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入狱的那段时间】作者:xiaoniaowen
>
   我入狱的那段时间
 
  我叫邓刚,本是某处的副处长,应贪污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5年,那一年 我才32岁,6年前遇见了小我4岁的妻子徐梦柔,那年她刚大学毕业,就嫁给 了我,不久我们就有了孩子,我给他取名叫邓淼志。
 
  我们本来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但是我贪污受贿被查出来后这一切都变了, 我被判了刑,从前的财产几乎都被没收了,,妻子从前都是全职太太,现在家里 没了收入,除了要养活自己和孩子外,还需要供我们刚上小学的孩子上学,而因 为我违法的原因以前的亲戚都不愿意接近我们,这样的日子真的很困难。 
  这天妻子又来看我了,自我入狱以来,妻子每天都会来看我,我很感动,今 天她穿了一身鹅黄色的汗衫,穿着牛仔裤,脚下是一双白色布鞋,妻子很漂亮, 大学的时候就是她们学校数一数二的美女,大眼睛,高鼻梁,瓜子脸,而身材更 是好,165的身高,胸部虽不是很大,但是32B的半球形胸部也刚好能一手 掌握了,而且饱满上挺,没有丝毫下垂。腰细臀圆,臀尖微微上挺,充满了女性 的诱惑,两腿修长线条柔美,就像天上的仙女一般。
 
  妻子看着我热泪盈眶,每次见我都这样,在探亲间里她轻轻靠在我们肩上, 流着泪对我说,「老公,你安心在里面过,我们小志都会在外面等你的。」我轻 吻着她的额头说道:「小柔,你以后不用每天来了,你去外面好好的找工作吧。 小志还要读书,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啊,你有时间来看看我我就很知足了。」妻子 没有回答,只是在我肩头一直流着泪。
 
  三天后,妻子又来了,这次她的脸上显然没有上以前的忧伤,已经有了色彩, 她高兴的告诉我自己找到了工作,在一家销售公司做文员。那天我真的替她高兴, 虽然工资不高,但是能勉强维持生活了,我们两都很开心。
 
  妻子每个星期四休息,于是每周四就成了我们见面的日子,她总是会和我说 些这个星期来的有趣的事让我在监狱的生活部那么闷,并告诉我我们的孩子在这 一个星期来的表现。
 
  妻子小志很懂事,才6岁的他已经能帮着妻子做些家务了,每天也是独立上 学,不用妻子接送,在学校里的成绩也很好。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小志的暑假到了于是妻子每周四都会带小志来看我。看 着懂事听话的小志我很安慰,我告诉小志要好好读书,好好做人。不能犯爸爸这 样的错误。
 
  又是几个月过去了,小志开学了,这天是周一,妻子却来看我了,我很诧异。 
  看见妻子时她一脸阴郁,头发凌乱,整个人都没有神色。我关心的问道: 「怎么了?」妻子不抬头看我,半响才摇了摇头,我有些不解了,又一次问道: 「怎么了?你是不是在外面受委屈了,告诉我。」
 
  妻子哭了,把头埋在了我的胸前,说道:「我,我想你嘛。」
 
  我笑了,温柔的对妻子说,「想我就偷偷的跑出来,不工作了?好了,你安 心去工作,过几天不又可以来看我了吗?乖,不哭啊!」
 
  妻子没有理我,只是一直在我的怀里哭着,哭着。
 
  良久,妻子忽然对我说:「老公,我想重新找份工作。」
 
  「怎么了?」我诧异的问着。
 
  「我……我在这个单位工作的很不习惯,很痛苦……」
 
  我笑了笑对妻子说:「没事的,你以前从来没工作过,但你现在要养活自己 和小志了,在外面遇到什么都要忍,你要学会适应这个社会。努力做好自己的工 作吧!好好和人相处。」
 
  「可是……」妻子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我凝望着妻子的眼睛。
 
  「没什么。」妻子不再说话了只是静静的躺在我的怀里,但是我还是能感觉 到她在轻轻的抽泣着。
 
  第二天,妻子又来了,还是满脸的阴郁,显然还是没有从昨天的不快中走出 来。我再次见到妻子疑惑的问道:「你怎么又过来了。怎么。工作还是不开心吗?」
 
  妻子不说话,摇了摇头说道:「没……这几天公司比较闲,我就顺道过来看 你一下。」
 
  望着妻子憔悴的面容,我不由自主的用手把她眼角旁的泪水抹掉,轻声的说: 「傻瓜,闲的时候自己多休息,多注意自己。」
 
  「老公……呜呜……」妻子又哭了起来。
 
  「好了,开心点。你安心工作和休息吧,不用天天来看我,每周能来一次我 就很满足了。」我温柔的对妻子说着。
 
  妻子没有回答,只是和默默的哭着,哭着。
 
  就这样,这几天妻子天天都会来看我,天天对着我不停地哭,我也只能每天 安慰她,要她想开点,随着时间的过去,妻子似乎在我的开导下渐渐好转了,也 许是慢慢想开了,也许是适应了这个社会吧。
 
  妻子的工作又繁忙了起来,再次回到那个每周四来看我的日子了。
 
  今天是星期四,自己又和往常一样来看我了,这次来的妻子,似乎已经完全 没有以前的阴郁了,从烦闷中走出来的她,脸色格外的红润。
 
  看着我美丽的妻子从新振作起来,我也份外的高兴,调笑道:「柔柔,你看 起来心情不错啊,脸色都这么红润了。」
 
  「哪有啊?」妻子说着两手捂着脸吗,一副害羞的样子。好像一个害羞的小 女人一样。我不由痴了。手不由自主的在妻子身上游走了起来。摸过妻子的脸, 我感觉她的脸上的肌肤似乎越来越细腻了,白里透红的脸蛋让我不由自主,在监 狱里一年多的生活,我没有了性生活,此时的我早已饥渴难耐了,手不由的又往 下摸,摸到了妻子的胸部。
 
  当我摸到了妻子的胸部是,我忽然有种感觉,妻子的乳房比以前大了好多。 难道是好久没和妻子做爱了,生分了?
 
  就在我摸到妻子乳房疑惑时,妻子身子突然颤抖了一下,立马推开了我, 「不要这样嘛。这是探监室啊,会被看见的,等你出来,在做那种事吧。」 
  妻子还是和以前那样羞涩,望着我美丽动人的妻子我又一次痴了,痴了。 
  良久,妻子也没打断我深情而呆滞的目光,只是娇羞的低下了头。这时,电 话声打断了这一刻的寂静,妻子从包里拿出了电话,看了看打来的号码,脸色微 微变了一下。没有接电话,直接挂掉了。
 
  我好奇的问道:「谁啊?」
 
  「呃……同……同事,女的,她叫我……我………我和她一起……一起去 ……
 
  买东西?」
 
  「哦哦。你去嘛,怎么不接人家电话啊?」
 
  「这……这不方便嘛,待会再打给她。」
 
  ……
 
  「那,老公,我……我先走了啊!下次再来看你。」妻子似乎有些神色慌张。 
  「没事。多和同事交流,沟通时好事,你去吧。」
 
  「那,老公,再见!」说完妻子便打开门出去了,妻子出门时我隐约听见了 妻子拨电话的声音,应该是打电话给刚刚那位同事吧!
 
  时间一天天的又过去了。似乎我每天都在盼望着周四,应为这一天我美丽的 妻子回来看我,我又能见到美丽动人的妻子。
 
  好不容易等到了星期四,妻子又来了,再次见到妻子时,我居然发现妻子越 发的漂亮了,妻子似乎买了件新衣服,光彩艳丽。
 
  妻子大方的来到我的身边,向我微笑着,那神态美极了。
 
  「柔柔,你买了件新衣服啊?」我问道。
 
  「是啊。」妻子随口回答。
 
  我看了看妻子的衣服,一个熟悉的商标出现在我眼前。我不由的又仔细看了 看这件衣服。
 
  妻子看我老看这件衣服时,神态忽然有意思紧张。问道:「怎么了?」 
  「这件衣服我好像见过,这个牌子太有名了,我这个对衣服没什么研究的人 好像也知道一点,我记得好像这件衣服要3000多吧?那时还是我们一起逛商 场的时候看到的呢!」我说道。
 
  「不……不是那件啦,这件是仿造的啦,我现在的收入怎么可能卖的起那么 贵的啊?」
 
  「哦。也是,我对衣服也不太懂的,哈哈。不过你穿这件衣服真好看。」 
  「妻子羞红了脸,轻靠在我的肩旁。」
 
我轻轻的抚摸着妻子的身体无意中瞥见在这件光彩照人的衣服下竟勾勒出妻子 
  乳房的轮廓,虽然隔着衣服,但我任然能看见那动人的轮廓,我记得B罩杯 的妻子不应该有这么大的乳房的。我的手不由轻轻的往乳房上摸去。
 
  「啊!老公,你干嘛啊?」当我手摸在了妻子乳房上的时候,妻子敏感的警 觉了起来。
 
  「柔柔,我发现一件事。」
 
  「什么事啊?」
 
  「你的乳房好像大了好多。」
 
  「讨厌,色鬼。才没有呢。」
 
  我又不由自主的抓了妻子的乳房,这不抓不知道,一抓之下,那种丰满的感 觉绝对不是我能够一手掌握的,而与此同时妻子娇声的喘了口气。「嗯。」的一 声甚是销魂。
 
  「柔柔,你去丰胸了吗?怎么变这么大了,你现在这乳房恐怕都有D罩杯了 吧?
 
  可能还不止。」
 
  「我……」妻子脸红起来了,我能感觉到此刻她忽然心跳的很快。似乎非常 的紧张。
 
  「你身上好香。」我闻着妻子身上的香味陶醉着。「一定是我入狱的这段时 间你太过思念我了,搞的内分泌失调,引起了乳房的二次发育了吧?哈哈。」 
  「我……我不知道……可……可能是的吧。」
 
  「不过我喜欢,你知道嘛,你比以前更漂亮,更性感了,真不敢想象,你这 么漂亮的美女再有上如此大的乳房那将是如何美的一件事啊。」
 
  听了我的话妻子似乎没有因为我的赞扬而感到高兴。仿佛有点像做了错事一 般有些心虚。
 
  看着沉默不言的妻子我关心的问道:「怎么,好像有点不开心啊?」
 
  「没有。老公,我想起小志今天学校好像有些事,我可能要过去一趟。要不 我先走了啊!」
 
  「什么事啊?这么急,小志最近学习不好嘛?」
 
  「他……他最近学习有点不在状态吧?都怪我平时因为工作关照她太少了, 我得去看看他。」
 
  「恩,辛苦你了,要照顾小志,还要撑起一个家。」望着如此贤惠而美丽的 妻子我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了?
 
  妻子没和我多说什么,只是简单的和我告了个别,就走了。
 
  时间匆匆,转眼又是一个星期四,但是这个星期我竟没有看到妻子的声影, 也许她有些什么事很忙吧。
 
  孤独的我只能继续一个人的监狱生活,等待妻子来看我成了我每天的工作。 
  我的脑海中无数次的想着下次妻子和我见面时的场景,她会如何小鸟依人般 的靠在我的怀里和我讲述最近的生活状况。
 
  时间飞逝,这周四,我从白天等到了晚上,可是妻子还是没有来,现在的她 一定忙不过来吧!我这样安慰着自己。
 
  一周,又一周,没来还是没来,一个月了,我都没见过妻子的身影,她在忙 些什么?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我为她担心了起来,下周她还不来我看找几乎和 她联系一下。
 
  又是一周四,果然她还是没能来,我决定明天和狱警说下,希望他们会帮忙 让我给家里打个电话。
 
  次日早上,我找到了狱警他们让我拨通了妻子的电话。
 
  电话半天没有人接。我的心不停地在抖,不会家里真的出什么事了吧,妻子 一个弱女子,没有人照顾的……
 
  电话终于有人接了。电话那头传来了我每天都梦到人的声音,妻子的声音, 「喂?」声音似乎有些无力,而且娇媚万分,但我从音调中可以听出这就是我日 思夜想的妻子。
 
  我的眼眶有些湿润了。正当我准备开口的时候,电话那边却传来了一点怪怪 的声音,「扑哧扑哧,啪啦啪啦。」紧接着妻子竟发出一声销魂的叫声「嗯!喔!」
 
  我奇怪的问道:「柔柔,我是邓刚,你在干吗啊?」
 
  「啊!」电话头传来妻子的尖叫,接着是一阵沉默。
 
  ……
 
  「柔柔,你在吗?你现在是不是很忙?」听到妻子的声音后我的心稍微安定 了下来,至少可以确定妻子没出什么事。
 
  「老……老公啊!哦……哦……」
 
  「柔柔,你在干吗啊?好像有点不舒服啊?」
 
  「哦……我……嗷,我在……在……嗷……做……做……嗷,做运……运 ……
 
  嗷……运动……啦……啊……」
 
  「哦,做运动?什么运动啊?」我好奇的问道。
 
  「哎呀,啊,嗷嗷……嗷,你……嗷,别……嗷,别这么……熬烦……嗷, 烦好吗?我……嗷,我现在……哦……哦,没空。」
 
  我的心突然有一阵不快,妻子从来都是贤惠的,怎么今天她怪怪的,还嫌我 烦,她可知道我又多么想念她,多么关心她。怎么她会……
 
  「你……」我有很多话想和妻子说,但是妻子这口气,我忽然又不知从何说 起?
 
  「啪」的一声,显然那边把电话挂了,她一定很忙,要不怎么话都没时间和 我说啊?我安慰着自己,但想了想觉得好不容易能打电话,还是再打一个过去。 于是我再次拨起了号码。
 
  「嗡,嗡」的电话等待声在我耳边响起,我多么希望妻子能接我的电话啊, 可是是不一会电话那头的声音响起了。「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怎么回事,电 话都关机了。我不明白为什么?但是妻子既然已关机,那她现在一定有很重要的 事情在忙吧,算了,下次有机会再打给她吧,至少确定她现在是安全的。想到此 处,我只能回到了我的监狱。
 
  今天妻子到底怎么了,这个问题似乎困扰着我,让我难以入睡。
 
  第二天下午,正当我慵懒的伸了个懒腰的时候,狱警告诉我妻子来看我了。 我高兴的跳了起来,妻子在我脑海里的美丽容颜,不由慢慢浮现起来,我迫不及 待的去了探亲室。
 
  当我来到探亲室时,映入我眼前的是一个陌生的女人,这个女人有着完美的 身材,胸前的巨乳起码有F罩杯吧,穿着绿色的低胸装,胸部却异常的上挺。更 是显得诱惑动人,而巨乳之下却是极细的芊腰,纤细的腰部下面更是肥大的臀部, 哪种成熟女人的肥大,但肥臀下的双腿却异常的纤细,穿着黑色的网眼玻璃丝袜, 到了极致,而丝袜下面一双红色的高跟鞋足足有10多厘米,配合上她修长的身 躯更是显得妩媚而妖娆。
 
  从她的身体看到她的脸,头上乌黑的波浪大卷垂在肩上,瓜子脸,性感的嘴 唇上图了红红的口红,眼睛上戴了个太阳镜看不不清面貌,但这绝对是个超级大 美女,风骚美丽妖娆,也许世上还没有什么词能描述她的美了吧。
 
  望着如此美丽,风骚的女人,我的鸡巴不由自主的勃起了,嘴里也不由的咽 了一口口水,一时口干舌燥起来。
 
  终于忍不住,收拾了丑态。对那女人说:「小姐,你好,你认识我的妻子, 徐梦柔吗?」
 
  那女人听后,咯咯的一笑,声音甚是娇媚,风骚。她一边慢慢摘下了太阳眼 镜,一边娇声的说:「怎么,不认识我了?」
 
  当她摘下太阳眼镜的那一刻,我呆了,这天使一般的美容,不是我妻子徐梦 柔又是谁?
 
  妻子慢慢朝我走了过来,她一边走着,大屁股一边夸张的扭动着,大奶子更 是一颠一颠的。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镜,「这是我的妻子吗?」我一直在问自己。 
  我印象中的妻子是贤淑而端庄的,虽然身材也不错,但绝对没有这么夸张, 而且妻子是绝对不会穿成这样的,我的印象中妻子是一个保守的女人,从来不穿 丝袜和高跟鞋的,更别说低胸超短了。而且妻子的乳房哪有这么大啊?妻子的乳 房只有32B的。特别是臀部,妻子的臀部微微上翘,丰满而坚挺,而这女人的 大屁股异常肥大,明明是那种风骚的熟女才会有的臀部。
 
  当那女人走进时,我仔细的喘详着她,问道:「你真是徐梦柔吗?」
 
  「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啊?」她一边说话,一边在我耳旁吹着凉气。
 
  「你怎么打扮成这样了啊?」我惊奇的问道,「还有,你……」
 
  我还没问完,妻子开口了,说道:「哪这么多问题啊?怎么,不喜欢吗?」 
  「……」
 
  「你的身材怎么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最近老是疯长了起来,好像来了第二春似的,你看,特别是 胸部,都长到了32F了。呵呵。」
 
  「柔柔。」
 
  「嗯?」妻子娇柔而销魂的声音回答这我的每次问题。
 
  「你最近是不是很忙啊?」
 
  「是……是啊」说着,妻子的脸竟羞红了。
 
  「你啊,不要这么努力,搞得内分泌严重失调,还好老天长眼。没让你身材 没走样,反而越发越好了,让你同时拥有了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 
  「咯咯咯,看你这馋嘴的样子,在想什么?」妻子娇声的说着。
 
  「……」
 
  「好了。不和你多说了,我待会还要忙呢?我是抽时间过来看你的」说着脸 又红了。
 
  「这么忙?」
 
  「是呀,你昨天打我电话什么事啊?」
 
  「对了,昨天」昨天的事情我又想了起来,说道:「没事的,只是看你好久 都没过来看我了,我怕你出事,所以打了个电话过来,看你没事,其实我也就放 心了」
 
  「哦,我这些天太忙了,所以没来看你。」
 
  「没事,你忙你的,不用常来看我,有空的时候来下我就很满足了。对了, 你昨天说在做运动,是做什么运动啊?怎么我电话都直接挂了啊?」我问着。 
  妻子的脸又红了,答道:「没什么呢,做了下仰卧起坐。」
 
  「怪不得你现在身材这么好呢,原来是坚持运动啊,好,要每天坚持多运动。」 
  「瞎说什么呢?不理你了?」妻子忽然轻推了我一下。小脸羞的通红。 
  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愣在那里。
 
  我还有好多问题想问妻子,但妻子先开口了,「你以后没事别打我电话,我 的工作很忙的。好了,没事我先走了啊,我同事还在外面等我呢,我们还有好多 事要忙呢?」说着脸又红了。
 
  「……」
 
  又是简单的道别妻子又走了。怀着好多的疑问,望着妻子离去的背影我忽然 感觉我和妻子之间变得有些陌生了起来。
 
  时间又是一天天的过去,妻子没有再来过,又是一个月过去了,因为妻子上 次要我不要打电话给她,所以我一直没敢打,一个月不见妻子,想念之情日益浓 重,也许妻子身上的疑问我都不想知道,我只想能看她一次,哪怕是一眼…… 
  终于我还是忍不住了,再次在狱警哪里拨打了妻子的电话。
 
  「喂?」电话那头传来妻子慵懒的声音。
 
  「柔柔,我是邓刚。」
 
  「哦,哦,我最近很忙,所以没来看你啊,我有时间再过来看你好了。」妻 子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
 
  「……」
 
  「没事,我只是想问问你和小志最近过的好不好,我很想你们。」
 
  「我们都很好的,你不用担心,你自己在牢里好好过啊?嗯,待会嘛。」 
  「怎么了?什么声音,你在和谁说话啊?」妻子前面一直好好的,突然说话 边的怪里怪气的了。
 
  「哦……没……没事,我……我……哦,先挂了啊……啊,下次再来看… …嗷……看你。」还没等我说玩,电话又啪的一下挂了。只留下一脸茫然的我呆 呆的拿着手中的电话站在那里……
 
  「和你老婆打电话呢?」一旁的狱警问道。
 
  「是的!」我回答道。
 
  「上次那个风骚的美女是你老婆?」另一位狱警问道。
 
  「恩。」我点了点头。
 
  这时坐在一旁的一位女警轻蔑的笑了笑。让我一头雾水。
 
  时间有一天天过去。我现在的生活中已经没有了周四这个概念了,因为妻子 早已没有来过。孤孤单单的我在监狱里过着每一天。
 
  这天,又是下午,一位狱警又进来和我说:「你老婆看你来了。」
 
  「也许这是让我最兴奋的话吧。」
 
  来到探亲室,妻子还是那样性感风骚,美丽,而且我发现妻子的皮肤变得更 好了,白里透红,身材似乎比上次也更好了些。由于天气冷了些,这次没有穿低 胸了,而是穿的一件长袖汗衫,这反而更显得妻子身材的完美,大奶子在汗衫上 勾勒了出它完美的形状,大而上挺,仿佛衣服都要被撑爆了似的。
 
  脚上还是穿着一双黑色丝袜,和10多厘米的黑色高跟鞋,大屁股在短裙下 更显肥大。这次我发现妻子的肚子似乎大了些,不会是因为坐久了的缘故吧。 
  妻子来的我的身边欲开口说话,却干呕了起来,我忙拍了拍妻子的后背,问 道:「你生病了,不舒服吗?」
 
  妻子红着脸说道:「恩,最近有些不舒服,我来是想和你说个事。」还没说 完又是一阵干呕。
 
  「你去看了一生没有?」
 
  妻子红着脸说道,「你不用管,我是要来和你说,公司要我去外地出差,要 一年,以后都不会来了,一年后我再来看你。」
 
  「什么事啊?要出1年的差?那小志怎么办?」我不解的问着。
 
  「呕呕。」妻子又是一阵干呕。有些烦躁的说道:「你不用管,我都会安排 好的。你记住,不要打电话过来了,我那边的事很忙的。」
 
  ……
 
  我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妻子抢先道:「我还有好多事,我先走了,你自己 好好照顾自己吧!」
 
  就这样,妻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又是这样,又是望着妻子的背影离去,此刻我思绪万分,我忽然有种预感, 我真的再难见到妻子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大年30这天,监狱里其他的囚犯亲属都来看他们了,但 是我任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我想打个电话给妻子,但是妻子再三和我说过不要打 电话给她的话总是徘徊在耳边,也许妻子真的很忙,年30她还在忙吗?小志还 好吗?
 
  就这样这一年也就孤孤单单的过了,妻子没有打电话过来,我也没打电话回 去,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过了年,妻子说她在外地工作一年,也没说在哪,我真的 好担心,好思念她。
 
  在这孤单的环境中我忽然不知不觉的开始思考起来,自己当年好歹也是副处 长,要不是贪污受贿,也不至于落到此番田地。可是自己贪污受贿怎么会被抓到 呢?自己一向很小心的。
 
  从前的我都不贪的,就是从××公司的老总卫威送了我一100万帮他办哪 一件事后,我就不知不觉的贪了起来,而每次贪几乎都是卫威在唆使我,等等。 能这么清楚了解我的违法行为的也只有卫威了。难道,难道是这小子出卖了我? 
  过去的事情突然间清晰了起来,也许搞垮我,这是卫威策划已久的,100 万就是他的代价,可是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呢?他能得到什么呢?为了搞垮我用 100万值吗?
 
  时间又一天天过去了,送走春天和夏天,迎来了秋天,我的监狱生涯已经过 了1年多了,从妻子离开每天都数着日子的我也数到了365,一年了,我美丽 的妻子,你过的还好吗?你会来看我吗?
 
  这天一位狱警过来对我说,因为我在监狱中午不良表现,法院对我减刑一年, 听到这个消息的我特别高兴,因为这样我就能早一点和妻子见面了,我决定了, 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的妻子。
 
  又一次来到狱警这打电话,电话接通了。「喂」电话那头传来妻子的声音。 
  听见妻子的声音我很激动,我颤抖着对妻子说:「柔柔,是我?」
 
  「死鬼,想死我了,终于想着打电话给老娘了,怎么不用手机打过来啊?怎 么,这么胆小了?搞大老娘肚子的时候没见你这样啊。咯咯!」妻子的声音柔媚 而风骚。听到这声音,我先是一惊,接着更是激动,好久没听到妻子的声音了, 虽然给我日死夜想的不同,但是这有些淫荡的语句中我却感觉出了一阵久违的温 暖。
 
  我的声音更加颤抖了,说道:「你还好吗?孩子还好吗?」
 
  「咯咯,还算你有良心,放心我们母子都好着呢,孩子刚刚吃完奶,睡着了。」 
  「吃奶?」我一阵吃惊,暗想什么意思啊?小志都7岁了,应该吃说吃牛奶 吧。
 
  「咯咯,亲亲好老公,人家好想你了,你快点过来好吗?」
 
  听着妻子说想我,我越加激动和高兴,颤抖着说道:「我也想你,还有孩子。」 
  「咯咯,那你过来呀?过来操我啊!人家要你的大鸡巴,你想死人家了。」 听着这些妻子曾今和我的枕边话,心里一阵感触,自从我入狱以来,就没和妻子 这样调情过了。我心里一阵开心,妻子还是那么爱我,还是我的好妻子。 
  「柔柔,快了,我们很快就会重逢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一辈子都不分开了。」 
  「什么!你决定离婚了?」妻子似乎很高兴。激动的问道。
 
  「离婚,我干嘛要离婚啊?」我不解的说道。
 
  「哼,又这样。就会逗人家开心。你呀,坏死了,罚你这几天不准和我见面, 面壁思过吧你,咯咯!不理你了。」说完妻子挂了电话。
 
  我愣了愣,虽然感觉怪怪的,但是这次和妻子的对话让我特别的开心。妻子 还是那么爱我。我陷入了一阵对我们未来的憧憬。
 
  想了一会我突然想到我减一年牢狱的事还没和妻子说呢,于是我又准备打个 电话给妻子,但是这次大过去却是传出「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的声音。我 等了5分钟打过去,还在通话,又过了10分钟,还在通话,妻子这是和谁在打 电话呢?怎么这么久啊?
 
  我没有再等下去了,毕竟我是个囚犯,在别人的地方打电话,下次再来打吧。 
  今天的我已经非常开心了。
 
  次日,狱警来通知我,妻子来看我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我开心极了,昨天在电话里说想我,今天就来看我了,果然 还是那个爱我的好妻子。我兴奋的前往探亲室去见1年没见的妻子。
 
  再见到妻子时,我惊呆了,这一年未见,妻子的皮肤比以前更好了,看上去 就水嫩水嫩的,胸部更是变得宏伟的不行了,记得去年最后一次见妻子的时候乳 房就已经在F罩杯以上,现在的妻子胸部恐怕G罩杯都装不下了吧。
 
  屁股更是大了一圈,肉感十足。而腰竟比以前更加纤细了。这次妻子没有穿 黑丝袜加高跟鞋了,而是穿着一条宽松的连体裙,脚上穿着休闲鞋,但好像都是 名牌。
 
  我看着妻子惊呆了。
 
  妻子先过来和我打招呼,「怎么,不认识我了?」
 
  我定了定神道:「柔柔,终于在见到你了。」激动的我想去拥抱妻子,但没 想到妻子竟把我推开了,「别碰我。」妻子冷冷的说道。
 
  「怎么了?」我不解的望着妻子。
 
  「你……你好多天没洗澡了吧?」妻子思考了一下说道。
 
  是的,妻子很爱洁的,以前我要上妻子的床都必须要洗澡的。在监狱里哪有 这样的条件啊,我尴尬的笑了笑对妻子说:「柔柔,你一年来,你好吗,小志好 吗?我好想你们啊!」
 
  「我们都好,我说邓刚啊,你以后没事能不能不要打电话过来?」
 
  我脑中一阵茫然,昨天妻子可是很乐意和我打电话的啊?怎么回事啊?妻子 的这一番话我硬是没想通是什么意思?
 
  「邓刚,我现在工作很忙的,还要管小志,没时间和你说些废话,你安心的 在牢里呆着吧,等你出来我们有的是时间的。记住了吗?」
 
  「我……」妻子又是这样冷冷的话,把我本来准备好和妻子说的好多话,一 下子不知从何说起了。
 
  「好了,我走了,记住我说的话。」说完妻子转身准备离开。
 
  我不想让妻子走,我还有好多话要和她说,我知道妻子这一走,不知什么时 候才能来了,我忙快步走了上去,抓住妻子的胳膊说道:「柔柔,别急着走啊! 我又好多话和你说呢。」
 
  「我没时间,手放开,」
 
  我呆了下,心里隐藏着的不满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大声道:「忙忙忙!你都 在忙些什么啊?就几分钟也没有时间吗?」
 
  「手放开。」妻子只是冷冷的说着这个词。
 
  「我不放」我有些生气了。
 
  妻子见我不放,挣扎了起来,扭动着腰子,企图甩开我的手,但是毕竟我是 个男人,岂会让她一个女人这么轻易的甩脱。
 
  妻子左扭右扭就是没挣脱,而两对大奶子却一甩一甩的碰到了我的手臂,让 我心里一阵酥麻感。
 
  就在妻子扭动间,我隐约的看见妻子的大奶子上好像有什么水渍之类的东西 渗出似的。我不由松开了妻子的胳膊伸手抓碰上了她的大奶子,一碰之下,我感 觉手瞬间湿润了,「这是什么啊?」我好奇的问着。
 
  「啊?」妻子惊呼一声,马上跑了出去,只留下愣在当场的我。
 
  妻子出去后,我看了看手中的东西,是粘粘的,乳白的液体,一闻之下竟是 一股浓烈的奶香。这,难道是?
 
  我不敢相信?着分明是奶水嘛!可是,妻子没怀孕,怎么会有奶水呢?而且 就算有也没这么夸张吧?一碰之下,就出了这么多。或许是是牛奶吧?
 
  我的脑子现在很乱,一阵莫名的迷茫和失落,我突然有一种感觉,也许我和 妻子的感情就此结束了!
 
  妻子没有再来过,我打她电话也变成了暂停服务,我很想妻子,也很想儿子, 他们为什么不来看我了?哎,也许我是个囚犯的原因吧!妻子和孩子也该都有自 己的生活,他们过得好我就足够了。
 
  春去秋来,又是春去秋来,眼看着我马上就能出狱了,但是我的心却忽然害 怕起来,我总感觉仿佛会失去些什么,莫名的失落让我的心情高兴不起来,我到 底是哪里得罪了妻子,这两年来她都没有再来过一次了。
 
  这天一位狱警过来和我说,一位朋友来看我了。我的心头一愣,我哪有什么 朋友啊,我入狱以后就没有联系过的朋友,难道是妻子?我怀着好奇的心态来到 的探亲室。
 
  探亲室里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很高大,穿着一身名牌的西装,看起来像一个 商人的打扮,眼睛上带着一个墨镜,看不清容貌。
 
  我很有礼貌的上去打了个招呼,「请问你是谁?我们认识吗?」
 
  「怎么,不认识我了。」说着他把眼睛摘了下来。
 
  映入眼帘的正是那个送我100万的卫威吗?他怎么来了?瞬间我思绪万千。 
  「你来干嘛?」我没好气的说道。
 
  「没干嘛,只是觉得这么多年的朋友了,你入狱了我总的来看看。」卫威不 急不缓的说。
 
  「有什么事,你说吧。我两就别绕弯子了。」我直截了当的说。
 
  「没什么,就是有个事想来请教老哥。」
 
  「哦?什么事?」我好奇的问着。
 
  「我最近上了个女人,别人的老婆。」
 
  「你小子,还真风流啊。」
 
  「这个女人,被我玩了后是对我死心塌地了。连儿子都给我养了下来。」 
  「什么,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有一套的吗。那你准备怎样,继续和她偷情吗?」 
  「我是这么想的,想什么时候玩她就玩她那不是挺好的吗。但是那个骚货最 近老是要我娶她过门,和我家的老婆离婚。你说这成吗?」
 
  「哈哈,叫你小子风流,这下可惹麻烦了吧。」
 
  「说实话,那女人还真不错,刚开始玩她的时候胸部才只有B罩杯,现在被 我玩到了H罩杯,而且生了孩子的她奶水不断,就想一头大奶牛一样。说实话这 样的尤物我真的是喜欢啊。」
 
  「那你就和她结婚了呗,这女人都被你完成这样了,又这么爱你,你应该给 她幸福的。你家老婆可没这妞爽啊。」
 
  「那是,但是我想这女人的老公可能不会答应离婚啊。」
 
  「哈哈,你小子是在说笑话了,这女人都被你完成这样了,而且和他老公都 没有感情了,儿子都给你生了,现在完全就是属于你的骚货了啊,他老公还和她 过下去又什么意思,当一辈子的龟公吗?」
 
  「老兄,你说的有道理,那我这就会去准备和那个骚货结婚吧。哈哈。那老 兄这里先谢过你了,我先走了。」说完卫威就离开了。我又回到了自己的监狱。 
  但是卫威这次到来的一番话却让我不经回味了起来。一个女人奶子从B罩杯 被玩到了H罩杯的波霸,这还是少见了,等等,我的妻子徐梦柔不也是这样的吗? 我入狱的那一年妻子还是B罩杯,现在可能真有H罩杯了。不会的,我不停的暗 示这自己,不会的,妻子不会背叛我的。
 
  我不停的暗示自己妻子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但是我越想,心里却越不安起 来,从妻子最初对我的依恋,到现在对我的反感,难道妻子真的是在外面有了男 人?不会的,妻子从前觉得是一个贤淑的妻子,现在却明显又风骚又暴露,奶子 还那么大,屁股那么圆,对了,奶水,难道妻子都给人家生了孩子?不会的,妻 子只爱我一个人的,不会的。尽管形势再怎样的,我也始终只相信我的妻子,她 永远是我的好妻子。
 
  就在我快出狱的前几天,妻子再次来了,手里还拿着个东西。
 
  我兴奋的和妻子说:「柔柔,我就快出来了。」
 
  「哦?那恭喜你哦。」妻子显得很冷漠。这时妻子从袋里掏出了一支烟,抽 了起来。
 
  「柔柔,你怎么学会抽烟了。」我问道。
 
  「抽着玩玩,这个东西,你看下吧,没意见就签个字吧。」说着把手中的东 西递给了我。
 
  我拿来一看,直觉眼冒金星,就要昏过去了,上面显然的几个大字,「离婚 协定书。」
 
  「柔柔,你?」我梗塞着不知如何说话。
 
  「邓刚,我们已经没有感情了。我就快要和别人结婚了,就等你这个在这上 面签字了。」
 
  「你……」霎时间,千万思绪在我脑海里飞荡着,我不知如何去面对。但是 我还是鼓了鼓气说:「小志怎么办?」
 
  「呵呵,实话告诉你吧,小志早就离家出走了,我找了好久也没找到。」 
  「什么?为什么?小志为什么要走。」
 
  妻子狠狠的抽了一口烟道:「因为我和我的男人在家里做爱,被他发现了, 她说要来告诉你,被我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你!」我梗塞着望着妻子,觉得她此刻如此的陌生。
 
  「那可是你的孩子。」
 
  「那时我也很不舒服的,但是我男人说的对,孩子没有了可以再养一个。」 
  「你?」
 
  「是的,我为我的男人又养了一个小孩,很可爱的。有机会你可以去看看。」 
  「什么?你……你为什么要这样?」
 
  「邓刚,是我对不起你,但是我真的喜欢他,他……他很强,我离不开他。」 
  我彻底无语了,我的心跌到了谷底,我不知道以后如何面对我的生活,我不 知道我出狱还有没有意义,最后我又问妻子,他是谁:「我认识吗?」
 
  妻子抽了一口烟慢悠悠的道:「你认识的,他叫卫威。」
 
  霎时间我的脑海中被抽了一巴掌,原来是他,哈哈,哈哈,一个100万毁 了我一生的男人,我的女人也被他霸占了,哈哈。望着挺着大奶子的妻子,我又 笑了,卫威明明玩了我老婆,那天还要来羞辱我,哈哈。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近回到了自己的监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在离婚协议书 上签了字,也不知道妻子什么时候离开的,不,现在已不是我妻子了,她是卫威 的女人,卫威的妻子,他把妻子从一个良家妇女,变成了风骚的荡妇,无论身体 还是心都属于他了。这一切都是他计划好的,此刻我的心反而越加的明朗。我此 刻很是痛苦,很是难受,但是,我知道这一切还都没有完,我要等我出狱,去看 望他们,去参加他们的婚礼,去看看他们的孩子。我畏惧,但是我很想去做,我 也一定要去做。
 
  因为我的人生还要继续,也会继续。入狱的这段时间让我也不再是从前的我, 我会改变的,而不知不觉间已经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