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乱伦之爱
乱伦之爱
>
(一)母亲的肉体

我趴在母亲的身上,能强烈的感觉到我的阴茎已插入了她的下体,尽管我看不到。从阴茎根部
的快感直达我的大脑,我的精囊急剧的收缩起来,伴随着前所未有的快感射出了精液。

几分钟後,我被湿漉漉的精液弄醒了,我抚摸着已经垂头丧气的阴茎,回味着那阵沁人心肺的
感觉。

这是我的第一次梦遗,第一场春梦,性对象是我的母亲,那一年我十四岁。

我十二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了,留下了一笔不算太少的遗产。不久,母亲的姐妹们就不断的
来劝她改嫁,但都被她拒绝。母亲当时才三十六岁,应该可以给我找一个好父亲。

那场春梦改变了我,使我久久的沉浸在乱伦的快感中不能自拔。我对母亲的肉体产生了性欲,
并开始学会了自渎。每当我在卫生间看到母亲换下的内衣,我就无法自制的掏出自己的肉棒,将龟头贴
在母亲的镂花内裤的禁忌部位猛搓。幻想着那层丝绸後就是她那令我发狂的肥穴,直至射精。

一天,我乡下的大姨来作客。到了晚上,妈妈要我把房间让给大姨,要我和她睡,晚上我做完
功课就睡下了。

半夜,我感到胸闷,醒了过来,原来是妈妈把她那丰韵的臂膀压在我的胸口上。藉着月光,我
看到她的一只肥硕的乳房几乎已滑出了睡袍的领口。长大後,我几乎从没有看到过妈妈整个的乳房,更
不用说在如此近的距离。我的老二一下子兴奋起来,产生了一股想要和母亲性交的冲动。

我用颤抖的手慢慢的掀开了盖在她身上的那部分毯子,又掀起了妈妈睡袍的下摆。操!妈妈她
居然没有穿内裤。

那一片黑森林中的神秘峡谷红中泛黑,两瓣阴唇肿涨发湿。可能妈妈也在作春梦,不知是不是
和我?我的肉棒此时已涨得发紫了,龟头口还冒出了淫水。我左手撑在床上,右手托起肉棒,将龟头移
近妈妈的阴唇,直到贴在那条缝上。一股快感如电流般从龟头直冲我的大脑,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
胯部往前一顶,破门而入。

「喔┅┅」我情不自禁的哼了一声,肉棒插入自己亲生母亲的阴道的感觉不是谁都能尝到的,
实在是无法表达。我缓缓的挺进,到底後再缓缓的退出,充分享受着母子乱伦的罪恶快感,并且也不致
弄醒妈妈。

妈妈的阴道太紧了,又湿又热,这对於我这处男之身的刺激太大了。大约两分钟後,我突然感
到阴囊一阵发紧,快感使我不顾一切地将阴茎拚命往妈妈阴道深处插去。

「妈妈┅┅妈┅┅妈┅┅」我完全丧失了理智,紧紧的抱住了母亲的身体。

母亲终於醒了过来,她被这触目惊心的一幕吓的目瞪口呆。我此刻也达到了高潮,龟头在妈妈
的阴道深处的子宫壁的腔肉上射了精。

(二)大姨

我被妈妈狠狠的责骂了一顿,心里却很高兴,看着妈妈到卫生间去冲洗我留在她阴道中的精液,
我暗暗庆幸。

第二天,妈妈禁止我再到她房里睡,我只好和大姨共处一室。我妈妈一共有两个姐姐和两个妹
妹,大姨大约有四十多岁,个子比我妈妈娇小,但却有一对不输给妈妈的奶子。我上床不久,就开始用
手去碰大姨的乳房。

「小华呀,你才多大呀?就不学好,长大了,一定是个坏小子。」

我见她没有生气,胆子也大了起来∶「大姨,我只想看一看嘛!」

大姨打了一下我伸向她胸前的手∶「去去,没大没小,要动就去动你妈的奶子,反正你小时候
没少动。」

「我妈不让。」

大姨一听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那对大奶子在她胸前直晃悠∶「哦,小冤家,你妈不让你
摸,你就来摸你大姨的奶子,吃你大姨的豆腐?」

我趁机撒起娇来,「大姨,求你了,我只看一看,又不会看坏了它。」

大姨的脸红了起来∶「真搞不懂你,那好吧,不过,你可不能去跟同学们吹牛。」

我一连声的答应,猴急地去扯她的睡衣领子,哗!看到了,果然大。我用手摸了一下,好滑呀!
我的老二一下子竖了起来。

「大姨,你的那里好滑,你的肌肤真好。」

大姨似乎很高兴,又笑了起来∶「嘴这麽甜,这麽一点大就这麽会哄人,长大了不只会有多少
女孩子会被你骗。」

「我才不要女孩子呢,我只想和像大姨这样的女人在一起。」

「傻孩子,大姨都这麽老了,还有什麽稀罕。」

我真的动起情来∶「大姨不老,一点也不老!」

大姨突然暗然神伤,叹了一口气。「哎,还是我家小华会疼人。你那姨父一天到晚只知道在外
面鬼混,动不动就说我老,骂我。我真命苦啊!」

我愤愤不平起来∶「大姨,别怕,他不喜欢你,我喜欢你。」我趁机把手放在大姨的奶子上,
抚摸起来。

「小傻瓜,你能代替你姨父吗?算啦,不说它了!」大姨有些无奈。

但我实在是太兴奋了,她硕大的乳房又软又滑,我禁不住把嘴凑了上去吮了起来。没有几下,
大姨的脸色就开始红润起来,说话的语气也变了∶「小冤家,你哪里学来的,这麽坏┅┅啊┅┅」说着,
就把手伸进我的胯下,摸我的鸡鸡。

大姨的手一碰到我的鸡鸡时,「啊!」了一声∶「你┅┅你的┅┅居然这麽大。」像是她在自
言自语,又像说梦话。

突然,大姨坐了起来,没等我回过神,就扯去了我的内裤,把我横着抱在她的胸前∶「来,小
宝贝,大姨喂你奶。」说着,右手托着自己的奶子,往我嘴里塞。

我兴奋得不得了,拼命的吸它的乳头、抓她的乳房。大姨开始扭动起身子来了,她似乎在忍耐。
接着,我感觉到她温暖和颤抖的手抓住了我的鸡鸡,笨拙地替我手淫起来。

「啊,大姨,你的奶子真好┅┅」我不禁哼出声来。

「小心肝,你┅┅啊┅┅你的鸡巴可真硬,啊┅┅大姨受不了了┅┅」大姨声音也开始发腻了。

她把我放了下来,然後蹲在我的下腹,我连忙用有去摸她的奶子,也没去想别的,因为我脑子
里已没有思维了。我突然感觉到,我的龟头很舒服,像有什麽很光滑的东西在它上面摩擦。没容我多想,
一阵快感就直逼过来。

我抬起头来,看到大姨正蹲在我的身上┅┅不,是坐在我的胯部。她的睡袍已完全揭开,她此
刻正用她那久经征战的阴道吞噬我初出茅芦的小弟弟。这时,我的鸡鸡已连根都进去了,大姨开始一上
一下的窜动起来,她的肥硕的乳房也上下左右的翻飞,那情景、那感觉┅┅

如果说昨天我和妈妈性交时我有所顾忌而没有尽情享受的话,那今天大姨使我达到了快乐的顶
峰。在射精的那前几秒钟里,即使有把枪对着我的脑袋也无法使我畏惧。

当我说∶「大姨,我要出来了!」时,大姨就趴在我的身上,一边咬我的嘴唇,一边用颤抖的
声音说∶「啊┅┅流吧┅┅啊┅┅都流到大姨的里面吧。」大姨没有像色情小说里那样说「射吧」或说
自己的什麽「骚穴」、「小穴」。

我们几乎同时达到高潮,这一夜┅┅【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