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女如烟】(02)作者:花香裙中
>
    2章酒精中毒

  柳如烟走的第二天,我从同学那里得知她答应了父母的包办婚姻,老瘸子立刻给了十万礼金,定下十天后结婚。

  听到这个消息的那一刻,我万念俱灰!

  不行!我决不允许我的女人嫁给别人!

  但我能怎么做?

  带着柳如烟私奔么?

  可是,她舍不下没有亲情只把她当作财物的父母,我也舍不下自己的父母啊!
  我该怎么办?

  整整三天,我不吃不喝不睡,一个人带着屋子苦思冥想,把父母吓得都在单位请了假陪我,生怕我出什么事情。

  当第四天早上天光刚刚亮起时,窗台没有拉严实的窗帘缝隙射进几缕纤细的阳光,在昏暗的卧室内照耀出一片光明,也照耀出憔悴不堪蜷缩在床上的我。
  我呆呆的看着那几缕阳光,感觉它们就像是利剑一样劈开了我卧室之中的黑暗,让我明白又一天来到,我最心爱的女人柳如烟要嫁给一个老瘸子的婚期又近一天。

  利剑?

  劈开黑暗?

  我的心脏猛然一跳,布满血丝毫无神采的双眸忽然迸发出两道光芒!

  既然我没有办法帮助柳如烟脱离苦海,那我至少可以让她不坠入苦海!
  我要杀人!

  我心中生出滔天杀意!

  我要像这阳光劈开黑暗带来光明一样,为柳如烟为自己劈开一条生路!
  主意已定,我立刻搜集自己能够找到的有关老瘸子的一切情况。

  冯步才,五十岁,河西村人,二十岁时因打架斗殴被打断右腿成终生残疾,被称为瘸步才。四十岁前为村中地痞,四十岁后以为建筑工地承包装修为生,现居住在县城某小区内。

  看着自己整理的材料,我不禁倒吸口凉气。没想到,这个老瘸子还是个地痞混混。虽然没有称霸一方,但现在也活的有滋有味。不用再多调查我就可以猜到,冯步才的社会关系网肯定极为复杂,各种人脉给他带来的潜势力,只要他不过分,绝对可以令他获得自由自在,绝不是我这是穷职工子弟能够对付得了的。

  更何况,一个混了几十年的老地痞,打架绝对是是个好手。别看已经五十岁了还是个瘸子,我是一个十八岁的健壮少年,我很相信,一旦我跟他动起手来,绝对会被轻松撂倒。

  而且,我要杀他,绝对不能用直接冲突的方式,否则会给自己留下无穷后患。
  首先,我决不会让自己杀了他再赔上自己,也不会因此而给父母带来灭顶之灾。

  其次,我决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是我杀了他,我要继续过我的生活,我要和柳如烟继续过自由幸福的人生!

  于是,我开始了解冯步才的生活方式。

  喜欢泡KTV。小县城没有酒吧,舞厅什么的早已过时,能让冯步才这样的混混趋之若鹜的地方,也就是三教九流无所不容的KTV。喜欢赌博。国内禁赌,但有许多暗庄,虽然不成气候,但无处不在难以灭尽。县城内就有几处传说中的暗庄,冯步才经常光顾。

  喜欢女人。原来他没钱只能找妓女,现在有钱了他不但包养了几个拜金女,还和几个有夫之妇暗通曲款。

  手下养着一帮小混混。不但为他争抢生意,还能给他保航护驾。

  所以,综合看来,冯步才的生活路线就是小区——KTV——暗庄——女人窝——工地。

  这几个地方,我最容易接近,也最不容易让人察觉我的意图的只有KTV。于是,在柳如烟准备和冯步才结婚的前一天晚上,我应同学之邀,庆贺彼此都考上大学,来到了KTV通宵狂欢。

  原本大家约定的是几天后,但经过我的游说,所有人都同意定在了这晚。
  因为,冯步才为了庆贺他成功娶到柳如烟这个村里有名的才女,提前邀请几位狐朋狗友炫耀。

  进了KTV,震耳欲聋的音乐,炫目刺眼的灯光,昏暗模糊的视线,令所有人都不禁有种尽情放纵的冲动,以及随之而生的狂野欲望。

  前半夜到凌晨三点之前,是KTV最火爆疯狂的时间段,所有包厢里的人都在疯狂的嘶吼发泄,更有的包厢直接锁死将音响开到最大不知道在做什么勾当。
  我知道,我必须在这个时间段内杀掉冯步才,否则就会引起其他人注意。
  因为冯步才的到来,今晚KTV里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是他的包厢,KTV里唯一一座最大的豪华包厢——总统包厢,可容纳百人同时狂欢。

  晚上十点,我借口透气出了包厢,从冯步才的总统包厢前路过,发现包厢门竟然半开,里面数十号男女衣衫不整的在拼命嘶嚎,灌酒与搂抱亲热。

  此刻冯步才搂着身边两个全身赤裸的少女,不停的相互亲吻玩弄她们的乳房,他的两腿之间,还跪爬这一个赤裸的少女,头部不停的起伏,显然是在为他口交。
  这个少女高高翘起的臀瓣正对着包厢大门,臀瓣中间一蓬凌乱的乌黑阴毛中,微张着沾满粘液的肉孔。很明显,这个少女已经被人肏干过了。

  在冯步才旁边,有一个少女跪爬在沙发上,一个少年在她身后用细长的鸡巴急速的抽动,一个少年在她前面不停抽插她的嘴巴。

  点歌台上,一对男女赤身裸体的拥抱着在狂笑唱歌。包厢中央的场地上,有几个少女在无师自通的跳着脱衣舞,其他的少男少女则疯狂的举着酒瓶助威叫好。
  不时有跳的实在撩人的少女,被忍耐不住的几个少年拖到一边,扒光了衣服狠狠肏干!

  真是忘乎所以!

  冯步才从四十岁之后开始发迹,到如今十年的风光早令他狂妄到横行无忌。
  晚上十一点,我借口尿遁又从总统包厢前路过,看到许多叼着烟的穿着怪异服装的少年不停的进出。侧耳一听,原来是附近的小混混得知冯步才这个大哥今晚提前庆祝自己大婚,特意过来恭祝并送上礼金。

  我紧皱眉头。因为我发现,尽管这个总统包厢进出并不难,冯步才没有派人把守,尤其是人来人往,完全可以随时混入。但是,我不是一个混混,无论我怎么装,谁都可以一眼看出我是一个学生。

  难道今晚真的没有机会,真的要去他的小区等他?

  我有些怀疑自己今晚的行动是否太草率了。

  于是,晚上零点的时候,我又借口透气来到了总统包厢前。这时,整个KTV里的放纵已经达到了顶峰,更有许多人喝酒喝得狂性大发,恣意生事。

  当我刚走近总统包厢,就听到里面传来女人的惊恐尖叫声,然后就是剧烈的玻璃破碎声和怒骂声。

  紧跟着,包厢门猛地被拉开,从里面冲出几个厮打成一团的混混。

  我紧贴拐角避开冲撞仔细一听,原来是几个有着宿怨的混混一起为冯步才庆贺,喝高了口角了几句就忍耐不住开始大打出手。就连冯步才出面阻止都无法压制住。

  于是,我看到冯步才铁青着脸也跟了出来,冷冷的盯着拼命下死手殴打的双方。

  KTV的管事一看不好,正准备出面阻止,看到冯步才在场,立刻满脸赔笑点头哈腰的跑过来。

  「冯哥,您看这事怎么办?」「你不用管,妈的,几个小兔崽子翻天了,老子的面子也敢不卖!来人,给我打,全都给我打趴下!妈的,不就是仗着有个好老子么,屁!」冯步才一声令下,包厢内走廊上呼啦冲突几十个年轻混混,一拥而上将几个动手的混混摁在地上就是一顿拳脚。

  「冯步才,你这个老不死的,你敢让人打我!你以后别想从我家的工地上拿单子!」「冯瘸子,你他妈的敢对小爷动手,城西这里你以后别想混了!」很快,几个小子被打得满脸是血,几个人架着他们跪倒了冯步才面前。但是为首的两个少年却毫不惧怕,一个个咬牙切齿的大骂。

  「滚!以后别让我见到你们!小兔崽子,你以为你们老子真的能动老子么?
  屁!「冯步才一人踹了一脚,这才让人把这几个人架着扔出KTV。管事一看事情平息,立刻点头哈腰的满脸赔笑,招呼人收拾凌乱的场地,又给冯步才送上啤酒瓜果点心表示谢意。并且偷偷又让人赶紧将被扔在门外的几个小子安抚好,该看医生的看医生,一人塞了分红包。

  尽管能开KTV的人拥有的实力绝对不是冯步才这种老混混能相比的,不过开开门做生意,来者是客,和气生财,没必要四处树敌。偶尔破财免灾也是应有之道。

  等所有人都散开,我也顺着看热闹的人流回到了自己的包厢。没有人会注意到,在刚才的混乱之中,我趁机靠近冯步才,在他后腰的衣服上扎了一个特制图钉。

  所以,当冯步才回到总统包厢,继续在手下人的逢迎中,搂着几个赤裸的少女狂欢时,刚一坐到沙发上,便感觉后腰一痛,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他伸手一摸,扣下一个图钉,跟这个KTV里四处装饰的图钉一模一样。

  「妈的!这群兔崽子,还得老子被图钉扎!以后肯定找机会用老子的鸡巴扎你们的亲娘!」冯步才骂骂咧咧了几句,这才将图钉扔到一边,一把扯过一个赤裸的少女就在众目睽睽下进行肏干,包厢里的年轻男女纷纷叫好。

  凌晨3点,冯步才喝得大醉迷离,又狠狠玩弄了好几个刚刚入道的混混少女,这才被几个心腹手下架着送回了家中。

  第二天,当冯步才的家人看看日进中午他还没有起床,便前来催促。结果一开卧室门,却发现冯步才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早已死去多时。

  顿时,冯家准备迎娶柳如烟的大喜婚事,变成了为冯步才举行丧事。

  经过法医解剖尸体检查,结论是:酒精中毒致死。

  冯家人不相信,与冯步才有利益相关的人或势力也不相信,于是申请省里法医专家检验。结论依然是「酒精中毒致死」,不过却给出详细分析。

  一、冯步才死亡前大量饮酒。

  二、冯步才死亡前射精数次。

  三、冯步才死亡前吸食毒品。

  四、冯步才死亡前被KTV一枚图钉扎上,上面附带KTV装修的化学物质,对酒精产生催化作用,毒品与纵欲更是这种作用放大,最终导致其酒精中毒死亡。
  所有人都不得不慨叹,冯步才真正自己作死,马上就要结婚还不收敛点,结果自己把自己搞死了。

  于是,冯家人认为柳如烟这个女人不详,克死了冯步才,将冯步才与柳如烟的婚事就此作罢,强势讨回十万礼金。

  当冯步才的死最终盖棺定论之后,柳如烟再次来到我的家中。

  几天不见,她憔悴的瘦削了很多,眼窝深陷,脸色发白。

  一见到我,柳如烟猛地扑进我怀里放声痛哭起来。

  对她来讲,冯步才的的死,冯家将婚事取消,无异于是令她脱离即将延续一声的梦魇和苦海。

  我父母很知趣的找理由出门。

  于是,当柳如烟哭够了之后,她开始疯狂的亲吻撕扯我的衣服。

  「云飞,我是你的,我是你的!要我!要我!」我知道,柳如烟此时正处在大悲大喜之中,整个人的精神极度不稳定,随时可以崩溃。

  所以,我并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进行劝解,而是非常配合脱掉我的衣服,扒光她的衣服,用我坚挺硕大的阳具,狠狠的肏干她!只有这样,才能让她真正的放松下来。

  当我的阳具深深插入她的花心时,不知道是舒爽还是兴奋,柳如烟开始疯狂的尖叫,几乎将我的耳朵震聋。

  我知道,她需要发泄。发泄心中的曾经绝望的痛苦,发泄苦中得活的剧烈惊喜!

  而这时,对于杀死冯步才的异样兴奋,一直深深压抑在心中的我,一样需要一种发泄,否则,我不知道我会不会令自己的心理产生什么不好的变化。

  于是,我们两具年轻火热的赤裸身体,疯狂的碰撞着,疯狂的用嘴巴啃咬对方,疯狂的竭尽全力的大叫尖叫嚎叫!

  在这种近乎用生命去发泄的狂暴做爱中,没多久,柳如烟就无法承受这种极耗体力的剧烈运动,一声长长的几乎窒息的呻吟尖叫声中,浑身剧烈抽搐的昏死过去。

  而我依然没有射精。我的阳具更加坚硬如铁,硕大的几乎要爆炸开来。
  但是我却同样疲累不堪。

  休息了一会儿,当我小心翼翼的将没有射精,更加坚硬如铁的阳具从少女的花心中拔出来时,看到了上面斑斑血迹。少女的花心中,也缓缓流出殷红的鲜血,濡湿了身下的床褥。

  我心中暗喜,早听说女人被破处之后,撕裂的处女膜还会复合,再插入时,会像第一次破处一样流血。不过这种情况极少,但我现在却在柳如烟的花心中尝到了这种美妙滋味。

  果然是我深爱的女人,没有人会知道她的魅力,这辈子只有我一个人可以恣意品尝这具令人销魂发狂的娇躯!

  我小心翼翼的将染上柳如烟第二次破处血渍的床单收起来放好,然后在浴室中放满了热水,将昏死过去依旧熟睡的少女轻轻抱起,一同泡进了温暖的热水中。
  也许是热水的刺激,柳如烟忽然梦呓道:「云飞,要我!云飞,别离开我!
  不!云飞,我不要嫁给老瘸子!云飞,要我!云飞!「随着梦呓,柳如烟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紧闭双眼的脸上流出惊恐的表情,双手双脚开始不停的挣扎。

  我知道,在答应自己父母的包办婚姻之后,柳如烟每时每刻,每分每秒之中都处在无尽痛苦的折磨中。我难以想象,这个少女为了报答她那无情无义将她当作财物卖出的父母,承受着如此的痛苦折磨,是怎样渡过的这些天!

  所以,我紧紧抱着柳如烟,在耳边轻轻说道:「如烟,不怕不怕!我在你身边,我紧紧抱着你!我不会让你离开我,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永远也不分开!」
  也许是我熟悉的声音起了作用,柳如烟的手脚不再挣扎,而是紧紧搂着我,生怕我消失一样,但是身体依旧颤抖不已。

  我心中一动,慢慢将她浑圆的屁股抬起,调整了一下角度,用自己的硕大昂扬的龟头对准柳如烟的花心,慢慢的将少女放下,让自己的阳具深深的插入到少女花心最深处。

  「云飞……」果然,我的阳具插入柳如烟的花心,少女的身体不再颤抖,呢喃的叫了我一声之后,呼吸逐渐平稳,深沉的睡去。

  直到柳如烟紧紧抱着我的手脚逐渐松开,我才搂着她为她轻轻的擦洗身体,笨手笨脚的为她梳洗了头发,将她全身擦干净之后,这才抱着她回到床上躺下。
  在这个过程中,我的阳具只要一丛柳如烟的花心中拔出,她的身体就会开始剧烈的颤抖进而惊恐的梦呓起来。所以,我不得不一直用坚硬的阳具插在少女的花心中,为她做完这一切。

  等到我躺倒床上,让柳如烟平趴在我身上,双腿放在我的身体两侧,头枕着我的胸膛,我那依旧坚硬如铁的阳具依然深深从插在少女的花心,这才长长喘了口粗气。

  好累!

  一切终于搞定,我可以放心搂着我心爱的女人睡觉了!

  于是,我轻轻抚摸着柳如烟温润如玉的后背和酥软弹滑的圆臀,慢慢睡了过去。

  睡梦中,我的嘴角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微笑。

  没有人会知道,是我杀死了冯步才。

  没有人会知道,在我为了追求柳如烟的努力学习中,随着我的成绩逐渐好转并名列前茅,我对化学的浓厚兴趣。

  更没有人知道,我这种对化学的浓厚兴趣,乃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
  甚至,我在学校的化学实验室中,已经偷偷尝试过,可以通过学校仅有的实验材料,完成了在大学里才能学到的化学实验。

  所以,没有人知道,一枚KTV装修用的沾染了劣质涂料的图钉,在我的精心设计下,会令冯步才以一种最正常的酒精中毒方式致死。

  这,只不过是我的牛刀小试而已。

  这件事让我知道,我不再一个一无是处的学生,更不是一个无所作为的低薪职工家庭的子弟。

  因为,我发现了我拥有的特别能力。

  这种能力,只要我用的好,可以发挥出连我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巨大威力!
  但是,我不知道,在县城的两处地方,此时分别出现了我的名字。

  「冯步才喝酒喝死了?哼!眼看大事将成,这个废物!」「冯步才要娶柳如烟,柳如烟在答应嫁给冯步才前献身给楚云飞,冯步才死之前与楚云飞同在KTV?

  省里法医专家结论:酒精中毒致死?哼!即便没有任何证据,冯步才的死也跟这个楚云飞有关系。「」楚云飞和于金菲是好朋友?据说,楚云飞还为柳如烟的事找于金菲帮忙而被拒绝?唔,这个倒是可以好好利用一下,要是利用的好,冯步才这个废物的死所带来的影响,也许会变成更好的帮助。嗯,就这么办!「一座外观普通但内部装修奢华的别墅内,一个阴冷低沉的声音高声呵斥完,随后对身边人又做出了新的安排。

  县城刑侦队内,已至半夜办公室依旧亮着灯光。

  「清玲,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最近不是没什么案子么?」晚上值班的刑侦队副队长王子鸣看见是刚从警校毕业的警花李清玲,暗叹年轻人就是干劲儿大,不过这样又能怎么样呢?到头来上面没人还不是跟他一样一辈子蹲在这里?
  「王叔,我在看冯步才的案子。我对省里的酒精中毒致死结论没疑问,但是我对酒精中毒致死的巧合方式很怀疑,所以想看看到底是真的巧合,还是有人故意制造的巧合!」夜已深,我睡得很香。尽管我很想抽动深深插在柳如烟花心中的坚挺阳具,但是为了让自己心爱的女人睡个好觉,我努力的忍受着。

  怀抱鲜嫩酥滑的少女娇躯,阳具深深插在少女刚刚又被破处的紧窄花心,却不敢动弹一下,这也许就是所谓的痛并快乐着吧?

  我很享受这种快乐。

  但是我不知道,在我享受这种快乐的同时,有两张我看不见的大网正在对我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