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H版】(番外催眠篇)
>
字数:20004
*********************************** 番外篇的这一篇的回复够10楼就开番外篇2,正篇第三章的回复够20楼,就开正篇第四章。还有,如果番外篇可以出2,大家希望写谁?班长,小芹,还是苏巧?如果是班长,我会继续写她被催眠情况下和人玩泰国浴,如果是小芹,则会安排她和宫彩彩在学院某处被隔壁文武学院的学生轮奸,如果是苏巧,只能往重口味那边写了,谁让她又是练体操,又被爱薯条捉去调教呢?
***********************************  
    945 章,我叶麟没有收到求救电话,只是在班长她们失踪几天后收到了一个
录像带……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打开了录像带,录像带片头是一个年纪与舒哲左右的男孩,身高跟舒哲差不多,样貌属于舒哲那样的清秀类型,但所表现出来的内在气质却天差地别。因为染发过度而变得枯萎的一头黄毛,散披在额头上几乎挡住他目空一切的眼睛,不管说不说话,嘴角都会上翘,显出他无比的自信和倨傲。
    他上身穿着高质量的迷彩色保暖衬衫,下身穿着镶嵌n 多金属物的牛仔裤,
和班长朴素的牛仔裤恰成对比。最讽刺的,是他的脖子上挂着一串纯金项链,末端以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为装饰。“叶麟师兄啊,你好,我叫郑唯尊,是你的学弟啊,等下记得准备好纸巾,我有点好东西和你分享下。”他年轻的面上露出一副轻蔑又带点猥琐的笑容。我起初不清楚他究竟是什么意思,但随着录像带的播放,我万万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郑唯尊得意的笑着,背后侧对着镜头方向,瘦小的身子站在一个女孩身后,他还穿着那整齐的衬衫,镶嵌n 多金属物的牛仔裤和蓝色的平角内裤已经褪在了脚踝,露出他干瘦却鼓着肌肉,带着恶心稀疏黑毛的双腿。

    郑唯尊前面,背对着他站着一个趴伏在天台上钢丝护栏的女孩,女孩身材高挑,仿佛比郑唯尊还高上半分。女孩那发梢带着可人大波浪的长发乌黑柔顺,在天台上的和风中轻扬,她有着曲线完美的背影,穿着身精致简约的杏仁色的无袖连身太阳裙,不过这太阳裙的裙摆却已然被撩到女孩纤细的蜂腰上,而女孩那本该保护着她最私密地方的白色蕾丝小内裤,也被卷成一团,无助的挂在了女孩一边那雪白纤细的脚踝上。

    女孩低压着不堪一握的柳腰,雌兽般把让她嫩得掐水似的粉臀高高撅起,她那雪白圆润的臀丘异常的撩人,白皙得如美瓷般在阳光下闪耀刺眼,曲线浑然天成,肥美丰腴而丝毫不失精致紧俏,看着就让人垂涎那酥软和弹手。

    女孩那足有一米一十的炫目长腿微微分开,笔挺的蹬直着,肌肤雪白酥腻的恍若透明,隐约透出淡淡的清络和关节处少女独有的酥粉,娴雅而又撩人;她那双曼妙的玉腿是如此完美,从后面看去也是纤细修长曲线流畅,雪艳弹滑的大腿,酥粉紧致的膝头,优雅匀润的小腿,和极为颀美纤长的脚踝,看着就让人心跳加速。

    女孩白嫩嫩的小脚丫瞪着双银色矮跟凉拖鞋,正微微欠着脚尖,让人能看到她那雪腻粉橘,没有一丝瑕疵的足掌,仿佛艺术品般的精细动人,又带着一丝仿佛触动男人最原始欲望的奇媚。更让人震惊的是,就在这光天化日下的天台,郑唯尊跨下黑毛间那根二十几公分长,恶心粉白的棒槌状长鸡巴已然涨大挺直,正半截没入女孩那翘起的雪白臀丘间,把女孩那极嫩极小的蜜穴口撑成正圆,而女孩那两片光润小巧带着极淡极淡粉橘色的小花瓣就被紧紧箍在男人硬烫的肉棒上,泛着点点水润。

    郑唯尊就正一进一出的抽插着胯下的肉棒,把身前女孩紧小娇柔的嫩膣捣得不住泛出水光!看着眼前那熟悉的背影,那刚刚才看到的衣装,眼前这个半裸的女孩难道就是我的班长舒莎!!干!!这一切究竟是真的么!?不不!舒莎不过是刚刚失踪了几天!而且以班长的性格,绝对宁死也不会和这种人做这种事情!
    眼前的女孩一定只是巧合穿着同款的衣服而已!我心里异常混乱,而眼前,郑唯尊正一手扶着那女孩的雪腻柳腰,一手把一颗鲜嫩的草莓向前递去,春风得意的说道,「最后一个哦,是你的,宝贝儿~」女孩回过那泛着娇羞绯红的美艳俏脸,贝齿轻咬着红唇,美眸瞟着郑唯尊,娇憨的嘤咛着,「唔唔~~讨…讨厌~~唔~~可恶的小鬼…一边…用大东西欺负人家…还…唔~要人家…吃东西…」
    明亮的阳光下,女孩那美艳绝伦的秀靥让人看得是一清二楚,是那般的惊艳,
又是那般的熟悉——就是那前几天还在班里教训我的班长!天!真的是班长!班长竟然,竟然把她的娇躯献给了可恶的郑唯尊!她究竟在失踪的几天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她竟然如此大胆,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就在这毫无遮拦的天台,她竟然半裸着和郑唯尊交媾!?(事后,我才知道班长是在郑家王叔的催眠下人格发生改变,但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我是惊怒万分,血气上涌,可是看着就在这校园熟悉的的情景,明显就是我平时经常去的青姿高中,在这无数学生环绕的楼顶上,班长就光着雪白的屁股,被她的学弟用大鸡巴抽插,我竟然兴奋得下体一下硬了起来。在我又惊又怒,不知该如何是好之际,郑唯尊得意的声音又清晰的传来。

    「嘿~好宝贝儿…我就是看你辛苦…嗯…才要喂饱你嘛~不但要喂饱…上面的小嘴,嗯,也要~喂饱你下面的小嘴…嗯…是不是…好学姐…」郑唯尊坏笑着,边把草莓塞在一脸娇羞的班长檀口中,边缓缓挺动着腰杆,在班长粉嫩紧箍的肉穴中享受的抽插着大鸡巴。「唔嗯…唔…」班长俏脸飞红,挺着雪润浑圆的俏臀,迎奉着郑唯尊的抽插,勉强咽下草莓,低下蜷首轻依着护栏,又羞又喜似的娇喘嗔怨着,「啊…唔唔…你个…小坏蛋~唔!~越来越坏了…唔…都怪人家把你…
    宠坏了…唔唔…」「嘿嘿~~我都知道…嗯…我的莎儿宝贝儿对我最好了…嗯~我一辈子,都会好好爱你的…而且…你不是很喜欢这样嘛…嗯…我的小蜜糖…」

    郑唯尊坏笑着,双手抓上班长俏臀上那腴美丰润,又柔中带劲的雪腻臀肉,大力揉捏的同时,低着头,仿佛满足的看着两人交合部位,用大鸡巴狠狠的往班长那被撑圆的粉润穴口中猛顶了两记。天!看着眼前班长和郑唯尊这又是恩爱又是淫靡的一幕,我仿佛被大锤击中后脑,脑中「嗡嗡」作响。眼前这一幕是如此真实,根本不容我质疑。阳光是如此明媚,照得天台上一切都清清楚楚,铺在水泥地上的毯子,天台四周半人多高的水泥墙和上面的铁栅栏,远处绿树成荫的校园,楼下面拿着书本熙熙攘攘走向停车场的学生,还有班长那美绝人寰的秀靥,那双浟湙潋滟的星眸,一切看在眼里都是那么清晰。

    我和班长之间是什么?眼前的班长是以前认真又有强迫症的那个女孩么?我们之后会是怎样?她会选择郑唯尊么?现在和郑唯尊交合的靓丽女孩真的是和我暗恋两年的班长么?我心里又疼又怒,可是脑中一片混乱,也不知该如何阻止眼前这已经发生的一幕,感觉无力,愤懑,却又有着一丝常扭曲的兴奋。我只能盯着眼前这让人不敢相信的交媾秀,下体禁不住越发硬涨。

    「嗯啊!~~」班长被花径深处传来的刺激弄得一阵触电似的轻颤,喉咙中传出一声透着娇慵和舒爽的嘤咛,然后嘟着红馥馥的小嘴回过俏脸,黛眉轻蹙的娇嗔着,「唔…小坏蛋…啊…人家…唔…哪里喜欢了啦…啊唔。~你就用…
    人家教你的…唔…来欺负人家…唔唔唔…你最坏了…还要…还要在这里…唔…下面…那么多人…唔…人家都要羞死了~~唔唔!~」「嘿,别怕~嗯…他们看不到这里的…嗯…而且,不都三天了么,嗯…嘿…我们几乎天天在这里亲热…
    不也没事…嗯…」郑唯尊轻轻咬着班长雪白的耳廓,缓缓抽插着鸡巴,一手缓缓的开始解起班长裙侧的扣子。

    天!竟然已经三天了!?这几天来,支持我的信念竟然全是虚幻!在我担心班长她们失踪几天会发生什么事的时候,班长竟然会躲到这个天台,和郑唯尊缠绵交媾,而且竟然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倘若班长已然如此深陷,我还能做些什么?
    我心中的爱生出痛,痛又生出冰冷,冰冷又生出愤恨!班长这个婊子!明明在班里平时表现得多关心我,在我生病的时候又让我抱着睡了一个晚上,现在她竟然投入了别人的怀抱!还是一个这个幼稚的小男生的怀抱!难道爱情真是谁全心付出,谁就会受伤么!?可恶!干死这个荡妇!用大鸡巴操烂她的嫩逼!我心里恨恨的骂着,仿佛这样就能缓解心中的痛。正午耀眼的阳光下,我就看着郑唯尊用他恶心的男性生殖器在班长的嫩穴中抽插挺动,把手伸入跨下,纠结的大力揉搓起下体。

    「唔唔…讨厌…郑唯尊宝宝…别嘛…你要做什么…唔…好哥哥,唔唔…别欺负人家啦…不要脱人家衣服啦…啊唔~~下面那么多人呢…啊…而且…要是有人上来可怎么办…」班长咬着鲜嫩的樱唇不住莺啼着,回过蜷首,秀靥上满是羞怯的娇态,被郑唯尊大鸡巴抽插的同时,嫩藕似的玉臂无力的推搡着郑唯尊的动作。
    「嗯~乖…我的好莎儿…别怕…嗯…你看,这么多天,也没有人发现的…嗯嗯…来嘛…全脱下来…嗯嗯~~会更刺激的…~嗯嗯~慰劳我一下呗…」郑唯尊轻拨开班长的秀发,舔着班长白皙的颈子,劝服的说着,极为娴熟的挺动着鸡巴,有节奏的把班长紧小粉嫩的肉穴捣出股股淫水,同时一手绕到下面挑逗揉按起班长穴口外那极为敏感的小肉蒂。随着郑唯尊手上灵活的动作,耀眼的阳光下,能清晰的看到班长美眸越发迷蒙,长长的睫毛微颤着,仿佛耐不住身下那敏感私处传来的酥麻和舒爽,她紧咬着红润的下唇,藕臂为了支撑越发娇软的身子只能依扶在水泥矮墙上,根本不能再阻止郑唯尊的进犯,而她檀口中咬着的呻吟也愈是娇腻羞憨,「啊唔……好难过…唔…小鬼…啊…你坏死了…唔唔…人家身子都…
    被你弄化了…嗯…不要…不要再脱人家衣服嘛…唔唔…被看到就羞死了…唔唔…」

    班长那雪白娇嫩的身子本来就异常敏感,被郑唯尊的大鸡巴和手指这样内外夹击,她仿佛很快就已经按捺不住春潮,晕红的秀靥上一副说不出是羞怯还是愉悦的诱人媚态,白皙修长的双腿止不住轻颤,粉嫩穴口中的股股晶莹蜜汁,随着小义的落力抽插不断涌了出来。「嘿…放心…嗯…下面的人不会注意这里的…嗯…而且有人上来,我们会听到的不是…乖…我的莎儿宝贝儿…别想那么多…我会让你很舒服的…」郑唯尊嘴上好像安慰的说着,可他在班长背后一脸的淫笑,得意的望着楼下的行人,那样子根本就是想暴露班长那玲珑傲人的身子,让这野合更加刺激兴奋。

    郑唯尊把大半根鸡巴没入班长湿濡火热的嫩穴,转动着腰,让肉棒厮磨着班长膣穴内的软肉蜜壁,一手毫不放松的继续挑逗着班长腿间的玉豆,同时,另一手驾轻就熟的解开了班长杏仁色的连身裙,又一下松开了班长黑色蕾丝的胸罩扣袢,在班长欲拒还修的配合下,几下就利索的把班长衣物褪下丢到了一旁。天呀!
    我不敢相信!班长为了郑唯尊竟然如此大胆!竟然真的半推半就的被小义脱得只剩下颈上的项链和玉足下的凉拖鞋,她就赤裸着她那雪白青春,粉雕玉琢的完美胴体,站在了青姿高中图书馆的楼顶上!而且就是在着人来人往,阳光异常明媚的正午!闪亮的阳光下,班长全身晶莹雪润的肌肤是如此耀眼,白得让人不敢逼视,她一米七二的胴体有着完美的曲线,挺拔娴雅,亭亭玉立,优美的裸背雪腻圆润,高高的腰肢不堪一握,加上腴润的俏臀,纤细雪润的超长美腿,欠着脚蹬着银色矮跟凉拖鞋的酥粉玉足,从后面看过去真是充满动人心魄的女性魅力。
    没有了衣物的束缚,班长胸前那一对35E 的丰腴雪峰更是乳香四溢的弹了出
来。

    在阳光下,这不到两米的距离,让人看得是清清楚楚,气血澎湃。那娇肤滑嫩白皙得透着淡淡的清络,沉甸甸的乳峰溢满视界,结实丰满得仿佛贮满奶水的皮球,恍若比她的俏脸还要大得多,她轻伏着身子,她那乳量惊人的乳廓下缘就坠得浑圆,可那美乳上端却依然保持着不可思议饱满弧度,而她那肥软迭溢而不失紧致弹滑的乳肉更是满溢出了臂围,轻轻一触就乳波荡漾,看着就足以让人欲仙欲仙。

    更异常刺激的是,班长高挑的身子只被那水泥矮墙遮过胸肋,她胸前那傲人的雪峰根本就是完全暴露在外!校园中的学生倘若扬起头,越过树梢,就能透过稀疏的铁护栏清清楚楚的看见天台上班长那赤裸雪白,软腻弹滑的丰腴乳肉!
    干!班长这副模样,要是被其他相熟的学生看到,她可该怎么办!?我可该怎么办!?

    我心脏狂跳,看着班长光着雪白的胴体,看着我心爱的女孩就蹬着一双小跟凉拖鞋站在天台,几乎是在校园中无数学生的注目下和一个小男生野合,我心里又是惊怒,又是慌乱,更是有种异常强烈的刺激,只能从裤子中掏出鸡巴,不住的揉搓着。

    「啊~~唔…天呀…你坏死了…郑唯尊!~唔~别嘛…别那么大力嘛~~啊啊~人家要羞死了~~唔~下面好多人呢~~被看见…人家~可怎么见人呀…啊啊~」班长雪靥本已晕红如火,现在更是羞得彤艳片片,丽色嫣嫣,那羞羞答答又是芳心怦然的模样真是娇艳不可方物。她媚眼如丝的娇喘嘤咛着,一手藕臂想要遮挡着胸前雪白傲人的丰乳,可是郑唯尊已开始用大鸡巴越发猛烈的在她身后提枪挑弄,让她的双手又只能紧抓上护栏,撅着嫩得水掐豆腐似的雪白屁股蛋婉转迎奉着郑唯尊的撞击。郑唯尊看到眼前着美艳的碧人被在天台扒光的一景似乎也是异常兴奋,他大张着放光的小眼,舔着薄薄的嘴唇,双手钳住班长的蜂腰,大幅度挺动起带着稀疏黑毛的腰杆,用那根棒槌似的长鸡巴在班长湿腻娇软的阴道中狠狠抽插了起来,仿佛鼓风机似的进进出出,把班长穴口那两片酥橘粉嫩的小花瓣带得不住翻卷,「噗哧~噗哧~」一下下发出带着湿滑浆水,肉挤肉的那种淫秽声响。郑唯尊紧盯着在他胯下婉转娇吟,美若天仙的女孩,紧绷着干瘦身上的肌肉,不住低喘着,「嗯嗯~~好莎儿~~别担心~下面不会注意这里的~~嗯~~而且这样不是很刺激…你看…嗯~你下面变得更热更紧了呢~把我下面包裹的好舒服~~好学姐…这样好棒~~嗯~宝贝莎儿…你是不是也很喜欢这样~」「啊唔!~~人家…哪里喜欢啦~~啊~~受不了啦~唔~~你那里好硬…
    啊!~~你最坏了~你这个小坏蛋~~唔唔…人家每次来看你~~啊啊!~~你都欺负人家~啊!~人家以后不理你了~~唔!~~可恶的小鬼~~你那里插得好深…唔唔…天!~~」班长又娇又腻的嘤咛着,雪靥绯红,美眸半闭,赤裸的雪白胴体在郑唯尊的抽插下婉转承欢着。班长婀娜高挑的身子仿佛比她身后干瘦郑唯尊还高上几分,可她却被小弟弟似的郑唯尊一次次用大鸡巴在她湿濡的嫩穴中直插入底,「啪!啪!」的撞上她雪白粉嫩的屁股蛋,剧烈的冲击让她的白皙身子不住摇晃。她如云的青丝就在天台的微风下轻舞,雪润的娇肤在阳光下泌出晶莹的汗珠,她圆滚滚的乳峰晃出一片盈目酥雪的同时,白皙娇软的乳肉就一下下撞上黑色的钢铁围栏,就在阳光之下,在无数学生抬头可见的天台上,异常的冶艳诱人。

    「嘿嘿~~我的好莎儿,嗯~~我对你…这么好,你舍得不理我么?…~嗯~我知道你爱着我,是不是好宝贝儿?~」郑唯尊一脸得意的笑,一手抓陷入班长雪白弹滑的臀丘,一手在班长那光滑白嫩,腰眼带着青春少女独有小梨涡的美背上抚弄着,同时有节奏的挺动着腰杆,让他那带着鸡蛋大小龟头的肉棒粘连着闪亮的浆水,在班长粉嫩的穴口里进进出出。「啊唔!~~小坏蛋~~人家…唔~~没想到一见你就喜欢上你了~你家王叔对我说,喜欢上一个人,那就马上给那个人献出贞洁的身体~啊啊~都是你要…唔…要到这里的弄人家~啊~你…就仗着人家喜欢你…啊~~就欺负人家~~唔~~」班长嗔怨而又娇羞的莺啼着,美艳绝伦的俏脸羞红一片,她玉手紧抓着铁围栏,压低着柳腰,撅着大蟠桃似的丰腴雪臀,承受着身后郑唯尊挺着肉棒在她娇躯内带来的一次次撞击,任由她那本是异常紧小的蜜缝一下下橡皮圈似的被猛捣得撑大涨圆。

    仲夏的烈日正悬在晴空之上,让正午的天台越发炎热,可是听着眼前两人的对话,我的心里却越发冰冷。班长对郑唯尊竟然已经痴迷到不能自已!?无论班长是不是会对这个男孩一见钟情,也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啊?难道班长真的是弟控吗?是这几天完全觉醒的么?而答案也不重要了,我也见过别的女孩这样强烈的痴迷过,不管这种感情是不是真的爱情,眼前,这种痴迷都是不可挽救的!不知是越发炎热的空气,还是无可奈何的心痛,我只觉得口中有些呼吸不畅;可是让我又自责又不敢相信的是,看着就这青天白日之下,学生环绕的天台上,我心爱的女孩光着雪白的身子,情不自禁的和一个比她小的小男孩缠绵交媾,上演着一场大胆淫艳的野合现场,我竟然感到格外的兴奋,那兴奋仿佛把苦闷都盖过了一般!

    「嗯嗯~~好莎儿~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呀~我的宝贝儿学姐~~嗯嗯!~你这么漂亮…这么聪明~~我天天和你做爱都不够呢~~嗯唔~~我发誓…我这辈子都会好好爱你…永远宠溺你的…」郑唯尊好似真诚的说着。
    他两下就把自己的衬衫也扒了下来,俯下身体,干瘦矮小的身体环抱着班长,
保持着大鸡巴在班长紧小湿滑的嫩穴中厮磨搅动,双手贪婪的抓揉上班长那肥美酥腻得溢出指缝,又紧致弹滑得难以握实的雪白乳肉,然后头凑到前面,热吻上了班长那逢迎的红唇。

    「唔唔…啊…郑唯尊…」班长扭头昂着绯红的美艳雪靥,闭着迷蒙的美眸,吐出丁香小舌,任由郑唯尊肉棒在她娇躯内大肆挑动的同时大力吻吮着她的红唇,用舌头在她口腔内撩拨搅动,弄得她不住的呜咽嘤咛,「唔唔…小坏蛋…嘴真会哄人…唔…人家一定是…上辈子欠了你的…唔…被你这样欺负…唔唔…你真是坏死了…可人家好像又喜欢和你这样呢…唔啊…被你弄得又难受又开心…唔啊…」
    看着我那美若天仙的班长就光着身子,在阳光耀眼的天台上被一个小男生恣意抽插,甚至还主动献上情意绵绵的舌吻,可我这个一直在她身边向着她,保护她的人,却只能在录像机前撸着管,班长以前不是短信过我,说我只要获救,就会嫁给我吗?虽然短信被她删了,但我后来也知道了她的心意,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啊!这种想到这些我只觉胸中的愤懑无从宣泄!

    透过屏幕,眼前就是那可恶的小男生干瘦恶心的屁股正在一拱一拱的,从他分开的跨下就正能看见我心爱女孩那白皙雪白的腿心,就在眼前不到一米的地方,连女孩穴口外那娇巧粉橘的小花瓣上的纹路都能看到一清二楚,可是我从没有问津的极品嫩穴却正被小男生那根恶心紫白的长鸡巴插满,被这根肉棒一下下操得湿腻淫滑,涨满撑圆,被小男生下面那低垂恶心的卵蛋粘连着淫液撞得「啪唧!
    ~啪唧!~」作响,我只能看着眼前这异常淫靡的特写,发泄的揉搓着自己的下体。

    「嘿~」郑唯尊薄薄的嘴唇撇着,一脸自负的坏笑,直起身体,把脚踝上的裤子也踢到一旁,一手揽起班长乌黑柔顺的秀发,仿佛抓住缰绳似的把班长的秀发在手里抓成马尾,得意的向后拉着,更加大刀阔斧的挺动起鸡巴,一次次连根没入,「噗滋!~噗滋!~」得一下下把班长那珍馐似的娇巧穴口插得撑圆鼓胀,溢出淫靡的滑浆乳沫。他拉着班长的秀发,就仿佛遛马似的,另一手「啪!」的一声打在班长翘挺雪白的臀丘上,然后坏笑着低吼着,「嘿,小莎儿~嗯!~我哪里是哄你~你真是最优秀的女孩呢~嗯嗯~~好学姐~别害羞嘛~说清楚嘛~~嗯嗯!~你是喜欢和我怎么样呢~~」

    班长那天赋异禀的肉穴看来异常敏感,眼前,郑唯尊的鸡巴虽然粗细一般,可比我的鸡巴长上一截,足有二十多公分长,再加上大的异常的龟头,现在就这样落力的在班长那紧小敏感的阴道整支的刮掠挺动,片刻就把班长操得春心荡漾,爱液汩汩了。阳光下,班长白嫩纤长的十指紧紧的抓着铁栅栏,雪润的裸背透出诱人的桃红色,身子上泌出大片汗珠,白皙的豪乳不断摇出片片的盈雪乳浪,她白嫩酥橘的小脚丫越欠越高,修长的玉腿死命的蹬直颤抖着,浑圆雪酥的粉臀不由得愈发向上翘挺,仿佛被郑唯尊那根大肉棒在她娇躯内顶撬得挺起来一般。
    班长秀发被紧紧抓住,秀丽的雪靥竭力的昂着,她美眸迷离,轻咬着一侧红馥馥的樱唇,双颊晕红到耳根,俏脸上好似初经人事的小媳妇那般的娇羞和快美,被插得不住的酥喘娇吟,「唔唔~~讨厌…小坏蛋…唔…就欺负人家…啊啊…里面要化了…人家…才不告诉你…唔唔…叫你老欺负人家…啊啊~~」「嘿嘿~不说?…嗯…学姐不乖了~~看我怎么惩罚你~」郑唯尊坏笑着,拉着班长秀发的手又加了几分力道,另一手用力压上班长的香肩,然后一条干瘦腿前伸弯曲,穿着白休闲鞋牢牢的脚的蹬在水泥矮墙上,然后全身发力的用大鸡巴在班长湿濡紧小的嫩膣里插戳起来。班长那敏感万千的娇嫩花径那经得起如此猛烈的抽插,她立时被操得全身哆嗦,纤细的柳腰压弯到了极限,浑圆雪白的大腿簌簌发抖,粉嫩穴口内的蜜液琼浆大股大股的涌出,那模样真是说不出的淫媚而凄艳。

    她美眸圆睁,银牙紧咬,秀靥红得像熟透的苹果,禁不住又是呜咽又是娇痴的婉转莺啼起来,「啊啊!~~突然那么大力…啊…人家受不了了啦…唔唔…小义宝宝…啊啊!~学姐不乖~学姐错了嘛~~唔~人家…不知什么时候…就喜欢上你…爱上你…离不开你了嘛~啊!~~饶了学姐吧~~啊~~小坏蛋~小宝贝儿~~」「嘿~~还有呢?好学姐?」郑唯尊那单眼皮的小眼闪着光,得意的笑着,全身干瘦的肌肉绷着,蹬着矮墙,毫不止息的用硬烫的鸡巴在班长娇软湿滑的蜜膣中狠命的抽插着,毫不怜惜的猛搅摩擦着里面每一寸嫩肉软膜,他抓着班长秀发的同时,更是把另一手前伸按在班长的秀靥上,把中指塞入班长的檀口中挑逗的搅动起来。

    班长被操得禁不住紧抓着栏杆,仰着蜷首,挺着胸前那不住猛甩的丰腴雪乳,
她蜂腰深压,雪白浑圆的粉臀翘的高高的不停抛耸,在男人跨下的那副姿势尽显她诱人的完美曲线,让人只觉她那豪乳细腰丰臀更是惹眼,淫艳绮旎得仿佛更加催情。她迎奉着郑唯尊暴风雨似的抽插,痴媚的舔吮着口中郑唯尊的手指,羞红的靓丽俏脸上满是不堪采撷的娇憨,红润的檀口微张,又酥又媚的婉转嘤咛着,「唔嗯…小鬼…你坏死了…。真是…啊嗯…人家还…喜欢被你亲…唔…被你抱…
    和你在一起…唔嗯…唔…喜欢被你享用…唔…就是这样…唔嗯…喜欢被你那个大东西插满…啊啊…喜欢光着屁股…被你的大鸡巴操呢…啊唔…好久没有…这么刺激这么开心了呢…」「嘿嘿~这才是我的乖莎儿嘛~」郑唯尊满足的淫笑着,猛烈的挺动着鸡巴,「噗滋!~噗滋!~」的把班长粉嫩的蜜穴捣出潺潺的汁水,拉着班长的秀发,然后别过班长那明艳动人的雪靥,抓上班长那丰腴雪腻的美乳,朝班长的樱唇又深深吻吮了下去。

    干!听着两人的话我心里更是一沉!班长根本已经对郑唯尊陷入了疯狂的热恋,更是被郑唯尊吃得死死的。纵使班长心中依然还有对我深深的依恋,可那好似亲情般的平淡,怎比的上眼前这盲目热恋的狂野?现在,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着我最心爱的女孩不顾在光天化日的天台上,主动对那小男生献出赤裸雪白的胴体,只能盯着我暗恋两年女孩那已让我渴望垂涎的粉嫩肉穴,被那小男生的恶心生殖器操得湿淫不堪,我就在屏幕前,愤懑却异常兴奋刺激的揉搓着鸡巴…
    …

    午后的天台愈发炎热,微风中带着潮闷,青姿高中图书馆周围的学生熙熙攘攘,更远处的教学楼也伫立绿树成荫的校园中。倘若在这蓝天朗日下,图书馆四下任何人越过树冠的遮掩,抬头注目,就会看到一个美艳的女孩,赤裸着雪白的上身,伏在天台边的矮墙上,秀发轻舞,雪乳颤摇;倘若从远处的教学楼,用普通的望远镜观看,更是能看见女孩身后一个小男生,正得意的挺着鸡巴,把那女孩操得花枝乱颤的淫乱一幕。那赤裸着雪白身子的女孩就是青姿高中中让无数人垂涎的第一美人校花,也是和我暗恋两年的班长舒莎;而班长丰腴的粉臀后,那个正一脸自负得意,挺着鸡巴提枪戳刺的小男生,正是比班长还小的学弟,人渣郑唯尊。而我无奈的看着屏幕,揉搓着下体,看着我心爱的女孩和那自负的小男生缠绵交媾,看着我女孩那未来该属于我的雪白胴体,却被在天台上扒个精光,在那小男生的跨下婉转承欢!

    郑唯尊已经挺着粗硬的鸡巴把班长淫玩抽插了半个多小时,可他已不像那些好似刚初夜的小男生,他腰杆挺动得是那般猛烈娴熟,带动着粘满淫液的胯下,用大鸡巴结结实实的在班长那早就被捣得湿粘不堪的肉穴中抽插,发出「拔滋!
    ~拔滋!~」异常淫秽的声响,一下下直插入底,半个小时来丝毫不见颓势。

    他虽然瘦小,可是估计吃了某些壮阳的药品,再加上经常锻炼,身体也满是干瘦的肌肉,半个多小时就已经把班长操得魂飞天外,泻身了两次。明媚的阳光下,班长雪白的身子就娇软无力的趴伏在铁栏杆上,美眸迷离,巧额娇蹙,晕红的秀靥上是一副意乱情迷的神色,她仿佛已经顾不得害羞,俏脸和双乳都紧紧压在栅栏间,任由她乳量惊人,雪白腴软的乳肉挤溢出黑色的铁栏杆,毫不在乎让这刺激香艳的一幕暴露给楼下的行人。

    她那欺霜赛雪的娇肤透着动人的潮红,白皙晶莹的胴体汗湿如裹,水濡香滑,
几乎让郑唯尊抓握不住,她浑圆雪润的丰臀上也挂满汗珠,随着郑唯尊一次次的撞击汁水飞溅,她光润粉橘的膝头不由自主的并着,一双雪白修长的玉腿成内八字似的,勉强支撑着身子。两人腿间沾满班长泻身时喷出的大量汁水,湿粘一片,爱液挂满了班长的双腿,都一直淌到了她蹬着的银色凉拖鞋上,她光洁腿心那本是娇小粉嫩的肉缝已经被操得湿粘红肿,白嫩酥粉的外阴晕红的翻开,露出里面极嫩的樱红嫩脂,是那般惹人怜爱又异常淫艳。郑唯尊也全身是汗,阴毛和卵蛋早也湿乱不堪,可他依旧发泄着他那强盛的性欲,双手抓揉着班长水滋滋的粉背纤腰,鸡巴落力的在班长湿泞的阴道中抽插着,一下下撞击着班长丰腴雪润的屁股蛋,不停低喘着气,「嗯嗯~莎儿宝贝儿~我…好爱你~~嗯~你真是太美了…嗯~就算…一整天都这样操你…我都愿意~~嗯嗯~~」

    「啊唔!~人家…吃不消了嘛…唔!~郑唯尊好哥哥…人家…快被你的大东西弄死了啦~~啊!~快射给人家吧…唔唔…人家明天再…给你操好么…别再欺负人家啦~~人家…还要回家去照顾我的弟弟呢~~唔唔~」班长喘息急促的娇吟着,她美眸迷离的舔着樱唇,丰腴的雪臀被撞得不住抛耸,勉力迎奉着郑唯尊的大肉棒在她紧小湿滑的嫩穴中猛烈的贯入,白皙绵软的乳肉就一下下被紧压得卡在铁栏杆间。郑唯尊小眼放光,仿佛休息似的喘着气,缓缓放慢了抽插的频率,享受的抚摸起班长的雪腻臀丘,挑逗的坏笑着问道,「嘿~好学姐…受不了了?
    …嗯嗯~~想我怎么射给你呀?…要不要像上次那样射到你的小脸上?」「唔啊~讨…讨厌…那次…弄到人家头发上好麻烦呢~啊!~差点儿…被人看出来了…

    …人家真是要丑死了呢…唔啊~你就…射到人家里面来嘛~郑唯尊宝宝…人家喜欢被你热热的精液…灌饱的感觉呢…唔唔…」班长娇羞妩媚的嘤咛着,伴随着她火热湿濡的嫩穴被郑唯尊的鸡巴有节奏的捣出白浊浆沫,发出「倏哧~倏哧~」

    的粘连声,格外淫靡,她同时向后伸出一条白嫩的藕臂,央求似的,缠绵的抓抚着郑唯尊的腰股。

    干!听着班长的话语,我不由得心中大骂!班长之前竟然被郑唯尊射颜!?
    之前是什么时候!?难道是没有录下来的,帮班长开苞的时候吗!?而现在,
她还主动求欢的要郑唯尊把精液射到她的小穴里面!?我只觉头中的气堵愤懑要炸开似的,可是那恨意伴随着奇异的兴奋,又让我只能盯着眼前班长被淫玩凌辱的一幕,毫不止息的揉搓下体。「嘿嘿~好莎儿…你最乖了…嗯~那就听你的~~让我喂饱你的小嫩穴~~不过…嘿嘿,我们换个姿势吧…嗯…你把腿抬起来…
    就像跳舞那样~」郑唯尊说着,就把鸡巴没在班长的雪白腿心,停下腰杆的动作,一手去托班长的腿根。「唔啊…小…小坏蛋…你真是坏死了~~啊…上次便宜你了…你就越来越贪心…唔…每次都要那样…啊啊…让人家,在这里摆出那姿势么…唔啊…下面的人…会看到的…」班长玉手抓上栏杆,稍稍支起身子,回过挂满汗珠的绯红俏脸,又羞又窘的喁喁着。

    「嘿~~好学姐~你摆出跳舞的姿势最美了…嗯…我当然看不够了吗…嗯~不是贪心…就是想好好看看你嘛~~」郑唯尊低喘着说着,手上的动作好不停歇,一点点托高班长那雪白的长腿,脸上摆出一副好似爱意又好似小男孩向大姐姐撒娇要糖吃的神情。可恶!看着郑唯尊那假惺惺的做作模样,我不禁心中暗骂。这个可恶的小男生别看年纪不大,可对付女人的技巧真有一手,软硬兼施,而偏巧单纯的班长就吃这一套!「唔唔…小鬼…真是…拿你没办法…啊唔…变着方儿的欺负学姐…唔…唔唔…人家…最讨厌你了…啊唔…」班长娇憨的嘤咛着,嘟着红馥馥的小嘴,大大的杏眸含嗔薄怒的瞟着郑唯尊。班长蹙着柳眉,咬着樱唇,美艳的雪靥羞红一片,可她虽然一副难为情的样子,她娇躯却半推半就的配合着郑唯尊。在她蜜穴中就塞满着一根粗长的鸡巴的同时,她微微侧起娇躯,把一条修长雪白的玉腿缓缓蹬直,然后手侧撑住矮墙,另一条玉体就抬离了凉拖鞋,越抬越高,在空中斜向上方,浑圆的大腿,修长的小腿,还有粉嫩的玉足就在空中蹬得笔直,让她一双白皙修长模特般的美腿就大大的分开,形成了完美的「1 」字,练舞似的伸展成了站立的一字马。干!我也曾见过班长摆出过类似的姿势,可现在,她就在光天化日之下,肉穴中插满男人肉棒的同时,她就站在大学图书馆的天台上摆出了这裸体芭蕾似的淫靡姿势!

    现在郑唯尊不过才和班长一起几天而已,班长就已经把身子都献给了她,甚至任由他在天台上摆弄淫玩!想到几个月前,我在机缘巧合下才能亲到她的小嘴一次!难道这就是所谓爱得越深,才会付出越多么!?班长对我到底算怎样的爱呢?我心中茫然而压抑,只想忘记一切,看着眼前由班长和一个可恶小男生主演的成人秀,大力的揉搓着下体。阳光下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班长那双纤细超长的玉腿挂满香汗,就完全展开着,她腿心那饱满腴润,没有一丝毛发和瑕疵的雪白耻丘已粘满了淫靡的浊液,雨后残荷似完全绽放着,而她那本是娇腻温软的粉嫩小蜜缝已经被塞满撑圆,更已是被男人的肉棒操得湿滑红肿,异常淫媚冶艳!
    眼前,美若九天玄女,艳若摄魂女妖的女孩就光着亭亭玉立的雪白身子,摆出一副本该是优雅高贵的芭蕾舞的姿势,任人采摘似的完全展示着女孩白皙莹润,万般娇嫩的腿心,这一幕怕是神佛都要动心。

    看着眼前的一幕我也是欲火中烧,可是,心里却纠结的知道,眼前摆出这淫艳姿势的正是我心爱的班长!郑唯尊也吞了口吐沫,小眼放光的看痴了几秒,半晌,他仿佛不急于抽插享用眼前这已经是「囊中之物」的美艳女孩,而是双手箕张,抓上了女孩雪润圆翘,多一分嫌肥,少一分嫌瘦的完美粉臀,缓缓从女孩的湿滑嫩穴中拔出了鸡巴,把那他那成恶心紫色,鸡蛋般大的龟头顶上上了女孩臀丘间另一个紧小的蜜孔。班长那双腿大开的一字马姿势让她那小巧的菊门也是能看得一清二楚。她那里更本没有平常女人的那种软毛和棕黑,臀丘间依旧是一片光洁雪白,只有中间有一小处酥粉娇嫩,淡橘色的起伏,好似一小瓣樱花,淡淡得恍若不可见,光润细致得看不真切任何缝褶,分外可人,更是勾起男人那股侵占蹂躏的欲望。「嘿~~好学姐…你的这里都是这么美…嗯…今天让我好好试试吧…」郑唯尊嘴角挂着坏笑,单眼皮的小眼紧盯着两人的密合处,双手钳住班长的臀丘,大拇指一起向两边扒着班长那雪嫩的臀瓣,腰杆发力,用他那鸡蛋似的龟头向里面顶去。班长菊门外已经粘满了大量湿滑的爱液,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郑唯尊就一下把大龟头顶入了一半,把她那紧小粉嫩的肉孔猛地撑涨开来!「啊!
    ~~」班长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弄得禁不住娇呼了一声,她立刻回过蜷首,晕红的丽靥上是又惊又羞的娇态,巧额微蹙,美眸混着迷离瞟着郑唯尊,嗔怨的娇吟着,「啊唔~~郑唯尊…你讨厌…唔啊~~不要弄人家那里嘛…啊~~痛死了啦…快拔出来了啦…小鬼~啊啊~~那里脏…不要…」班长一手不得不伏在矮墙上支持着身子,一手勉力在腿心阻止着郑唯尊的进犯,可她早已经被郑唯尊操得芳心迷乱,娇躯酥软,哪能阻碍郑唯尊的侵入。「嘿~~好学姐…嗯…你哪里都美,哪里都不脏…嗯…乖…就忍一下好吗~上次,上次就试了一下~~今天…
    嗯…就让我全进来吧…~嗯~~就看在…我连着两夜,喂你喝我珍贵的童子尿上~」怎么可能班长居然帮一个小男孩喝尿,还好像是恩赐一样?班长难道是重口味派的?

    她平时不是最爱干净的吗?我心中带着悲痛的疑惑着,根本不知道世界上是存在着一种可怕的催眠术……郑唯尊舔着嘴央求似的喘着,可动作却矫捷毫不停滞,他向上按扶着班长挺翘在半空的玉腿,另一边扶住他那根挺硬的鸡巴,重心前倾,腰杆一压,大龟头就一下把班长那的雪白臀丘间挤得猛得凹陷了一处下去,仿佛从没有任何缝隙的白皙臀肉间硬塞了进去似的,搅着淫液一下挤入了班长的菊门,他更是得意的低吼着,「~进来了!~嗯啊!~~~」「啊唔!~~疼!
    ~唔~」

    班长那本是异常紧小的菊门一下被鸡蛋大的异物塞入,她雪白的娇躯忍不住一阵簌簌的猛颤,她一条纤细修长的玉腿勉强蹬着小跟凉拖鞋支撑着身子和男人的挤压,一双藕臂不得不紧紧扶住矮墙维持着平衡,美眸紧绷,银牙紧咬的高亢莺啼着。「嗯!~~好宝贝儿…你这里…真是更紧更有力呢~~嗯唔!~~好棒~~好莎儿~我爱死你了~~」郑唯尊兴奋的低吼着,双臂抱着班长高抬在半空的修长玉腿,使劲儿挺着腰,竭力要把他那根二十多公分长的鸡巴全塞入班长格外紧小的菊门。

    看着眼前的一幕,我心中真是说不出的苦涩滋味。短短三天的时间,班长连菊门竟然也在郑唯尊的鸡巴下沦陷了。班长到底是为什么着魔?是郑唯尊好似阳光的笑容,是他自负的年少轻狂?还是和他在一起的新鲜刺激?真不知道女孩是为了这种疯狂的爱而轻贱,还是因为骨子里的淫贱才去投入这种爱。我心里异常的混乱,可是看着班长就在天台上,摆出那副淫靡诱人的高难度姿势,被郑唯尊用大肉棒插入她紧小菊门的一幕,我下体却越发火热刚硬。「啊唔!~~讨厌!
    ~小坏蛋~~啊!~你要弄死学姐呀~你那里那么大~~唔唔!~疼死了~~啊唔!~人家会被你撑坏的~~~慢一点儿啊!你~~像上次人家…教你的那样~~唔~轻一点儿嘛~」班长咬着一丝呜咽,娇腻而嗔怨的嘤咛着,她仰着粉颈,紧咬着红唇,她羞红的雪靥上虽是一副薄怒的样子,可似乎已然默许了郑唯尊的插入,玉手紧扶着矮墙,雪白的娇躯轻颤着,完全放弃了抵抗。

    「嘿~好学姐~~都听你的~你说我该怎么插?~」郑唯尊一脸坏笑,假惺惺的说着,停下了动作,就挑衅似的站在哪儿,把大龟头留在班长的小肉洞内。
    「啊唔…你真是坏死了呢…那里那么大…还非要插人家那里…啊…好了啦…
    谁让你那么厉害…喂给人家的尿尿这么多…啊唔…便宜你这次啦…啊…你慢一点儿…

    一进一出的才能插进来嘛…」班长媚眼如丝的瞟着郑唯尊,红嫩的小嘴嘟得老高,一副撒娇嗔怨的模样,可又挺了挺白皙的粉臀,好像调整姿势方便郑唯尊更顺畅的插入她菊门一般。「嗯~~好学姐~~你最好了~嗯~是这样嘛?~你这次流得的水更多呢~~嗯~应该比上次容易插进去吧~~嗯嗯~~是这样吧…
    你看我这个学弟学得快吧…」郑唯尊脸上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坏笑,干瘦的双腿微分的加着班长玉滑的粉腿,十字交叉的骑着班长的身子,缓缓挺动着腰杆,肉棒一下下进出的好似松土,借着淫液的润滑,一点点儿把他那根二十多公分的长鸡巴往班长的菊门中顶入。

    干!我心中暗骂。平日温婉的班长这么会有这么淫贱的一面,没有任何被迫的借口,她竟然主动教导着比她小的学弟如何用大鸡巴插入她的菊门!?可让我自己不敢相信的是,我心中越发的痛,可手中的下体却越发的火热。阳光下的一幕异常清晰,郑唯尊的动作越发顺畅,不消片刻,他那根二十多公分的阴茎就借着班长腿心大量爱液的润滑完全挤入了班长那极小极嫩的菊门,把班长那本恍若看不到缝隙的穴口撑涨成下水口般大小的粉色肉洞,紧紧箍在郑唯尊的肉棒上。
    而郑唯尊的下腹就一下下撞上了班长那浑圆雪白的臀丘,「啪~啪~」的拍肉声中,肉棒一次次塞满班长那娇软狭细的直肠。班长那羞红的雪靥上从带着几分痛楚的媚态变得是越发放松迷醉,仿佛她菊门内那娇腻的肉壁已经得到了充分的润湿,现在被郑唯尊那根带着大龟头的长鸡巴侵入,渐渐被插出了那种痒痒麻麻不同于阴道的奇异快感。她红润的唇边咬着几缕发丝,闪亮的欧式大眼迷离的半闭着,她身下那饱涨浑圆的雪乳一下下撞击挤压着矮墙,白皙的娇躯保持着那站立一字马的姿势,一下下摇摆,迎奉着郑唯尊在她菊门内的抽插,她鼻息越发湿热,娇憨妩媚的呻吟着,「啊唔~郑唯尊…唔…就是这样…对…全插进人家后面啦~~啊唔~~人家里面…全被你的坏东西塞满了~~啊~~小坏蛋~~弄得人家里面好难受…好奇怪~~唔唔~~你坏死了啦~~~」「嗯~好学姐~~这里…喜欢被我插吧…你里面变得好热…好紧那~~嗯~插起来可舒服呢…嗯~~青姿高中的第一美人…的小屁眼就正在被我插呢~~真是太幸福了~」郑唯尊得意的笑着,仿佛享受战利品似的舔吻着班长翘挺在空中的雪白大腿,胯下的肉棒越发落力的在班长的酥粉的菊门内抽插着。

    「啊唔!~小坏蛋~~啊!~人家…人家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呢~~啊唔!
    ~~你那里好大…天…里面全被你塞满了~~啊唔!~你快点儿…弄出来吧~~唔~~这里会被别人看到的呢~~~」班长双颊酡红,又娇又媚的嘤咛着,雪白的胴体逢迎着郑唯尊的抽插,翘在半空的修长玉腿被插得不住轻晃,那粉嘟嘟玉足上小巧酥橘的足趾也随着一张一收的,娇妍可人而又格外淫艳。「嘿嘿~~好学姐~别急嘛~~嗯嗯~我一定会好好满足你的呢~~」郑唯尊坏笑着,一手揽住班长的雪白腿根,加速的用鸡巴在班长濡湿紧小菊门中抽送起来,另一手更是按在了班长白皙的腿心,把中指和无名指一下塞入了班长那湿滑不堪的嫩穴一并开始抠挖抽插。

    「啊啊唔!~~讨厌!~~你坏死了啦!~不要两边一起嘛~啊啊!~人家受不了啦!!唔唔!!!~」班长立时被郑唯尊弄得高亢淫媚的狂啼起来,她汗湿如裹的柔身子躯猛的一阵绷弹,她美眸圆睁,贝齿紧咬,两股强烈的刺激同时从她身下那两个万般娇嫩,敏感异常的嫩穴中传来,一下就把她推上了肉欲的高潮!班长雪股簌簌抽搐,晶莹的汁水顺着郑唯尊的手指,大股的从她的嫩穴中喷溅而出……

----------------------------------
    阳光下,班长那有着混血儿神韵的秀靥还是那般美若出尘,清晰而柔美的轮廓,闪亮而精致的大眼,直挺而娇巧的瑶鼻,优美丰润而又鲜红水嫩的樱唇,欺霜赛雪的肌肤又有着吹弹可破似的娇嫩,就如同从梦中,从画中走出的美神——而她就真的好似是我心中,以及无数学生心中的瑶池仙女。可眼前的一幕让人不敢相信,在明亮的天台上,她就赤裸着那让无数男人垂涎倾慕的雪白身子,摆出练舞似的站立一字马的淫靡姿势,任由一个小男生在她身后一边用两根瘦长的手指在她被插得红肿湿滑的嫩穴中抠挖搅动,一边用恶心的棒槌状的阴茎在她那本不该承接男人侵入的菊门中狂猛抽送,一次次插入时都把她那雪润的臀丘挤压的夸张变形,一下下拔出时又硬翻强拽出她菊门处一小圈粉嫩娇软的湿濡嫩肉。那小男生更是一手攫住她雪白丰腴的绵乳,在她湿滑的香汗中,汗滋滋的大力把那浑圆软腻的乳瓜抓得恣意变形,五指深陷入那大把的雪润美肉,享受着她胸前那酥软到极处,又充满少女肌肤特有的弹性,异常玉滑弹手的撩人妙物。

    而那小男生另一手更是钳住班长纤纤的脚踝,把她抬在半空得玉腿拉弯,就如同蛙泳似的侧在空中,就把班长那白嫩嫩,粉嘟嘟的香滑小脚丫拉在嘴边,贪婪享受的舔吻吸允着她那白皙纤美的足弓,玉琢般娇俏的足趾,透着诱人粉橘的酥嫩趾肚和足掌,把班长的玉足弄得是一片湿滑不堪。我心中的痛楚仿佛已经麻木,就看着眼前我那最心爱的女孩,那让我愿意付出生命的美艳女孩被一个可恶的小男生一同淫玩蹂躏她两个娇腻的肉洞,跨下「噼啪!~噼啪!~」的一下下把她雪润的屁股蛋撞得通红耸动,而我就异常兴奋的揉搓着下体,发泄着那扭曲的欲火。

    郑唯尊已经又猛烈抽插了十几分钟,伴着班长肉穴中溅出的爱液在班长的菊门中捣得是越来越欢,他更是吸啜着班长的足趾,得意的用小眼斜睨着班长秀靥上那被他操得妩媚迷醉的羞红,满足的坏笑着,「嗯!~~好学姐~~喜欢这样插你么?~~嗯~~你摆出这样的姿势真好~~让我…能把你两个小肉洞都塞满呢~~~嗯嗯~~感觉好奇妙~~我的手指…透过你里面的肉膜~~嗯~都能感觉到我的鸡巴,把你的屁眼塞满呢~~嗯嗯~好宝贝儿~你现在的样子好淫荡呢~~~~」「啊唔!~还不是因为你~~小鬼~你还笑~~~~啊啊唔!~~人家要被你弄坏了~~啊!~里面好痒好热~~~~啊唔!~~快射给人家吧~学姐受不了啦~啊!~你那里~太厉害了~~唔唔!~别再欺负人家了啦~~」
    班长娇憨妩媚的忘情莺啼着,美眸如丝,轻咬的唇角泛着一抹羞憨的欣喜,绯红的雪靥上是一副美得死去活来的模样,她双手紧掐着铁栅栏,迎奉的挺耸着雪白的臀肉,婉转承欢的任由郑唯尊的鸡巴和手指在她湿滑的直肠和阴道内驰骋。
    我想起这几年和班长的点点滴滴,真恍若物是人非。我只能揉搓着鸡巴,看着一个小男生把班长那白皙玲珑,让人着迷的胴体压在跨下,恣意的抽插享用!
    眼前的郑唯尊仿佛并不心急,跨下依旧有节奏的挺着的鸡巴,他稍放开班长的玉足,抬起头,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天台下,自负的坏笑着,「嘿嘿~别着急么~~好学姐~让我再享受一会儿吧~~嗯!~~你看…当着楼下这么多人~~在这里操你的肉穴~嗯嗯~是多么幸福~多么刺激~~嗯嗯!~~看哪儿!~莎儿~~嗯~~那不是你们班的那个经常跟在你身边的壮男~叫什么叶麟啥的~嘿~~他好像看这边呢~~」天!!!原来我当时是在场的吗?难怪我当时好像看见了什么东西,但因为自己视力差一点,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我的心仿佛越发的觉得有人在拼命的撕扯着一样……

    「啊唔!~讨…讨厌~让他看到了~~人家可要羞死了~~啊啊~郑唯尊~你坏死了~啊啊!~~你不要再欺负人家啦~」班长娇羞迷醉的嘤咛着,美靥通红的想要用藕臂遮挡住胸前,可是在郑唯尊大力的冲击下,她又不得不支持着身子的平衡,她那一对根本遮挡不住的丰腴豪乳就依旧盈雪似的撞在栅栏和矮墙上。
    「嘿嘿~~好学姐~你可真是万人迷呢~那个叶麟在班上…嗯…每次都要故意找你,嗯,说话呢~~嗯嗯!~~可笑的是,他每次都盯着你…看傻了似的,都听不到别人叫他~~嗯~~他要是看见你现在光着屁股的样子…搞不好会喷出鼻血呢~~」郑唯尊双眼闪光,一脸的坏笑,舌头挑逗的舔着班长白嫩酥粉的足掌,手指插在班长的嫩穴中不断搅动,大拇指更是揉按着那穴口外的小玉豆,而大鸡巴越发刚猛,通下水道似的在班长粉嫩的菊门中插戳捣动着。

    可恶!这个该死的郑唯尊,竟然也有着暴露班长的扭曲欲望!自己淫玩班长还不够,还想要把抽插班长的一幕展示给我看!我心里又怒又恨,可是既然眼前的班长都一副欲拒还修的样子,我又能怎么办!?「啊唔!~小坏蛋…你还笑~人家这幅样子…要是被其他学生看到了~~啊唔~~你人家可怎么活呀~~~唔唔!~都是你~要在这里欺负人家~~还插了那么久~~啊唔!~~人家恨死你了啦~~你…你快射出来嘛…」班长回过羞红的丽靥,又是娇怨又是恳求的嘤嗡着,失神的美眸晕晕迷迷的瞥着郑唯尊,她那吐息湿热,秀发湿乱的样子,和她平日的清新娴雅真是天壤之别,却仿佛更是诱人欺凌。

    「嘿~~好学姐~你看他那副傻傻的样子~~嗯!~现在,你就可怜他一下…把你又白又大的乳房给他看一下呗~~嗯嗯!~~这样…反而更刺激那~~嗯!
    ~不是么~好宝贝儿~~」郑唯尊眼放淫光,咬上班长的晶莹足趾,一手大力的拉住班长的秀发,把班长压得双乳紧紧挤在铁栅栏上,另一手大力的在班长湿濡的嫩穴中抠挖,双腿微分,让两人的耻骨毫无隔阂,成十字交错的撞击着,越发狂猛的用肉棒把班长那娇小粉嫩的菊门抽插得变形外翻。「啊!…小鬼…坏死了…唔唔!…人家…羞死了…美死了…啊!…」班长死命仰着蜷首,被郑唯尊着突然间狂猛的抽插捣得喊叫不出似的娇啼着,她秀目圆睁,雪白泛着潮红的胴体绷得死紧,檀口张大,任口涎控制不住的汩汩淌出在羞红的雪颊上。

    干!看着班长被那可恶的小男生操得断断续续的急喘娇吟,雪白的娇躯簌簌发抖,仿佛垂死挣扎的小牡犬那般异常冶丽诱人的模样,我心中是又气又闷,可同时又充满异样的兴奋,让我恨不得冲出去和那小男生一起把我那心爱的女孩操得欲仙欲死!郑唯尊就这般强猛的抽插了几百下,直把班长操得出气多进气少,仿佛随时都要晕眩过去似的不住哭哼娇吟。突然,郑唯尊猛的停下了动作,拔出了手指和鸡巴,把班长抬在空中的玉腿放回地面,将班长拉离矮墙。他将粗大的龟头顶在班长的穴口厮磨着,大口喘着气,坏笑着问着,「嗯!~好学姐~~嗯!
    ~~想不想我用大鸡巴插满你呀?~嗯嗯!~~」班长身下两个蜜穴突然失去了男人的占据现在就留下了两个渐渐变小的肉洞,她早已被操得春心荡漾,现在好似她娇躯深处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空虚和酥痒,她全身的冰肌雪肤现在都燥热的飞红,她控制不住的扭过身子,玉手急切的捧着小义的脸,樱唇和香舌火热的舔吻着郑唯尊的嘴,异常酥媚撩人的软腻嘤咛着,「啊唔…好宝宝…郑唯尊好哥哥…

    唔唔…人家想…啊…想你用你的大鸡巴把人家塞满…啊唔…快嘛…别折磨人家啦…啊啊唔…人家想要你的大鸡巴操人家的骚穴嘛…唔…人家好想被你爱被你插嘛…啊啊…」可恶!郑唯尊又施展他那惯用欲擒故纵的伎俩,更让人愤懑的是,班长根本是心甘情愿的落入圈套,哪有丝毫反抗余地!?看着我班长光着身子,仿佛发春的荡妇一样火热的湿吻着她那可恶的学弟,哀求着那个小男生用大鸡巴操她,我仿佛胸口都被气炸了一般,可是那扭曲的兴奋却丝毫没有消减。「嗯…
    好学姐…嗯…我也好爱你…嗯啊…不过…已经三天了啊…你什么时候,打算什么时候和叶麟说以后要做我的性奴隶…嗯…」郑唯尊坏笑着享受着眼前美艳女孩的主动舌吻,手挑逗的抓上女孩的丰乳,轻柔着女孩乳峰上那临近高潮变得愈发红润挺立的晶莹乳蒂。

    「唔唔…讨厌…再给人家些时间嘛…啊唔…不是…说好先让人家…怀孕了先嘛…唔唔…快嘛…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嘛…啊唔…那明天…人家给你做晚饭…
    唔…晚饭后再让你干一下,好不好…唔…」班长俏脸火热厮磨着郑唯尊的脸,
缠绵舔吻的娇媚嘤咛着,娇软如棉的白嫩玉手在下面揉搓着郑唯尊那个湿滑的长鸡巴,往她自己那湿濡火热的嫩穴中牵引拉拽着。「嘿…好吧…乖莎儿…嗯…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可要说话算数呀…嗯…不过,我想用…那天在男洗手间…操你的姿势…射在你里面…嗯…好吧…」郑唯尊心满意足的说着,双手异常娴熟的钳住班长雪白的臀股,硬烫的鸡巴一挺,「噗滋~」一声挤出一小股淫水,就一下顺利的插入了班长那正期待着男人占有的湿濡嫩穴。

    「啊!…好棒…啊唔!…郑唯尊的大鸡巴好硬好烫…啊…人家…都听你的…
    啊唔!…你就好好爱人家操人家嘛…快射给人家…」随着郑唯尊的插入,班长骚媚入骨的嘤咛着,她美眸朦胧如海,娇腻的舔咬着樱唇,美艳绝伦的秀靥上一副欣喜娇痴的模样,她转回身子,腰身下压,蹬着小跟凉拖鞋,玉手也触到了地面,就四肢着地的宛若弓形,挺着雪白的臀丘,迎奉着郑唯尊的大力插入。紧接着,班长的动作并没有停止,她身子越压越弯,上身就全挤在了分开的修长美腿间,从侧面看雪白的身体就仿佛对折了似的,然后她双手就抬离了地面,两条藕臂都别在郑唯尊的小腿后面,她玉手接着揽过两人的腿,抓上了她自己的双腿,帮助她的身子越发向上弯。

    最后,她雪白柔软的身子从侧面看就弯成了「4 」似的形状,她的雪臀和双
腿依旧在郑唯尊面前,而上身居然弯到了两人的腿下,她那浑圆丰腴的双乳就挤在郑唯尊分开的干瘦大腿间,她秀发柔顺的垂下,而她那明艳动人的秀靥就正贴上了郑唯尊干瘪的臀间!就在郑唯尊抓着她丰腴雪白的臀丘,一下下用大鸡巴连根插入,得把她红肿湿滑的嫩穴操得「噗嗤!~噗嗤!~」作响的同时,她那白皙柔韧的胴体竟然摆出如此淫靡的姿势,让她的秀靥弯到了郑唯尊干瘪的屁股下,她就羞红着俏脸,仰着白嫩娇俏的下颌,伸出了她那红嫩的丁香小舌,一点点细细的舔吮起郑唯尊鸡巴下的卵蛋,腿间毛发丛生的会阴,甚至深入了郑唯尊那恶心的棕黑屁眼儿,讨好的舔弄插唆,火上浇油似的刺激着男人的神经!

    天!我从来没有想过,班长平时只是表现出较强大的运动能力,,雪白而柔软的完美身子居然还能摆出这般奇淫魅惑的姿势!让男人可以一边抓揉着她丰腴雪腻,绵软弹手的丰臀,体会着她紧窄膣腔内那湿滑软腴的嫩肉粘膜紧裹在肉棒上,有力的夹唆蠕动,那酥酥麻麻,滑滑腻腻的强力快感;同时一边大腿内侧骑在她那滑嫩娇软,分量惊人的丰腴双乳上,享受着被她那国色天香的娇妍俏脸贴在屁股间,被她那红嫩嫩,亮晶晶的灵巧小舌,巨细无遗的舔弄含吮着阴囊,会阴,和屁眼附近每一寸软毛和皮肤,那种翅痒难耐,湿热奇妙,又淫靡又催情,让人神酥股栗的全方位刺激!就在阳光明媚的天台上,这我从都不敢想的姿势,她竟然就主动的奉献给了郑唯尊!我真是又惊又怒,可看着她雪白美艳的身子弯成那奇淫冶艳的姿势,被郑唯尊用大鸡巴抽插的同时,还吞含着郑唯尊的卵蛋,吸允着郑唯尊的屁眼儿,我心中那异常的兴奋让我更是狠狠的揉搓着自己硬烫的下体。

    郑唯尊本也抽插了快一个小时,已经临近高潮,现在肉棒是班长那湿濡膣腔内的肉壁肉膜的死死夹裹,同时屁眼儿中又感受到班长那湿软娇腻的香舌毒龙钻的吸啜舔弄,这两种异常的刺激之下他眼看也要精关失手。他扶着班长那摆出柔韧异常姿势的娇躯又抽插了上百下,就眼看就把持不住,她全身干瘦的肌肉紧绷,低沉的急喘着,「嗯!~天!~好莎儿~好学姐~~这个姿势~太刺激了~~嗯!
    ~能看见你的大屁股~~嗯~~腿下面还,夹着你又软又嫩的乳房~~嗯嗯!

    ~你小穴里的软肉,把我鸡巴夹得好紧!~~嗯!~~你的小舌头~就在我的屁眼里搅动~~好刺激!~好舒服!~~嗯嗯!~爱死你了~学姐~让我~射在你里面~嗯~把你的小嫩逼全灌满!!~~嗯嗯!!!~~~」

    班长的蜷首紧紧贴在郑唯尊干瘦的臀股下,看不清她的雪靥,只能恍惚的看见她秀发粘连着大量汗液,唾液,和淫液,弄得她俏脸上一片狼藉不堪,她白嫩的藕臂紧紧揽着郑唯尊的腰股,让她檀口就贴在郑唯尊下体,丰润的双唇撩刮舔吻着男人的卵蛋和会阴,红嫩娇巧的香舌就讨好的一下下在郑唯尊恶心的棕黑屁眼中没入吸唆,同时她一双雪白丰润的修长美腿绷得死紧,让她阴道中的嫩肉牢牢的箍着郑唯尊的肉棒。

    她咬着呜咽,痴迷娇媚的婉转嘤咛着,「啊唔…郑唯尊宝宝…人家也…好爱你…你的大鸡巴好厉害…啊…把人家里面都插到底儿了…啊唔…唔…喜欢学姐这样…舔你屁眼儿么…人家把你的…蛋蛋全含进去了呢…啊唔…你的大鸡巴更硬更粗了呢…啊唔…把人家操得…好舒服…啊啊!…唔!…快嘛…快射给人家…学姐好想被你浓浓的精液灌满呢!…啊啊啊!!…」「嗯嗯呃!~好学姐~~我最喜欢你这幅淫荡的样子了~嗯!~我会一辈子爱你的~~~嗯嗯呃!!~我要干大你的肚子~让附近学校全都知道~~你这个大美人~嗯!~是我的!~嗯嗯啊呃!!!!」

    随着郑唯尊的吼叫,他双手死死嵌入了班长丰腴绵软的雪臀,使出全身力气似的挺着腰杆,把二十多公分长的鸡巴连根没入班长早红肿湿滑的桃源蜜洞,死死塞入班长肉穴最娇柔敏感的深处,干瘦带着稀疏黑毛的双腿一阵哆嗦,猛烈的喷射起来,把又多又浓的精液在班长娇躯的深处喷灌而出,在班长白皙平滑的小腹中灌满了他的种子!「啊啊唔!!…郑唯尊!…全射给人家嘛!…唔唔…人家全是你的!…唔!…把学姐的肚子搞大!…啊啊!…天!烫死人家啦!…唔唔啊啊啊!!……」班长娇痴的狂啼浪吟着,她白嫩的十指紧紧扣紧了郑唯尊的双腿,她绷得死紧的雪臀和双腿一阵极度的猛烈的哆嗦,大量的汁水带着泡沫和精液,猛烈的从她那被郑唯尊鸡巴塞满的嫩穴中激射而出,弄得一片淫秽狼藉……看着明亮的天台上,自己班长和比她小的学弟上演的这一幕异常痴缠淫靡的交媾秀,我心里混乱,空虚,而迷茫,可强烈的刺激中,我手中的鸡巴也随之喷射而出…
班长被破处想象图:

    …

[ 本帖最后由 jack3494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198231189 金币 +2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