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女如烟】(01)作者:花香裙中
>
「楚云天,恭喜你考试省会大学!可惜我差了一分没考上,我家里没钱供我复读了,我要出去打工,今天是来跟你告别的。也许……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当柳如烟把我约出来时,我开心的以为她已经考虑好了我的表白,愿意做我的女友,没想到竟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高一时我疯狂的暗恋上了她,不顾一切的追求,可她只说了一句话就让我止步不前。

  「只要你的学习成绩能超过我,我就做你的女朋友。」柳如烟的学习成绩很好,好到小考大考期中期末考,统统只能让人仰望的地步。而我的成绩只能算得上及格。于是,为了能与她尽可能的拉近距离,为了能在学习上超过她,三年高中我拼了命的学习。

  尽管后来一直没能在学习上超过柳如烟,可我的努力也让她很感动,我们成了好朋友,但也仅止于朋友。

  高考来临前,我终于鼓足了勇气想柳如烟再次表白。因为,我怕我们考的大学不一样而分开,永远的失去她。

  柳如烟说她想考省里最好的省会大学,也只想考省会大学,只要我们能一起考上,她就答应做我的女朋友。

  可是,没想到造化弄人,高考时柳如烟因为长期营养不良,竟然连续几次晕倒在考场上,严重影响了她的考试成绩。直到这时我才知道,原来柳如烟家里竟然那么穷困。

  「如烟,千万不要放弃,我供你复读,我攒的零花钱足够你的复读费用了,我在省会大学等着你!」柳如烟的话如五雷轰顶一般让我难以接受,立刻大吼道。
  「谢谢你,楚云天,你想过没有,即便你能供我复读,即便明年我能考试大学,可我家里现在没有了经济来源,我得出去挣钱养活我父母兄弟啊!」柳如烟那美丽的双眸盖满了晶莹的泪水。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涉及到家庭重担的问题,不是现在的我能够解决和承受的。

  「真的没有办法了么?」我不甘心。

  「要是有办法我也不想放弃学业,就差一分啊!要是我在考场上少晕倒一次,晕倒的时间能够少几分钟,也许我就能和你一起考上省会大学了!楚云天,就这样吧,谢谢你三年陪我一起努力,再见!」柳如烟凄然对我一笑,转身离去,只留给我她袅娜的身影,让我痛苦不已。

  「如烟……」我伸出手想要抓住她,可却最终无力的放下。我现在好恨自己还是一个学生,没有能力挣钱,不然就能帮她解决家庭重担。我更狠自己一直被这个倔强坚强的少女拒绝任何帮助,否则就不会让她营养不良导致无法考上省会大学。

  接下来的几天,我浑浑噩噩的就像是失去了魂魄,父母也知道我和柳如烟的事情,他们除了劝解也只能无奈。

  这一天父母不在家,我我在床上懒得起来无聊的玩游戏。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我不耐烦的起床开门。

  门一打开,看到竟然是柳如烟,此时的她脸色煞白,眼神中满是恐惧。
  「楚云天,我……我……呜呜!我刚刚偷听到,我爸妈要把我嫁给一个老瘸子,换来他们看病和供弟弟上学的钱!我就赶紧偷跑出来。我不知道该去哪里,一直跑就跑到了你家。楚云天,我该怎么办?」还没等我开口,柳如烟用颤抖的声音对我说道。

  「什么?这怎么行!快进来!」我一听她的话,顿时怒火冲天,将柳如烟拉进屋里。

  「唉!我就是命啊!我这辈子命不好,就这样吧!希望下辈子能托生个好人家!」整整一天,柳如烟伤心欲绝,哭的死去活来,我除了抱着她努力安慰,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个事情。尽管包办婚姻早已是历史名词,可在愚昧落后的农村中,因为家境贫困依然存在这种事实。

  报警么?这种事情最终也只有让村里进行调节而已,除非那个老瘸子敢用强。
  逃跑么?难道柳如烟就此与父母断绝关系?

  无解,无解啊!

  天色渐暗,柳如烟忽然停止了哭泣,整个人变得冷静无比,对我说出这句话之后就要起身离去,回到她的家中,迎接即将开始她一辈子的悲苦人生。

  「如烟,你别走,我娶你!」看着柳如烟那绝望到失去了生的气息的眼神,我再也忍不住一把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对她大声的说道。

  「楚云天,谢谢你还愿意帮我!可是我不能嫁给你,我不想让我的父母毁了你的一生,毁了你的家庭。下辈子如果我们还能再见,我一定嫁给你!」「如烟!」
  我紧紧搂住毫无反应的她,不禁放声哭泣起来。我只是一个学生,我能做什么?

  过了许久,柳如烟用力推开我,痴痴的盯了我好大一会儿,突然亲吻了我一下,然后转身跑出了我家。

  一夜的辗转反侧,我怎么都睡不着,我不甘心让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就这样沉沦在无尽的悲苦中度过一生。我甚至想到了杀死那个该死的老瘸子。

  「一定能想到拯救如烟的办法!一定得想到拯救如烟的办法!」我在心里对自己坚定的发誓!

  我努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开始努力思考起来。

  柳如烟之所以被父母以包办婚姻的方式卖给一个老瘸子,是因为他们得了慢性病需要长期吃药调养,还有他的兄弟要上学。

  归根结底,就是一个钱,就是他们家没有了经济来源,只要我能解决这个问题,所有的事情就都能解决。

  可我一个学生,我家里也只是低薪职工家庭,没有能力没有实力没有人脉来帮柳如烟长期生病的父母找一个稳定收入的经济来源啊!

  怎么办?怎么办!

  我挠破了头皮,抓掉了无数的头发,在我的卧室里不停的徘徊。

  当天明的时候,忽然我想到了一个办法,于是草草收拾了一下自己跑出家门。
  来到县城的一座高档小区门口,给于金菲打了个电话。

  于金菲的父母开了一家大型超市,算是县城的富豪之一。只要她答应帮忙,在她家的超市里给柳如烟的父母找个轻巧的工作,所有问题就都迎刃而解。
  「哟!是楚云飞大才子啊!今天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对了,还没恭喜你考试省会大学呢!我们县城这一届你可是独一份儿啊!」电话里传来于金菲的娇笑,声音格外撩人!

  于金菲也很漂亮,不过与柳如烟不同,她是那种妩媚的漂亮,柳如烟是素雅的漂亮。

  我跟于金菲是初中同学,高中虽然不在一个班,但也经常联系,算是说得来的一个朋友,不然我也不敢来麻烦她。

  「大美女,快出来,我有事找你。」跟于金菲不能多说话,一说多就会被她带着走不知道说到了哪里。

  「大才子召唤,小女子马上就到。」挂上电话没超过十分钟,一辆白色宝马从小区里缓缓驶出,停在了我的身边。

  「楚云飞,这么早还没吃饭吧?我们一起吧。」车窗无声下滑,露出于金菲披散着长发的妩媚脸庞。

  「好吧!我请客。」「楚云飞,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我们随便吃了些早点,再坐回车里的时候,于金菲问我道。

  我沉默了一会,将柳如烟现在所处的绝境告诉了她。

  「楚云飞,我很同情,但是爱莫能助!」听完我的话,于金菲用一种很特别的眼神看了我好大会才缓缓说道。

  顿时,我愣住了。

  「是,我家的超市里可以给她父母提供一份合适的工作。但是,我想问一句,柳如烟跟我非亲非故,即便是同学也不是一个班的,凭什么我要帮她?因为你楚云飞么?你楚云飞又是我什么人?」没等我发问,于金菲又接着说道。

  「我……」我张了张嘴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是啊,于金菲凭什么帮柳如烟?我又凭什么要求于金菲这么做?

  我无言以对。

  就这样,当我拿到本该欣喜若狂的省会大学录取通知书时,却茫然的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悲伤。

  我能考上省会大学,是为了追求柳如烟。现如今,我考上了省会大学,柳如烟却以一分之差落榜,并且因为家境贫困即将陷入悲苦的一生。

  拿到省会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柳如烟突然又来到了我家。

  「楚云飞,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省会大学录取通知书,也算是了了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我默默的将她带进我的卧室,从抽屉里拿出录取通知书,双手捧着递了过去。

  柳如烟小心翼翼的拿着,似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慢慢打开。然后,她睁大了眼睛,放射出一种令我心痛的光芒,一点点的将这张不大的录取通知书,从左到右,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反反复复的看了一遍又一遍。

  「谢谢你,楚云飞!为了感谢你,我想送你一件礼物,你先闭上眼睛,我不说让你睁开你一定不要睁开,好么?」过了许久许久,柳如烟似乎终于看够了,她将录取通知书缓缓合上还给了我,然后轻轻说道。

  我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一会之后儿,我忽然感觉到柳如烟走到了我的面前,她的呼吸非常急促,就像是喘不过气来一样。我很想睁开眼睛看看,但是想到她的话,强行忍下了睁眼的冲动。

  终于,当柳如烟呼吸平稳之后,她突然仅仅抱住了我。

  我不由自主的伸出双手也抱住了她,触手所及,一片温软酥滑。

  我赶紧睁开了眼睛,竟然发现柳如烟早已脱光了全身的衣裤,一丝不挂的紧紧靠在我的怀里。

  「啊?如烟,你这是干什么?」我被吓得就想挣脱开来,但是柳如烟却拼命的死死抱着我。

  我爱柳如烟,爱的发疯,爱的发狂,甚至爱的可以为她去死。我也不止一次的在夜里,梦想着柳如烟躺在我身边,为我抚慰坚硬挺拔的阳具。每一次与她的相聚,我都会趁她不注意偷偷的贪婪的呼吸她身上的体香。更是寻找一切机会偷窥她穿长裙时的白皙修长的美腿,在她俯身时抓住瞬间即逝的霎那牢牢记住她逐渐挺拔起来的酥胸,以及里面廉价的文胸。

  我无数次的幻想过,当柳如烟答应做我的女友之时,我该怎么才能进一步的一亲芳泽,真正的拥有她的身体,我们的第一次该如何度过?

  可是,我却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柳如烟要为我献出她的童贞。

  「云飞,要了我吧!你知道么?其实我也早就爱上你了,只不过我怕你知道我的家境,所以一直不敢跟你说。虽然我没法掌握的自己的命运,但是我还能掌握我的心、我的感情,还有我的身体。

  云飞,这辈子不能和你在一起,真的是我无法言说的遗憾与痛苦。可是,我愿意用我的余生,永远的记住你对我的心,你对我的情,还有我为你献出的我的第一次。

  好好爱我,云飞,给我这一生留下一个完美的回忆!「在我的挣扎中,柳如烟的话终于让我放弃了这种努力。

  慢慢的,我用双臂紧紧的环抱着她,想要将她融进我的身体里!

  不知道是谁主动的,我们开始了疯狂的亲吻,柳如烟甚至将我的嘴唇咬破,将我的舌头咬断。

  与此同时,我身上的衣服被柳如烟疯狂的扯下,崩断了一个又一个钮扣。
  当我露出健壮的上身时,柳如烟又开始了疯狂的亲吻我的脖子,肩头,胸膛,乳头,小腹。她的动作那么生涩,她甚至不知道怎么亲吻,于是她开始疯狂的啃噬,用她的牙齿用力的在我的上身咬下了无数的牙印,有许多地方甚至直接咬破,流出殷红的鲜血。

  当柳如烟的嘴巴移动到我的肚脐下时,她开始疯狂的撕扯我的裤子,将我的内裤一起脱掉,露出我坚硬如铁的硕大阳具。

  直到这时,柳如烟才停下她的疯狂,痴呆的看着我不住弹动的阳具,似乎有些害怕,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直到这时,我才有机会看清柳如烟那晶莹如玉的娇嫩身躯,以及她胸前颤巍巍的酥乳。

  我体内积压数年的欲望嘭的一声爆炸开来,我疯了一般扑到柳如烟身上,开始疯狂的亲吻她的全身。

  就像刚才她不知道怎么亲吻我用牙齿咬一样,我也不知道该怎么亲吻,也开始疯狂的用牙齿咬。

  不过很快,我发觉,我更喜欢用力吸吮柳如烟的肌肤,因为她的皮肤真的好嫩,好滑,还带着一种令我痴迷陶醉的特别体香。

  柳如烟也在我的吸吮中开始呻吟,她的声音非常美妙,犹如百灵鸟的低吟,更加点燃我体内的欲火。

  于是,我一口将柳如烟的左乳吸到了嘴里。

  柳如烟的身体刚刚发育完毕,充满了青涩之感,乳房更是酥软犹如蜜糖一般,入口满是香腻酥滑之感,令我不禁大口大口的吸吮啃咬。

  到了最后,我竟然完全将柳如烟的左乳含在了口中时,她不禁紧蹙着眉头低声叫了起来,就像是百灵鸟的歌唱升高了一个八度。

  就这样,我将柳如烟的两只香酥乳房,不停的来回品尝啃噬,直到上面满是青色於痕。

  接下来,我开始吸吮柳如烟的小腹,直到过了她的肚脐处,我才抬起头,看向那处神秘的所在。

  一小撮犹如羽毛般的稀疏阴毛,一根根清晰的长在坟起的耻骨软肉之上,带着一种让我销魂荡魄的弧度,延伸至柳如烟光滑洁白的两条大腿中间。

  这时,柳如烟体内少女那天生的娇羞与自我保护意识猛然生气,令她紧紧的将双腿交错合并在一起,任凭我如何用力都无法分开。

  于是,我开始疯狂的亲吻吸吮啃咬柳如烟的双腿,从大腿外侧到小腿外侧,再到她的脚背,然后向上进攻她的小腿内侧。

  也许是我的亲吻令她放松了紧张,柳如烟的紧紧合并的双腿终于慢慢分开,任凭我将头埋在她的两腿之间,从小腿内侧一直亲吻吸吮到她的大腿根部。
  到这时,柳如烟的双腿终于大张在了我的眼前,她红润饱满的阴户上面竟然没有一根阴毛,犹如鲜嫩可口的面包一样,令我再也忍耐不住,扑上去一口咬在了上面。

  直到我将柳如烟的阴户全部吃紧嘴里时,我才发现,里面早已经满含春水,就待我的品尝。

  无师自通一般,我将舌尖伸进了柳如烟的阴户之中,触到了里面包裹的两片酥滑犹如贝肉一般的小阴唇。

  我的舌头像是开荒的老农一般,带着极度的兴奋,激动的开始探索里面的宝藏。我的舌尖仔仔细细将柳如烟的阴户内外舔了一遍,将腻滑馨香的春水全部舔舐干净,这才抬起头,用两手将她的阴户轻轻分开。

  入眼即是两片粉嫩如贝肉的小阴唇,还有小阴唇顶端一粒黄豆大小的凸起。
  学过生理知识的我知道,那就是女人身上最敏感的阴蒂,也是女人获得性快感最容易最强烈的嫩肉。

  于是,我缓缓低下头,用舌尖微微扫了一下这颗犹如水豆腐一般柔软的嫩肉。
  「啊!」柳如烟就像是被电击了一般,立刻尖叫一声,浑身抽搐的蜷缩在一起。

  「不要!云飞,我……」柳如烟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感觉,她就感觉自己被楚云飞亲吻的要死去了一般。她感觉从未有过的幸福。

  可是,当楚云飞用舌头舔了一下她的阴蒂之后,柳如烟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触到了一个炸弹开关,刚刚那一下炸的她魂不附体,几欲昏厥。

  「不怕,如烟,我会让你很舒服的。」楚云飞赶紧俯下身拥抱着柳如烟,用心的亲吻她的嘴唇舌头,然后一路向下,亲吻他的脖子乳房,小腹,将少女的双腿温柔的分开。

  这一次,有过一次经验的楚云飞,亲吻的柳如烟更加舒爽畅快,犹如飘飘欲仙一般。

  然后,楚云飞跪坐在柳如烟的双腿之间,再次用手轻轻分开她的阴户,流出娇嫩的两片贝肉和略微增大的阴蒂。

  接着,楚云飞一口含在了阴蒂上面,开始用舌头轻柔而缓慢的舔舐少女的这块酥肉。

  「啊……」柳如烟又像是收到了电击一般,身体抽搐的想要蜷缩到一起。可是,却被楚云飞将她的双腿牢牢卡住,动弹不得丝毫。

  于是,少女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尖叫声,然后身体一软,昏迷了过去。

  楚云飞此时并不知道柳如烟已经被自己舔的舒爽的休克,入口的香腻酥滑令他沉迷发狂,他现在脑子里只想将这块美肉完全吃进肚中。

  很快,柳如烟身体一抖,被下身极度的舒爽刺激的苏醒过来,开始疯狂的挣扎和尖叫。

  柳如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挣扎什么,双腿被楚云飞牢牢卡死,双手和双脚拼命的乱抓乱蹬。

  直到楚云飞亲吻的喘不过气来,抬起头来,柳如烟这才浑身一软,瘫在了床上,双眸迷离无神,早已失去了清醒的意识。

  但是,对楚云飞的深情爱意,以及不顾一切想要将自己献给这个少年的意志,令柳如烟嘴里不停的喃喃说道:「云飞爱我!云飞要我!」这时,楚云飞再也忍耐不住胯下阳具快要爆炸的欲望,将少女的双腿推到她的双乳两侧,一根坚硬昂扬,不停弹动的阳具缓慢而坚定的抵到了那处粉红酥软的阴户之上。

  「啊!」也许是楚云飞硕大的龟头温度惊人,烫到了柳如烟,也许是柳如烟察觉到了那颗惊人的硕大龟头,更或者少女知道自己马上将要失去珍藏了十八年的童贞,柳如烟不觉轻轻叫了起来。

  「如烟,我爱你!」楚云飞看着柳如烟那因为兴奋而潮红的娇美脸庞,深情的注视着她迷离的双眼,轻轻的对她说了这句话之后,用尽全身力量猛地一挺腰,将自己硕大粗长的阳具一下深深插进了少女十八年来紧闭的花心。

  「啊……」疼痛,舒爽,麻痒!

  各种说不清楚的感觉一下子冲击到柳如烟的脑子里,令她不自主的疯狂尖叫起来,光滑白嫩的娇躯像是上岸快要窒息的鱼儿一样,剧烈的抽搐扭动,疯狂的挣扎弹跳。

  可是,楚云飞却用有力的双臂,牢牢的抱着她一动不动,用自己深深插在少女花心深处的硕大阳具深切感受着少女身体的每一丝变化。

  过了好一会儿,直到少女适应了自己花心内那根犹如炙热铁棒一般的阳具,她这才停止了剧烈的抽搐,再次瘫软在楚云飞的怀里。

  这时,楚云飞慢慢的将自己的阳具从柳如烟的体内拔出来,却感觉少女的花心犹如紧缩的管道一般令人难以动弹。知道楚云飞扭动了几下腰臀,这才勉强拔出了自己的阳具。但是,少女花心的紧窄,令硕大的龟头离开花心之时竟然发出啵的一声。

  然后,一股殷红的鲜血从少女的花心里溢了出来,流过少女的双臀,浸染的床褥殷红一片。

  楚云飞低头一看,自己硕大的阳具上,也是血迹斑斑。他知道,这是柳如烟的处子之血,他终于得到了自己深爱多年的少女。不但得到了她的娇躯,更是得到了她的芳心。

  只不过,楚云飞想到,自己与柳如烟的第一次无间融合,也将会是他们这一生最后一次。

  无尽的痛苦令楚云飞刚刚得到少女童贞的满足征服感立刻被冲刷的一干二净。
  「不!如烟,我要你!我要你一辈子!」楚云飞不敢想象,当不久之后,自己怀中如此娇美鲜嫩的娇躯将会躺在一具枯干残疾的老瘸子身下时,将会是怎样的痛苦与折磨!

  于是,楚云飞悲怒的低吼一声,猛地将自己更加硕大坚硬的阳具狠狠刺进柳如烟的依旧流着殷红童贞之血的花心,开始剧烈而疯狂的抽插!

  「啊!云飞!好疼!啊!云飞,好舒服!啊!云飞,我要死了!云飞!要我要我!让我死了吧!」柳如烟在楚云飞的大力抽插下,一边剧烈的抽搐颤抖,一边嘴里高叫着销魂荡魄的呻吟,并且反反复复的说着这几句话!

  一夜过去,楚云飞不知道自己在柳如烟体内射了几次,只知道开始是自己在疯狂的抽插柳如烟,到后来则是少女骑坐在他的小腹上,拼命的摇摆晃动自己的腰臀。

  第二天早上,当楚云飞醒来时,柳如烟早已不见,却发现自己身下被她处子之血染红的床单整整齐齐的叠好,放在了他的床头。

  楚云飞看的很清楚,这条床单只有一半。另一半,一定是被柳如烟拿走了。
  楚云飞慢慢的将这半条床单搂紧怀里,突然无声的哭泣起来。

  「如烟!不!我决不会让你的这一生,沉沦在父母给你带来的苦海之中!」
  良久,楚云飞停止哭泣,慢慢抬起头,看着这半条床单上那殷红的血渍,一字一句的坚定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