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面郎君系列之玉女山庄】
>
 玉面郎君系列之玉女山庄
 

 
字数:59154
 
一、唉乃一声山门开,香车送得佳人来。
 
  在京师近郊有一座山,名叫玉女山。很小的一座山,也没有什么可看的风景 ,三面都是陡峭的悬崖,只有一面坡势平缓,容易上山。原本玉女山并没有什么 名气,很少有人知道京师附近还有这么一座山,但自从建了玉女山庄后,忽然名 扬天下,老小皆知。
 
  玉女山庄规模并不大,就建在玉女山顶,几栋外观看来很普通的房子,四周 都是几米高的围墙,只有坡势较缓的一方开了个大门,方便出入玉女山庄,但守 卫却很深严,进出都要经过严格的检查。就这么个小小的山庄,却是全国唯一一 家受到皇帝亲笔御封的人肉菜制作基地,不但每年为朝廷赚得几百万两白花花的 银子,还承担着为皇宫承担特色人肉菜肴的重任。
 
  玉女山庄的庄主沈笑,人称玉面郎君,原本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采花大盗,被 其糟蹋的少女少妇不说一千也有八百。据说有次正在采摘一名如花少女时被发现 ,便抱着少女蹿进了山里,但少女的家人邀聚了一帮武林好手,封锁了各个交通 要道,把玉面郎君困在了山里无法出来,无奈只好将少女宰杀了吃其肉充饥,没 想到一吃之下竟然是从未吃过的美味,从此迷恋此道难以自拔。后来玉面郎君有 幸认识了朝廷的八王爷,在其支持下建立玉女山庄,专门从事人肉菜的制作,并 且声势日隆,生意极为火爆。
 
  玉女山庄的建筑基本呈8字型,沿坡势较缓的一面上来,是大门,大门修得 极有气势,一点不在州府衙门之下。进入玉女山庄,需取得玉女山庄专门派发的 特别令牌,并进行登记,出来时交还令牌并销案,无令牌出入者一律以刺客论处 ,当场予以格杀。进大门靠左首,是食凤楼,主要负责对外零卖,菜肴价格依据 肉品的等级和部位而定,一般来说,用阴部、臀部、乳房等部位制作的菜肴价格 较贵,如爆炒阴唇片、红烧肥臀、清蒸乳房等价格就贵得吓人,一盘要近百两银 子。
 
  为了减少浪费,出售的方式跟拍卖差不多,一般来说都是先卖完一个人才能 卖第二个人,但一天最多斩杀三个。靠右首,是玉女山庄最大的宴客厅天香楼, 专门用于大型宴会,但也只能容纳近三十桌,因为玉女山本来就小,空间有限。 天香楼主要提供的是全人系列,和食凤楼提供的多半是庸资俗粉不同,只有列入 极品的女孩才会在这里被斩杀,价格更是令人咂舌,往往一个全人菜肴要上万两 白花花的银子,要在天香楼聚餐,必须提前预订,因为一天只接待一个客户,且 晚上不营业,主要是考虑晚上灯光不好,怕影响客人观赏食材的屠宰过程。 
  天香楼和食凤楼都是两层,一楼是人肉菜制作间、厨房、工具室、办公室和 管理人员的住所,二楼是宴客厅,可以边吃喝边欣赏外面的风景,宴客厅位于人 肉菜制作间上方的部位镂空,四周被栏杆围住,倚着栏杆可以欣赏楼下制作间食 材的屠宰过程。天香楼和食凤楼的不同在于天香楼宴客厅是一个大厅,远离人肉 制作间那端有一个约一尺高的戏台,每天开宴之前会进行歌舞表演,而食凤楼宴 客厅却被格成了一个个包间。
 
  天香楼和食凤楼之间是一片空地,种有花草和绿树、草坪,中间一条青石板 铺成的过道通向迎宾楼。穿过迎宾楼中间的小门,也是一片空地,种着花草和绿 树、草坪,周围树起三幢小楼,这里是庄主玉面郎君和那些不知哪天会被屠宰的 可怜女孩子们日常生活起居的地方。整个玉女山庄建筑古朴,风景优美,宛若旅 游胜地,可有谁能想到,这里居然是个血淋淋的杀人屠场,每天都有好几个如花 似玉的女孩子在这里香消玉殒,成为别人口中的美食。
 
  这天上午,玉面郎君又象往常一样在天香楼人肉菜操作间巡视,中午,京城 赫赫有名的李员外将在天香楼庆祝六十大寿,特意订制了玉女山庄传统名菜「莲 花圣女」,李员外是玉女山庄的常客,出手阔绰,可马虎不得。
 
  正巡视着,忽然负责接待工作的快刀阿三来报,提刑司王都尉来了。玉面郎 君一听,喜上眉梢,忙迎出门去,这王都尉可是提刑司林大人身边的红人,专管 犯人押解工作的,也是八爷党的人。平时,提刑司捉拿到年青貌美、白净细嫩的 女犯人,林大人总是将她们发配到玉女山庄,成为人肉菜的食材,这个王都尉就 是专管押送工作的。
 
  长期以来,玉女山庄人肉菜的食材来源主要有三个:一是明码实价向市面公 开购买,朝廷连年开战,穷兵黩武,许多人战死沙场,致使家庭破碎,不得已卖 儿卖女,再加上天灾人祸,旱灾水灾连连,成千上万的百姓背井离乡,为玉女山 庄收购人肉食材提供了很好的机会。二是朝廷发配来的女犯人。三是通过自己的 搜寻小组寻猎食材。
 
  玉女山庄在全国各地都建有专门的搜寻机构,平日里游荡于山野民间和大街 小巷,碰到中意的少女就摸清其背景,采用威逼利诱陷害等各种方式使其成为食 材。玉女山庄和成为食材的少女一般都签有协议,如果食材不听从玉女山庄的命 令,有逃亡或自残等行为,将有灭门之祸。
 
  同时玉女山庄还和朝廷勾结,凡家有犯罪者,只要能说动某妙龄少女自愿卖 于玉女山庄,即可免罪,但该女子必须达到玉女山庄的选材标准,因为玉女山庄 走得是高品质高价格的精品路线,对食材的要求极其严格,肉质、容貌、气质、 名气等都必须是上上之选,可以说,能成为玉女山庄食材的,即便是品级最差的 ,也都是社会上难得一见的美女。
 
  今天,王都尉再次光临,自然又是送素材来了。若是一般货色,都是派小兵 押送,王都尉亲自出马,不用说,一定是人间极品。玉面郎君迎出大门,老远就 连连作揖:「呵呵,王大人亲自光临,必有喜事,快说,今天又给沈某带什么礼 物来了?」王都尉是个大胖子,长得肉滚滚的,耸起的肚子都快把锦袍给撑破了 ,活象个怀孕的孕妇,闻言哈哈笑道:「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哪敢来见沈庄主 啊!」转头对手下押送的兵将说:「还不快请殷夫人和素素、月月小姐下车。」 
  只见车帘掀动,从辇车上走下三个穿着囚服的女子。打前一人约三十左右的 年纪,体态丰硕,虽神色黯然,又身着囚服,却依然难掩其雍容华贵的气质,赫 然竟是当朝军功最盛的殷将军爱妻殷夫人。玉面郎君虽不在朝廷任职,但对朝廷 的权力争斗却了如指掌。
 
  殷将军十几岁时就参军,南征北战二十余年,立下赫赫战功,被封为镇西大 将军,但殷将军为人刚直不阿,和另一位军功卓著的罗将军一直看不惯八爷党的 狼狈为奸,贪污腐化,多次弹劾八王爷,被八王爷视为眼中钉,早就想除之而后 快。去年,八王爷扳倒了罗将军,将罗将军唯一爱女罗巧巧发配到玉女山庄,在 皇上最宠爱的刘爱妃生日宴会上被做成了人肉大餐「天女淫梦」,那天,殷将军 和殷夫人曾经出席,玉面郎君印象深刻。没想到事隔不到一年,殷将军也倒了, 其妻女均被发配到玉女山庄来。
 
  玉面郎君忙上前双手作揖:「玉女山庄庄主沈笑见过殷夫人!」殷夫人神色 惨然:「犯妇以后得麻烦沈庄主了。」玉面郎君道:「日后若沈某有什么对不住 的地方,也是迫不得及,请夫人原谅!」殷夫人道:「犯妇知道。」
 
  这时殷夫人身后一个极其柔美的声音说道:「贱女殷素素拜见沈庄主!」玉 面郎君连忙还礼,举目细看,不禁心头一震,只见殷素素年方二八,云鬓峨眉, 脸若玉盘,秋水为眸,肌肤莹白,虽然面色略有憔悴,依然美艳不可方物,那体 态、那气韵,天下再找不出可以形容的词来,好一个绝色女子。玉面郎君每天与 美女作伴,几乎见尽天下美女,但象殷素素这样的绝色,今天也是第一次见到。 去年,罗将军爱女罗巧巧发配到玉女山庄时,玉面郎君曾惊为天人,以为天下美 女再无人能超越罗巧巧,现在才知道错得多离谱,难怪殷素素和罗巧巧能名列天 下美女之首,殷素素声名还犹有过之,确乃实至名归。玉面郎君心内波涛汹涌, 无数个念头此起彼伏,不由得想得痴了。
 
  殷素素从小到大就未怎么结识男人,见沈庄主眉清目秀、英俊儒雅、举手投 足之间自有一股难以言传的魅力,早就心怀忐忑,此刻见玉面郎君傻傻地盯着自 己看,更是娇羞满面,红生双颊,连忙垂下螓首。其实她哪里知道,玉面郎君早 就五十开外了,年纪比她爹还大呢,之所以还保持着二十多岁的模样,举手投足 间魅力无限,完全是练习采阴补阳功的缘故,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吸 干了多少妙龄少女的元阴了。
 
  采阴补阳是一种媚功,通过采集少女的元阴来滋补自己的元阳,来达到提升 自己体质的目的,练到高深处,可以返老还童,这种功夫对女人具有天然杀伤力 ,女人往往会情不自禁投怀送抱,在意乱情迷中被不知不觉吸干元阴。玉面郎君 是癸阴派千面玉狐的得意弟子,这种功夫传男不传女,且规定只传一人。玉面郎 君的采阴补阳神功本只达到第七重境界,最近几年一直无多大进展。
 
  但去年罗巧巧发配到玉女山庄后,让玉面郎君惊喜不已,原来罗巧巧是纯阴 体质,纯阴体质的女子在世界上少之又少,可遇而不可求,采集纯阴体质女子的 元阴对采阴补阳神功大有裨益,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相当于采集千百个寻 常女子的元阴。玉面郎君在将罗巧巧制成人肉大餐「天女淫梦」的前夕,吸干了 她的元阴,使苦练多年的采阴补阳神功突飞猛进,一下突破到第八重。
 
  刚才玉面郎君贼眼一瞥,早就发现殷素素居然也是纯阴体质,是以才波涛汹 涌,狂喜不已,暗想着如何吸干殷素素元阴,使采阴补阳神功突破到第九重,达 到大圆满境界,那时,天下女子,将任予取舍,再无抵抗之力,恐怕以冷若冰霜 著称的无音女尼也会把持不住。可怜单纯的殷素素小姐哪知道这些,还以为玉面 郎君对自己一见钟情呢!
 
  且说玉面郎君正浮思联翩之间,只听王都尉呵呵笑道:「沈庄主,快见过月 月小姐!」才陡然惊醒过来,不由老脸一红,忙双手作揖:「沈某见过月月小姐 。」只见殷月月才及殷素素肩膀,明显还没长大,估摸才十三四岁,但一张小脸 也长得清秀可人,和殷素素极为相似。殷月月微微躬身:「月月见过沈庄主。」 玉面郎君一边还礼,一边寻思:「这丫头若再过个两三年,定然是人间绝色,绝 不在殷素素之下,只可惜恐怕不会让她等到那一天了,这倒是个制作鳗鱼美人汤 的绝佳材料。」
 
  玉面郎君一边寻思,一边口里应承:「各位远来辛苦,快进庄里喝杯茶,歇 息歇息。」在前边带路,穿过青石板过道,将王都尉及殷夫人一行领到迎宾楼二 楼宴客厅。迎宾楼格局和天香楼差不多,只是要小些,只能坐三到五桌客。众人 分宾主坐下,王都尉说:「沈庄主,殷将军得罪了八王爷,已获罪发配冀州,其 妻女由皇上特批,交由玉女山庄全权处置,人我算是完整交给你啦,我们办个交 接手续,我就可以回去交差了,沈庄主可要好好关照殷夫人及素素月月小姐哦, 可不能让她们受半点委曲哟!」玉面郎君道:「你放心吧,殷将军的家眷,沈某 岂有不好好照料之理,保证什么都按特级的办!」两人眼神相碰,都会心地哈哈 大笑起来。
 
  玉面郎君转头对殷夫人道:「照顾归照顾,但有些话我还得说在前头,殷夫 人及素素月月小姐发配到玉女山庄,以后就算是玉女山庄的人啦,殷夫人到过我 们玉女山庄,应该知道我们的规矩,凡发配到玉女山庄的犯人,都自动成为玉女 山庄的食材,将来会象罗巧巧那样被制作成人肉大餐,至于具体被做成哪道菜, 一切由玉女山庄根据食材的品质决定。犯人必须事事听从玉女山庄的安排,予以 好好配合,如果有逃亡、自残或自杀等行为,将诛灭九族,到时候,恐怕殷将军 和贵公子就性命堪忧了。殷夫人和素素月月小姐能做到这些吗?」
 
  殷夫人叹了口气,她知道,自从进入玉女山庄的大门,她们的命运就已注定 ,再无法改变了,当下黯然道:「犯妇省得,只要能保夫君和我儿平安,我们娘 仨就任凭庄主处置。」玉面郎君满意地点点头,对快刀阿三说:「让胡阿婆领殷 夫人及素素月月小姐去洗浴一下,换身新衣,休息一下,中午我要亲自宴请王都 尉及殷夫人一行!」快刀阿三做了个请的姿势,殷夫人、素素和月月忙站起来, 跟随快刀阿三向下面走去,素素临走时还向玉面郎君投了感激的一眼。
 
  待殷素素一行走后,玉面郎君忙问王都尉:「八王爷准备怎么处置她们娘仨 ?」王都尉俯耳低声道:「殷将军他们在赴冀州的路上已被八王爷派人暗算了, 八王爷说了,再过二十天,就是邀云格格出嫁的日子,八王爷准备用她们大宴宾 客,沈庄主可得把她们看好了,千万别出什么茬子!」玉面郎君暗暗寻思,这八 王爷可真够狠毒的,不但灭其满门,还要吃人家的肉,不禁心头一懔,口上却应 道:「请八王爷放心,沈某一定在那天把她们做成全天下最美味的大餐。」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听得楼梯声响,原来是殷夫人她们沐浴完回来了,当 三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在快刀阿三身后出现时,众人都看得目瞪口呆,裤裆底下 不由自主就翘了起来。只见殷夫人一身红色套裙,云鬟高竖,显得雍容华贵,艳 光逼人,最难得的是,殷夫人已生育了三个子女,除了身子略略有些丰腴、乳房 有些肥大之外,却依然肌肤细腻白嫩,和十几岁的妙龄少女没什么分别,难怪八 王爷把她发配到玉女山庄来,真不知道她平时是如何保养的。
 
  再看殷素素,一身白衣白裙,更衬得肌肤胜雪,胸前隐隐见双峰怒挺,走路 若柔柳拂风,轻盈婀娜,脸上泛着如莲花般的淡淡微笑,举止优雅,仿佛天上的 仙女来到人间,实在是美艳不可方物。玉面郎君和王都尉都暗自叹息,如此美女 ,如能与其共度一宵,真是死也值得。殷月月穿一袭淡黄短裙,露出一大截雪白 小腿,显得活泼俏皮,十分可爱,只是略显瘦削,还处在发育阶段。
 
  玉面郎君连忙将三人让入座位,转头对快刀阿三说:「挑一个养眼的主材, 让纯大师做一桌可口的饭菜,款待王都尉及殷夫人。」快刀阿三道:「刚才弟兄 们来报,采购部刚从香山淫客那儿买了一个小妞,只花了三十两银子,据说长得 很是标致,是不是弄来看看?」玉面郎君寻思:这种非常规手段买回来的小妞可 留不得,如果寻死觅活或绝食什么的就不好了,再说,香山淫客眼光很高的,寻 常女子他不会看在眼里,被他瞄上的小妞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于是说:「好吧 ,把她弄来瞧瞧,通知纯大师过来!」
 
  不消片刻功夫,就见快刀阿三带路,两个彪形大汉托着一个姑娘走了进来。 两个大汉将姑娘往地上一放,姑娘的身子失去依持,便软软的歪倒在地,只见这 姑娘一身布衣布裤,估计是哪个山里的妹子,布衣布裤都皱皱巴巴的,衣服上的 纽扣还扣错了位,一看就知是完事后被套上的,但看身段,却玲珑有致,圆润饱 满,体形不错,一头乌黑的长发遮住了脸庞。玉面郎君上前拨开头发,立时露出 一张精美绝伦的脸来,虽然称不上极品,但也算国色天香,美艳之极,看年纪大 概在十五六岁的样子,和殷素素差不多。
 
  玉面郎君慢慢解开衣服纽扣,将衣服向两边拨开,只见少女圆润饱满的胸脯 一点点显露出来,一双玉乳,如两座山峰,高高耸立,胸脯嫩白晶莹,玉面郎君 用手摸了摸,感觉细腻柔滑,绵软舒服,不禁赞道:「不错,算得上极品,这个 香山淫客可真会享受啊!」又用左手托起姑娘的腰,右手慢慢解开姑娘的腰扣, 将裤子往下一拉,露出下体,但见会阴处芳草萋萋,浓黑细密,轻轻地拨开双腿 ,幽谷深深,水汪汪一片,王都尉和众押解兵校看得眼珠都直了。殷素素和殷月 月何曾见过这种场面,只觉娇羞难当,脸上红通通一片,只有殷夫人虽面泛微红 ,倒还稳得住,因为她早在出席刘爱妃的生日宴会宰杀罗巧巧时就见过这一幕, 知道这样的事情在玉女山庄每天不知要发生多少起,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试想想 ,人都杀了,何况看看密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