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海寺】(前篇)(05)作者:liao827
>
字数:36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夜依旧是那么漆黑,藏地的晚上寒风是一阵一阵的刮,寺庙在冰冷的夜色包裹中依旧是那么的安静,就像个老僧静静地看着这世上的一切。

  两个身影,带着僧帽,穿着僧袍,一前一后走进了大殿。

  「昨日二人去了哪里,你可知道?」

  「不知,莫非上师知道」

  「哼!」昨日敲钟的两个喇嘛已经失踪了,是今天早课时候发现的,全寺僧人都寻找不得,便去问那四个东土大唐来的和尚,结果却发现他们中那个为首的大和尚害了重病,正卧床不起,三个奇形怪状的徒弟正轮流伺候他们的师父,并不搭理自己,莫奈何,反正屋子里也就那么大,藏不了人,他们便又发现昨日连同几个和尚进来的女子也不见了,便都不言语了,短短时间,马上就传出了一大堆的谣言,什么私奔,什么女子被胖子给悄悄卖了,什么大脸还俗之类的,总之极其损寺庙脸面,于是,掌管镇海寺的大喇嘛召集众僧人开了会,可是无论如何便是要先把那二人找到,于是大伙便匆匆散了,也安排了数个喇嘛出了寺庙,寻人去。可这其中却有一个老头有不同的看法,那是一个老喇嘛,没人知道他几岁,只知道很老。此人不分日夜研习经书与佛法,却满脸戾气,即便如此,也得到了金刚上师的称号,那一日,那四个和尚带个女子来访,他便有些感应,本想找机会和各位客人聊聊,可当时天色已晚,第二日却又发生这些事,他便提出今夜由他来敲钟,顺便把大高个和赤烈带来。

  话说那大高个也是凶人,之前是马贼,身形魁梧,力大无穷,一身功夫,杀人无数,尤善使刀,寻常数十人靠近不得,后来马贼团伙得罪了当地吐司,吐司便起重兵围剿,将马贼杀了个精光,就剩他一人凭着本事脱身,巧合之下被老喇嘛收留。便也入了教,颇给寺庙增加了几分威势。

  而那赤烈,本就是护寺的喇嘛,脾气极其暴躁,在高个来之前,要账收租,弹压奴隶,欺压百姓便是他的拿手好戏,而且还很好色,虽然恶行累累,却使的一手好棍棒,寺内还专门为其打造一根铁棍。

  且说三人进了大殿,老喇嘛就已看出障眼法,从怀中拿出个小金佛,高举过头,嘴中年年有词,猛然大喝一声,只见殿内景色一震,障眼法便退了个干净,眼前一片狼藉,摆件被打翻的一地都是,被撕成一条条的布不知道是幔帐还是僧袍,一股浓烈的血腥气扑鼻而来,老头将金佛捧在胸口,默诵口诀,而大个皱紧眉头,一手提着油灯,一手握紧了佩刀,护住老头,赤烈也将铁棍横在胸前,四处打量,三人一齐开始向殿中走去。

  一阵风卷来,老头眉头一皱,后头两个随从也紧握刀柄,四下警惕,紧接着,,咔……咔……咔……四处一阵乱响,「在地下!!」赤烈毫不犹豫,运足气力,狠狠一棍砸在地上,轰!!飞石四射,烟尘乱滚,地砖之下只见现出一红色匹练,向着阴暗处疾退,赤烈也是凶悍,紧追一步,横扫一棍,结结实实甩在红色匹练之上,却如同棍子弹在败絮之上,无甚效果,紧接着就是一道刀光,大个子挥刀而上,那匹练已经是向后疾退了,依然是被刀擦了个边,几滴液体溅到大个脸上,大个欲再砍,,那匹练已经不知去处,大个摸了把脸,把脸上湿漉漉的液体放到鼻子边一嗅,无甚异常,便用嘴尝了尝,,恩,,,这味道,,,,有些古怪,有点像血,腥,,但,,不臭,大个当年也是见惯了血的凶人,死人堆里都爬过,却没有闻过这般血的味道,腥甜腥甜的,他忍不住把脸上的血用手抹下来全舔了个干净,,似乎越舔越上瘾,,此时,另外两个人已经聚拢在一处,老头也瞧了他一眼,轻哼一声,大个赶紧握紧刀柄,靠近他们,警戒起来。

  「又来了!」赤烈大吼一声,只见一个脸盆大小的石墩子向他们飞来,呼呼风声就知道来势既猛,赤烈一棍甩出,蓬!石墩子竟然被击碎,紧跟着石墩子后露出个人影,反手就是一抓抓向赤烈脑袋,当!大个子出刀丝毫不留力,那人影也快,用血色的长指甲硬接一记,即便大个子武功高强,身高力壮,奈何对方妖术灌入气力,早不是凡人武术内力能比,一撞之下,大个向后连退数步,翻到在地上。而那人影只是往后微退,转眼间便向大个扑去,「吽!」老头大吼,手中的金佛也炸出了大量金光,金光中又冲出了无数道棍影,明显是被佛光加持上,威力极盛,来势极猛,这下,人影不敢托大,双手猛挥,血光大盛,同时数道血色厉芒从手指甲上射出,两边一接触,金光只是稍有停滞,散了部分威力,就冲散血光,再朝人影轰击而去,人影大骇,顾不得许多,一吸气,一腔污血浓缩在法力中,大嘴一张,狠狠吐向金光,一接触,夜如白昼,轰隆隆,,,,,,,一阵乱响,仿佛打雷一般,声音大得大地都在颤抖……

  烟尘,,逐渐散开了去,,老头倒在地上,黑乎乎的污血把他的眼睛都糊住了,时不时还在冒着青烟,刚才眼看大功告成,冷不丁中了暗算,脸上中了对方杀招,眼已经是睁不开了,不过其他地方似乎无甚大碍,只见他怀中紧紧抱着金佛,散发出淡淡的光芒笼罩着他,使得刚刚急促大口的呼吸变得缓和悠长,另一边的人影也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往前走来,没两步便又跌坐在地上,这便是前两日和那四个东土大唐一并来到寺庙内的女子,不过现在看去,外形却极其诡异,只见她头发拢在脑后,面容娇媚,肤色却白的像雪一样,而双眼通红,嘴唇似乎也红的要滴出血来,身上到脚都紧紧包裹了一层黑色的丝衣,足部穿着小短靴,三点也欲隐欲现,那丝衣只到手腕,裸露的白手末端长着长长的血色指甲,泛着危险的光芒……不过现在似乎受了极重的伤,双手撑着地面,眼镜,鼻子,嘴都有血在不断的流出来,似乎连下身都渗出了血。

  看来刚才那下挨的不清,不过她虽然走不动了,却一下下用双手撑着地面,朝着倒在地上的老头爬了过来,越来越近……

  彭!她的脸上挨了狠狠的一脚,整个人被踢翻在地上。是赤烈!原来刚才的对撞中,赤烈受佛光加护,狠狠给她来了几下,不过自己的棍子还是被击飞了,自己也被震晕,好在佛光护体,竟然没有受什么伤,马上就缓过来,醒来便发现那女子爬向老哪嘛,串起来冲过去便是一脚,女子翻倒后,赤烈毫不犹豫,抬起右脚就要朝女子脸上踏下,「啊!」一把刀从后面插进了赤烈支撑地面的右脚的膝盖窝,那是大个子,双目无神,两眼呆滞,双手颤抖,刚刚那把刀明显是他投掷过来的。赤烈吃痛,朝着地面倒去,那赤烈脚下的女子突然双目圆睁,短短一瞬,在地上挪动了个身位,躺在地上,仰面朝上,双手张开,正正好用身体对准赤烈倒下的地方,而赤烈那支撑脚被钢刀插着,剧痛不已,没注意脚下,结果倒在了那女子怀中。

  那女子怪叫一声,双手紧紧环住住赤烈的身子,双脚也张开,狠狠夹住了赤烈的腰,虽然这姿势体位极其暧昧,但是已经是把赤烈吓得面如死灰,惊吓之下,使劲挣脱,那女子虽受重伤,岂是那么容易挣脱的掉,而那女子也张大了嘴,一嘴的尖牙加上口腔上内壁上长的密密麻麻的尖锐小齿可怖之极,涎水和污血混合着的液体也沿着嘴流了下来,赤烈惊吓过度,已经不害怕了,此时他把头一歪,使劲一顶,刚好顶住了女子的腮帮,再使劲向外挤,同时身体也不断挣扎,若是以前,那女子分分钟便解决了赤烈,无奈现在身受重伤,那该死的金光还渗透进了身体,在体内肆虐,让她疼痛难忍,手脚盘住赤烈已经是使尽浑身力气,连手上的长指甲也无多余的空间腾出来往赤烈的肉里扎,原本想着把头伸过去本好好血食一番,也可调理内息,结果没想到这个番僧如此勇武,硬是用头抵住了她,空有一嘴利齿,却咬不着,只得将长舌伸出,舌头上的像锉刀一般的齿舌一根根也立起来,在法力尽失的情形下,耷拉在了赤烈的脸上,来回拖动,每一下,就是一条血痕,,赤烈也不好过,,双手被制住,头硬顶着那个女妖的腮帮,丝毫不敢大意,还有那右腿膝盖窝的剧痛,让他的右腿完全脱力,不过他对自己的耐力还是有信心的,咬紧牙关挣扎,感觉好像对方的力气不像一开始那么大了,胸口呼吸也不那么艰难了,谁知道那女妖居然用长满刺的舌头在脸上刮了起来,险些让他痛的头失去力气,大怒之下,一口咬住了离自己嘴巴最近的女妖的肉,一边用头抵住女妖腮帮,一边用嘴使劲撕扯女妖的肉,那女子吃痛,内心也大呼晦气,日日想着吃人,今日难道得被人给吃了?突然心中闪过一个念头,那番僧似乎右腿从来不挣扎,看来也是伤重无力,于是那女子便只用右脚缠住赤烈的左腿,左脚脚跟往地上一磕,一拖,小靴子便已经脱掉了,露出穿着黑丝的小脚,用尽了最后一丝法力,脚趾上的血红色趾甲透破了黑丝袜,长了三寸长,猛地插进了赤烈的右腿,然后使劲地刮起来,一时间鲜血四溅,这下赤烈终于痛的叫了起来。头也松了,女子便再不客气,头一歪,就咬住了赤烈的颧骨,然后就使劲咀嚼,两三口便咬得只剩骨头了,然后就把嘴对准了赤烈的鼻子,这时赤烈的剧痛终于让他挣脱开了右手,一把掐住了女子的脖子,那女子的左手也伸出来,握手成爪,猛地在赤烈脸上狠狠一刮,啊!……赤烈痛的右手又没有劲了,女子乘机抓住了赤烈的右手手腕掰开,一探头,一下就咬住了赤烈的鼻子,又猛烈咀嚼起来,赤烈已经痛的失去理智了双手乱舞,那女子看时机已到,便用双手搂住了赤烈的脑袋,拉近嘴边,放开大嘴,一顿乱咬,碰见什么咬什么,终于,在咬破了赤烈的左眼眼珠后,女子的嘴吸住了赤烈的太阳穴,赤烈也不在挣扎了,,身子瘫在了女子的怀里,那女子的嘴也移到了赤烈的天灵盖,咀嚼几下,就吸了上去,腮帮子耸动,滋滋滋,,大殿里只剩下了吮吸的声音……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