫喜儿关心地看著宫雪花,「你怎么一直在叹气呢?」娘究竟在烦些什么?

    「没有啦!我只是很害怕像今天这样的事会再发生而已。」宫雪花随口胡诌了一个理由。

    不过事实上,她也真是怕啊!

    天下男人哪个不好色?这年头养变童又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喜儿貌美的事一旦传出去,要阻挡那些好色男人的行为,可就不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此简单就能收势的了。

    「原来你也还是很介意别人把我当女孩子嘛!」宫喜儿微笑地应道,觉得他娘总算还有点良心。

    宫雪花被女儿这样一说,头痛更甚,纤手抚著头说道:「我当然介意啊!你知不知道摔坏的那个瓷器要多少银子?」

    搞了半天,娘介意的是那个瓷器,不是他像不像女人的问题!

    「不知道啦!」宫喜儿忿忿不平地应道:「娘很介意那个花瓶被摔破的话,不会叫王猛赔你一个啊?」

    「拜托,他没找人来拆了我们春花院就已经很不错了,我哪敢要他赔一个?」更何况她们已经把王猛整得够惨了。

    王猛今天没力气反击,之后也不晓得会不会恼羞成怒?

    「要不然,我自个儿出去讨生活,赚钱赔你不就得了?」真是的!娘怎么这么想不开?

    「讨生活?!」宫雪花睁大了明眸,像是没听懂官喜儿的话一般。「你说要出去讨生活?」

    「对啊!」宫喜儿用力地点了点头。「我都已经十七岁了,男子汉大丈夫,本来就要出去讨生活的!」他已经不务正业主…喔!不,是根本没有正业太久了!
    「这……」宫雪花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该应允还是反对,顿时头疼的程度更为剧烈了。

    「没有什么这啊那的!」宫喜儿已经下定决心了。「娘!你不要那么婆婆妈妈好不好?我既然都这样说了,你应该很高兴才对啊!」

    「好好好!」宫雪花敷衍了事地应这:「我高兴、我很高兴行了吧!」
    这喜儿,居然敢说她婆婆妈妈?

    难道喜儿搞不清楚,她原来就是她娘吗?

    「那就这么说定了!」宫喜儿兴奋不已地道:「我明儿个一早就出去闯荡江湖,有成之后再回来!」

    如果没成的话……那就再说吧!

    「喔!」宫雪花楞了一下,「好吧!」她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只能让喜儿出门闯一闯。

    或许换个环境对喜儿会好一点,反正喜儿再怎么样,应该也不会比现在更差了!

     ***    ***    ***    ***

    深宫内苑,突然传来声声深深的哀叹声。

    「唉!」安德海单手支著头,一副烦得要死的表情。

    「唉!」李连英也没好到哪里去,一样是那种烦到不行的样子。

    「唉!」阿布达同样是烦得没话说了。

    「谁能教她们别再吵下去?」安德海一想到那些个整天都闹成一团的女人,就很没力。

    「皇上。」李连英吐出了一个简单明了的答案。「只有皇上有能力要她们别再吵下去,问题是皇上根本就不理她们!」

    「她们再这样吵下去,累死的可是我们耶!」阿布达真的已经被那些女人折腾到不行了。

    整日为了取悦他们那英明盖世又俊美无俦的主子,那些女人们是无所不用其极,不但忙著花钱装扮自己,还三日一小吵、五日一大吵的,吵得他们每个人都受不了,那些女人却还在那里乐此不疲!

    「有什么办法呢?」安德海一脸苦瓜样。「我们是奴才,她们一个个都是皇上的女人,怎么样都比我们大,我们又没办法跟皇上一样,来个眼不见为净!」
    说起来皇上是极为高明的,只负责用用那些女人,根本不放感情在她们身上,她们闹了多大的事,他都可以视而不见,放任她们自相残杀。

    不过,他们这些奴才可就倒楣了,为了应付那些女人的需求,他们真的是疲于奔命。

    「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他阿布达可不想被那群任性骄纵的女人给操死!
    「对对对。」安德海赞同地频频点头。「我们一定得想出个办法减轻工作量。」
    光是被那些女人呼来唤去的,他就只剩下半条命了!

    「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呢?」正所谓三个奥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李连英相信他们一定想得出办法来。

    阿布达紧张兮兮地说道:「总不能叫皇上不碰女人吧?」那万一皇上欲求不满,碰到他们身上来怎么办……他光是想到就很恐怖……虽然皇上是那么英明神勇……

    「谁跟你说要皇上不碰女人来著?」安德海顺手敲了他一记。「我们应该从别的地方著手!」

    「别的地方?!」李连英迅速地动著脑筋,「有了!你们看这样好不好?」
    安德海翻了翻白眼,不耐烦地问了一句:「怎样啦?」他的话怎么有说跟没说一样。

    「就是找一批新的太监进宫来当替死鬼啊!」李连英说得可乐了,「反正我们职位比较高,不找人压榨一下,那多可惜啊!」「这样好象有些过意不去。」阿布达搔了搔头,很有良心地说道。

    「有什么好过意不去?」安德海又敲阿布达一记。「这会儿不选一批新太监进宫,我们自己一定先累死!」

    「就这样决定了!」李连英看安德海一副赞同的模样,决定立刻动身去外头招募新太监。

    「喂!」阿布达看著安德海跟著李连英一起出去了,他也急忙随著他们一起跑出去,「等等我啊!」

    不是他要己所不欲,故推予人!实在是没别的办法啦!这批新来的太监,皮肉可要绷紧一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