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儿前传-公公强奸未婚儿媳】(07)作者:芸儿
>
  我常和大叔做爱,就在他那个房间,本来在他那个房间很好的,可是有时候去他房间后面的公共厕所,别的地方也有,和以后我的公公一样,有在公共场所做爱的习惯,好象他感觉刺激。不过我讨厌公公,公公强奸了我,这在写我公公时可以看到。和这个大叔他没有强迫我,所以在心理上我不讨厌这个大叔。
  有次他和我来到学校的小树林,傍晚了,也没人注意到我们,白天在学校我和他保持距离的,一个学生经常和传达室的老头一起,非亲非故的,容易让人怀疑。

  远处有人在草场看书,树林里没人,当时他也没想到做爱,我那时上高中了,学校也有谈恋爱的。我和大叔漫步在小树林里,就象一对恋人,不过更象是父女。接着他的表现就不象父亲了,他轻轻的把手伸到我短裙里,摸着我白皙的大腿。「好软,好滑啊」,我回手打了一下他的手,这是在外面,又不是屋里。那时候学校对校服也不管理的那么严格,有规定时才统一穿,他又在传达室,检查着装也对我别开一面的。

  他不听,又把手伸了回去,从裙摆下得寸进尺的直抵腻滑的大腿根。手隔着薄薄的内裤摸上我的肉缝,手指按着阴蒂的位置轻轻揉动。我紧闭着双眼,胸部急剧起伏,阴道口也渐渐变得潮湿。我的呼吸慢慢急促起来,脸颊上浮起红晕。
  他的嘴凑近我的脸颊,舌尖伸进我软颤的嘴唇,我微张着嘴唇,舌头温柔地迎接上他的舌头,感觉是如此的甜蜜,就好象一对恋人一样,虽然我还没有真正的谈过一次恋爱。他的手指伸进内裤摸到柔软的阴唇,手指在阴道口滑动,我发出轻微的哼叫,肉缝间流淌出爱液,手指伸进湿润的阴唇内轻轻勾弄,进进出出的抽送。

  他拉着我的手伸向他腿间摸到硬硬的阴茎,拉开裤链让我把阴茎握在手中套弄着。「我想操你」我听他这么说,我也想了,就说那到他屋里去。我说「不行啊,在这怎么行,要让人看到」他说没事的,又不麻烦,也不脱衣服,没人看到的。

  我还想说什么,他把我转过去,让我扶着树,把我将的身体摆正,把我的裙子推上去,又把我的内裤拉到腿弯,他把裤子往下实褪了褪,他站在我后面,扶着阴茎先用龟头在阴唇上磨了一下,对准洞口慢慢的插进去。

  我不由的呻吟起来,他的抽送越来越用力。我收缩阴道紧夹着阴茎,有节奏的呻吟着,在厕所也是在封闭的空间,在外面还是第一次啊,远处可以看到同学坐在那里,会不会看到这边啊。我越是紧张越感觉刺激,粘滑爱液比以前分泌的更多更快,阴道嫩肉围着阴茎蠕动着,吸着嘬着。高一时我就来月经了,阴道也可以让他的阴茎全部插进来了,这让我感觉很舒服。

  他看到我不停的张望着四周,对我说不要怕,树林里视角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的情况,外面的人是看不清里面的情况的,再说也没有人往这边看。他都不怕,我还担心什么。他用力的插起来,我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肉壁紧紧裹住他的鸡巴吸吮着,子宫内喷出的滚烫阴精射到龟头上,舒服极了。

  随着我的呻吟,滚热的阴精浇在龟头上。他差点忍不住了,他的鸡巴顶在阴道口停止抽送。「害的我差点射出来,我还没操……」还没等他说完,还是没抵我高潮时阴道强劲的蠕动,精液从马眼里喷射而出,我被他滚烫的精液一浇,腰又软下去,要不是手扶着树,我就站不住了。

  又没带纸,他挡着我,让我脱了内裤擦精液。他把我的内裤装在身上,说洗了再给我。我没穿内裤啊,羞死我了,还好路上天慢慢黑了,没人注意到,上楼梯的时候我光往后看,怕有人在我后面看到了。

  我从初三到高三,我少女的身体在发育阶段,慢慢的发育成熟,这四年一直让传达室这个60来岁的大叔操着。和菁菁一样,她最美好的少女时代一直让妈妈的情人做着。

  大叔的阴茎一直很硬,开始和我做爱不避孕的,高一我来了月经,以后做爱,那时候他在给我买药吃。他教了我很多很多,大叔说做爱能提高记忆力,他教我很多,还有做人的道理,他告诉我女人要享受做爱,不要排斥,女人的身体就是最大的资本,等等。我上大学后,他对我灌输的思想一直影响着我,我大学毕业才慢慢改过来。

  没有不透风的墙,我常和大叔一起,难免让同学遇到,虽然没发现我们做爱,也感觉到这事不正常。这事反映到了班主任和教导主任那里,他们找我谈话,说了很多,问我们到底怎么回事,我就说什么也没有,我就一直不承认有不正当的关系。他们也没法,就对我说少和他一起,影响不好,之事我对大叔说了,和他做爱更隐蔽了。

  高三我申请住校了,一是躲避舅舅的骚扰,二是在学校和大叔也方便。周末回舅舅家,我的身体是让舅舅从小摸大的,他看到了我的身体的变化,看到我身体越来越成熟了,他并不知道我不是处女了,我发生的事他一点也不知道。
  周末我回舅舅家,他还是偷偷摸我,我习惯裸睡,他以为我睡着了就偷偷舔我下面,他怕我醒,轻轻的舔的,手指也不敢插入我的阴道,可能以为我是处女。还摸我的胸,他阴茎硬了,就蹭我的嘴。

  我舅舅小时候摸我,我慢慢懂事后,就排斥他了躲避他,他也不敢明着摸了。他晚上会过来,有时候蹭我一会他硬了就回去和舅妈做爱,做完了舅妈去厕所他又偷偷过来在我嘴上蹭。

  我高中毕业后,和大叔也分开了,大学就没有再去过了,我只是性爱方面那样,其他都还好,我并不是坏学生,所以班主任和教导主任怀疑我和那个大叔,可是我学习一直很好,他们也不多管我了。高考不是很理想上本科线了,每年的本科线又不一样的,这有什么好比较的,报专业时我们有指导老师,我上了金融专业。

                第八章

  日记让我回忆到了以前,我太懦弱了,我命不好,被那么多人随意摆布,有时候我也想,我活着就是为了满足他们的性欲吗。睡下时脑子和放电影一样,都是以前的事,我也觉得自己很傻。

  上了大学,我认识的第一个男生是学生会副主席,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我就们谈起了恋爱,认识一周多就发生了性关系,他别的没什么,就是性欲比较强,正常每晚4、5次,做爱后我感觉累啊。我和他持续了一年。

  开始我接触的几个男的是有恋爱关系或感情基础的,至少大一是,大一只有不多几个人和我做爱,大一新生刚进大学,比较单纯,就象刚进部队的新兵一样,到了第二年就不一样了。大一以后我就没有太认真谈过了,发生性关系不再是为了感情为了恋爱。

  和男朋友之后谈的第一男生是体育部的一个学长,是我和我男朋友谈的时候他篮球打的很好,男朋友经常和他打球,我经常去看他们打球,男朋友和他也认识的,是好朋友。

  他喜欢找我聊天,没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举动,有时候像大哥哥一样摸我的头。
  一开始是这样的,我也一直叫他哥哥。

  有一次和男朋友开房,在学校附近的那种情侣主题宾馆,我们脱光了在床上,他揉捏我的嫩滑乳房,用舌头乳峰上舔头,含住我挺立的乳头轮流吸吮。舌头在我的乳头四周舔来舔去,又含着乳头温柔地吮吸。

  他把我的大腿分开,坏坏的看着他挺动阴茎深入到我的体内。他是我的男朋友,我们名正言顺的开房,做爱,也不怕人知道,我们愉快的性交着,没有压力,没有拘束。一会我趴在他身上,趴在他身上身体逐渐上移,将丰满的乳房贴到他的嘴边,手扶着饱满的乳房,将乳头塞到他的嘴里,他将我的乳头咬住吮吸。舌头在我滑腻的乳房上舔着,拨动我的乳头。我白皙的乳房上布满他的口水。白皙的乳房更加水亮闪动着亮光,更增淫靡的气氛。我双眼迷离起来,眼睛几乎合成一条缝,他嘴巴离开乳头,在我奶子上游移起来,丰满的乳房留下口水的狼迹。同时耸动阴茎在我水淋淋的阴道进出。我的呻吟声更加剧烈,不久就高潮了。他很喜欢我的乳房,他用力抽送了几下,急忙抽出阴茎,射在了我的奶子上,精液聚集在我乳头上乳晕上,很快就流到我奶子上,男朋友给我擦去后,搂着我亲吻着,我感觉到了幸福的感觉。

  休息了一会,他抬起我一条腿,扶着龟头顶在已经流出淫水的肉缝上,他搂着我的身体朝前用力一压,阴茎没入淡黑的阴毛丛中,龟头被湿热的阴道吞没,随着阴茎一点点的深入,他体会着被又滑又紧的阴道强力套着的快感慢慢地抽插着,他轻轻地拔出阴茎,又缓慢而有力地直插到底。他用力的操,我高潮中我颤抖着,吸吮着他射精的精液,好累好困,他就搂着我睡觉了。

  睡梦中,我感觉阴道又有鸡巴在抽送,我睁开眼睛,见天亮了,男朋友在我身上工作着,我的呼吸急促,伸手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淫水伴随着那阴茎的抽插溢出来,我松开抓住他手臂的双手抱住他,我知道,一次做爱他不玩我个三五次不算完的,我抬起圆臀配合他的抽插。身体越发火热,私处连续不断地流出淫水,我高潮了,收缩着阴道想接受他精液的冲击,他却拨出来了,挺着鸡巴来到我面前,我心领神会的张开嘴,一脓浓精射在了我嘴里。他拍了拍我的腮帮,我又心领神会的咽下了他的精液,以前也咽过他的精液,知道他喜欢这样。

  不久他的鸡巴又硬了,我跨骑在他身上,腰一沉坐了下去「啊……啊」我猛地直起身子,我忍不住呻吟连连,重重坐着,享受着性交的美妙。一会他又把我躺下,把我的腿抬起来,又是高潮,又是射精。我经历的男人不少,还没经历过处男。

  男朋友抽出鸡巴说去打球了,我又累又舒服,躺下来不想动,分开大腿任凭精液渗出阴唇。年轻小伙身体就是棒,操了我四次,还精神饱满的去打球。我睡了一会去洗澡,男朋友打电话说他护膝没有带,一会来拿。问我要不要带什么吃的,我说不用带什么,一会自己起来去找他。

  我洗完澡后,没穿衣服,之后我在房间涂乳液,一会看男友打球,和他一起吃早餐,我沉浸在恋爱的幸福中,不由的边涂乳液边哼着歌。过了会就有人敲门了,也没说话。

  是男朋友来拿护膝了,我赤身裸体的走过去,门栓拉开我就转身往里走了,忙着在脸上涂保湿乳液。

  我听到身后门又反锁了的声音,后面走过来的人从背后抱住了我,手在揉我的胸,我说「讨厌,早上不是才做过吗,又想了啊」

  他摸着我的胸说「妹妹是我,我喜欢你很久了」说着就低头吻我。

  我「啊」了一声,一回头,原来不是男朋友,是和他一起打球的那个同学。他刚好就吻在我的嘴上。

  我用手本能的按住他的手,不让他摸我的奶子,其实就算按在他的手背上,按不开他的手。他摸着我的胸,顺势含着我惊讶着张开嘴的舌头,用力的吸着我的舌头。

  我当时不知所措,有点突然,我知道他对我好,可是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是他,男朋友刚打过电话来说一会拿护膝的,怎么会是他。

  不容我多想,我光按他摸我胸的手去了,忽视了下面,他的另一只手一下伸到我两腿间,手指轻轻摩擦在阴唇上,刺激得我的下体一阵哆嗦,他摸着我丰满雪白的乳房,同时我吻着我,吮着我的舌头,我说不出话来,从我口中泄出勾人的欲望的呻吟。我脑子里是高中那个大叔经常讲的身体是女人最大的优势和资本,要学会去享受身体带来的性爱和快感,不要吝啬身体,让更多的人去享受,你也会得到快乐和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

  我不知道和小时候的经历有没有关系,我身体很敏感,很容易湿和高潮,没有人知道我小时候的事,也没有告诉过其他人,大家都说我是天生的骚货,我不喜欢这个称呼。

  我慢慢放开了按着他手背的手,身体也不再抗争,阴道再次湿润。他见我不再反抗,就按住我的背,让我弯下腰,让我撅着浑圆的屁股,摆出一副后入的姿势,他摸着我湿润的肉缝,之后我听到悉悉索索脱篮球裤的声音,看来是正和男朋友打篮球的,我这姿势很淫荡,弯腰等待着他的插入,耳边传来男朋友刚才临走时关心的话,问我要不要带什么吃的,我感觉到这样对不起男朋友,这是不道德的。我刚起起身,耳边又传来传达室大叔的声音,「要学会去享受身体带来的性爱和快感,不要吝啬身体,让更多的人去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