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儿子面前被调教的孕肉奴】(01-03)作者:franksdand
>
 一月,时序进入了2016年,frank也终於写完了第28本、属於我和m奴宝贝们共同记忆的调教笔记本;而以陈姐和儿子Jason为主角的这篇网志、也正好是作为结尾的最后一篇记录。

  之后,frank大概会开始用电脑打字来记录这一切的荒诞不羁和风花雪月吧!但在这之前,故事得先从陈姐的老公?王董给说起…

  但看过天喜的郭董花光40亿身家、搞到妻离弟亡的地步,还能重新靠卖麻油鸡东山再起的「感人」故事后,王董的「事蹟」、则又显得不足一哂了-王董卷走了不少钱后,就带了一个叫「蝴蝶」的酒店红牌当新小三,两人凑成对给一同远走高飞到了柬埔寨、当起快活神仙逍遥去了,留下了一间被掏空和跟着倒闭的建设公司,以及二三十个后悔给收了王董的垃圾支票和借据的可怜债主集团。
  而听陈姐说、从她一个经商朋友从柬埔寨带回来的消息:最后一次看到的王董,人是春风满面,正搂着那个叫「蝴蝶」的俏丽小三,在大白天里、两个一块出现金边的街头吃着东西。

  当然,陈姐也趁机提起了离婚诉讼-由於王董成了常性外遇、恶性倒债和盗用公司款项的大烂人,现在人还又「出国深造」去了,陈姐的律师也觉得没有可能打输官司之下,这场十拿九稳的离婚官司、不再是心头上的一大担忧后,陈姐也试着住进了、frank位在民×社区那里的租屋处。

  原本以为陈姐会喜欢有其他m奴宝贝们的陪伴,但frank的安排也许不够细心,其实更喜欢一个人清静的陈姐、心里也想能多和frank见面之下,没多久、她就又搬到了frank镇上的一间老公寓,自己一个人住进了一层楼的单位里。

  而前一天约好在今天见面后,frank还是在元旦三天连假之中的第一天里早起-先在自家附近慢跑了几圈、把今天会用到的肌肉给稍微「热机」后,再稍微梳洗一下,跟着在开车的路上,frank掏了掏皮夹里的现金,也随手在路边的店家给陈姐买了一些东西。

  毕竟,小礼物和甜言蜜语,永远是打动女人芳心的不二利器;frank抱了一小束玫瑰花和买了一些吃喝饮食的东西后,便又上车继续开往了陈姐的住处。
  「喏,咖啡!」,刷了陈姐给的门禁卡、进到老公寓的大门里后,今天的管理员还是年轻的小魏;而递给他的那杯热咖啡底下、则压了一个包了三张「梅花鹿贴纸」的小红包。

  「嗯,谢谢你的咖啡,○先生,一切ok,有替你注意了、陈小姐这几天一样不爱出门下楼,也没人来找她,顶多看见她在外面的庭子走走散散步;啊…当然,我们三个也照你说的,每天都有帮她买些吃的、喝的和用的东西回来;那…如果还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打个电话到管理室就好,别客气!」、「嗯,我会的,谢谢!」,收下了热咖啡和红包后,小魏给了frank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而收买了几个可靠的管理员当眼线,原因无他、也算是买给自己和陈姐多一份的安心。

  因为听说陈姐之前暧昧的对象、某个县议员特助的小隆隆,即使明知陈姐现在有孕在身和已经心有所属,但似乎还没打算对陈姐放手,偶尔,还会看见他在陈姐的店里和我们镇上现身露脸。

  当然,受到王董留下了一屁股债的拖累,这里难保不会有王董的债主找上门,自然也得在陈姐的住家安全上留点心。

  然后,看了一下陈姐的信箱,顺手带走里头的东西后,frank便坐上了电梯给上了楼…

------------------------------------------------------------

  而站在陈姐住处的房门前,frank犹豫了一下,并没有按下门铃,而是决定用钥匙开门-一来想给陈姐一个惊喜,二来也想看看、陈姐有没有也给我在房子里藏了一个「惊喜」?呵,电影里不都是这样演的吗?久不在家的老公,每每突如其来的回家一趟,也总是会发现难忍寂寞的太太,意外给自己准备了一份、由某个陌生裸男所扮演的「惊喜」啊!

  但frank很幸运、不用面临发现这种「惊喜」时的尴尬;开了门,简单而条理分明的装潢和家具摆设映入眼帘,一眼就看出是陈姐乾净俐落的个人风格-我想,当王董在知名社区的千万豪宅、还没被贴上法院封条前,陈姐就急着搬出来找新家,也许,其实她就一直想着、能给自己弄个真正有着自己味道的「家」吧!

  「哈啰?是我…我来了!」,但一进门、两手还不得空闲的frank,叫了几声没人回应后,决定先找个地方来放好陈姐信箱里的报纸、广告传单和几份帐单,再把玫瑰花束和买来的东西、一一放到该去的地方后,frank才四处走动了一下-只见房子里各处都是空无一人的寂静,倒是浴室那边、传来了有人洗澡时的流水声,也格外吸引了frank的注意。

  而一循着水声给走近了浴室外,尽管隔着浴室门的毛玻璃,frank依然可以依稀看见、属於陈姐独有丰满肉感的身体曲线来…

  怀孕前,陈姐她那156。5cm/ 大约55kg、晃动着胸前一双36f软绵肥乳的46岁成熟女人的肉体,加上几分神似於两性专家?江映瑶的文雅气质脸蛋,可说是「人间胸器」版本的前任贵妇、依然很是别有韵味,也难怪能让那个县议员特助的小隆隆、至今为之寝食难忘。

  而怀孕到现在的陈姐,最大的变化、莫过於体态更显得是「珠圆玉润」-当frank悄悄地脱掉身上衣裤,再一个拉开浴室门、却看见赤身裸体、一身沐浴乳泡沫的陈姐,好整以遐地扑上给我一个拥抱。

  同时,让我吞嚥起口水的景象,则是眼前那双百看不厌、因为怀孕而似乎又变得更加硕大肥满的孕妇乳房来…

  「呵,看你的样子…一点都不惊讶看见、我这个闯入浴室的不速之客呢?」,拉上浴室门,一阵热呼呼的热水和水气、马上跟着袭上了frank的脸庞和身体,「呵,主人老公!谊现在是个孕妇,但没因此还成了瞎子和聋子,你一进门、到处东摸西弄的声响就够大声的了,更别说你还在浴室门外站了好几秒钟…嗯嗯…嗯…讨厌啦!嗯…」,我想,封住女人正在对你啰哩叭唆的嘴巴的最好办法,就是给她一个抗拒不了的浪漫舌吻吧!

  而这个方法、至少对陈姐来说很有用-当我的嘴巴一离开她的两片软唇上时,闭着眼、一脸意犹未尽的陈姐,便从嘴巴里又吐出了一阵又一阵的呻吟声来…
  「啊…那里…主人老公…你好坏…」、「呵,你说我…哪里坏呢?」,而我,也开始忙着帮忙「清洗」陈姐她那丰腴肉感的身体来-当然,每个人对於「清洗」的定义都不太一样,但多了几分「玩弄」和「挑逗」意味的「清洗」方式,则只属於s主支配於m奴肉体的权利。

  不过,陈姐倒是会很尽责地、仔细把frank从头到尾给清洗乾净,哪怕是frank的屁眼里、卡了没擦乾净的屎粒,她都可以用舌头、不嫌髒地把屁眼里外给清理乾净的程度。

  大约半小时后,我们才手牵手地出了浴室门外;而贴心的陈姐,一如我所预料地、跟着是这样对我说:「主人老公会冷吗?我帮你拿件睡袍穿,前几天、谊出门时才买的…」,同时,我看见陈姐打开了她卧室里的衣柜,跟着站在衣柜前给呆晌了半天。

  「主人老公…你…我…」,frank刚才抱来的玫瑰花束、待在阴暗的衣柜里,格外显得十分娇红;「谊…已经好久没收过男生送的花了呢!谢谢你,呵!」,
而我也跟着走到她的背后、温柔地给了比我矮上快20公分的陈姐,一个能完全把她包覆在我怀里的拥抱…

  「嗯嗯…今天…你想用力干坏我吗?还是…想把我当成玩具玩呢?主人老公…你抱着我的感觉…让谊为你做任何事都可以…你知道吗?」,衣柜门半开掩的门板上、那块附着的半身镜里,我看见了陈姐脸上、突然多了两三行刚出现的泪痕。

  「不急,今天到晚上的时间、我都会待在你这,来,先给我再抱一下…」,但聪明的男人,不会马上回应女人所认知到的你的欲望,因为那样的你,只是显得像个有求而来的上门顾客;而她,只是那一块你所需求的「肉」而已。

  「来,先帮玫瑰花找个花器插好吧!都快十一点了,你饿了吗?我还帮你带了今天的中餐呢!」,而在我们俩都披上了件睡袍后,陈姐先找了房子里的一个仿古瓷器花瓶当花器,嘴里说不饿的她,则带着我走回卧房里的梳妆台前-等她一个坐下后,先用钥匙打开了抽屉,跟着拿出了一个她最喜爱的黑檀木珠宝盒来。
  「今天…主人老公…你想要谊弄上怎样的装扮给你看呢?不如就让你自己来替谊做决定吧!」,转头亲了我睡袍下的手臂后,重新端正坐直的陈姐,一脸期待地等着、frank所为她挑选的珠宝装饰来…

  「嗯,我想一下喔!」,在这个黑檀木珠宝盒的里头,少说放着有价值一两百万的金银珠宝吧!「嗯,就这些好了…我帮你都戴上吧!」,而说frank没有对这个珠宝盒动心过,倒还真的是个谎话;只是,彼此间培养多年的感情和信任,似乎让这个珠宝盒、就显得不再那么让人感到诱惑了。

  「喏,还可以吗?」,我说,戴齐了我挑选的珠宝装饰的陈姐,接着,便是在镜子前搔首弄姿一番的故作风情-frank看的享受,陈姐也乐的开心,但这些贵妇身上的行头随便一弄、样样还真是所费不赀。

  6万的玉镯子、25万的钻戒、8万8的珍珠项炼、3万6的纯金金雀花耳坠…咳咳!还好这些东西、全都不是花frank的钱给买的,哈!

------------------------------------------------------------

  「○※◎&*…」,忽然,陈姐放在床上的手机响了,「大概是Jason打来的…一月份的生活费还没汇给他…你要帮我听吗?主人老公…好咘?」,继续忙着在自己脸上上起淡妆的陈姐,居然会嘟嘴又装可爱地出声示意、要我帮他处理掉Jason的这通电话…难得看见陈姐这样「萌哒哒」的样子、frank一下子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嗯,是我…没错,我在陈姐这边…嗯,到了镇上…嗯,没错,开车是大概这样走…地址吗?记一下…福×街3巷16号5楼…她吗?你妈应该都会在…ok,bye!」,自从和Jason坦白了陈姐和我之间的关系后,曾经的朋友、我和Jason之间就显得有些生份;尤其讲完这通手机后,让frank忍不住小小地叹了一口气。

  「嗯?人呢?」,在窗户边讲完这通手机、大概花了5分钟吧!但一回头、梳妆台前和卧室里,却都已经不见陈姐的踪迹;而当frank把手机放好在梳妆台上时,却也发现卧室门、不知何时被关上了。

  「怎么回事?陈×谊,你在外面吗?陈×谊…」,而一打开卧室被关上的木门,门外的景象,让我的嘴角不自主地微微上扬起来;跟着在轻笑的语气里,我明知故问地问:「你在做什么?」,并且也听见了陈姐轻声细语的回覆…

  「是…是下贱的肉奴忘了礼貌,在主人老公进门以后,下贱的肉奴竟然都忘了要向你问候…这里…还先请主人老公原谅…」、「喔?是吗?」、「嗯…是…主人老公在上,下贱的肉奴陈×谊…带着肚子里的小贱种ㄚ宝,在这里恭敬地向主人老公问安…也欢迎主人老公…你的大驾光临…」,原来,想起了「问候礼」的陈姐,不待frank的指令,便自动自发地一如往常、试着向自己的主子行礼如仪。

  只见34岁的男主人面前,46岁的雌性m奴、脱下了身上的睡袍后,正用两脚齐膝跪地的姿态,熟练地趴伏在男主人的脚边;并且一边让额头抵住手心向下交叠着的两张手掌上,一边低头出声向男主人请安问好。

  虽然陈姐有孕在身的卑微姿态,也确实惹人怜爱;但如果因而废却了一些仪式之后,连带也会使s主之於眼下m奴的立场给有所动摇。

  「我,接受你的问候,愿你记住这一刻的卑贱和服从…」,同时,frank踩着室内拖鞋的左脚一个踏上后脑杓、也把陈姐的头和一头自然卷的卷发给压得更接近地面。

  「抬起头来,我,准许你的亲吻,愿你明白自己属於何人名下…」,frank抬起左脚后,只见陈姐跟着抬起头来和捧着卸下了我左脚的拖鞋,并且随之也轻吻了左脚上的每根脚趾头各一遍。

  「我,现在,为你戴上誓约的象徵、拘束的制约…」、「是…是的…」,跟着接过陈姐双手捧上的红色狗项圈后,frank便微微弯下身、把它和名贵的珍珠项炼一起围绕在陈姐雪白的脖子上;而再把搭配的红色狗绳给扣上、一个理开和拉直绳子后,frank将大约120cm的狗绳的另一端套环给缠上右手手心,才又重新站直了身子来。

  「我,赐你这一身的归属,现在的你,是谁?是什么?」、「是的…主人老公在上…下贱的肉奴是陈×谊…现在…是属於主人老公○○○你的一件财产…」,尽管已经调教过很多次,但这样抛下羞耻心的淫声浪语,每次说出口、还是会让每一个女人都为之脸红心跳不已。

  「还有呢?」、「是…还有…请你用你男人的阴茎…喂养肉奴宝贵的营养…请你…请你用睾丸里的精子…教导肉奴子宫和阴道的用途…也请你尽量使用肉奴的身体来玩乐…好玩的玩具…也是…肉奴为你应尽的义务…」,听见自己满嘴的淫声浪语、羞赧得始终不敢再抬起头看着frank的陈姐,这副妙不可言的娇羞模样、也让frank的肉棒随之开始勃起,并且直挺地探出了睡袍的缝隙来。
  「主人老公…下贱的肉奴陈×谊…已经湿了…小穴…还有屁眼…都已经为你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使用了…」、「我知道…」,言语的妙用无穷,有时候、几乎跟春药没什么两样;而伸手牵起狗绳、带着陈姐慢慢爬向客厅的时候,卧室里,却又传来了陈姐的手机铃声。

  「嗯,她在,不过她在忙…对,跟我讲也一样!呵,没什么好不爽的,今天她的手机都归我管!你应该要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中午11点27分,看了客厅墙上的时钟一眼,刚和Jason讲完手机的frank,则遗憾着无法替Jason找到他想要讲手机的人…

  这里,没有王董的老婆,没有Jason和他两个姊姊的妈,有的、只有一条人模人样、还身怀六甲的母狗m奴,以及那个拥有牠的男主人。

  只是,这条母狗m奴的名字,刚好也叫陈×谊而已…

                 2

  当frank拉动狗绳、一路缓慢地牵引陈姐走进…嗯,陈姐应该是用「爬进」客厅后,她突然提醒frank记得打开玻璃茶几下的小箱子;一打开,里头则装满了琳瑯满目的sm调教道具。

  比起陈姐梳妆台抽屉里的黑檀木珠宝盒,这只亮黑色小箱子里、可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地收纳了各种sm调教道具,反而更吸引了frank体内s主意识的兴趣。

  但玻璃茶几上,frank也注意到了、突兀地放着一盒12色彩色笔和几本小孩子的涂鸦簿-两者,都是一点也不该在这个充满成人情欲气味的房间里出现的东西。

  「怎么回事?彩色笔、画画的本子…这是提早要买给」她「的东西吗?」,我问,「她」指的是陈姐肚子里的丫宝,ㄚ宝则是陈姐替自己肚子里的「母幼仔」取的小名;「呵,不是,下贱的肉奴回答主人老公…那是前几天、谊没事做的时候,就答应帮忙照顾楼上6楼邻居的小朋友…是个满可爱的小女生喔!她喜欢画画…结果,上次她赶着回家的时候,不小心就把这些东西」落「在这里了…有空的话,谊就会拿上去还给人家的…」、「呵,所以说…你是在预习…怎样再当一次新手妈妈的意思吗?」,大概翻了一下小箱子之后,一边说话的frank,一边也选好了几件、打算要拿出来使用在陈姐身上的调教道具。

  「嗯…谊的肚子里,虽然不是继承主人老公性别的小主人,只是个…会被主人老公轻视的小贱种,但可以的话,谊还是希望能好好照顾她平安长大…因为…她也是主人老公赐给谊的礼物…一个有生命的宝贵礼物…」、「嗯,我知道…」,伸手摸了摸、陈姐她那已经有点显目的突出肚皮后,我也把挑选好的调教道具拿出了小箱子,并且把它们丢到了陈姐面前的地板上。

  「好,自己把东西穿好戴上…总之,到时候,我会再帮她取名字,可以吧?ㄚ宝的妈?」、「嗯,因为有你的恩赐,才会有她的存在…所以,不管是怎样的名字都好,那么,下贱的肉奴…谊…就先替ㄚ宝感谢主人老公你的用心了…」,恭敬地跪趴着向我磕头三次作为感谢后,陈姐也识趣地替自己穿戴好、那些我给她挑选的调教道具…

  两手手腕绑上了红色塑胶皮环手铐,一手一条地系着两条大约90cm的细铁炼、同时也连接着狗项圈的扣环,恍如一体成型的同颜色、标准的上半身m奴拘束装扮下,陈姐胸前有如两颗木瓜垂下的软绵肥乳的乳尖,也俏皮地被夹上了两个乳夹铃铛。

  「呵,这样子…真像只圣诞小母猪呢!」,我心里是这样想的-陈姐还算雪白的皮肤,配上一身调教道具的鲜红,一派喜气洋洋的雪白红艳里,可是能勾引任何圣诞老人的丰腴肉感的成熟女人肉体…

  156。5cm/ 大约65kg的圆润丰满体态,看起来、也真像只圆滚滚的可爱小母猪;而怀孕四个多月的陈姐,平常穿的是从香港订货进来的h罩杯bra-但现在没了bra的遮掩,抖晃着顶了两个暗沉乳晕的下垂发肿般的浑圆奶子,陈姐其实更像头、等着给男主人挤奶的人形乳牛吧!

  「喔…好羞耻的样子…ㄚ宝…请原谅」麻麻「的淫荡…因为…这是你主人」把拔「的指令…下贱的肉奴」麻麻「…只能…喔…乖乖听主人」把拔「的话…」,陈姐自顾自的喃喃自语中,原本属於她自己拥有的私密小穴和屁眼,也在比自己更高位阶的男主人的一声令下,开始忙着diy塞进一组粉红色的双接跳蛋;而两颗分开的跳蛋、一在各自待的肉洞里头给不停震动起来后,因为怀孕时的荷尔蒙分泌改变、而显得更加敏感和容易高潮的体质,也让陈姐光是停留在原地不动,便已经兴奋得让她不自主地扭腰摆臀起来。

  而为了保持跳蛋能「死守工作岗位」,不怕因为肉穴腔内体液分泌和大动作的身体移动给滑出屁眼和小穴,frank还特地撕了三段红色封箱胶带来用-其中两段,相互交叉地贴在陈姐的两片屁股肉之间,紧紧封住了因为勤於剃毛、因而更加一览无遗的那道湿濡又温热的肉穴缝隙;另一段红色胶带,我则用来把双接跳蛋的控制器开关、牢牢地给固定在陈姐的后背上。

  另外,frank也发现到、曾几何时,那只停留在陈姐后背左腰位置上的鲜艳蝴蝶刺青,如今,也因为怀孕后的身宽体庞、跟着变成了一只再也无法振翅高飞的某种有翅膀的小肥虫。

  或许,这也是上天留给陈姐、对应着现今处境的写照吧!哈!

  「呵,先试看看开关上的第二段」high「的速度吧!喔?还撑得住啊?很好,那么,就开始吧!」,而11点45分,今天玩的第一个调教游戏是「我丢你捡」-从frank手中、四处飞撒在客厅地上的广告传单、信件和帐单,陈姐必须先爬行到这些目标物的周遭、再用嘴巴叼起和爬回我的脚边给交到我的手上。

  但由於怀孕的关系,拖着鲜红色狗绳在地上爬行的陈姐、身体动作显得有些缓慢;而看见她身上是一身的「红」-狗项圈、狗绳和皮环手铐…等,都是亮眼的鲜红色之下,我也帮她在头上、搭配地戴了个可爱的红色鹿角发箍-听说,那也是楼上的那个小女生、之前带下来这里给「落」掉的东西之一。

  至於frank,则坐在客厅的长沙发上,一边看着陈姐的动作、一边则给几通其他m奴宝贝们打来的未接来电做回电,也一起挑了几则简讯做回覆。
  12点7分,frank的手机打了一轮,简讯也把几则重要的做完回覆后,看着一脸疲累的陈姐、尽管地上还有信件和传单没「捡」回来,却还是被frank叫上长沙发做休息。

  当然,窝在陈姐小穴和屁眼里的双接跳蛋,也跟着被拿出了湿滑的肉洞外、一起出来放风休息;但却也在玻璃茶几上,大剌剌地散发着来自陈姐这个女人体内、一股又淫又骚的鹹湿气味。

  而谁又知道…在同一张玻璃茶几上,几天前的陈姐、则又是另一副忙着照顾小孩子为乐的贤淑妇女模样…

  「主人老公…谊…可以问你…你刚刚打了谁的手机啊?」、「呵,还有谁?就恩恩、zoe、小卉姐和柯姐啰!柯姐还约我们晚上去她家吃饭,你觉得呢?至於其他…就一些简讯啰!比如你其他的几个m奴宝贝姐妹传的,也有的是公事上的客户和同事传的…bababa的一堆…我能回的,就刚刚利用时间先回啰!」,
摆了两个软垫在长沙发上做支撑、我才叫陈姐侧着身躺下,同时要她把头枕在我的大腿上做休息。

  「嗯,知道了…谢谢主人老公的回答…」、「呵,ok,膝盖还好吧!怀孕了,还让你这样子爬…等一下…再帮你擦点药膏呼呼…now…都12点多了…也该让你吃点东西…这样子…ㄚ宝才有营养继续长大啊!对吧?ㄚ宝…」,说完,我侧着身听着陈姐肚皮下的胎动,随后抬起头时,正好是和陈姐互相看了一眼后的相视而笑…

  「呵,坏坏的主人老公,好人一个的主人老公,谊都不知道…到底心里是喜欢哪一个你呢?主人老公…真讨厌…哼…」,说完,陈姐便撒娇似地在我大腿上给磨蹭起来,一边说的话里语意,则是属於年轻女孩子的羞喜各半;另一边、一整个在我怀里散漫开来的过肩长卷发,正泛着如丝似绢的深黑油亮;而frank随意伸手撩起了一绺带卷发丝一闻,隐约还有闻见、一股属於陈姐特有的杏仁味体香。

------------------------------------------------------------

  接着,是我们主奴一家三口的午饭时间-摊在报纸上的蓝色塑胶狗碗和一个有把的铁碗,则是我为陈姐挑选、适合她现在这个身份的食器。

  我,吃的简单,就一碗重新加热过的红烧牛肉麵.

  而陈姐在怀孕后的口味好恶、也有了大大不同-以往不会碰的鹹鱼鸡粒炒饭、今天倒成了她在蓝色塑胶狗碗里的午餐主食;而刻意补充维他命用的两样烫青菜,则搁在一旁的报纸上;倒在铁碗里的、则是饭后饮料的放凉牛奶;当然,孕妇不可少的蛋白质和胶原蛋白,frank也为单调的炒饭加上了颗卤蛋,并且用筷子夹了根、卤到几乎快骨肉分离的卤鸡腿,半做逗弄地喂食着正跪趴在地上进食的陈姐…

  「我说过了,今天她的手机归我管!对,有事跟我说都一样…少废话了…她在,我也会在,嗯…」,吃完饭,我又替陈姐接了Jason打来找她的这通手机;而在地上垫了个抱枕后,吃完饭的陈姐、就直接半躺在抱枕上、半依偎在我脚边做休息。

  「主人老公…可以请你对Jason温柔一点吗?不管他爸对谊怎样,但他…总都也是谊的孩子啊!尤其当了二十年的有钱人家少爷,一下子家里变成这样,两个姊姊也都嫁人了、不在身边,平常照顾他的我、现在也离家出走…只剩他一个人…他…很可怜的…」,摘下了陈姐头上的红色鹿角髪箍后,frank则信手把玩起了、陈姐昨天才去发廊洗头和保养过的一头过肩长卷发。

  陈姐,其实是个很有女人味的妩媚女人;对孩子的疼爱,也算得上是个慈母-比如就算明知道Jason是滩扶不上墙的烂泥,但她依然选择没有多想地资助他的各种花用开销。

  「呵,一个人?你不是说他还有养了个漂亮的小女友?没有工作的大学生,在台北还住一个月1万5租金的房子?又想要养辆车来开?一个月给他5万…你这里是有金山银山可以给他挖啊?哼哈,今非昔比,我想,你该是时候、让他找份工作养活自己和付学费了…像这个月的钱给了他以后,你啊…就要跟Jason约法三章…」、「好…知道了,谊明白…主人老公…你对我身边的人的关心…嗯,不说这个了,谊和ㄚ宝都累了…好想睡…」、「呵,先休息一下吧!等一下…还有的你忙呢!对了,冰箱里,我还有买了一盒你爱吃的鸡脚冻、一盒草莓,还有被你刚喝掉半瓶的大罐牛奶…」,就在一阵闲聊后,我和陈姐…一起不知不觉地昏昏欲睡和渐渐失去了意识…

  当然,这不是一氧化碳中毒迹象,只是单纯的吃饱了想睡而已。

------------------------------------------------------------

  然后,大概从2点半开始吧!吃饱了、也休息够了的陈姐,放开音量的淫叫声,一如往常地开始充斥在这间房子里。

  而亮黑色的小箱子再度被打开-红色肛塞、紫红色拉珠、新买的浣肠用帮浦球和浣肠剂…甚至是玻璃茶几上的水果篮里的小根香蕉,也先后一一「轮番上阵」、并随着frank的调教手法运用,诱使陈姐的肛门和直肠、重新唤回它们被当作性器官使用的记忆。

  其实过去的2015年的一年里,frank就曾用胯下肉棒抽插过陈姐的「后庭花」至少有16次;而她和叮噹姐、可说是在frank这些的m奴宝贝们当中,最为热爱肛交乐趣的姐妹淘同好吧!

  呵!每个m奴宝贝,其实都有在自己心里的黑暗面中、隐藏了不为人知的性欲癖好-就像一身珠光宝气的贵妇装扮下、陈姐她那藏污纳垢的肮髒直肠,却有如是她的第二条女性阴道般的性爱快感来源。

  「来,手机拿好…看镜头…ㄚ宝的妈…」,我开口说;而接到指令、调整好姿势给趴扶在大门口旁的木柜边后,一丝不挂、右手拿着手机照着自己脸蛋的陈姐,透过手机萤幕的倒映,frank也看见了陈姐的脸上、呈现了咬着嘴唇和皱着眉头的期待表情。

  「喔…嘶啊~哇…爱死你了…主人老公…爱死你这样干着我的…我的臭屁穴的感觉…啊…」,戴上套子、涂了点润滑剂做缓冲后,frank的肉棒,努力向前突破了陈姐的括约肌、若有似无的些微抵抗后,肉棒上也逐渐感受到、属於陈姐直肠肠道的另一种紧实感和温度。

  「趴趴趴趴趴趴…」,一声声的肉体碰撞声中,九浅一深,五浅一深,三浅一深,两浅一深,再到每一下、都是用力插入整根肉棒地挥汗猛干,只见手机记忆体的详实记录里,大概也能看见frank正往后拉住陈姐的左手手肘,一边再伸手紧抓着她右边的h杯木瓜状奶子、尽情又放纵地玩弄着这副成熟女人肉体的愉悦景象…

  「来,看镜头,1、2、3…action!」,后来,尽管刚射精在陈姐肠道的套子里没多久,但意犹未尽的frank和陈姐,则又拿着手机、忙碌地拍起了另一段的素人a片和短剧场来…

  场景换成了客厅里的一张木头椅子,椅子上铺了几张软垫作保护后,靠着椅背半躺坐在上头的陈姐,只见毫无羞耻地将两腿打开和跨挂在椅子的两侧扶手上;两只手,则忙着抚摸起自己的那双傲人豪乳来。

  frank并没有多下达关於动作和表情的细部指令,但看见陈姐如此自然的表情和动作的配合演出,只能说是出自陈×谊体内、那股属於雌性动物的单纯本能和变得扭曲的性欲使然吧!

  「爸、妈,我是小谊…你们最喜欢的小女儿小谊…还认识我吗?呵,忘了跟你们介绍…这个男人…是我的主人老公○○○…还有…在我肚子里的小贱种…也就是你们的小孙子…她叫ㄚ宝喔!可惜她还不能叫你们外公、外婆呢!现在…小谊和主人老公要为你们表演的…是小谊要同时用上面和下面的」嘴巴「…一起表演主人老公的精液吃到饱喔!小谊希望你们…也看得开心…」,这段短剧场的主题、是「给(陈姐)爸妈欣赏的狂野a片」;而看见陈姐的卖力配合演出-咬着沾满自己肠道粪汁的萎缩套子、一边不顾形象地吸吮着里头的男人精液…如此投入的演出,frank自然也得回报给陈姐、每一下都直入阴道深处的狂抽猛干。
  而当然,这段影片、自然也没真的让高雄陈家的陈姐爸妈给看到,纯粹只是一种情趣游戏的桥段设计;虽然,frank的手机里,也确实有着陈姐娘家、高雄陈家的电话号码…

  「喂,小魏喔!怎样?一个男的、一个女的要来找陈小姐?喔?是大约20岁出头的大学生吗?嗯,问一下…名字没错,他们是陈小姐的儿子和女朋友…对,直接让他们上来就好…啊!还有让他们走楼梯上来…就说是电梯在做维修…嗯,谢谢…」,然后,大概3点半吧!两次激烈的性交过后,正坐在客厅的长沙发上休息的我和陈姐,突然被室内电话的铃声给吓到-因为太久没听到它响过的关系吧!我们都忘了陈姐的住处里、其实还有一支室内电话的存在;而一接起来、则是管理员?小魏的声音,并且向我说了Jason和他的小女朋友俩正在楼下、准备要第一次上楼看望陈姐的这件事。

  「你要怎样迎接Jason他们?如果要我陪你演一齣戏也可以!不过,就算是让他们走楼梯上来,我们也只有几分钟可以讲好…」,我说,但我则看见一旁的陈姐的眼眸里、正闪烁着些许不确定的心思变化…

  「主人老公…衣柜里的保险箱,密码是1679,你可以帮我拿个五万块出来吗?谢谢…」,不知道,也不确定的心思流转间,frank也识趣地走向了主卧室、留下了一个人正在深思当中的陈姐…

                 3

  3点40分,为了王家、而当了20几年贤妻良母的陈姐,决定解放自己的一切-至少在自己的亲生骨肉面前,她觉得可以相信一回母子血性相连间的相互理解。

  所以,frank自然也得扮演一回黑脸的坏人角色-但说回头、frank也只是不再掩饰自己是陈姐这个女人、不管在肉体或感情各方面上的男主人的事实而已。

  「这样做…好吗?啧…你不怕会有后遗症?」,我说,「没有的事,对Jason来说,这也会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但对谊来说,这样子做…我的秘密…就不再只是我一个人独自的秘密…我,不再孤单…至少…我疼爱的儿子…也知道我…知道另一个…让我自己也感觉到可怕…但又是最为真实的那个我…」,3点41分,frank故意把大门的木门打开和留下一条缝隙后,坐回到客厅的长沙发上,frank的双手、从两腿膝盖下方抱起了陈姐以后,只见陈姐伸手抓住了frank的肉棒和稍微调整到了正好抵住小穴穴口的位置后,当我把她的身体整个一放下,登时,「啪滋」一声的肉棒插入声里,我听见了紧接而来、陈姐发自内心的呻吟声。

  「喔…这就是让我不顾一切…也要爱上的肉棒啊…陈×谊啊…你这个下贱的肉奴…也当得值得了…啊啊啊啊…主人老公…我爱你…爱死你了…啊啊啊…」,3点42分,打算彻底清空今天精子存量的frank,也开始上下来回地摆弄着、陈姐不着寸缕的赤身裸体来。

  只是,这样子做,陈姐认为还不够表明自己、是如何浸淫在身为m奴的这个身份里-不但在自己双脚脚踝、额外加上了红色塑胶皮环脚铐和一条大约100cm的细铁练的束缚,更请frank拿起楼上小妹妹留下的彩色笔,在她身上、大大地写下了好几个带有屈辱意味的彩色大字,也代表了她已经舍弃正常女人才有的人格和羞耻心…

  比如两边奶子上,红色字眼分开写的是「肉」、「奴」的两个大字。

  而因为怀孕来隆起的微凸肚皮上,由上而下、由右而左的蓝色字眼写的是「受孕用」、「肉便器」的六个大字。

  至於转过身、陈姐光滑而洁白的后背上,黑色字眼也分成两行地各自写着「○○○(frank的名字)」、「私人用品」的两行大字。

  而陈姐颇为自豪的两片丰挺圆臀上,自然也没给遗落掉-像似作为结尾似的、frank用咖啡色字眼写上了「母」、「畜」的两个大字。

  呵,狗项圈、狗绳、写满身上肌肤的连篇髒话和一身的sm拘束装扮,对照身上也穿戴着的钻戒、玉镯子、珍珠项炼和纯金金雀花耳坠,如同精神分裂的同一个人,现在跨坐在我两腿上的陈姐,究竟是一名穿金戴银的贵妇?还是自甘下贱的怀孕肉奴?

  而正面看着10步距离不到的房间大门、即将被自己儿子Jason打开的陈姐,那一刻,心里又在想些什么?frank当时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就是这里吗?福×街3巷16号5楼…是5楼之1?还是5楼之2啊?嗯,那里有门没关,小月,我们先过去看一下…」,3点43分,过了大概10分钟后,我们终於听到了Jason熟悉的说话声,以及一阵让人既期待、又害怕的脚步声…

  「咦?这是怎么一回事?妈?你…你快把我妈放下来!原来…你都是这样对她的,是吗?现在…还故意做给我看!是看不起我吗?看不起我妈?还是…看不起我们姓王的这一家的人了吗?」,3点44分,大门的木门被一个用力踹开后,看了墙上时钟一眼的frank,也照着和陈姐说好的剧本、一个起身之后,再把全裸现身的陈姐往长沙发上一放;接着,光着身子和裸露着还紧贴着下腹的勃起肉棒,frank试着装作不以为意地走向了大门、走向了眼前穿着一身某潮牌长袖衣裤和一脸愤怒表情的Jason…

  但说真的,那时候的frank,还是紧张到两腿有些发抖的样子。

--------------------------------------------------------------------------

  「啧啧…看样子,我们没什么好说的…是啊!就像你看到的这样…我,你妈,我们就是这种关系…那你要进来坐着说话,还是…你有其他的事想做?」,眼角余光里,Jason虽然还有点在故作镇定,但一旁那个叫「小月」的漂亮女孩、他的同居小女友,则已经吓得有些手足无措、只能呆站在门外的走廊上。

  「肏!」,再来,Jason干谯了一声后,我们两个便开始扭打起来…
  而看着Jason望向自己的羞愤眼神,frank也心里有数,立刻往后退了一步、先躲开了Jason朝自己挥来的第一记右拳后,frank紧接再右手一挡一拨给格开了、Jason补上的第二记左拳;然后,在Jason打算再挥出右拳的空档间,不甘示弱的frank、也回敬了Jason一记反击的左拳-完美地打在他的右脸上,并且听见了结实的一声「碰」的声响。

  这次,没有了上次对Jason长期隐瞒了什么的歉疚感,两脚又踩在自己身为s主的地盘上,没理由、也没必要退让的frank,心一硬、决定选择了要让这个20出头的前任富家大少爷,在挨揍的痛苦中,学一学对自己长辈的礼貌和尊重。

  「呀啊~」,不过,frank也好久没打架了!发出低吼给自己振奋一下斗志后,趁着Jason挨拳后、一个还没回神,frank跟着侧着身往他一撞、再低下身和往上一顶…大概像头斗牛在顶人似的样子吧!就把Jason往我身后抛摔了一圈、再重重地在陈姐住处的客厅地板上、狼狈地给摔了个四脚朝天。

  「喔!喔!喔!」,那是Jason的叫声,因为frank可没打算就此打住,左脚一抬后,我便往Jason的肚子上、大概踹上了三脚吧!就拎着他的衣领、把他抓起和丢出了陈姐住处的大门外。

  「呵,Jason,你们王家的男人,不管是你,还是王董,都只有花钱的本事比较像样吗?」、「fuck!○○○!你×的…在说什么?你…最好马上给我闭上嘴!呀啊~」,相互叫嚣后,这次的Jason、也不是在玩的,看见他一起身、顺手就从口袋里拿出了折叠刀,并且把刀一扬和准备向我冲过来要刺人时,确实也让frank的冷汗给流下了好几大颗。

  只是,Jason终究不是什么会玩刀子的道上兄弟,姿势100、但杀气只有60分吧!比他重上大概20公斤的frank,利用Jason分心忙着大叫和准备冲刺前的一个停顿间,就先狠狠地往Jason的裤档处给踢了一脚-大概很痛吧!因为立即弯下身喊痛的他,让我又听见了有点娘娘腔、持续了好几秒钟的「喔!嘶…」的「可爱」叫声。

  「大、学、生…你们学校没人教你…不可以随便玩刀子吗?蛤~」,而frank也懒得夺下Jason手里的刀子,因为这样、反而才让自己陷入危险吧?於是,一个踏步往前之后,frank向上挥出一记十分用力的右拳、完美地打在Jason的下巴上;而他,跟着头一仰、人往后一倒,「咚」的好大一声撞在墙壁上后,整个人便靠着房门外的走廊墙壁、慢慢地给跌坐在走廊满佈尘灰的白色旧地砖上。

  「gameover!小、朋、友…」,单纯的男人打架,当身高差不多时,80几公斤和60几公斤的原始体格差异,终究还是让frank给佔了上风;但frank也没空再补刀ko掉Jason,因为走廊上是装有监视器的,frank还不想让自己成为监视器画面里、看起来像个变态露鸟狂的怪叔叔;於是,在退回大门里后,我跟着对「小月」示意、要她帮忙扶起有点不醒人事的Jason,一起先进到房子里再说。

  而回头看了长沙发上的陈姐一眼,这个正在对我做着吸吮和舔弄着手指的动作、眼里满是挑逗意味的女人,似乎很享受着两个男人为她大打出手的这场闹剧,反而是一点儿也不在乎的花枝招展模样。

  难道,一齣故佈疑阵的戏码,只是她想看我和Jason打上这一场架?
  当frank怀着疑问地一放空,不知何时重新穿上睡袍的陈姐,已经扶着Jason坐到另一处沙发休息,并且跟着走过来给关上了大门。

  「没事,家里人,难免也会意见不合的吵吵架…对,刚才的打打闹闹也是这样,谢谢关心,没事的…」,然后,是陈姐接起了再次响起的室内电话,并且还心平气和地打消了、小魏原本想要报警的念头。

  「你叫小月是吗?我家Jason麻烦你照顾了!来,我先去弄点东西招待你们…喝水果茶可以吗?嗯…厨房里还有一些好吃的手工饼乾;对了,主人老公…可以帮我招呼一下Jason他们两个好吗?喔!跟你说客厅那边有个药柜,里面有个医药箱可以用,Jason应该会需要…还有…记得先把睡袍穿起来喔!」,
就在frank还不明所以之间,只见陈姐已经恢复了平时的贤妻良母模样,让人彷彿感觉到这里、其实刚刚不曾发生过什么事的错觉。

  「你,究竟在想什么?」,帮Jason擦完药、稍微安抚了紧张的小月后,走到厨房,我这样问着陈姐。

--------------------------------------------------------------------------

  大概5点半吧!保留我们一些对话上的内容…总之,看到母子俩的和好如初,居然一时让frank的心里、也跟着有了一点点的感动。

  终究,一如陈姐的盘算…还是该说是我第一次见到、陈姐如何展现「舌灿莲花」话术时的大惊小怪:m奴,s主,家人和长辈,一下子似乎都取得了各自相安无事的平衡点。

  「不管怎样…还是请你多照顾我妈,可以吗?」、「嗯,你也是,找份工作打工养活自己和付学费吧!那个叫小月的小女生、感觉还不错,你也该当个能让女人依靠的男人了吧?王家的小少爷…」、「呵,哪里还有什么王家的小少爷…回去以后,我会先卖了我爸给的那部车,至少…应该可以先把之前欠的卡债都还清了吧?」、「喔?那很好啊!至少是一个开始;那…有空的话,多回来看看你妈,还有你妹…还在你妈肚子里的那一个…相信她们俩会很开心的…」,有了陈姐的居中调和鼎鼐,我和Jason、居然重新找回了以前男人间的友谊;临走前、两个人说着心里话,一点儿都不像刚刚才打了一架的拳脚相向。

  「走吧!跟柯姐她们几个都约好了,6点半,在镇上的×××海产摊见,今天…叮噹姐说她要请客…大家…一个都不能少…嗯?」,送走Jason他们、回到陈姐的住处,frank却看见早已梳妆打扮整齐的陈姐,正坐在客厅的长沙发上、好奇地把玩着刚才拿来拍合照的数位相机。

  「嗯,谊知道了,人家刚刚有和玲玲(柯姐)讲过电话,就先随便沖个澡、穿好衣服、补好妆的等你回来…」、「喔?手脚这么快啊?」、「嗯,然后…主人老公,刚刚我们用这台(数位相机)拍的合照,到底要怎样看啊?」,印象中,陈姐并不是一个3c白痴,但既然她都这样问了,肯定是想叫frank过来和她看些什么特别的照片吧?

  「嗯,那就这一张照片好了,等吃完饭回来…主人老公,可以请你帮我把它弄下来存到我的电脑里,然后,再帮谊把它设定成我电脑的新桌布好吗?」,而看了相机萤幕一眼,那是刚刚4点52分时拍的照片,拍照地点、则正好也是在这间客厅里。

  照片中,这张立在脚架上的数位相机所拍下的画面里,穿着衣服的Jason和小月、分别站在木头椅子的左右两侧,一脸表情尴尬地扶着椅背和勉强挤出了微笑。

  而frank,则光着身子坐在画面中间的木头椅子上,有如一家之主的威风姿态;同样全裸着身体的陈姐,也熟门熟路地打开着一双m字腿、姿势撩人地跨坐在我两腿上,丝毫一点也不在意、裸露出了整个私密处里的肉穴和屁眼。
  不过,在照片中,如果有人发现被我双手抱在怀里的陈姐和我、两个人是双手十指交扣的话,大概也会往下注意到一件事…

  「啊…主人老公…谁叫你…取代了我老公…王董…又打败了…真心想要保护我的Jason…以后…你这个…比他们父子更强的男人…我只能…靠你保护我一辈子了…啊…所以…请你一辈子…都不要放开我的手…还有记得…请你一直这样…用你的肉棒…插着…谊…一辈子…欠你操的小穴…喔…」,看着相机,把头略微靠在我胸膛上的陈姐,状似专心看着镜头拍照的同时,嘴里却对着我的耳边、轻声细语地讲着这样风骚的悄悄话,俨然一副旁若无人的挑逗模样。

  而对我说着这些话的陈姐,心里到底住着一位等待骑士保护的公主?还是一个已然无夫无子的魔女?frank无从判断起;只知道因为这样、大约4点50分到5点间拍的这几张照片里,frank两腿间的那根浮着青筋的肉棒、也始终紧紧地插在陈姐那欠人操的小穴里…

  s主和m奴的调教游戏、母亲和儿子的坦白相对、肉棒和肉壶的密不可分…搭配着当时还留在陈姐身上的一身调教道具和满身髒话写成的大字,这张照片里、招摇着更多不可言明的性爱欢愉和色欲满淫…

  只是,光是这样的淫乱画面,不太可能就让陈姐对这张照片青眼有加。
  而我,陈姐,ㄚ宝,Jason和小月…某个意义上来说,这张照片里的一切,或许,就是陈姐的想法中、所谓「全家福」的合照了吧?

  「呵,那有什么问题?只要你不害臊的话,每天换一张当桌布,我也没意见…」,最后,反倒是frank感到了有些难为情;草草地带过这件事情后,我便穿上外套、一边催促着陈姐赶忙和我下楼赴约去。

  至於…当天晚上,吃完海产摊的晚饭后,我们有没有又发生了什么事?那就又是另一段、可以写上两三篇网志的漫长故事了……

  因为那天晚上、一起在陈姐住处过夜的人,可不只有我和陈姐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