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诱奸人妻....小菱
诱奸人妻....小菱
>
阿贤 38 岁是厂长的司机,开的是一辆宾士S-ALL ;平日里跟着厂长大鱼大肉,好酒好菜,到处游
玩,也乘机捞了不少外快,当然也免不了陪着厂长大人出入一些风月场所,俨然已成为厂长的心腹。

阿贤的老婆和孩子远在美国,本性风流的他,又失去了家庭的束缚,更加放纵不讳,无所顾忌,象
一匹脱缰的野马般任意驰骋,风流无限。

年轻的时候,阿贤就是个风流成性的花心男人,甚至在当兵的那几年,也没有闲过,如今迈入中年,
却依旧丝毫不见收敛,厂里流传着不少与他有关的风流韵事。

阿贤倒也不以为意,且并不以此为耻,还经常和他的狐朋狗友在酒桌前讨论哪个女人被他搞过;哪
个女人带劲,哪个女人和他有一腿等等……以他现在当红的地步,谁会随便找他麻烦?厂里的工资福利
算是不差的,谁也不想多事而因此丢了工作。

而且谁也没有抓到过阿贤的真实证据,传说归传说,但他在这方面还是非常小心翼翼的,还没谁能
抓住他的把柄,那些懦弱的男人们也只好忍气吞声,乖乖的带着绿帽子,敢怒不敢言,也只能回家拿老
婆出气而已,阿贤可是两栖侦搜队退伍,身手相当了得,普通四、五个人根本近不了身。

一身流畅结实的腱子肉,时刻都显得精力十足,人又能说会道,花言巧语的,确实很招大姑娘小媳
妇们的喜欢。

光认的乾妹妹就不下5、6个,他闲下来没事就瞅着漂亮姑娘,找着机会就去搭讪,摸几下,调戏
几句,吊上了就X 了人家。真是其乐也融融,其心也淫亵矣……

初夏的厂区并不是非常热,阿贤在办公楼下等着厂长开会出来,他悠哉悠哉的叼着根烟,脑袋随着
车里的音乐有节奏的摇摆着。

他将车窗打开,对着窗外吐出一股烟雾,乳白色的烟雾随着微风向上散去。

阿贤睡眼朦胧,正要靠着车背渐渐睡去,却无意中在烟雾过後瞅见一女子的背影……

女人身着粉红色的裙子,白色的衬衣,摇摇曳曳,头发则绑了个很整齐俐落的马尾。

阿贤的视力非常好,隐隐约约的能看见她背後略隐略现的粉红色乳罩带,行走之间自然的扭动被裙
子紧紧包裹的丰满的臀部,仅仅是一个背面就让男人怦然心动。

阿贤凝视着那个女子缓缓的进了办公大楼,慢慢从强贪婪的视野中消失……

阿贤点了根烟,不甘心的死死盯着大楼出口,漫长的一刻锺後,那个女子提着一个纸袋,竟终於还
是出来了。

阿贤精神一振目不转睛的盯着渐渐走近的女人,女人却没注意到有人在盯着她。

噫…这不是分厂会计部小菱吗?阿贤在心里讶异的说……小菱是分厂出了名的美少妇,更是厂里出
了名的气质美女,阿贤早想诱搭她,只是……

阿贤望着小菱风情无限的玲珑躯段,整个灵魂已被小菱眉目之间露出的那股浓浓的春情迷倒了……
这个女人在床上一定带劲!强在心里默默的说!!

待小菱走近,阿贤润了润嗓子,叫了一声:小菱啊,去哪儿啊?

是贤哥啊,我刚刚交了份报表上去,这会正要回公司呢……

阿贤固然是花花肠子的色男人,可是却不讨人烦,跟他上过床的女人大都是自愿的,而且事後还常
挂念着他,可见强的男性魅力不同一般。

小菱亦并不讨厌他,反而在几次聚会活动中已不知不觉的被阿贤的演唱及歌声吸引并赞赏。

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啊。他一边说,一边打开车门,伸手做了一个绅士般的请的姿势。

你,你不是要等厂长麽?小菱虽然其实并不嫌他,但他毕竟是有名的花心大萝卜,不由得仍一迟疑。

阿贤笑了笑,再次做了个请的手势,没关系,厂长还正开会呢,我先送送你啊。

小菱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咯。於是小菱欣然一笑,进了轿车……

车里传来阿杜沙哑的歌声,阿贤熟练操纵着方向盘,美滋滋的随着歌哼着……

小菱阿,你看你,根本就不像结了婚的女人嘛,看你的身材,真不亚於选美小姐。

阿贤看着芬凹凸有致的身材,火辣辣的眼神扫过芬,像是要把女人看个透。

小菱的脸都红了,感觉身子被灼的火烧火燎的,害羞的低下了头,不敢正对男人的眼睛。

阿贤不时的拿些挑逗性的话语试探小菱,吃吃小菱的豆腐,小菱亦被这些话逗的脸红心跳,手足无
措。

阿贤只顾着和女人说话,竟然差一点撞上了前面的车,车的瞬间,小菱一声尖叫,身子猛的撞上前
面挡风玻璃去,阿贤自然反应伸手去阻挡保护……

手心柔软及舒服的触感及鼻尖闻到一股股女人发丝的芳香,神情荡漾……。

小菱尴尬的把脸及视线移到窗外,就这样彼此一路气氛诡异一路无声无语。

看着小菱这麽迷人的姿态,一定要把她干了!……阿贤则心里恶狠狠的说。

不一会,车就到了小菱公司。当小菱打开车门,正在钻出车门的那一刻,阿贤歪着身子很突然的拧
了一把小菱紧崩的臀部。

哎哟!小菱又惊又羞的叫道,伸手去打阿贤的手……阿贤一躲,将车头掉转,冲着小菱有点轻浮的
冲小菱作了个鬼脸而扬长而去。

留下小菱慌慌张张进了办公室,办公室里就她一个人。小菱感到自己的心扑通扑通的乱跳,脸红彤
彤的,就像是怀春的少女被心爱的男孩吻了一下那般的感觉。

小菱喝下一杯水,深吸了几口气。才将乱成一团的心绪平静下来,心里却还是有股莫名的感觉,她
竟然有点喜欢阿贤。

当她的臀部被强捏了一下的那一霎那,她却有股从来没有过的快意和羞涩,甚至有一种希望被强侵
犯的强烈愿望。这种感觉,只有在初恋的时候才有过,怎麽今天……我这是怎麽了。

小菱今年29岁,是分公司的会计。业务熟练,工作又认真。丈夫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一个不大不小
的副理了。唯一的遗憾,就是现在还没有孩子。

可在外人眼里,他们是标准的模范家庭。小菱也认为自己有一个完美的家庭,只是……小菱是个健
康成熟美丽的女性,她有着正常人的需求,有着强烈的性渴望。

可是自己的丈夫好像对这码子事不太感兴趣,不管小菱怎麽挑逗,不管小菱如何刻意打扮的性感;
在丈夫的眼睛里,还是如同看不见一般。

即使是偶尔的床第之欢,小菱也从来无法从丈夫那里得到满足,他总是几分钟後就弃械缴枪了。

小菱一直知道丈夫是深爱自己的,却无法忍受得不到满足的这种爱感觉。

她咨询过一些这方面的专家,专家说,丈夫大概是性冷淡,她让丈夫去看看,丈夫却总说没有时间
推却了。

可怜的小菱,空有一副娇好的身躯,却无法得到男人的滋润,小菱的心里,何尝不憧憬象看过的成
人录影里那样,被强壮有力的男人一次一次狠狠的刺穿,一次次的被带入高潮呢!?

终於……

三四天後,小菱的丈夫出差了,阿贤却也没有来找过或者联系她。

小菱也就渐渐淡忘并归於平淡,虽然她心里其实是隐隐盼望着阿贤能来找她。

而阿贤……自那次见过小菱以後,他就被这个女人深深的迷上了,有意无意的留心上了关於小菱的
消息,他是等待一个下手的机会,这一次,她的丈夫出差了,正暗暗窃喜自己的机会就要来到了。

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阿贤总是非常自信。

上天只青睐能把握机会的人,而阿贤认为自己就是这样的人……

那是盛夏七月的一个傍晚,太阳已经渐渐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只留下天空中不太清晰的半边彩霞,月儿慢慢露出自己的小脸,怯生生的

瞧着这片大地。

树上的知了也停止了令人烦躁的叫声,外面到处都是乘凉的人,无边的热

意将整个天地都笼罩起来,汗随着毛孔一点一点的散发出来;公司大楼的的

游泳池里,到处是一个一个的人头闪动,只见人进,不见人出,阿贤也在这

里,但却只顾着注视着远处的小菱。

入夏以来,泳池的生意格外的好,小菱也是经不住几个爱热闹的女友的邀请,

来到这个尚能带来一丝凉爽的地方,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连体泳衣,在稍显

混浊的水里展现自己完美的身躯,不时的引来几道热辣辣的目光。

小菱的女伴渐渐的游散开了,只剩水性不太好的小菱在浅水区,她套着泳圈,

慢慢的在水面上浮动,不时打出几朵水花。

姐姐,你可真漂亮啊!身材真好!姐姐,有人陪你麽?我们教你游泳吧。

有几个人慢慢的向小菱靠近……

小菱看了看那几个人,却是三个年轻小夥子,个个眼里露出一丝邪意。

我不用你们教!小臻,小欣,你们在哪儿啊(((((((。游泳池里人声鼎沸,

小菱的叫喊声如同石沉大海。

姐姐,跟我们玩玩嘛,弟弟们来教你啊。一个瘦瘦的青年坏坏的说着,

然後猛地钻入水中,游到水下,抓着了小菱的小腿,然後向上摸去;另两

个男孩也迅速潜入水中,向小菱游去……小菱怕急了,使劲的摇动着大腿

,可是却无济於事。

你们干什麽!!流氓!!那几个人却丝毫不理会小菱的叫喊,一个青年

的手竟然摸到了小菱的两腿之间,那可是她最神秘的地方呵,小菱的身子

象被电流震了一下,似乎是被这股电流击傻了,人顿时呆了……

几个青年更加无所顾忌,不停的抚摸小菱全身上下每一个部位。

此时此刻小菱的大脑竟一片空白,她从来没有被人这样非礼过,何况是

三个人。她拼命的向岸上游去,但是大腿却被几个青年死死拽住,动弹

不得,小菱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哎哟!一个搂住小菱的青年叫了一声,捂着脑袋,另两个男青年也被一

个人一脚揣开。

小菱终於脱离了束缚与侵犯,游到池边爬了上去,注视着水里,发现正

是阿贤帮了她。

阿贤也爬上了池子,几个男青年也跟着上了去,你他妈的活腻歪了吧,

敢动我!!那个瘦瘦的男青年对阿贤咆哮着。

那三个青年是当地小有名气的流氓,平日里偷鸡摸狗,干了不少坏事;

你们几个小王八蛋,不知道好歹是不是,识相的就滚出去,否则……把

你们几个都废了!阿贤不屑的说。

几个青年哪肯卖帐,二话不说飞腿、拳头就招呼了上去……

只是短短的几秒钟,三个流氓已经趴在了地上,阿贤不愧是受过两栖

训练出来,身手可真不是盖的。

那个瘦瘦的青年鼻孔里汩汩的冒出鲜血,阿贤跟着上去,一脚一个全

都踢倒了。

小菱的那两个女友也都过来了,围着小菱问东问西,小菱很不好意思,

只好应付了几句,就往更衣室走去,看来是要换衣服走了。

那两个女人也没有办法,发生这种事情,谁都不会好受,向阿贤说了

几声谢谢,陪着小菱一起去了。

阿贤看了一眼那几个狼狈的青年,露出一丝不削的冷笑,也跟着转

身走出去。

男生换洗总是比较快,阿贤早早的就已坐在车里点着了一根烟等候着,

深深的吸了几口,转头望向车窗外,等到小菱她们三个出来,阿贤朝小

菱叫了一声;你们三个来我车里吧,我带你们一程。

小菱的两个女友可乐了,兴高采烈的拉着小菱就钻入车厢,也不管小菱

答应不答应。

车里面开着空调,带来丝丝清爽的凉意,两个女人唧唧喳喳的说着刚才

的场景……

贤哥哥,你可真厉害啊!他们三个人都不是你对手,教我们几招防身吧?

两个女人看着阿贤,一脸崇拜的目光;好啊!有时间我教你们。

小菱此时却低着头,始终一言不发,发尖的水滴滴落在车厢里的真皮沙

发上。

她在想着刚才发生的那一幕,阿贤健壮的身躯在她脑海里不停的闪过,

他的那几下出手,多麽有男人味啊,要是能和他做爱……我这是在想什麽呢。

小菱在心里默默的骂着自己……。

小菱,你在想什麽?还不快谢谢贤哥啊!小菱还是一言不发,只是不停用

毛巾擦自己的头发。

车开到了一个闹区的酒吧前停了下来,阿贤邀请她们进去喝几杯,吃点东西。

算了吧!我不想去,贤哥,谢谢你…我想回去了……。

这点面子都不给麽!?阿贤笑着说……

就是咩,刚刚多亏贤哥仗义相救啊,小菱,你咋这麽小家子气呢。

小菱终究还是经不住同伴的劝,无奈的走了进去……

酒吧里放着肯尼金的萨克斯曲子,几个情侣贴着面在昏暗的灯光下慢慢的跳

舞,时间仿佛凝滞了一般,带着一丝浪漫,一丝暇逸涌入小菱心头;许久没来

过这种有情调的地方了!小菱内心仿佛被什麽触动了……。

阿贤点来几杯冰镇生啤酒,扬脖先喝了一大口,然後对着她们3 个,来…乾杯!

为我们第一次相识!!

小菱也喝了一小口,啤酒的凉意迅速的侵入她的心头,浑身上下都舒畅了许多……。

两个女友很爱热闹,找着各种话题和阿贤聊起来,四个人不停的乾杯喝酒,生啤酒很快的就喝完了。

小菱的女友要跑上去唱歌,小菱却感到一丝醉意,起身向卫生间走去,却浑然不知阿贤也跟着她走
了进去……。

小菱洗了把脸,看看镜中的自己,镜子里的她脸上带着些许的红晕,眼角微带桃花,她伸出舌尖舔
了舔自己的嘴唇,用双手捂住脸,闭上眼睛,深深的叹了口气……。

为什麽叹气?一个磁性的男声传入小菱耳中。小菱吓得忙转身看去,却发现阿贤两只眼睛正盯着她。

小菱顿时惊惶失措,就想朝外走,却被阿贤强有力的臂膀拦住了。

你,你让开!我要是不让开呢?阿贤笑着说,眼睛却死死盯着小菱的眼睛,小菱不敢看他,将脸闪
过一边,这是女厕耶你想干麻!?小菱怯怯的低声的说。

未待小菱反应过来,阿贤强将门锁上,猛地一把将小菱强搂在怀里。

贤哥…你…不要,你不要这样……小菱在阿贤的怀里挣扎着,却又哪怎能挣的开呢!……

我知道你需要我,我早就知道了!你的男人是个废物。阿贤激动的边说边把女人抱起,放到洗手台
上……

你的男人是个废物这句话像一记闷棍将小菱打傻了,她闻着竟是一股男人的气息,将她的所有知觉
掩盖。

你,你怎麽知道?!你别管我怎麽知道,我就是喜欢你,我要得到你,小菱!!

小菱的内心已经摇摆不定……

这句话说完,阿贤就展开了淩厉的攻击。他将小菱的上衣高高掀起,将自己的头颅深深的埋入了小
菱的怀里,乳罩已被阿贤一把拽掉扔在地上。

当阿贤用嘴含住她的乳头用力的吮吸时,小菱那脆弱的心里防线彻底被阿贤攻破了,小菱已放弃了
无用的抵抗,放弃了挣扎,原有的那一丝廉耻之心已被抛开到九霄云外了。

小菱的全身变得火热,一团团火自小腹向上升起。她不知道为什麽自己变得这麽快,这麽容易就接
纳了这个名声不是很好的男人。她只知道,她的乳头在男人的吮吸下慢慢变大,变硬,自己彷佛如在云
端,强烈的麻意刺入了她的中枢神经,她不是正在渴望这样一个男人麽!

阿贤用舌尖轻轻的挑逗着小菱的乳头,舌尖不停的变换各种姿态,或挑,或舔,或吸,或扯;又不
时的用牙尖轻咬已经坚硬如核桃的乳头;突然的又一口含入小菱的半只奶子,大力的吸拽!

小菱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抱住阿贤的头,浑身轻轻的颤抖。双腿之间带来一股股的暖意,还带着
酥痒。阿贤停止了对小菱乳房的攻击,迅速的将女人的内裤拉下,装入自己的口袋。

小菱顿时感到双腿之间不停的流出水来,那流水彷佛是在召唤阿贤,来吧,来吧!我渴望你的滋润。

阿贤将拉链拉开,原来他是没有穿内裤的,硕大的阳物如出闸的猛龙一般冲杀出来,威武而又狰狞。

阿贤让小菱看着自己的阳物,小菱不情愿的张开眼睛,顿时被惊呆了,阿贤强拉着小菱不听话的手,
让她抓住它。火热的阳具在小菱的手心里不安分的颤动,小菱从不知道男人的阴茎竟然会如此灼热,她
就这样紧紧的握着男人的阳物。

阿贤握着小菱的小手,一上一下慢慢的撸动。等小菱习惯了这样的动作以後,将手放开。小菱握着
那雄伟的雄性象徵,小手有节奏的套弄,阿贤十分受用,紧紧的贴住女人的脸蛋,用舌尖舔着女人的耳
垂,右手自然的放在小菱早已潺潺流水的桃源洞上面,紧紧的贴着,按着那一块隆起,左右轻柔的旋转,
手心被淫液濡的湿漉漉的。阿贤的阴茎在女人的手里还在慢慢的成长,慢慢的变得更加坚硬。小菱被双
腿间的那只大手摸的呓呀直哼哼……

阿贤笑了,是时候了。阴茎已经再无成长的余地了,已经变得微微发胀。他知道进入的时机到了,
也不作任何前奏,分开了小菱的大腿,对准小菱那迷离混乱的肉穴,用力的刺入进去。小菱捂住嘴深深
的低喊了一声,飞吧!小菱在心里默默的喊着……

阿贤终於得到了他日思夜梦的小菱的身体,他双手各握住小菱的一只大腿,狠狠的向下压,开始了
疯狂的冲刺。

(反正是别人的老婆当然尽情的,狠狠的,爽快的抽插罗!也或许是怕真有外人进来吧。)

阿贤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只是用自己的原始力量不停的冲击小菱的身体,阴茎撞击小菱身体的声音
越来越大,如果从上面俯视下去,那该是多麽淫靡的一个画面啊。

小菱在阿贤的狠插猛干之下已几近疯狂,她就像一只小船一样,在狂风暴雨滔天大浪下一会被冲上
浪尖,一会又被猛然摔下。她从做女人起,还从来没有尝试过这被种剧烈的节奏一次次刺入的感觉;阿
贤火热的巨龙在身体里翻江倒海,气势非凡。

随着噗哧噗哧的声音不断响起,小菱的淫水越冒越多,顺着大腿向下蔓延,她从来没有流过如此多
的淫水,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究竟谁,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只知道自己现在是个淫娃,是个荡妇,是个需要被男人干被男人骑的少妇,是个饿极了的不断索取
的穷家女!

阿贤并没有采取太多花哨的技巧,只是实打实的硬干,毫不拖泥带水。硕大的龟头一次次让小菱放
声高呼,一次次的让小菱下身似开了锅般的沸腾。

只是一会的功夫,阿贤便已到了最紧要的关头,小菱却早已经丢了,在他狠狠的插入的前几下,小
菱就已经丢了。

阿贤抓住小菱的两个奶子,提起身体里残留的最後的力气,急速的抽插百余下,一声叹息後,满意
的将一腔精液狠狠对着小菱的肉穴射了进去……

阿贤再一次深情的吻住小菱,小菱害羞急了,却又无法脱离,只得任他胡来;半晌过後,阿贤回到
了酒吧里,小菱则是稍後把衣服整理了一下才缓缓的走回吧台……她告诉那两个多事精,她肚子不好受,
所以才在里面那麽久。

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当阿贤开车把小菱送到她楼底下,小菱打开车门,幽怨而又充满无限春情的
朝阿贤一回眸,才又走进了深邃的楼道。

阿贤则得意极了,他又一次征服了一个女人,又多了一个可以吹嘘的资本。他兴高采烈的吹着口哨,
开着车消失在黑夜里。

小菱回到家里才发现内裤和乳罩都被阿贤人带走了,阿贤在做爱时的狂暴和事後的温柔深深的触动
了小菱,有些失落的小菱着一丝落寞,一份满足,一丝内疚,沉沉睡去,这晚,她睡的很甜。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从弹指流逝,小菱再也无法抗拒那个粗豪而又温柔的男人,从此欲罢不能,深
深的陷入了淫慾的无底深渊,小菱被阿贤彻底的征服了,他们在各自的家中,在阳台上,在卧房,在浴
室,在厨房或野外,或暗夜的车箱里……到处都留下了小菱被阿贤孜意奸淫的痕迹,到处都留下了两人
疯狂交媾的气息……【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