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妻遇上泡良族】(1-4)作者:淑怡
>
当人妻遇上泡良族



字数:10436

2012/09/10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一) 序

  所谓泡良族,就是假藉爱情之名,到处泡良家女孩,上完床后就拋弃的一群人。泡良族也不是什么新的事物,他们大多是就是那种没什么权势去潜规则,又不爱去夜店买醉找一夜情,更不想花钱嫖妓的男人。对他们来说,谈情说爱便成为他们把女人弄上床的手段,也即是以爱的名义来得到性。

  而泡良族之中,更有一些专泡良家人妻的色狼。他们经常在正经妇女流连的社交网站或论坛找猎物,专找那些情感婚姻有问题或感情落寞的怨妇下手。有人可能奇怪,为什么他们不找一些年青貌美的女孩,而要找人妻?

  说穿了不外乎是三个字:贪方便。反正不是长相廝守,已婚又对家庭不满的女人容易勾引,玩腻了又不用承担什么责任,因为有家庭的女人为了面子是不敢纠缠把事情闹大,因谁也不想被人知道自己向老公以外的男人张开过腿,就是发现被白玩了也只好往肚子里吞。

  但良家妇女不爱去夜店,又不会随便在街上和陌生人搭訕,所以以前泡良族便较难找猎物,但自从互联网流行起来后,就是平日足不出户的妇女,也可能在玩一些正当的网络游戏或在社交网站接触到一些陌生人,加上大家最初只是隔着电脑交往,看似十分安全,很多时便放下了警戒心,但要知道不给机会,就不会有开始;没有开始,就不会出事了。

  大家都知道,所有的感情都是相处出来的,只要有了初步接触,泡良族每日嘘寒问暖,温柔体贴关心异常,一个缺少经验的良家,时间久了便感到对方无微不至的关心,无论最初交往时出发点是怎样单纯,给哄得迷糊时,便幼稚的以为自己又一次找到了真爱,就是没打算出轨,也忍不住沉醉在那温馨的恋爱感觉。
  已婚良家本来绝不会和陌生人搞一夜情,但当原本早已变得平淡的夫妻生活受到衝击,纯纯的良家妇女每天听着那窝心动人的情话,不知不觉便给引诱发生了网恋,逐渐有了感情,网上聊不够便要电话聊,接下来当然就是见面,而见面总是免不了在半推半就之间就让泡良族弄了上床。

  越是纯情的人妻,便越容易着了泡良族的道儿,就算是乖乖的良家人妻,每天受尽花言巧语奉承諂媚,网上相处的时间久了,便难免芳心暗许,而若是夫妻分居两地,或是感情不和,或是自家男人没本事守活寡的,更是水到渠成,送上门做泡良族的免费洩慾的工具了。

  本系列就是她们的故事。

(二)意外出轨的玲玲

  我的朋友都叫我玲玲,刚满三十岁,除了老公外只有一个男人,也就是我第一个男朋友,所以虽然不算毫无谈恋爱和性经验,但也不是惯了出来玩的饱歷风霜那种女人,所以该是大家说的良家。

  上年在经济危机中我失业了,幸好老公收入还可以,所以也就没着急去找工作,就当作在家休息一段日子吧!平日老公上了班,无聊便上网,开始只是和旧同学和朋友聊聊,后来为了一个老朋友一起到了一个聊天室,觉得那里功能还不错,便连不是和朋友聊天也登录了,而我的故事就在这里发生。

  任何聊天室一有新到的女生便乱起来,所以我加入后自然有很多人和我打招呼,更有些一开口便问我可否玩网络性爱甚至裸聊。毕竟在这个虚拟的环境中大家都隐藏在一个网名背后,我只要不同意也没有招惹什么真的麻烦,所以我也并不太反感,只是在遇到色狼便登出罢了。

  日子久了,即使找不到自己的朋友,我也会随便和几个男生有一句没一句的閒聊,目的只不过是打发时间,可从来没想过和他会有什么进一步发展。就是这样,我和其中几个比较熟了,而大家聊多了,他们都会尝试邀请我出去,但我一向坚持立场,就是打死也不和网友出来真的见面。但要是我真的永远不和网友见面,故事便说不下去了。

  有一次大家聊着一些色色的话题,我本来也不参与,但不知何故,目标矛头竟指到我的身上,闹了一会大家还起鬨了,弄得我不知如何是好,幸好一个网友A君主动的帮我解围,令我十分感激,从此把他当朋友对待。

  有一次老公出了差,每天只是在家一个人呆呆对着电脑,觉得很鬱闷,不想动,晚上连饭也没有吃,A君知道了便关怀备至的的邀请我出去,说这样对身体不好等等。其实我也不是不饿不想吃,只是太懒了,因此A君的热诚是令我有点心动的,但总还是心存警惕才没有答应。

  谁知A君就是赖着不放弃,也许是天意,最后我故意留难他,说我是怎样也不出去的了,真的关心我要我吃饭便送过来吧!谁知他竟很爽快的马上说好。
  这一下可为难了,条件是我开的,总不能一下子又反悔,便硬着头皮把地址告诉了他,还对自己说只是送个便当,拿到便送客。也许是A君帮过我,加上大家网聊的时间长了,我对他有一份安全感,我才在为自己找藉口。

  不到一小时我家的门铃就响了。我是第一次见A君,只觉他成熟老实,总之是不讨人厌,令人放心那种外形就是了。最想不到是A君只是站在门外,双手把便当交给我,很体贴的叫我好好吃完便告辞了。

  原先我是想了一大堆办法赶A君走,这一下子反而令我觉得十分不好意思,便客气的请他进屋喝点东西才走。看到这里大家当然猜到,我引狼入室了。
  我招呼A君到大厅的沙发坐下,给他拿了饮品,便坐到他身旁吃他带来的便当。就这样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閒聊着,直到我差不多吃完,才留意到他的目光不停在我身上溜。

  这时我才警觉自己穿得十分清凉,毕竟平时只有一个人在家,为了贪轻松我都是穿一件松身的直裙,上面真空,而下面只穿一条小丁。而今天招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原本没有打算让他进家,所以才忘记了更衣!想到这里,我的心便跳得很厉害,也不知是否应该马上赶他走。

  「好吃不好吃?」A君突然问。

  「好。」我慌忙回答,谁知竟给食物呛着,咳嗽起来。

  「没事吧?」A君见我呛到,马上坐过来抱住我给我扫背,隔了好一会,我的咳嗽才停止。

  到我平静下来,我才发觉房间静悄悄的,而我在A君怀中,身体近得我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我登时又羞又惊,粉脸红得像熟透的柿子,羞涩地望着他,而A君见到,便开始行动了。

  「玲玲,你好美!」A君柔声说,说罢便把脸贴了过来,把唇印上我的嘴。「不!唔……」突然给A君吻住,我一下子吓得手足无措,到我想挣扎时已给他像老鹰抓小鸡的捉住,小嘴亦被他的舌头撬开了。

  「玲玲,我很喜欢你,别怕,我只是想吻你一下……」A君用他壮健的双臂搂住我和我湿吻着,令我全身乏力,心里便想,只是吻一下,只要不太过份也算了,原来推拒的双手便软了下来,事后我可真后悔当时竟然有这种天真的想法。
  其实这样和一个陌生男人拥吻,是令我又是惊恐又是兴奋的。当A君用力吮吸着我的舌头,像要把我吃下去一样时,我感到他是那么渴望得到我,就是连和老公新婚时也未感受过的。

  「唔……唔……唔……」我们就这样的吻着,我给A君吻到全身酥软,我的双手从放在胸前想推开A君变成勾住了他的颈项,而A君也发觉我的反对已开始动摇了,便开始隔着衣服向我上下其手。

  「不要,我有老公……」我再一次抗议,但口中说不想,敏感的身体却老实的反应起来,不但乳头在A君手指的拨弄下硬了起来,连下面也开始泛滥了。
  「玲玲,我只想令你舒服一点。」A君仍是在我耳畔柔声的说,手指却早伸到裙下摸到我的大腿之间。

  「噢!别玩了。呀……」我忍不住呻吟起来,全身还不住地在颤抖。我知道若再不阻止他,我定会失身,便想伸手去捉住A君的大手,不让他的手指乱动,A君遇到障碍,便放开我站了起来。

  我也记不起A君什么时候已把我按到压在沙发上,但当他起来后,我才觉醒自己已是仰卧在沙发上边缘。我正奇怪A君要干什么,他已跪在我双腿之间,低头用嘴吻向我的私处!

  老公和我做爱一向都很正统的男上女下,之前大家抱抱吻吻便爬了上来,可从来没亲过我那里,所以当A君的嘴吻到我私处的一瞬间,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刺激从下面散佈全身,我舒服得像是灵魂飞了上天,只是给他隔着内裤舔了一会,我便全身不断抽搐,达到了一次高潮。

  A君见我爽到了,马上三下两下的把自己衣服脱光,把我还在震颤的身体拉过去,再用手扯掉我那湿透了的小丁,二话不说便把挺硬的肉棒顶了进来。A君明白女人爽了一次,心里对他的抗拒已很少了,只要乘胜追击,定是水到渠成。
  「呀……」我本是闭着眼躺卧在沙发上享受高潮后的餘韵,可能是和老公差不多一个月没做过了,当A君插入的一刻,直像要把我的爱穴完全破开一样,幸好我已十分湿润,只在他刚进来时痛了一下子,跟着便开始觉得爽了。

  我本能的迎合着他,心里不自觉的把他和老公比较起来,只觉他也不是特别的大,只是他捅进来时有一份狠劲,不像老公那样文弱,令我觉得从来没有过的兴奋。

  不用多久,我又到了:「呀!来了!呀!呀!呀!呀!」A君知我爽到了,不但不停下来,反而抽送得更疯更狠。突然我感到他的肉棒开始抖动,知道他要射了,才记起因为担心吃避孕丸会伤害身体,所以一向我和老公做爱都是靠用套避孕,要是这一下给A君射了进去弄出人命可不得了。

  「不!别射进去!我没有吃药!」我急忙叫着,同时用力想推开A君,但可惜一切已太迟了。A君趴在我身上,肉棒一跳一跳的便把一股股滚烫的浓精不停射出来注入我的子宫中,我气得几乎晕厥了。

  「唉!叫你别射进去又不听,快起来让我去洗洗吧!」我幽幽的望着他说。
  「好吧!」赤条条的A君见我生气了,竟把我抱到浴室之中,温柔地脱去我的短裙,用花洒为我淋浴。他这么体贴,我也不忍心再骂他,只有坐在他怀里由他摆佈。他用手指分开我的小穴,用水柱为我冲洗着,我觉得十分温馨,一下子彷彿我是他的女人,他才是我的老公。

  哪知就这样洗着洗着,A君的阴茎又硬了起来,我们在花洒下拥抱着,他的嘴先是吻在我的脸,再沿着脖子吻到胸前,他的手指同时不断抚摸我的爱穴,把我弄得一点力气都没有,然后便把我的屁股抬高,从背后把肉棒捅了进去。
  「讨厌,又想欺负人……噢!呀!」我本以为我能坚持住对婚姻的承诺,但今天不知道怎么了,一下子那么轻易地就和别的男人一再出轨了。

  我在浴室中让A君再次狠狠地抽插,直到大家再爽完,时间也很晚了。但A君没提出要离开,我也没有逐客,可能是大家心里还期待什么。最后自然是一起睡到翌日,然后又大战了一场。无可否认A君的经验实在很丰富,性能力又强,让我体会了从未试过的快乐。

  在这晚之后,我像吸毒上了癮一样,每当老公不在,我便想约A君到家里。我越来越主动,最后他叫我小荡妇,还说要带我去参加什么换妻,找几个精壮的男人一起干我。

(三)酒后乱性的小芳

  小芳生了孩子之后,身材无法避免的胖了起来,但经过了坐月到现在差不多半年时间努力修身,基本上算是恢復了曲线,柳腰虽然不像怀孕前娇俏,但乳房却整整大了两个码,可算是有一失亦有一得。

  小芳仍在放產假,但丈夫因工作时间长,经常不在家,幸好宝宝有祖父母帮忙照顾,不用上班的日子倒轻松自由,反而是在家憋久了便开始觉得生活太平静无聊,终于有一天便找了一个以前的女同学出去逛街了。

  谁知大家刚见面,旧同学的男友一个电话便把她叫走了,留下小芳一个站在街头。小芳正不知该做什么,突然手中电话亦响起来。

  「喂!小芳,你在兰桂坊做什么呀?」一个很久没有听过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咦,是师兄吗?你怎么知道我在哪里的?」小芳问。

  「啊,刚刚车子经过见到你一个人嘛!打算去那里?」师兄说。

  「本来约了人见面,但给放鸽子了,正想回家囉!」小芳随口说。

  「反正出来了就别回家吧,我也是一个人,等我驾车过来接你去喝酒吧!」师兄立即说。

  「不用了……」小芳不想答应,因这师兄是以前中学时的学长,以前也曾想追求她,但小芳觉得他看自己的眼光总是色色的,而且听到他的声誉很差,便没有接受他的追求。谁知小芳连拒绝的话都未说完,师兄的车已经出现在她面前,而师兄亦马上跳下来开门给她。

  「快点,这里不准停车!」小芳仍未反应得来,便给师兄推了上车。

  「咦?小芳,这么久没见,怎么上面大了这么多?是不是走了去隆胸?」师兄一见面便注意到小芳胸前,嘻皮笑脸的在说。

  「别乱说!人家刚有了孩子,餵人奶乳房涨了一点吧了。」小芳已为人妇,自然不再像以前的怕羞不敢谈这些,不但和师兄争辩起来,还用劲地在他手臂打了一下。

  师兄想不到小芳已结婚產子,难怪多了一份成熟少妇的韵味。看她着胸部挺挺的,心中想的可是怎样才能一亲香泽。

  「啊,原来小芳已有丈夫孩子,怪不得(双乳)看来大了、成熟了。」师兄曖昧的笑着说,心里在盘算要是肉棒给她那双豪乳夹着,可真爽死了。

  单纯的小芳听不出师兄语带双关的说话,只是在车中一问一答的和他閒话家常。毕竟以前是同学,到泊好车在酒吧坐好,两人早已谈得十分熟稔了。

  师兄为小芳叫了容易入口的甜酒,跟着便天南地北的跟小芳胡诌,口甜舌滑的他逗得小芳十分开心,毕竟她丈夫是比较闷的人,不喜欢吵闹应酬,反而小芳在婚前很喜欢热热闹闹的一大帮人游玩,这下子倒像是一下子回到以前无忧无虑的日子。两人边谈边喝,不知不觉已谈了两个多小时,师兄的口不停地说,酒也不停地灌,小芳也不清楚到底喝了多少杯,只知整个人越来越迷糊。

  师兄见小芳眼神开始迷朦了,便从和她对坐改为坐到她身边,双手亦开始不安份,先是试探性的拥住她的肩膀,见小芳没有反抗,便大胆地隔着衣服按上了她的乳房。

  「嘻……你规矩一点,别以为我醉了便欺负人啊!我未醉,再喝……」小芳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摸她的乳房,本能的发出抗议,但是当一个人说自己没醉时就是醉倒的时候了。

  小芳以前酒量都算不错,但没有出来玩多年,平日又不会无故在家喝酒,酒量自然是退步了也不知。加上有心人装无心人,师兄不但灌她喝了不少酒,更在她喝得开始迷糊畤不停把烈酒和啤酒交替给她喝,两种酒混起来,就是再能喝也免不了会掛掉。

  小芳说完再喝一杯,便昏倒在师兄身上,而师兄的手亦从她上衣领口伸了进去,拨开乳罩在她的乳房揉捏起来,手指还不时在她乳头上打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小芳觉得自己给人抱起放在床上,以为回到家中,便什么也不管,和衣躺在床就睡了,却想不到是师兄见她醉倒便把她带到时租酒店,正慢慢地逐步脱光她的衣服。小芳喝了酒的身体本是热烫烫的,这样给房中冷气一吹,马上起了一片鸡皮疙瘩,胸前一双乳头亦马上硬得凸了起来。
  「噢!好冻……」小芳本能的低吟了一声,人也醒了一点,偷偷的张开眼,朦朧中见到师兄抱着自己睡在身旁,吓得她不知如何是好,为免尷尬,便马上闭上双眼装睡。在酒精的影响下,小芳觉得有一份想给人揽抱的渴求,便放软身体享受这给人拥抱呵护的幸福感觉,心想只要他一过份便装作刚醒来推开他,但这一迟疑,便使她走进了出轨的深渊了。

  师兄花了这么多工夫灌醉小芳,又怎会只是想揽揽抱抱?他右手抱着醉得混身无力的小芳,左手正熟练地脱她衬衫的钮扣,待他脱掉她的上衣之后,便扯掉乳罩,一双大手攀上了她的乳房揉捏起来。

  小芳本想马上推拒,现在敏感带这样给师兄玩弄,全身立即软了,更不敢睁开眼了。师兄见她没有反应,胆子也更大了,他俯身吻向小芳的乳头,暖暖的鼻息打在她的胸膛上,弄得她痒痒的,要不是怕羞装睡,早便捉住他的手去摸自己了。

  小芳结婚以后从来没有其他男人,这一下子被老公以外的男人玩弄,心情又紧张又期待,心房跳得奇快,就像是要从胸膛跑出来。反而师兄却毫不急躁,在小芳的双乳上搓玩够了,才伸到她的臀部,把她的内裤轻轻地拉下去,一直褪到脚跟才放手。

  师兄双手在小芳的大腿间来回抚摸,但又不直接侵犯那最隐秘的地方,弄得小芳牙痒痒的,下面湿了一大片!师兄见她动情了,便用手指从小芳阴部缝隙间抹上她的爱液作润滑,然后探到她的阴核缓缓地揉动拨弄,小芳马上感到一阵快感像电击般从腿间散向全身,就这样爽到了一次。

  「好湿!毕竟是成熟的人妻,醉死了还这么容易高潮,等一会可乐死了。」师兄想着,他的手仍按住小芳的私处,用充满兽慾的眼神看这猎物。其实小芳也不算是什么淫浪的女人,只是丈夫自產子到今一直没碰过她,受到刺激才这么易湿,加上酒精令她神智不清,才不知羞耻的任由丈夫以外的男人玩弄。

  在畅美的感觉慢慢平静下来时,小芳觉得师兄的手离开了。她正奇怪他去了哪里,便觉得一个裸体的男人压了在身上,用挺硬的下体在她腿间磨蹭着。
  「不好,他想要干我了……」想到真的要被老公以外的男人进入了,小芳心里忽然感觉好害怕,知道再不可装睡了。

  小芳正打算用尽气力把身上的男人推开,但师兄突然趴了在她身上,用口轻咬着她胸前凸起的乳头,一阵酥麻便从胸前两点传遍全身。「啊……天啊!」小芳微微颤抖着,乳头一向是她的弱点,给人一碰便没有能力反抗了。

  小芳上面受到攻击,下面却同时感到师兄的龟头在她阴道口磨着,那似有似无的碰触,把小芳弄得意乱情迷,她知道自己湿湿的小穴正等待盼望着师兄从阴道口插进来。

  「我要进来了。」师兄在小芳耳边轻声的说,然后便用手扶正阴茎往她的阴道刺了进去。

  在师兄挺进的一瞬,小芳清楚地感觉到下体被一股力量突破了,要不是双手拼命抓着身边的床单,她早已忍不住尖叫了起来了。

  「完了!没有了!」小芳体内插着一根不属于自己丈夫的阳具,心里感觉到一股伤心绝望,因为她知道以后在丈夫面前再也不一样了。

  「感觉怎么样?」师兄在小芳耳边他呢喃着。

  小芳整个脸羞红了不作声,虽然是失身了,但总希望保存一点尊严。反正装睡了这么久,再装下去也变成理所当然了。

  师兄见小芳像是仍醉得不省人事,便自顾自地在她身上发洩了。小芳觉得一根陌生的阴茎在她下体进进出出着,那龟头一直在小穴中磨,肉棒还不时压在阴核上,阵阵快感像涟漪一样向四肢散开,不用多久便全身一麻爽到了一次。
  师兄粗黑的阴茎不停地在小芳泛着白沫的阴道出出入入,小芳双手再次抓紧床单,咬着嘴唇忍着不出声,但最终身体仍不受控制的曲了起来,把臀部抬高迎上了师兄的肉棒,把它深深的埋入爱穴中。

  一股无力感随即在小芳的小腹升了起来,不断地扩散到全身,接着便是一阵晕眩,整个人一下空了起来,竟又爽到了一次。

  「啊哟!」小芳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在高潮时不作任何反应可不容易。
  师兄感到小芳有反应了,便用双手撑在床上加快速度抽送起来。小芳侧过头微微张开眼,见到师兄粗獷的阴茎在自己腿间急速的进出,也不知道是该感到羞愧还是兴奋,只有张大双腿尽量迎合。

  师兄见到,便扛起小芳双脚放到肩上,双手扶着她的屁股把她娇小的身躯抬起掛到身上,重新开始抽送起来。

  「噢!好入啊!啊唷!」小芳可从来未试过这样给阴茎深深插入,子宫颈给师兄的龟头狠狠地撞击,阴茎进出时不停扯动大小阴唇带动阴蒂,快感像山洪暴发,一浪接一浪的袭来,不消片刻又全身痉挛,达到一个高潮。

  师兄感觉到小芳的阴道不断在抽搐,知道她又爽到了,便把扶着小芳屁股的手配合他的抽插急速推动。师兄狂抽猛插几十下,小芳便听到师兄口中发出一声闷响,突然停了下来,下身紧紧贴着她的下体,把阴茎深深埋进她的蜜穴之中,龟头一跳一跳的,把一股滚烫的热流便灌入她的子宫中。

  「噢!别射进去啊!」小芳在生完孩子后因餵人奶,所以没有吃避孕药,这一下子感觉到师兄在自己身体里射了精,才醒觉他没有戴套,但精液早已注满了她的小穴,除了希望不会怀孕之外亦毫无办法了。

  在连番高潮之后,小芳无力地躺在床上,由得师兄压在她身上不停地喘着粗气,直到原来胀得粗大的阴茎逐渐软下来退了出去,师兄才起来沐浴穿回衣服。
  小芳心情十分复杂,因为是第一次让老公以外的男人侵入了身体,还被内射了。乘师兄不在,连澡都没洗便连忙穿回衣服离开了。


          (4) 弄假成真的三P(上)

  綺雯今年二十八岁,刚刚结婚两年,虽然丈夫的父母整天嚷嚷着要她给他们生个乘孙,但她还是想多享受几年的二人世界,加上丈夫事业仍在奋斗期,两人便决定晚几年再要小孩。

  綺雯和丈夫各自有自己的事业:丈夫的生意以销售为主,不但压力很大,还经常要出差到处跑,就是精力怎么旺盛,有时仍难免累得冷落了娇妻。反而綺雯是IT人,上班只要有部手提电脑便可以,加上现在很多IT公司都由得僱员在家工作,所以她大部份时间都是一个人在家工作,可算十分自由。

  有一天丈夫出门上班之后,綺雯如常的打开电脑,随便在各网站逛着,突然收到一个陌生男人的短讯要求加她,一时好奇便接受了。

  那人的网名叫「PPP」,自我介绍说自己也是IT人。有了共同的话题,大家谈了一会便很快熟稔起来,而当大家交谈了一週,话题便从技术转到了生活的琐事了。

  奇怪的是綺雯发觉很多不能和自己认识或相熟的人倾诉的心事,也可与「PPP」分享,自己生活的所有不快,说过哭过便一切都好了,可能是大家隔着电脑,令她觉得不但不会被伤害,反而还有一份莫名其妙的安全感。

  这时的綺雯当然不是想搞什么网恋或偷吃,只不过是生活太过平淡,一个无聊寂寞的女人想在网络的虚拟世界里找个伴吧了。两人的交谈也一直十分正经,直到一天黄昏綺雯工作累了,丈夫又有应酬未返,便上网找「PPP」閒聊,无意中问他「PPP」是什么意思,便出事了。

  「PPP便是三个P,即三P嘛!」他说。

  「三P又是什么意思?」綺雯天真的追问起来。这也怪不得她,毕章她只有丈夫一个男人,正常的性经验也不多,更不要说什么多P了。

  「什么?连三P也不知是什么?你真的天真得可以。按这里自己看吧!」三P答完便送了一个链接过来。

  綺雯把滑鼠在链接上一按,竟接到了一个黄色网站的在线视频播放版块,她从来没有去看这种东西,但想到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看了也没有人知道,便忍不住好奇点了进去观看起来。

  「噢!你好坏啊!」綺雯看到画面中一个女生给两个男人上下夹攻,登时羞得面红耳热。

  「看明白了?三P就是三个人一起做爱。」「PPP」解释着。

  「变态!怎会找别人搞自己的女人?要是我丈夫他一定不会这样做!」綺雯虽然在骂「PPP」,但却没有停止继续在看。不消多久,她已是看得浑身燥热,不但呼吸急速,连双腿也不停交叠,明显是看到动情了。

  「你丈夫不这样做只因他自私和妒忌。你看那女的多么爽!要是你是我的女人,我一定找人一起好好给你享受。你要明白女人的身体构造是可以一次又一次的高潮,而男人却只能短时间内射精一次,不能完全满足你……」

  「够了,别说了。有点事,迟些再谈吧!」綺雯越说越羞,便匆匆下线了。
  綺雯下线后便把视频播放也关掉,可能是丈夫近日因工作太忙没碰她,綺雯怎样也不能再集中精神工作,便起来走进浴室,希望藉淋浴冷静一下。

  綺雯脱去衣物,露出她那幼嫩绵滑的皮肤,一双修长的美腿跨入浴缸之中,站到花洒之下,让莲蓬头从上而下的淋着。

  「哗啦……」随着水声的响起,綺雯一面搓洗着自己的身体,一面欣赏自己引以为傲的身材。

  在她一双长腿尽头是她那浓密的神秘黑森林,再上便是她努力节食维持纤细的小蛮腰,胸前在三4C的双峰上的小乳头仍是粉红色,脸上轮廓分明,加上一头长及肩的黑发,就是平日穿上衣服也不知引住了多少目光,现在全身光滑细嫩的皮肤在热水的淋浴下显得红通通的,和她因性奋而潮红的粉脸互相辉映,更是诱人。

  綺雯在热水不断的淋浴下,疲惫逐渐消除了,但随着心情的放松,内心深处竟萌起一股想做爱的慾望。

  「嗯……」在沐浴乳的润滑下,綺雯一双纤手在自己身上游移,在摸到那已尖挺的乳头时,一阵久违了的快感便随着纤指的抚弄散播到全身,弄得她双腿发软,一下就跪倒在浴缸之中。

  綺雯把双膝尽量分开,玉手伸向展开的腿间,轻轻滑到幽秘的私处按下去,轻柔的用食指抚慰着,随着手指的动作愈发剧烈,快感也逐渐加强,口中的娇喘声也越来越粗重。

  「嗯……嗯……嗯……喔……喔……喔……啊……」高涨的情慾令綺雯闭上一双妙目,口中娇吟了起来。小蛮腰因着手指的动作摆动起来,跪着的双脚更加无力,身体跌坐浸在浴缸的水中弓了起来,不用说也看得出她已快要达到顶峰。
  「老婆,我回来了!刚才应酬喝了点酒,我先上床了。」突然浴室门的把手「卡啦……」一声打开,綺雯的丈夫探头看见她在淋浴,连瞧也不多瞧一眼,说完便关门跑回睡房了。

  这一下子!綺雯可吓得魂飞魄散,高涨的情慾像是给冻水直淋,在这紧张关头不但不能爽倒,还感到一阵莫名的羞耻和罪恶感。綺雯虽然在年幼无知时试过淋浴畤用花洒的水柱去刺激自己下体,也从中试过达到高潮,但结婚后已没有自慰的习惯,今天给「PPP」挑逗,竟又不自觉的自慰起来了。

  理智告诉綺雯自慰是不对的,但燃烧起的慾火也不是一下子能浇灭。

  綺雯匆匆拿毛巾抹干身体,随便穿回T恤短裤,便跑到睡房希望能和丈夫缠绵一下。谁知酒气薰天的丈夫已像死猪般睡死在床上,綺雯望了望他一眼,心里不禁感嘆丈夫的不解风情,虽然给吊在半空中的滋味可真不好受,但也只可失落的爬上床倒头便睡。

  「啊……不要舔……」梦中綺雯迷糊迷糊的看到丈夫从床上爬起来,把头埋在她双腿之间在舔。「唔……老公,快!快……快进来吧!」綺雯很快便给舔得憋不住了。

  「老公不要射,人家还未爽到呀!」綺雯尚未说完,已感觉到丈夫的肉棒在她阴道里一跳一跳的在射了。

  「噢!这么快又来?」綺雯觉得丈夫射完精软掉的肉棒滑出来不久,又插了进来。「啊……呀……涨死了!到底了!你不是我老公!放开我……」綺雯觉得身上的男人比丈夫粗壮,警觉他不是自己丈夫,马上便叫了起来。

  「老公,救我,这猥琐的男人是谁?为什么你让他操我?」綺雯觉得丈夫不但不帮她,还用手把她按着,让那陌生男人尽情在她身上驰骋。

  到了这里,綺雯终于逐渐醒过来了。綺雯只觉浑身像着了火似的,乳头高高的在T恤下发硬凸起,腿间更是湿润一片,不但内裤黏黏的贴在私处,爱液把外面的短裤也沾湿了。

  綺雯望向身旁的丈夫,见他仍旧睡得香香的,知道想要他灭火,是没有希望了。但这时綺雯脸上一片潮红,小穴中又湿又痒,虽然觉得身体是属于心爱的丈夫,自慰又是羞耻的行为,但仍是不由自主地把一隻手伸到胸前,另一隻手探到短裤下面,温柔地开始细腻的抚摸自己敏感的部位,同时接着梦境发生的一切,幻想着自己无助地给两个男人上下夹攻。

  「啊……呀!呀!呀!呀……」綺雯一面使劲捏着自己的乳头,一面用手指抹过她私处的阴毛,从中央滑进去揉着她的阴核,小豆豆在她指尖的搓揉下抖跳着。突然一阵酸麻如电流流窜全身,身体失控地紧绷起来,两脚合起把插在蜜穴中的手指紧紧夹住,爱穴深处像有一股热流涌出,身躯无法控制的紧紧弓起,一抖接一抖的,终于达到了畅美的峰顶。

  「唔……好舒服!」高潮到了,原本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了,綺雯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这时房间里除了綺雯的娇喘之外,静得什么声音都没有。綺雯一脸春意的回头看去看看自己的丈夫,突然想到今次幻想着「PPP」来自慰,高潮来得又快又强,可能是现实中得不到的,所以特别刺激。

  从那夜开始,綺雯和「PPP」开始在网上聊性,聊得兴奋便自慰,每天乐此不疲,差不多每週都要用手来自己满足几次,更不再苦等老公去满足自己的身体的需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