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妈妈美丽的大屁股
妈妈美丽的大屁股
>
(一)

我妈妈叫柳慧,脸蛋漂亮,时时保留一种羞涩的红晕,女人味十足。她的皮肤又白又嫩,乳房饱满,小腹微微
凸出,是年龄的原因吧,毕竟她已经35岁了,不过更显得成熟迷人。

她喜欢穿丝绸的睡衣,那不同款式的睡衣,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衬托出她白皙圆滚的大腿,和丰满浑圆的大
屁股。她的屁股,又大又圆,充满了肉感,走起路来不由自主的扭,又带一点知识女性的文雅和羞涩,妈妈的大屁
股,真是太美丽了。

然而这个时候,我眼看着白色连衣裙包裹下的妈妈迷人的大屁股坐在小刚家的床边,心中却充满了嫉妒。

小刚原名叫李刚,他爸爸和我爸爸是学校的同学,又是一个工厂里的同事兼好朋友,我们两家人,周末节假日
的时候经常互相串门,我爸爸和他爸爸都喜欢喝酒,两个成年人喝起来聊起来又没个够。李刚的妈妈在一边做饭烧
菜忙来忙去,李刚就总央缠着我妈妈和他一起玩。

我今年13岁,李刚和我同岁,可是长的却比我高也比我壮。打架的时候,总得李刚来帮我,为了这我很感谢
他,但他也越来越养成在我面前霸道的大哥习惯,我心里又嫉妒憎恨的不得了。特别是,他和我妈妈在一起说笑的
时候。

李刚这小子,别看才13岁,嘴特甜,不知道从哪里学了那么多词和笑话,总能说的我妈妈开心欢笑。相比之
下,作为妈妈的亲儿子,我和她聊天反而没有那么欢畅,总是她在教训我的样子,我又总是笨嘴拙腮的。李刚这小
子,不管我妈叫阿姨,总叫姐姐,故意的,总说:「柳阿姨,你看起来好年轻好漂亮,就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叫
你姐姐吧。」

「呵呵,小刚嘴真甜啊,那阿姨叫你弟弟啊。」

就是这样,妈妈也好像特别喜欢和小刚聊天,一到了小刚家,她就基本忘了还有我的存在,肥实的大屁股坐在
小刚床边上,小刚在一边张牙舞爪的逗她开心,妈妈就格格的银铃一样的笑,大屁股在小刚的视线旁边随着床垫一
颤一颤的,我又插不上话,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妈妈美丽的大屁股2

(二)

小刚和妈妈肩并肩坐在床边说话,我躲在沙发的一角一边生闷气一边假装看报纸一边监视小刚和妈妈,爸爸和
李叔叔在酒桌上划拳吹牛,小刚的妈妈在厨房里忙来忙去。这就是一个我们生活中普通的星期日。

这时听见李叔叔开始聊他的儿子,「我说老张啊,真羡慕你有一个这么聪明好学的好儿子啊,你看我家小刚,
一天到晚就知道瞎掰唬,要不就是给我惹祸,这个小兔崽子,有你家小明一半就好啦。」

突然被李叔叔夸奖,我不禁高兴起来,我的学习确实比小刚好,一说到这个,我就有占了上风的优越感。只听
爸爸接着说:「嗨,小刚也不错啊,看那小子体格,真是继承了你啊,这才13岁吧,就这么高了,将来让他打篮
球吧。」

「嗨,老张,那不是瞎使劲了,我希望他念大学啊。不过这不成气的东西,真是气死我了。」李叔叔喝多了点,
趁着酒劲冲儿子喊起来:「小兔崽子,看人家小明,读书看报,长学问,再看看你,一天到晚不务正业,把你的成
绩单拿出来,给你张叔叔柳阿姨看看。」

「老爷子,你少喝点吧,比啥都强。自己还晕晕乎乎的呢。」小刚跟他爸爸特别容易冲起来,一点也不服软,
这可把李叔叔气坏了,抄过手来就要打。却一下被我妈妈拦住,妈妈把小刚挡在身后,无力的拦李叔叔的手。其实
妈妈一个文弱的妇人,怎么有力气拦住李叔叔,但李叔叔看是妈妈,也不要意思下手了,只好坐回到桌子边喝酒生
闷气。

我在一边正幸灾乐祸,希望李叔叔好好教训小刚一下,没想到被妈妈美人救少年了,又看见小刚这个烂仔一点
也不害怕的样子,反而躲在妈妈的肥屁股后面冲他爹眨眼睛。我心里这个郁闷啊,没想到妈妈竟又把小刚拦到肩旁,
伸出纤纤柔夷温柔的抚摸他的头发,就好像小刚是他儿子一样,然后说:「我说老李啊,你这脾气,对孩子不能这
样啊,要循循善诱啊。你看看你们爷俩,你强,小刚更强,成了大牛顶小牛了,呵呵。」

什么大牛顶小牛啊,妈妈这种知识女性不懂社会上的粗话,牛有时候当男人的鸡巴讲,这话说的把我气坏了。
可小刚这个烂仔反应特快,马上接口占便宜:「是啊,我说老爷子,咱俩是爷俩吧,脾气也像,所以就常那个,看
看人家柳阿姨说的还是对。柳阿姨啊,俩牛老冲不好,以后一头归你管吧,你喜欢老牛呢,还是喜欢小牛啊?」『
首发 gi55. 』

这小子一句话说的大家都乐,连他爹都笑骂他,妈妈更是给逗得大奶子乱颤,亲昵的搂一搂小刚的脑袋,笑着
说,「嗯,你说呢,哪头牛听阿姨话阿姨就管哪头啊。」

「那我以后永远听阿姨的话,不像我爹强哼哼的,谁的话都不听。」

妈妈笑得忍不住都要亲小刚脸蛋了,说道:「那好啊,以后你这头小牛就归阿姨管了,没有阿姨的命令,不许
再惹你爸爸妈妈生气喽。」

我简直要爆炸了,什么啊,妈妈是不是真的,这么就把小刚这头烂仔牛认领了,妈妈这话说的,真是气人啊。

小刚他爸却当成正经事了,接着妈妈的话,说:「说真的,慧嫂啊,你有知识,有气质,懂得怎么教孩子,不
像小刚他妈,大字不认识几个,懂得还没小刚多呐。你又是中学教师,以后,多给我们小刚补补课吧。只要这小子
能学好,我老李这辈子就指望他出息啦。他要是作祸调皮捣蛋,你和老张大哥,就帮我揍他。」

「老李啊,看你说的,男孩子学习在将来呢,现在爱闹爱折腾才应该呢,我看小刚黑眼珠咕噜咕噜的,聪明着
呐,只要认真,将来一定能考上名牌大学。小刚,你说是不是,阿姨对你期待很高啊。」说着,妈妈用慈爱的温柔
的目光注视着小刚,这小子赖在妈妈身边享受着妈妈的温柔话语,一边冲我和他爹作鬼脸。

我心里这个生气啊,什么啊,男孩子学习不好没关系,那我这么用功学习,不是白费了吗,我想用好成绩来夺
取妈妈的关爱,难道是无用功了吗。

我生着气,小刚则坏不唧唧的乱瞅,从妈妈连衣裙胸襟的地方偷看她若隐若现的一小部分大奶子,和白色奶罩
的花纹,看够了,撇撇嘴冲他爹吹牛,「老爷子,你看着吧,有了柳阿姨,我只要稍微一学习,一定考个第一给你
看,到时候,你拿什么奖励我和柳阿姨啊。」

哇靠,这小子,句句把他和我妈妈联系在一起。

他爹却喜欢听他的大话,笑骂着说,「你这小兔崽子,不要在你爹面前吹牛啊,今天你张叔叔,柳阿姨,还有
小张明都在,你要是真考了第一,你老子我豁出去给你一万块钱,让你陪着辛苦辅导你的柳阿姨旅游去。」

我靠啊,什么啊,旅游,李叔叔喝高了啊,让这烂仔陪我妈去旅游!!不过话说回来,想到这个烂仔要想考第
一,基本是零可能,我心里稍微放心了一些。

这个烂仔一听这么诱惑的奖励,可不依不饶,要他爹保证,他爹酒兴上来了千口万口的保证,还要我爸爸作证。
我爸被他们逗得前仰后合,听老婆被夸奖被看重也挺高兴,也跟着千口万口的作证。这边谈兴正欢,李叔叔的眼神
有点迷离起来,开始发自肺腑赞扬妈妈,「我说老张大哥啊,慧嫂子真是好啊,又美又有气质又有知识,你老哥真
是上辈子作如来,这辈子有福份啊。」

爸爸喝高了,接着开始飘飘然,「呵呵,要说你慧嫂,当然好啊,那是一朵鲜花啊,我就好像是吃了那个什么,
天鹅肉啊。」

妈妈看爸爸胡言乱语,站起来轻轻拧爸爸耳朵,姿态却特优雅,透着知识女性的丰姿,「你喝高了啊,瞧你那
熊样,喝两杯就成这样子,我是天鹅,那你是癞蛤蟆啊。」说着嗤嗤笑着。

旁边小刚这个无赖嘴上抹油,跟着夸道,「是啊,张叔叔,我柳阿姨这个天鹅啊,不是一般的天鹅,是天上的
嫦娥,你是地上的张生,你和柳阿姨,是神仙眷侣啊。」

我倒,小刚这个烂仔精,嫦娥,亏他想的出来,这回把我也逗乐了。大家更是乐成一片,妈妈更是心理被极度
满足,大屁股一扭一扭的坐回小刚身边,伸出纤柔的手指亲昵的捏他的鼻子。小刚则大腿紧紧贴着我妈妈肥实的大
腿,一只手顺势揽过妈妈的柔软的腰肢,小脑袋瓜假装躲避妈妈的手,趁机轻轻擦揉妈妈的大奶子。

这边爸爸笑着继续逗乐,「小刚啊,你可真能逗啊,你柳阿姨是嫦娥,我是张生,那回头你得送我一只大斧子,
然后送你柳阿姨一只大白兔啊,呵呵。」

「那有什么,大斧子嘛,叫我家老爷子给张叔叔弄一个,大白兔嘛,我负责给柳阿姨买一只,买一只最白最乖
最可爱的啊,柳阿姨,你喜欢不喜欢?」

这白兔是说到妈妈心坎上了,妈妈平时最喜欢小动物,小动物里又最喜欢白兔,只是我家除了妈妈,我和爸爸
都不喜欢,所以她一个人养着也渐渐没了兴趣,现在一听白兔,眼睛亮起来,「呵呵,小刚真的送一只大白兔给阿
姨吗,小刚也喜欢白兔吗?」

我倒,这个烂仔什么时候喜欢过白兔,不过这个时候他倒像真的一样,说:「那当然,大白兔多可爱啊,我最
喜欢大白兔啦,要是柳阿姨也喜欢,那我们一起养吧。」

「那太好啦,阿姨也是最喜欢大白兔啦。」

「好啊,小兔崽子啊,」这边李叔叔说话了,「你柳阿姨以后给你辅导功课,咱们还要多感谢她呢,现在既然
你柳阿姨喜欢大白兔,你就送你柳阿姨当拜师礼吧。」

「好老爷子,我知道哪有最好的大白兔,今天星期日没事,我就领柳阿姨去,由柳阿姨挑,最喜欢的就买回来。
柳阿姨,你说好不好啊?」

「呵呵,算你小子对老师有孝心,那,这是500块钱,拿去,带你柳阿姨买大白兔去吧,一定要买最好的啊。」
说着,李叔叔抽出500块钱,大方的递给小刚,我靠,这小子这回是乐开了花了,平时他爹一元钱都不多给他,
这回借着妈妈的面,李叔叔也要大方大方,一下给了他500块。

这边妈妈爸爸本来想拒绝,但小刚父子俩动作快,小刚钱往口袋一揣,已经拉着我妈妈要出门了。

爸爸笑了笑,说道:「老李破费了,不过既然真是诚心让小刚拜师了,慧慧啊,你就跟小刚去吧,我知道你也
喜欢大白兔,这回就挑只最可你心意的吧。」

爸爸发话了,妈妈本来的矜持就不需要了,只见她满心欢喜的穿好高跟鞋,就要和小刚出门了,穿鞋的时候一
只脚站不稳,就扶着小刚,这小子的眼珠子,就盯着妈妈弯腰时拱起的美丽的大屁股坏不唧唧的看。我在沙发里简
直要气炸啦。

这时李叔叔想起了我的存在,「小张明啊,你也一起去吧,出去玩玩。」

本来想去,但一想到刚才大家对我的冷遇,妈妈和小刚那亲昵的样子,我又赌起气来,「不了,我不想动弹,
就不去了。」

爸爸说:「由他吧,小刚啊,照顾好你慧阿姨啊。」

李叔叔说:「快去快回,回来,吃晚饭,我们两家子人好好乐一乐。」

坏不唧唧的小刚牵着妈妈的手出门了,妈妈那快乐的样子,好像她自己就是一只大白兔,要和小刚出去玩一样,
我心里难过极了。

妈妈美丽的大屁股3

(三)

看着妈妈和小刚出门离开的刹那,我心情低落到深谷。妈妈那成熟美妇人丰满摇拽的身姿,白色长裙里两根大
白葱一样圆滚修长的腿,还有那银铃一样的笑语,我的妈妈啊,你为什么,不在这个明媚的周日,把你的温柔,你
的软语,你的欢乐,和你的亲生儿子分享?而要让小刚那个油腔滑调花心叵测的烂仔,牵着你肥实的小嫩手,享受
着室外阳光蒸腾下你芳香的汗味。啊,痛苦啊,痛苦。

妈妈的高跟鞋与水泥楼梯相击的清脆声渐渐远去,爸爸和李叔叔又开始新的一瓶白酒,我面色苍白,注视着墙
上的秒针,一下一下,就像撞击在我心里。

不行,这个时候,小刚这个流氓一定又在用甜言蜜语哄我妈妈的芳心,一定又在不怀好意的视淫妈妈的大奶子
或者大屁股。不行,我不能待在这个冰凉的皮沙发里顾影自怜,我要跟出去,看看这个无赖,到底和我妈妈在做什
么,我要像007一样监视他们,他要是敢对妈妈使出咸猪手,那我就毫不犹豫的,英雄救母,把他干掉。

幻想着亲手揍翻小刚,我虚弱的自大感膨胀到极点,而正好爸爸发话了,「一包烟又抽完了,儿子,去给爸爸
和你李叔叔买包烟。」

我自然立刻答应下来,拿过爸爸给的零钱,我一溜烟跑出门,但鬼都知道,我根本不是要买烟,我是要跟踪小
刚和妈妈。

真是一个晴朗的周日,时时还有凉风拂过,街上多是一对对情侣,让空气里浪漫的分子横行,我却心情极其恶
劣,因为就在我的前方,小刚和我的妈妈柳慧,也彷佛情侣一样,手拉着手,边走边谈,而我的妈妈,看起来是那
么欢乐,小刚这个无赖,看起来是那么兴奋。

又一阵风过,使妈妈那柔软的白色长裙,裹贴在修长的玉腿上,更沟勒出,妈妈那美丽大屁股的肥与圆,同样
白色的三角内裤,则在裙下隐约若见,使那摇拽的丰臀,更添成熟的动感。

我惊叹妈妈的背影竟然是如此迷人,也许是因为发自内心的快乐,因为像小刚这样风趣的大男孩,才会让一个
美妇人,愈加凸现出她的成熟美丽。想到这里,我的心,痛极了。

心痛的同时,我的下面,却硬了,虽然不是我第一次硬,但像这么强烈的,涨起被裤子压到发痛,还是第一次,
都怪那无赖狡猾的小刚,使妈妈那优雅的背影,丰熟的美臀,让我的心为她而痛,让我的鸡巴,也为她而痛。

可痛归痛,还得继续跟踪,我只好窝着腰,紧紧又小心翼翼的跟在她们后面,有时候甚至靠的很近了,都能听
到妈妈格格的笑声。但她俩似乎似乎都很投入于交谈,没有注意到有人盯梢。

小刚这个烂仔,平时一天到晚四处鬼混,城里哪有几窝喜鹊他都摸的一清二楚,这不,这小子吹着牛,把妈妈
带到了一个隐密但货种很全的宠物市场。

看她们要走进市场,我掏出一顶又旧又脏的太阳帽,遮住半脸,把外衣脱下来反着穿回去,故意弯腰驼背,装
出一副大众化的闲痞形像,混到她俩身边,直到能听清她俩说话为止。

妈妈美丽的大屁股4

(四)

「小刚你看,阿姨觉得那只很可爱啊。」妈妈看到一只眼睛圆圆亮亮的白兔,高兴的冲白兔招手。

「柳阿姨,这只还小,小兔子不好养,容易生病。」

「嗯,哎,这只也好可爱啊,活蹦乱跳的。」

「这只嘛,嘻嘻,柳阿姨,你瞧,是公兔,不如母兔乖,」小刚顺手抓起那只兔,捧给妈妈看公兔的小命根子,
「比如说吧,阿姨要是想把它抱在怀里,他准会不老实。」说着脸上一副坏不唧唧的样儿看着妈妈丰满的大胸脯。

妈妈颊边掠过不易察觉的一丝红霞,转瞬即逝,肥实的嫩手伸过去轻提小刚的耳朵,「嗯,是不是就像小刚一
样调皮啊,既然是只坏兔兔,那阿姨不要啦。」

「呵呵,可不是嘛,我的嫦娥阿姨,坏兔子,有我一只就足够了。」

「真贫嘴。阿姨不管啊,你带阿姨来,一定要给阿姨挑一只又乖又好的。」

就这样,妈妈和小刚两个人,既像母子一样亲昵,又像情侣一样牵着手打打闹闹磨磨蹭蹭。而我那个爱心多到
溢出的美女妈妈,看到如此多可爱的白兔,情景的作用,使她彷佛回到了少女时代,声音和用词不自觉娇嗲起来,
左一个「兔兔好可爱」又一个「小刚快看嘛」,直听得小刚要往天上飘,也难怪啊,有这样一个丰臀肥乳的熟美妇
人陪伴在身边发嗲,享受着她绽放出的宛如少女般的娇憨,能不飘吗?

我心里恨极了,小刚这个家伙,凭什么有这样好的福气。

两个人牵来走去,往往妈妈喜欢的,小刚兔头兔脚的一评说,妈妈就觉得蛮有道理的样子,而转去看其他的。

我倒,我这个妈妈号称也是养过宠物的人,可在小刚面前,就像个小学生一样无知,我也纳闷了,小刚这个小
子,懂得还真多,从兔子什么毛色什么体温到什么季节交配产下的种纯与不纯,都搞得一清二楚,就像拉家常一样
滔滔不绝,说得妈妈直认真点头,对他于喜爱之外好似又多了一分崇拜,我靠,这小子是什么时候研究过兔子的,
我不禁怀疑,这小子是早有准备。

走着走着,小刚说尿急,告诉妈妈他去去就回,叫妈妈不要走远。可这小子去了一阵不见回来,妈妈一个人无
聊,就四周转转看看,忽然眼睛一亮,一只肥肥的大白兔撞进了妈妈眼帘,只见那只白兔一身细柔棉密的纯白绒毛,
圆圆胖胖的,特别是那肉乎乎的兔屁股撅弄着,显得非常可爱,如果说有些兔子就像有些女人——比如我妈妈——
一样让人一见就喜爱的话,那这只大白兔绝对就是这样的兔子。

妈妈刹时间欢喜的不得了,不禁捧起大白兔抱在怀里,「哇,这只真的好可爱啊。」

「呵呵,这位大姐,那只是纯种大白兔,日本进口的,毛色洁白,性情乖顺,而且你看那眼睛,独一无二,是
水蓝色的,这也是它价值连城的地方。」兔摊老板看妈妈喜欢兔子,就大口大气的介绍起来。

妈妈欢喜的听着,却担心起价格,「价值连城,那要有多贵啊。」

「呵呵,不怕,我说价值连城是比喻,兔子再贵,也贵不到哪里去。大姐,你要是喜欢,就1000块吧。我
诚心卖给你。」

妈妈一听1000,好贵啊,她并不知道兔市的行价,有些犹豫,但确实喜欢这个乖兔儿,想了想,对兔贩说,
「嗯,我不懂兔市,我有个外甥,他懂,他一会就回来,等他回来我再买行吗?」

「好吧,不过得快啊,瞧表,都快5点了,兔市就会收场了啊。」

等小刚的空,妈妈太喜欢那只兔儿了,就重新捧起它,左抱抱,右摸摸,那个喜欢劲,真是爱不释手啊。忽然,
妈妈正爱抚白兔的脊背时,白兔扑楞一下,支的尖叫一声,从妈妈怀里摔下去,一个仰巴叉,等妈妈和老伴去摸兔
子时,老天爷,已经翻白眼了。

「啊哟,我的兔子啊,你这个女人,把我的兔子弄死啦。」老板急上火了,也不管妈妈是个文弱妇人,站起来
冲着妈妈就大喊大叫,「你赔,你给我赔,你是存心的啊,说买又不买,不让你碰你又碰,现在兔子死了,你无论
如何也得赔,要是不赔,」那男人恶狠狠的瞪着妈妈,「要是不陪,我这宝贝兔子值老了钱,你就给我回去拿人抵
帐。」

老板看妈妈一个女人没有援助,就特别凶狠,眼珠子瞪的特吓人。而我的妈妈是多么温软善良的知识女性,哪
里经过这个场面,一下就呜呜哭起来,两只玉手捂着秀鼻一抽一抽的,像只娇弱的绵羊。

「你哭什么哭,赔钱,别以为你是女流我就不敢碰你。」说着那男人伸出恶爪,就要拉扯妈妈白皙柔软的骼膊。

我在旁边监视着眼睛都要冒火了,无助的妈妈,面对凶狡的恶贩,是那样楚楚可怜,出去救妈妈,一个声音在
脑子里响起,可我的脚却一下都动不了,那成年兔贩长的半黑不黄的,个子比我高大多了,我不得不向虚弱的自己
承认,我脚软了,胆怯了,脚不住的发软,我的眼睛仍盯着乱糟糟的场面。

那男人眼看着手就要抓过来了,妈妈害怕的往后一退,忽然被一个石坎一绊,啊的一声哭叫,就要向后仰倒过
去。就在这时候,围观的人群被从外面挤开一个豁口,一个高大的少年健步冲了上来,猿臂抱圆,从后面一下就把
将要摔倒的妈妈稳稳抱在怀里,妈妈一回头,自己丰满身躯的全部力量,已经完全依偎在那个强健少年的怀里了,
而那个少年,正是小刚,「啊,刚,你终于来了。」

妈妈的身子在惊吓和见到小刚的惊喜中,变得柔软成一团,就那么偎在小刚怀里,惊魂甫定,靠在小刚胸口嘤
嘤的哭。

小刚搂着我妈妈,就像搂着一只受尽惊吓的肥羊羔,我虽然恨极了,但有什么办法,这个时候他有充分的理由
像男人搂女人一样搂住我丰满多肉的妈妈。只要他想,他的手完全可以在我妈妈丰腴的后背和肥软的大屁股之间上
下其手,我准备着,以自己呼吸停止的可能性准备着迎接这一幕,干。

然而,他却没有这样做,他只是紧紧搂着我妈妈,给她安心的力量,给她这个时候任何女人都需要的男人的胸
膛。尽管他和我一样还是少年,但他的胸膛,却不得不承认,比我宽厚,比我有安全感,足以承托我丰满的母娘,
而且,看上去,此刻的小刚,比对面凶恶的兔贩还要凶恶。

「把你狗日的耳朵扯开,听着,我叫李刚,这是我阿姨,你是哪来的,懂不懂这里的市面,我李刚的朋友和亲
人,谁敢动一下,」说着小刚单手提腿,竟然从裤腿里抽出一把长长的滚肉刀,刀片又利又薄,刺愣愣,明晃晃的,
「谁敢欺负我李刚的人,就问问这把刀。」

我靠,李刚这小子,平时到处瞎混,到真时候,野胆子就出来了,牛吹的理直气壮像模像样的,在场的人,都
给他震住了。相比强梁的小刚,胆怯虚弱的我,此刻内心汗如雨下,对他的嫉妒,却又增强了一万分。

兔贩看他二话不说,直接上刀子,被小刚的气势压倒了,不由得退后几步,语气也开始软化,但还是不依不饶。

「小伙子,算你狠,算你有种,我出门时运背,撞了北斗星。不过,你也看见这兔子这个样,大家围观的人也
都看见了,我这兔子,水蓝色眼珠的品种,一只最少1000块,我也是起早贪黑挣钱餬口的穷苦人,这兔子赔了,
我老婆孩子这个月只有吃咸菜啦。」

兔贩子服了软,还间接夸小刚是北斗星,小刚脸上,露出骄傲神色,闪过一丝微笑,嘴里却还不饶,「你一只
兔子怎么了,兔子灰的白的漫山遍野,我的阿姨可就这么宝贝稀罕的一个,我阿姨是文化人,从不和你这种野鬼打
交道,更别说被人喊被人吓,今天要是被你吓着了心脉,看我找你全家老小算帐。」

兔贩子气势全无了,可他的兔子完了,确实心疼,粘粘乎乎耿耿唧唧的不肯走,就在那赖着缠着。

小刚来气了,作势就要上刀片,一下被妈妈拦住了。

此时的妈妈,已经从小刚少年男子汉的胸膛里得到了充分的安定,看小刚要动手,怕他使刀出事,连忙拉住小
刚青筋直爆的骼膊。用一种磁性十足的轻柔嗓音,充满了女性的温柔,劝小刚,「小刚啊,小刚——,听阿姨话,
别难为人家了,动刀动枪,就不怕阿姨为你担心么,这个事,兔子确实是死在阿姨手上,是阿姨不对,」

妈妈温柔的看看小刚,又看看那个此时一付可怜相的兔贩子,继续说,「人家是郊区人吧,做这个生意养家餬
口,也够难的,一只兔子1000块钱,确实是个不小的数位,阿姨既然错了,就赔给人家吧,千万别让人家一家
人真吃野菜了。」

小刚被妈妈温软的小肥手拉着,也就顺势收回了刀,揽揽我妈妈的香肩,对她说,「我的柳阿姨啊,你就是这
么心地善良,让人对你都不知该怎么办了。」说的时候眼神里充满了一份情,不知我妈妈有没有发觉,但我是强烈
发觉了,也许因为我是他的「情敌」吧,这小子,这个眼神,还真他妈挺真诚。

妈妈回给他一个温柔的微笑,「呵呵,你不知道怎么办,就阿姨来办吧,人家生活困难,不能欺负人家啊,阿
姨身上有长城卡,我们就去银行取钱吧,阿姨赔给他1000块,没关系的。」

「那,好阿姨,其实你不用赔的,如果真要赔,我只有500块,我还是学生,只能帮到你一半了。」

「呵呵,收起来你的五百块,阿姨一个人赔他就行,你的心,阿姨知道了。留下那500块,别忘了你还要给
阿姨买大白兔呐。」

几个人说着说着,善良的妈妈充分展现了她柔和亲善的能力,围观人群的气氛缓和起来,大家交口称赞妈妈的
善良宽和,小刚的刚勇,他们两个人是去银行提钱赔给人家,却都高兴的很,两个人的关系也不知不觉间拉近了。

一千块取了出来,兔贩拿到钱千恩万谢,临走的时候,竟然泪流满面起来,呜呜的对我妈妈说道,「这位柳大
姐啊,柳姐姐,你真是个慈心慈目的好人,现在世道凄凉,人心都狠着呢,说实话,我起早贪黑卖兔子,受了不知
多少委屈了,没想到今天能遇到你这么一位善心宽和的女菩萨,我真是感动的想哭啊,呜呜——」

我靠,我纳闷了,这兔贩子,小刚出现前后截然两样啊,怎么现在这么婆婆妈妈的。只听他又要说,被小刚打
断了,他看天也晚了,就知趣的走了。

这边小刚和妈妈牵手走在街上,这时太阳已经靠在西山,兔市早就收场了。小刚想起来兔子还没卖,说道:「
柳阿姨,糟了,兔市已经关了。这种专门的兔市,要等下一次,就是一个月后了。」

妈妈不免有点失望,但成熟的女人,不像少女,就懂得体贴,只见她轻轻斜靠在小刚肩上,温温软语的说道,
「没关系,小刚今天虽然是要带阿姨来卖大白兔的,虽然最后没卖成,还赔给人家钱,但阿姨仍然好开心。」

小刚一副深情不得了的眼神看着我妈妈,「那阿姨为什么还开心呢?」

「因为你给了阿姨一个宽厚结实的胸膛……」

两人相视而笑,手儿牵着,妈妈丰熟的美臀在夕阳下摇拽,时不时弹在小刚胯边,又弹开。我的妈妈和小刚,
就这样走在黄昏下回家的路上。

天那,我好害怕,我好恐惧,他们亲昵的模样,显然风趣狡猾的少年李刚,和我的美丽丰美的大屁股妈妈,两
人的心已经越走越近,夕阳似乎都在嘲笑我的懦弱和无能,我头皮发炸,心脏就要毁掉的一样悲伤,我痛恨自己的
懦弱,嫉妒小刚的刚强,嫉妒妈妈对他的亲昵,对他的每一句温柔软语。

我的心,悲惨极了。

(五)

从5点到6点,从6点到7点,从7点到8点,我稀里糊涂的走在大街上,早已忘记了买烟和回李叔叔家,只
是漫无目标,如同行尸。当一个少年,发现他竟然没有勇气救自己的妈妈,而且是自己心爱的妈妈,那样的心情,
又岂是一片灰烬所能形容呢,当失败的感觉占据他每一根神经末稍,有生以来,他第一次鄙视自己,在妈妈和小刚
面前,他第一次落荒而逃。

等走到李叔叔家门口,已经是9点了,口袋里攥着的十块钱已经又湿又皱,我嗫嚅着解释说走迷路了也没有找
到烟摊。爸爸气得骂我啥都干不了,但总归见到了我,大家缓解了担心,等奇怪的眼光和一大通埋怨和数落渐渐平
息之后,我仍然坐回属于我的冰凉的皮沙发的一角,像个百无聊赖的多馀的人。

小刚似乎也挨过骂,很老实,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钻进了他的房间写作业,妈妈等到我回来后,一转眼间,也走
进小刚的房间,我从门缝隙看过去,两个人两张椅,肩并肩坐在写字枱前,妈妈耐心的讲解着,小刚装模做样的听
着,时时把笔弄掉地上,然后弯下腰去拾。

我当然知道这个无赖的坏心眼,但我实在疲惫了,既然我懦弱,那么,我放弃,不想再看他们,不想再看任何
人,我闭上了眼睛,只想一个人待一回儿,渐渐半睡半眯了。

爸爸和李叔叔似乎还在干着永远也干不完的白酒,隐隐约约中,爸爸好像先醉倒了,扑通一下倒在床上,过了
一会,听到李叔叔对妈妈说:「慧嫂啊,都怪小刚这个不成气的东西,带你出去买兔子,结果倒让你赔了钱,嘿,
看这个事办的,回头等你们走了,我狠狠揍他。」

「千万别啊,老李,有些事说不准就碰上了,怎么怪小刚呢,今天还多亏是小刚在我身边了,要是我和我家那
个小明啊,还不知道会怎么给人要胁呢。你看小刚今晚多乖啊,现在还在屋里学习呢,我刚给他辅导功课,发现他
特聪明,一点就通,你以后好好开导他,不许再打他了啊。」

「慧嫂,你真是善心的好人儿,我不揍他可怎么说得过去,让你损失了一千块,看这事弄的,那,慧嫂子,这
一千块你一定得收下,要不然我老李这个粗人,一个月都会睡不着觉。」

接着听到纸钞推来塞去的声音,和妈妈轻柔的拒绝的声音,推了很久,李叔叔说了:「慧嫂,你收下吧,你看
小刚听你辅导功课时候那个仔细的劲,从没见过这小子这么上心读书啊,我看了,要是没有你,小刚这小子是不可
能认真学习了,今天这个兔子的事,你要是不收这钱,我老李以后再没有脸让小刚去你那补课了。」

又是一阵推诿,妈妈大概实在耐不过了,只好说,「那好吧,老李啊,你真是实心眼的人,这钱,就当给小刚
将来用吧,我先帮他存着吧,要不然你一个月睡不着觉,不得天天找我家老张喝酒啊。」

「呵呵,可不是咋的,慧嫂子,钱你收着,我不是说过小刚要是考第一名叫他陪你去旅游么,我不是开玩笑,
我是认真的。」

「哎呀,老李千万别啦,不过话说回来,我还真对小刚有信心呢。」

推诿变成了期待,两个人谈话围绕着小刚和小刚的将来展开,李叔叔也不知不觉的把「小刚这小子」

改成了「咱们小刚」,好像我妈妈和李叔叔才是小刚的父母,李叔叔似乎对爸爸醉倒小刚写作业小刚妈妈进屋
睡觉时两个人这段独处的时间很珍惜,从小刚说开,不停和妈妈攀谈着,妈妈却只是从小刚说回小刚,而我的心,
早已经灰了。

爸爸酒醒了,我们一家人离开李叔叔家回自己的家,一路上妈妈对醉醺醺的爸爸无话,对我也无话,也许是这
两个男人一整天来的表现都平淡无奇甚至很差,也许是这两个男人一贯来就如此,总之妈妈怀着她自己的心情,独
自欣赏着月色,晚风拂过,妈妈想着她美丽的心事,嘴里哼着大概是她年轻时代的歌。

市三中,是我,也是小刚就读的学校,而且不仅在一个学校,我们还在一个班里,甚至,在这个学期,我们还
共用一个书桌。

这当然不是我俩要求的,而是小刚一贯对女同桌进行各种骚扰包括性骚扰的惩罚措施,至于为什么偏偏看中我,
偏偏剥夺了我和女生同桌的权利,天晓得,和这个家伙注定要绑到一起,这就是我的命运。

当然用班主任安慰的话说,这是以好帮差,于是我不得不欣然接受。我们的班主任,一个50多岁的带一副又
脏又厚的黄色玳瑁眼镜的老男人,在这个时候,往往很懂得利用我这样的男生的心理。

当然,一般来说,和小刚这个烂仔坐同桌并不是一件很闷的事,甚至还很刺激,小刚是一个能够解答人类各种
欲望的恶魔,虽然你失去一个陪坐的女孩,但小刚足以给你更多有关性的或者欲望的东西作为补偿。

黄色漫画,黄色书刊,写真集,AV影带,这些都已经是前两年的小儿科,最近他的书包里总有摇头丸,迷幻
药,地下黑彩这一类糜烂不堪的东西,当然他决不是为了独自享用,他在校园里慷慨大方的四处传播,然后在他的
书包里,就会增加一张张又湿又皱的钱。至于性,他的口味也日见翻新,常常有注射器和带孔充气塑胶一类奇怪的
道具。

不得不承认,他书包里的东西,对我也充满了诱惑,尽管外表上我总装作逼视的样子,但内心的邪欲无法隐藏,
他早就看出这一点,并不失时机的向我兜售。

在这个星期一,我却不关心任何事,昨天的阴霾仍然占据着我不怎么豁达的心胸,想想妈妈,想想小刚,我百
无聊赖,失意透顶,没有资格仇恨什么,只怪自己。

小刚则仍然像一个快乐的邪魔,中午一过,他的书包里又充满了各种药丸和书刊,看来这次的供货品质非同以
往,下午两节体育课的功夫,这小子的书包就已经兜售一空,我冷冷的看着他,懒得和任何人说话,正要骑车回家,
此时小刚兴冲冲的过来找我,

「小明,呵呵,怎么闷闷不乐的。这么早就回家啦。」

「干嘛,我不借车给你啊,我要回家了。」我以为这小子又像往常一样打我山地车的主意,立刻冷着脸先拒绝
他。

「嗨,我说哥们儿,你咋小心眼呢,这回啊,我不借了,我正打算去卖一辆呢,怎么样,陪我去吧,帮我看看。」
说着掏出几张票子晃来晃去。

本来我的山地车是我爸给我买的奖品,奖励我上学期的考试名次,小刚一直都羡慕得不得了,不过他爸打死都
不给他买,怕他到处疯,而一辆好的山地跑车也很贵,没想到,他现在有了钱自己要买。

「少吹牛了,你哪来这么钱?」

「哈,没看见吗,兄弟上午进了一批货,热销,现在有的是钱,走吧,快,请你吃肯德基。」

「你上个礼拜还吃榨菜呢,哪来的钱进货。」

「哈,这得多谢你美丽的妈咪,因为大白兔呗。你还不知道吧,昨天回去,我老爷子虽然把我臭骂了一顿,但
居然又给我加了五百,一共是一千块,要我一定给你妈妈卖到最好的大白兔,哈哈,我家这个老爷子,在你妈妈面
前,那个大方,呵呵。」这小子坏笑着,隐含的向我会意他爹在我妈妈面前的特别表现。

我气坏了,「靠,那是李叔叔给我妈买兔子的钱,你这个坏种,我告诉我妈。」

「别嗟,小明,我可把你当哥们儿啊,你要是出卖我,那你以后可没有漫画和影碟看啦,再说了,就是借一下,
至于大白兔嘛,我怎么舍得让你美丽的妈咪的失望。」说着他坏不唧唧的冲我笑。

我真想当面给他一拳,可想到只有小刚那里才能得到的刺激的黄色书刊,这小子捏住了我的命门,我这个看起
来学习优异的好学生,实际上对那些刺激邪欲的出版物,有一种不能自拔的依赖,想到这里,我忍住了。

我们两个人三拐两拐,到了一家专卖高档跑车的商场。小刚直奔一辆美国进口的高档山地跑车而去,大咧咧的
点票子,我靠,这小子还真他妈的拽。

这辆山地跑车足足有我那辆的三倍贵,品质和样式因而也绝对是一流,看着这小子张狂的样子,对比一下自己
的车,自惭形秽的感觉马上袭来,我靠,什么嘛,说是让我来帮你挑车,实际上你早都看中了,就是要在我面前显
摆一下。蹬着这么一辆亮车,再带着一个靓妞满学校遛弯,我和小刚好像同时想到了这一点,他的嘴角挂着自负的
笑,我的心中则充满了苦涩和嫉妒。

带着这样的心情,肯德基吃得很不爽,不过小刚似乎看透了我的心事,叼着高档烟卷喷云吐雾的坐在我身边,
拍拍我的肩膀,装出一副语重心长的语气说:「哥们儿,咱俩从啥时候开始认识的啊?」

「靠,从生下来呗。」

「对了,从生下来就认识了,听我爹说,咱俩是一家卫生所一个产房里生下来的,咱俩就像兄弟俩一样是不,
所以我们的东西以后都要分享对不。包括我高档的山地跑车,也包括你美丽的妈咪,不要那么小气啊,呵呵。」

「靠,你胡说什么。」我一拳捣过他腰眼去。

他还笑个不停,「开玩笑了,看你这个小心眼,从小就是这样,」说着看看表,掏出一搭子色情漫画递给我,
「那,这个是给你的,我知道你喜欢这个,兄弟对你够意思吧,决不收你钱,我还有急事,我先走了啊,你慢慢吃。」

说着起身离开,走到门口突然回头冲我坏笑着说,「看好你美丽的妈咪哦,小心被人抢跑了哈。」

然后才消失在门外了。

我靠,我心里骂着,这个坏种,占我妈的便宜哄我妈的芳心不说,还敢当着我的面说调戏我妈的话气我,我本
来平静下去的忌恨心理再一次被他点燃了。

我不服,说什么在一个卫生所出生的假惺惺的话,说什么兄弟,如果是兄弟,你凭什么这么对我,你比我高,
比我帅,比我认识的妞多,比我的山地车高档,现在这还不够,你还要比我得到更多的我美丽妈妈的爱,你还要占
有我的妈妈,我已经什么都没有,我只有一个美丽温柔的妈妈,你还要我担惊受怕有一天会失去她,凭什么,李刚,
我嫉妒你,我恨你,恨的要发疯了。

可恨归恨,我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把小刚给我的漫画书收进书包,然后大口喝光剩下的可乐,小刚是个邪魔,使
我又忌恨又离不开,天知道我的命运会变成什么样子。

窗外小刚蹬着高档山地车向我摆手,一溜烟向街道的洪流中骑去,我突然很想知道,这小子要干什么,显然,
他不是向学校的方向,也不会是回家,他到底要干什么,我决定立刻开始跟踪他。

我像风一样骑着我那辆自惭形秽的山地,开始猛追小刚,还好,远处一个塞车使他放慢了速度,我稳稳将他盯
住,山地车轮与风同行,发出从容的盈盈声,终于骑了很久之后,来到了他的目的地,市郊一排破旧肮脏的贫民窟。

这小子在贫民窟曲曲折折的小巷子里拐了不知道多少个弯,才停在一户人家前,我发觉自己似乎很善于做盯梢
这种事,在没有引起他注意的情况下我紧追不舍,直到溜进那人家阴暗发臭的院落里,透过破窗子的密缝,看到屋
中小刚和另一个男人正抽烟说话。我一惊,那个男人,正是昨天的兔贩。

「刚老弟啊,你表演的真像啊,昨天看你上刀子那个凶样,我都有点吓得腿软了,这还是事先知道的,要是不
知道,还不被你吓昏过去啊。」

「哈哈,阿陆哥啊,不是我说,出来混的都玩刀子,不过刀刀见血的那是二球,刀刀不见血那才是高手,我爹
老骂我不读书,不过我喜欢听书,三国演义里有一段叫张翼德吓退曹军吧,哎,就是这个道理。」

「哈哈,你个小老弟,真是人小鬼大,昨天那个娘们儿,对你真是连心都贴上了,我真佩服你当时的定力,要
是我,那一身漂亮的连衣裙,透着那白色的奶罩和三角裤衩,裹着那扑楞楞的大奶子,肥嘟嘟的大屁股,要是我,
搂着这么一个娘们儿,只怕早都——」阿陆指指自己裤裆,「只怕当时就泄火了啊。」说着脸上一副三世色鬼投胎
的样子,哈拉子直往下咽,蜡黄乾瘦而显得病态的脸上,因为想起我的妈妈,泛起猩红的颜色。『首发 gi55.


「靠,阿陆你这个色鬼,都像你这样,还干什么大事,有个大奶子大屁股就把你魂都勾走了,娘们儿这种动物,
要紧的是,拿捏她的心理,摸奶子屁股的感觉是好,可不能操之过急了,嘿嘿。」

「小老弟,我看你是把那个娘们儿吃定了,早晚还不被你摸得浑身出水儿。说实话,你昨天出现的稍微有点早
了,哥哥我也想摸两把呢,就是摸摸那白藕一样的嫩骼膊也爽啊。」

「嗨嗨,少来,我可事先把话说好,柳慧这个娘们儿,从小看着我一天天长大,我呢,就看着她一天天丰熟,
她就跟我妈一样,你趁早死了心,不要打她一分主意。」

「哪敢啊,就算我想,那风花雪月的娘们儿也不会看上我这种野鬼啊,小老弟,我不就是说说解解嘴瘾嘛,哥
哥看得出来,那个娘们儿的心,迟早向着你呢。」

「嘿嘿,少来这一套,就是想也不行,我柳慧阿姨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得了,就是说你也不懂,钱呢,100
0块,快拿出来。」

阿陆听小刚要钱,恭恭敬敬的马上从枕头地下掏出钞票交给小刚,有点不舍得,但更多的是对小刚的佩服,「
我说小老弟啊,你这招可真他姥姥的厉害啊,既骗了那娘们儿的钱,又骗了那娘们儿的心,真是一箭双鵰啊。」

我靠,我心中愤怒的要裂开,小刚这个坏种,原来是在设局骗钱。妈妈那一千块钱,此刻已经一分不少的通过
阿陆到了他手中,而且,还有李叔叔先给买兔子的五百块,和后来又加的五百块,这小子一个骗局,竟然骗了他爸
爸足足两千块钱!

只听这小子边点钞票边得意笑着说,「哈哈,明告诉你吧阿陆,还不只这一千块,还有我老爷子打肿脸充大方
又搭进去的一千,总共是两千块,让我家老爷子这个冤大头,平时一分钱都不肯给我,这回我略施小计,捏准他的
心理,用我这个柳阿姨做套,骗他个两千,哈哈。」

旁边阿陆听着眼睛崇拜得变成溜圆,「小老弟啊小老弟,哥哥真是服了你了,你真是——」

小刚把钱收好,却立刻收住了笑容,打断阿陆的奉承,「阿陆啊,要说这回这个局,你配合的也很好,我还该
多感谢你才是,我那个药片,怎么样,你觉得好使不好使?」

「靠,真是神了,老实说,我开始还不信,担心这兔子真的死了可咋办,没想到,正如你说的,兔子吃下药片
后药力渐渐进入大脑,让人手温触摸脑丘体时最容易发作,翻白眼就跟死了一样,可再过三个小时,又能活过来,
这不,现在还欢蹦乱跳的呢。再加上你给哥哥推荐的博士伦变色隐形眼镜,给兔子带上,哈哈,绝了。」

「哈哈,这是特制麻醉药,一般人搞不到的,国家禁止,但阿陆你放心,我有这个门路。嘿嘿。」

「那太好啦,说实在话,老老实实卖几只兔子能挣几个钱,你给哥哥设计的这个套真绝了,咱俩兄弟以后就合
作吧。」

「嗨,说你阿陆啊,这总归是小把戏,不过话说回来,你干这个还挺适合,药片么,包在我身上。

这回一千块,我全收,就当是试礼,你没意见吧。」

「哪有?哪有?看老弟说的。你这个足智多谋,哥哥以后啊,都听你的。」

「嗨嗨,阿陆哥,别净逗我开心啊,是不是真的啊?」

「那还能假。」

「好吧,既然这样,兄弟我还有个过分点的要求,那只大白兔的眼睛颜色是博士伦做出来的,不过我知道,哥
哥你其实真有一只日本大白兔,那眼睛,天生就是水蓝色的。」

「这个,兄弟,哪能啊,这水蓝色眼珠的品种,那高贵啊,你阿陆哥这个熊样,怎么能搞得来?」

「嗨嗨,阿陆啊,出来混讲的什么,对兄弟遮遮掩掩可不行啊,再说了,我是谁,这个城市里,哪只喜鹊下了
几个崽我都知道,去年在咱市宠物医院一个日本外商丢了一只名贵的大白兔,别说那不是你干的啊。嘿嘿。」

「嗨哟,我说兄弟,服了你了,我在宠物医院混日子的事你都知道。被宠物医院的领导裁员下岗了,没工资发,
日子艰难啊,所以狠狠心。」

「是了,阿陆哥和我,咱俩是哥们吧,现在这个社会,日子是艰难,可我李刚对哥们,你的日子就是我的日子,
有我李刚发财,就少不了你阿陆,阿陆哥,以后的日子长着呢,看着办吧。」

阿陆看看小刚,想了想,狠狠心,终于进了里屋,不一会儿,抱出一只大白兔,肥都都,毛色又白又柔细,特
别是耳朵边一簇银色细绒,纯净的水蓝色眼珠闪闪着亮光,一看就是名贵的品种,可爱,娇贵,真是难得一见,这
样原产日本的大白兔,如果不是被日本外商带进来,在中国就是有钱都买不到。

而就是这么一个宝贝,在小刚的威逼利诱下,马上就要落到他的手里了。

小刚得意的抱过兔子,放到一只檀木兔笼里,站起来,笑笑拍着阿陆的肩膀说:「阿陆哥啊,够意思,我还有
事,先走了啊。药片嘛,下次拿来给你。」

说完,小刚匆匆离去,阿陆站在房子里看着远去的大白兔,有点失神,嘴里嗫嚅着,「好你个李刚啊,你这何
止是一箭双鵰,你是一箭三雕啊。」

这句话,也在我的心里反覆着,愤怒,震惊,小刚的狡猾超过了我的想像,这个坏种,设下这样一个骗局,妈
妈的心,李叔叔的钱,和名贵的大白兔,当真是一箭三雕。下面,又会发生什么,我的命运,我妈妈的命运,会怎
么因他而改变?【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