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乱的美妍,堕落的妮】作者:天涯笑笑生
>
2013年 四合院徵文
               春 之 文 祭
               【第二十八篇】
             迷乱的美妍,堕落的妮
 

 字数:8300
 首发:23/10/2013 春满四合院
 

  天色暗了下来,雨也越下越大,一个少妇走出地铁口,穿着一身的职业装, 白色的衬衣包裹着丰满的胸部,露出一道深不可测的事业线;黑色的西裤勾勒出 臀部傲人的曲线,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里面紧绷的内裤。三十岁的职场女人,知性 干练,成熟性感。少妇没有带伞,看着天上瓢泼的大雨,不禁皱了皱眉头。没过 多久,眉头就舒展开来了,因为一个拿着伞的男人迎面向她走来。女人激动地跑 上前去,男人将她拥入怀中,街边的音像店响起温馨的旋律。
 
  女人注意到了这音乐,依偎在男人怀里,「这是我最喜欢的歌,在雨中听, 感觉真好。」
 
  男人把女人搂得更紧了,从口袋拿出一张包装精美的光碟,「老婆,送给你 的礼物。」
 
  「今天是怎么了,老公,谢谢你!」
 
  「只是谢谢吗?」男人伸出面颊。
 
  「爱你,老公。」女人送上香吻。
 
  郭松浩和罗美妍是一对恩爱的夫妻,两人过着平静而幸福的生活。这日是两 人的结婚纪念日,当郭松浩早已经为罗美妍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
 
  「老公,真是不好意思,最近太忙了,我完全忘记了。」
 
  「没关系,小傻瓜,我知道你忙嘛,所以也没提醒你。来,我还有一件礼物 要送给你。」郭松浩从拿出一条项链,戴在了罗美妍的脖子上。
 
  「哇,好漂亮,这是你自己做的对吗,它是独一无二的吧?」
 
  「没错,所以你值得拥有它,宝贝。」
 
  「哎呀,我甚么都没准备,怎么办——那么——我今晚让你好好爽一下,怎 么样?」
 
  「真的吗?今晚?」
 
  这时传来了钥匙扭动的声音,「臭小子,回来得真是时候。」
 
  「青浩已经二十七八岁的人了,也应该找个好姑娘成家了。」
 
  「是呀,等下散步的时候我就跟他谈谈。」
 
  饭后,兄弟两人在公园里慢跑了几圈,就一边散步一边谈起心来。
 
  「青浩呀,你也该考虑考虑结婚的事情了。我觉得叶妮就挺好的,有知识有 文化,人长得也漂亮,而且又那么爱你。你都二十八了,人家也二十六了吧。」 

  「嗯——我明白,老哥。可是——总差了那么点感觉,她要是有嫂子那么性 感迷人,我早就跟她结婚了。」
 
  「我觉得她一点也不比你嫂子差呀。」
 
  「是吗?好了,不说这个了,老哥。你的傢具设计最近做的怎么样?」 
  「还不错,后天要参加一个展览会,最近都在准备这个。」
 
  「需要我帮忙嘛,从大学起就跟你学了不少手艺呢,虽然没你那么厉害,不 过应该还能帮得上点忙吧。」
 
  「不用,我应付得来。你呢,最近有没有甚么傑作呀,好久没有把你拍的照 片给我看了。」
 
  「还行吧,有点没灵感了。」
 
  「对了,我自己给我的傢具拍了一些宣传照,总感觉看起来差点感觉,有空 帮我看看。」
 
  「没问题,你拍的那些我看了,绝对是一级棒的,老哥你要自信点呀,一点 也不比我这个专业的差。」
 
  「那还是不一样的,非专业的就是非专业的,你也别这么哄你哥我开心。」 

  从小相依为命的兄弟两从来都是其乐融融地相处着。当郭松浩回到房间时, 罗美妍已经睡着了。郭松浩也小心翼翼地躺下,他知道罗美妍工作得很幸苦。 
  第二日早上,兄弟两人在车库里修理郭青浩的越野车。
 
  「摄影也不一定就要去山里面,盘山公路实在是太危险了,你以后还是少去 得好。」
 
  「老哥呀,这你就不懂了,摄影追求的就是一种独一无二的美,不会有事的 了。」
 
  郭松浩拿出一个平安符,挂在了车里。郭青浩看见了笑道:「不是吧,老哥 ,你这么老土。」
 
  「这个很灵的,我特地替你求来的。」
 
  「要真的灵,那怎么每年还会发生那么多车祸。关键还是看开车的技术了, 老哥你要相信你弟弟的技术。」
 
  「好吧好吧,不管怎么样,你老哥我都是怕你这个弟弟出事,知道吗?」 
  「明白,明白。」
 
  「好了,我回我的工作室了。」
 
  「嗯,我去拿我的设备。」
 
  郭松浩来到自己的工作室里,罗美妍拿着午饭正在等他,「青浩呢,我这里 有便当,让他带去。」
 
  「不用了,让他和叶妮一起出去吃午饭吧。」
 
  「嗯,这样好,那我们吃吧。」
 
  「等一下,等一下。」郭松浩笑着关上工作室的门,脱下修理服,将罗美妍 抱在怀里。
 
  「干甚么呀,老公。」
 
  「我的礼物还没给我呢,老婆。」
 
  「在这里吗?万一青浩来了怎么把。」
 
  「不会的啦,他马上就出去了。」
 
  「讨厌!」
 
  两人拥吻了起来,郭松浩一把将罗美妍抱到桌子上。罗美妍用双手搂着郭松 浩,郭松浩则伸出手来脱下自己的裤子,掏出自己的阳具,拉下罗美妍裙子里的 内裤。然后扶着罗美妍的腰,将阳具顶了进去。
 
  丈夫给了自己支撑,罗美妍的手空了出来,她脱下自己的外衣,解开自己的 胸罩,将丈夫的头按在自己引以为傲的乳房上。作为丈夫的郭松浩当然能领会妻 子的意图,开始疯狂地吸允妻子的乳房。
 
  「等一下——等一下——老公,这个桌子——晃来晃去的,好烦——老公— —弄一下——弄一下。」
 
  「好好好——马上——」
 
  郭松浩将一个硬币垫在桌角后,立马重新投入到战斗中,最后在疯狂的抽插 中,将精液射到了罗美妍的体内,与此同时,一阵汽车轰鸣声飘过。
 
  这天晚上,郭松浩在工作室里准备着自己参加展览的作品,大概是早上和妻 子那次久违的做爱,郭松浩灵感泉涌。突然外面传来了郭青浩的呼喊声,郭松浩 立马跑了出去,原来是弟弟喝醉了。一个女子吃力地搀扶着郭青浩,那就是郭青 浩的女友或者说未婚妻叶妮。
 
  郭松浩赶忙跑过去将弟弟接了过来,「真是不好意思,又麻烦你了。」 
  「没事,大哥麻烦你把他扶进去吧,我去把车上青浩的摄影设备拿到屋里去 。」
 
  「好,谢谢你了。」
 
  郭松浩将弟弟搀扶回了他的房间,叶妮不一会儿也跟了进来。郭松浩看得出 来叶妮真的很爱自己的弟弟,在他劝说下,才终於答应暂时先回去,明早再来。 郭松浩将弟弟安顿好后,准备继续回去工作。路过客厅时,看到叶妮放在桌子上 的弟弟的相机,「看看青浩今天都拍了甚么作品。」郭松浩打开相机,点进相册 ,屏幕上出现了一个裸体的女人,摆着优美的姿势,映着身后的风景,坚挺的乳 房,修长的双腿,纤细的腰肢,一头微微染黄的卷发,一撮乌黑隽永的耻毛,简 直如画般美丽。但是郭松浩没敢多看,立马关上的相机,因为那个女人不是别人 ,而是自己未来的弟媳,也就是刚才一刻还衣冠楚楚站在自己的面前的叶妮。 
  翌日早晨,罗美妍穿着睡衣走出卧室,这睡衣对於罗美妍丰满的身材来说实 在是太小了,衣服被胸部撑起了两座高耸的山峰,两个奶粒突兀在其中。紧身的 短裤就好像长在翘起的臀部上一样,可以清晰看到那一道销魂的沟。看到迎面走 来,满脸疲惫的郭青浩,「你昨天晚上肯定很晚才回来。」
 
  「嗯,昨晚跟叶妮喝酒去了。」
 
  「我的润肤露用完了,我来用哥哥的。」
 
  「在梳妆台上。」
 
  「好的。」
 
  罗美妍走进浴室里开始洗漱,拿起郭松浩已经为他挤好牙膏的,刷牙到一半 时候,对着镜子发现丈夫送给的那条项链不见了,赶忙漱了口跑回卧室。进门发 现郭青浩正在看自己昨天摊在梳妆台上的日记本,「那是我的东西,青浩。」 
  「原来就放在那的,我没看,真的。」
 
  「没事,你先出去吧,青浩。」
 
  「哎,同住一个屋檐下,你对我和哥哥完全不一样。」
 
  「你也赶紧结婚吧,到时候就明白了。」
 
  郭青浩走后,罗美妍在床下找到了那个条项链,原来是链子断了。罗美妍捧 着项链来到院子里,郭松浩正叉着腰站在那来给花浇水。
 
  「老公,看这个。」
 
  「嗯?」
 
  「哥哥,嫂子,早上好。」原来是叶妮来了。
 
  罗美妍热情地向叶妮打着招呼,「来得真早呀。」
 
  「是呀,昨天青浩喝得太多了,我怕他今天早上会不舒服。」
 
  「你对我们家青浩真是没话说。老公,这个项链脱开了。」
 
  「没事,待会我把他固定上。」
 
  「哇,这个项链真漂亮。」
 
  「是啊,而且它是独一无二的哟。」
 
  「真是嫉妒死了,嫂子真幸福。」
 
  「哈哈,你多呆一会儿,我先进去了。」
 
  「好的。」
 
  「你和青浩挺般配的。」
 
  「哥哥你能这么觉得真是太好了,我可喜欢看他拍照了。」
 
  听到拍照二字,郭松浩不觉想起了昨天弟弟相机里的照片。从刚才叶妮来时 ,郭松浩的目光就一直躲避着,可以控制着自己不要去联想。可现在还是失败了 ,郭松浩已经感觉自己面颊有些发烫了,而且一些微妙的生理反应正在发生着。 还好这时郭青浩走了出来,「来了,进来坐吧。」
 
  「大哥,那我先进去了。」
 
  「嗯,你去吧。」郭松浩总算松了口气。
 
  叶妮因为下午有事,吃完午饭就走了。正好郭青浩没事,於是他就开车送哥 哥去展览会。下午郭松浩准备好后,两人就出发了。
 
  「前面好像堵车了,怎么办?」郭松浩本来就很紧张,这下更着急了,「这 如果堵下去,等下肯定要迟到了,完了完了,这下完了。」
 
  「别担心,有我在呢,老哥。」
 
  郭青浩调转车头,加大马力,汽车开往了另一条路,「这条路虽然远许多, 但是不堵,只要速度够快是没问题的。」
 
  「可是——你这是超速了——搞不好要吊销一年驾照的。」
 
  「没关系的,大不了一年不开车嘛,大哥你这次展览可是机会难得。」 
  「谢谢你,老弟,」
 
  「别这样老哥,我可不喜欢煽情。」
 
  「哈哈。」
 
  汽车飞驰着,展览中心已经出现在了地平线上,而离展览开始还有二十分钟 ,这样下去是完全来得及的。陈松浩总算是安下心来了,眼看展览中心已经越来 越近了,谁知道突然「哄」的一声,郭松浩眼前变成了一片黑。
 
  而此时正在忙碌着的罗美妍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请您是?」
 
  「你是罗美妍女士吗?」
 
  「嗯,我是。」
 
  「希望您能来一趟医院,您的丈夫出车祸了。」
 
  「他的脉搏和脑电波都有所改善。但他还是没醒来,真糟糕。」
 
  「李医生,这个病人是怎么回事?」
 
  「没听说吗,兄弟两一起发生车祸,真是不幸。因为哥哥是在副驾驶位上, 所以受伤更重。」
 
  在两位医生走后,郭青浩奇迹般地醒了过来。他艰难地站了起来,摇摇晃晃 地走到镜子前,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的,眼睛一眨也不眨。
 
  此时,依旧在忙碌的罗美妍再次接到了那个电话,不过这个号码对她来说已 经不陌生了
 
  「请问是罗美妍女士吗?」
 
  「我是。」
 
  「郭青浩先生醒过来了,请您马上到医院来。」
 
  罗美妍把郭青浩送医院接了回来,一路上郭青浩目光呆滞,直到罗美妍将他 领进了房间他也一言未发。
 
  第二天起来起床时,罗美妍透过房间的窗户看到院子有一个人正叉着腰在浇 水,「老公?」,罗美妍跑了出去,却发现那个人不是郭松浩而是郭青浩。罗美 妍悻悻地走到浴室,却发现盥洗台上放着一支挤好牙膏的牙刷,「怎么会这样? 青浩他怎么了?」罗美妍穿好衣服,准备去上班,走到门口又发现郭青浩站在他 哥哥的工作室里,正打扫着卫生。「大概是因为知道松浩他还在昏迷之中,才会 学着哥哥这样做的吧。」
 
  「嫂子,青浩他醒来了是吧,我今天有空立马过来了。」
 
  「嗯,他在那呢,你多陪陪他吧,我感觉青浩他精神上还没恢复。」
 
  「交给我吧,嫂子,你忙去吧。」
 
  叶妮跑过去抱住郭青浩,「青浩!」
 
  郭青浩仍是一言不发,默默地拉开叶妮抱着他的手,走向客厅,叶妮困惑地 跟着他来到了客厅,郭青浩给叶妮端上了一杯茶,两人都坐了下来。
 
  「你能活着真好,你躺在那里像具屍体一样,我以为你要永远离开我了,你 能回来真好。你怎么不抽烟了?以前可是个烟鬼……」
 
  无论叶妮说多少话,郭青浩仍就是一言不发。
 
  晚上,罗美妍回到家中,打开门竟发现郭青浩站在厨台前做着菜,而叶妮则 愣愣地站在一旁。罗美妍也感到万分地惊讶,「叶妮?」
 
  「嫂子,青浩他真的好了吗?」
 
  「我也不知道。青浩,你在干甚么?」
 
  郭青浩笑了笑,「你们坐。」
 
  罗美妍看了桌上的花,「这是你买的吗,叶妮?」
 
  叶妮摇了摇头,「是青浩买的,青浩以前会做菜吗?我之前从来没见他做过 。」
 
  没过多久郭青浩居然真的做出了一桌好菜,这另罗美妍和叶妮都目瞪口呆。 郭青浩也做了下来,「老婆、叶妮,虽然我知道你们很难接受,但这是事实,我 不是郭青浩,我是郭松浩,我的灵魂进入了我弟弟的身体里。」
 
  罗美妍和叶妮更加目瞪口呆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罗美妍带着「郭青浩」 看了许多医生,都没有结果。「郭青浩」仍就做着和她丈夫一样的事。罗美妍又 到网上查阅了许多资料,「即使是现代科学,也无法彻底证明灵魂附体就不存在 ,过去曾出现过不少的案例,其中许多都没有得到科学的解释……」
 
  「这样和青浩生活在一起对我来说真的太难了,我觉得我好像真地在他身上 看到了松浩的影子。不,说实话,我是看到了松浩。我很困惑。」罗美妍万分无 奈只得找到叶妮。
 
  「嫂子,我明白。我的论文已经写完了,现在比较空闲。可以的话又我来陪 他,他会好起来的。」
 
  「那真是麻烦你了。」
 
  第二天,当叶妮来的时候,「郭青浩」已经在工作室里做起傢具了。
 
  「我们一起出去踩景吧,就像以前一样,这样一定能让你恢复过来的。」 
  「叶妮呀,我哪也不去,这就是我家,我能去哪。」「青松,你嫂子要照顾 你哥哥已经够辛苦,你别再给他添麻烦了,你到底要闹到甚么时候?」叶妮脱下 身上衣服、裙子、内衣、内裤,一丝不挂地走到郭青浩面前,「青浩,别在弄这 些傢具了,拿你的相机,像以前一样好吗?」
 
  没想到「郭青浩」慌慌张张地躲到角落,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别这样, 叶妮!你是青浩的女朋友,我是他哥哥,我们不能这样!我们不能这样!我们不 能这样!」
 
  这天傍晚,又下起了大雨,罗美妍走在地铁的出口的楼梯上,看着天上坠落 的雨滴,她又没带伞,不过这次没人会给他送伞了,「看来只能湿着回去了。」 当他走到楼梯的尽头时,一个人出现在他眼前,是松浩?不,是「郭青浩」,虽 然他穿着丈夫的衣服,但那张脸让罗美妍认识到,眼前的这个是丈夫的弟弟。 
  罗美妍没有动,突然街边的影像店响起了音乐,那熟悉的音乐,她最爱的音 乐。「郭青浩」走了过去,「还记得吗?去年的结婚纪念日。」罗美妍的眼睛湿 润了,「他真的是松浩吗?不,他是青浩。可是青浩怎么会知道去年在这里发生 了甚么。」罗美妍脑海里一片混乱,但脚已经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走到了「郭 青浩」撑起的伞下,随着他一起走着。「郭青浩」将手搭在了罗美妍的肩上,罗 美妍没有拒绝。
 
  「你真的是松浩吗?」
 
  「是的,老婆,你终於相信我了。」
 
  「不,这不可能,怎么会有这种事。」
 
  「老婆,你跟我来一下。」「郭青浩」带着罗美妍来到工作室,罗美妍不知 所措地看着「郭青浩」,「郭青浩」拿出一条项链戴在了罗美妍的脖子上,然后 又从桌角下抽出了一枚硬币,「还记得吗,那天我给你的礼物还有你给我的礼物 ,他们都是独一无二的。」
 
  罗美妍眼睛又湿润了起来,跑过去投入到「郭青浩」的怀抱中,「老公,真 的是你。」
 
  「是我,老婆。」郭松浩用弟弟的身体抱起自己的妻子,来到他们的卧室。 两个人迅速脱光了身上的衣服,赤裸相见,毕竟已经一年没有尝到做爱的滋味了 ,两人准备来一场狂风暴雨的性爱。郭松浩已经扑了上去,吸允着久违的丰乳。 

  「啊——老公——好舒服。」罗美妍享受丈夫的服务,忘情地呻吟起来。她 用手抚摸着丈夫,虽然是丈夫弟弟的身体。
 
  郭松浩见时机成熟,挺起雄根,进入到罗美妍的体内,疯狂地抽插起来。罗 美妍顿时感到欲仙欲死,「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乾死我——乾死我 。」
 
  这场性爱对於罗美妍来说无疑是绝妙的,眼前这个进入自己身体是老公弟弟 年轻强壮的身躯,她享受着小叔子的身体,却没有丝毫的背德感,因为这男人就 是自己的丈夫,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
 
  进入到弟弟体内的郭松浩也异常持久,两人变换着各种姿势,整个晚上都纠 缠着,最终郭松浩将弟弟的精液射到了妻子的最深处。
 
  第二天早上,罗美妍看着身旁的丈夫,那种奇妙的感觉又升腾起来,她情不 自禁地伸手去抚摸眼前这个年轻的身体。郭松浩醒了过来,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 ,「老婆,我今天想去趟医院,我想我的灵魂进到了青浩的身体,青浩的灵魂应 该在我的身体,我想去看看他。」
 
  「嗯,好。」罗美妍勉强地笑着答应了,她没敢告诉丈夫,他的身体大概是 醒不来了,而他的弟弟已经永远离他而去了。「嫂子,在吗?」没想到叶妮来了 ,罗美妍赶忙穿上衣服,「老公,我觉得有必要和叶妮谈谈了,希望她能接受这 个事实。」
 
  罗美妍和叶妮在公园里散着步。
 
  「嫂子,你精神好多了。」
 
  「真的吗?叶妮啊——」
 
  「我还好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觉得奇怪。我这么努力想让青浩找回自己 ,但仔细想想又有甚么不同,即使青浩回来了,他也不会娶我。」
 
  「叶妮——虽然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但是他真的松浩,我和松浩结婚这么 多年,我能看得出来,他是松浩。」
 
  「我明白,我知道大哥是个好男人,可以为你做独一无二的项梁,但那不是 我爱着的青浩,他现在是另一个人,而且不像是我们可以共享的一个人,我想最 后再看看青浩的身体,可以吗,嫂子?」
 
  「当然可以。」
 
  「为了我和青浩,你们一定要幸福。」
 
  叶妮一人来到工作室,看着青浩的身体,「大哥,我能把你当做是青浩几分 钟吗?」
 
  「当然可以。」郭松浩微笑着。
 
  「为甚么到死之前,你都没能向我求婚,为甚么让我一个人。」
 
  「叶妮——」
 
  「没事的大哥,最后用青浩的身体给我一个拥抱吧。」
 
  「嗯——」突然郭松浩的电话铃响了,「喂,您好,我是郭松浩……」「不 要意思,叶妮,你等会儿。」
 
  郭松浩走出去接电话了,叶妮便在工作室随便逛了起来,她走到窗台边,散 漫地看着,无疑中看到一个瓶子里,「这不是嫂子断了的项链吗?」叶妮偷偷拿 了出来,藏怀里。「大哥,你忙吧,我先走了。」
 
  叶妮走后,罗美妍和郭松浩就来到医院,郭松浩看这个曾经属於自己的身体 ,握着支熟悉的手,「弟弟啊,我现在在你的身体里,差一点我就成了你,还好 你嫂子终於相信我了。老弟,谢谢你的身体,能让我继续照顾你嫂子。」罗美妍 也走了过来,从身后搂住丈夫,看着躺在病床上郭松浩的身体,「谢谢你,青浩 ,难为你了。」
 
  这天晚上,罗美妍爬在床上,翘起她丰满的屁股,而郭松浩站在她的身后做 着活塞运动。郭松浩插得很深很力,每一次深入都会引起罗美妍丰臀的震颤,双 手还不忘抚弄罗美妍肥美的乳房,一直手,「啊——老公——好舒服——啊—— 顶到花心了——去了——去了——我去了。」郭松浩奋力冲刺,两人默契地同时 达到了高潮,两个人在高潮过后不忘互相爱抚一番。
 
  突然,电话铃想了。
 
  「嫂子,睡了吗?」
 
  「没呢,怎么了,叶妮。」
 
  「青浩他醒过来了,他们真的交换了身体。青浩今晚就去我家了,没问题吧 。」
 
  「好的,青浩能醒来,真是太好了。」
 
  「怎么了老婆?」
 
  「青浩,他醒过来了。」半年后……
 
  「是郭青浩先生的家吗?」
 
  「是。」罗美妍挺着肚子打开了门,在过去半年的时间里,罗美妍和郭松浩 宛如新婚一般没日没夜地做爱,最终罗美妍终於怀孕了。
 
  「他的快递,您替他签收吧。」
 
  「嗯,好。」罗美妍拿着快递回到屋里,「怎么会有人给青浩寄东西,真奇 怪。」罗美妍已经半年没有见过青浩和叶妮了,自从那天叶妮打电话来告诉他青 浩醒来后,两人就像消失了一样。不过也好,看到自己丈夫曾经的身体,多少会 有些尴尬,大概他们也是这么想的吧。
 
  包裹上没有写寄信人,罗美妍好奇地打开了,里面是几盘光碟,一封信和一 个小盒子。罗美妍打开信看了起来,「你可以骗得了你嫂子,但是骗不了我。我 知道你从来就没有爱过我,你一直都暗恋这你的嫂子。说实话,刚开始我一想到 你的变态行径,我就觉得恶心。不过在和你哥哥做夫妻的这段时间里我明白了, 大概禁忌就是会给人带来一种难以言表的快感吧。不得不的说,你嫂子之所以会 选择你哥哥是有道理的,因为即便是他假装你,也比你做得好。好好欣赏一下你 哥哥的摄影作品吧,对了,那条项链我给你寄过来了,我相信你还用得着。」罗 美妍打开盒子,看见里面放着断了线的项链,顿时脑子变得一片空白。
 
  罗美妍拿着光碟,放进了播放机里,屏幕上出现了一对男人,正是叶妮和郭 青浩,不对,应该说是郭松浩。
 
  两个人交叠在一起,叶妮吸允着郭松浩的阳具,郭松浩舔舐着叶妮的阴唇。 郭松浩舔得很卖力,叶妮脸上洋溢着愉悦。好一副美妙的春宫图,但罗美妍却无 心欣赏。
 
  罗美妍立马换了一张碟。这次两人是在傍晚的阳台,叶妮翘起娇嫩的屁股, 郭松浩站在他身后抽插着;接下来是清晨的沙滩,郭松浩仰躺在地上,叶妮骑在 他的身上扭动的腰肢,坚挺的双乳被郭松浩的双手抚弄着;最后是杂乱的餐桌, 叶妮躺在散乱着残羹剩饭里,郭松浩扛着叶妮修长的双腿,一边抽插着,一边用 嘴品尝着玉腿上的每一寸肌肤。
 
  罗美妍抚摸着肚子,泪水不住地从无神的双眼里往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