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路情缘之喜欢神话的她】
>
  网路情缘之喜欢神话的她



字数:4005

  认识她是个偶然的机缘,我的QQ一直都是非隐身挂着的,而且名字取得比较曖昧,基本不主动加人,因为我的想法就是让别人加我,相信能看懂它的女人自然也就知道跟我聊天会有什么发生,所谓姜太公钓鱼,即是如此。

  有那么一天,在我QQ上线的时候,系统提示了一个验证消息,昨天晚上的一一点半,于是,我们两个不相干的人就这样有了联系。加了后,她正好线上,互相问好,简单客套后,我单刀直入地问道:「看了我的QQ名称,为什么加我呢?」

  她:「晚上很无聊,就加了,想找个人聊聊色色的话题。」于是,我们的话题就这样展开。

  从聊天中我得知,她是北方人,在北京工作,比我小两岁。她刚刚和男友分手,理由居然是男友觉得和前女友做爱比和她舒服,而更荒唐的是,男友在她的体内坚持不了五分钟,和前女友可以延长到半个小时。我是相当的无语其男友的搞笑理由,同时也意识到,可能遇到了极品。

  随着聊天的深入,更多的信息渐渐被我发掘出来。她的心里对于男友的离去很是伤心,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她对于性爱的理论知识知道得确实很少,她想聊色色的话题是因为她想不明白自己差在哪里,一种愤怒不甘的情绪始终縈绕在她的心头。就这样,在我的诱导中,我们进行了第一次简单的文字做爱,过程其实不是那么刺激,因为她不会,她只会「嗯」、「啊」之类的词语。

  在后续的日子里面,我们又聊了几次,我也逐渐把我知道的许多关于性爱的理论知识教给了她,其实那时候我并不存着什么心思,因为毕竟相隔太远。给她传过几篇色文,纯爱类、暴力类、乱伦类、绿帽类的(当然这个是从院里找的,嘿嘿)各有一两篇,都是以女性作为第一视角的,然后让她看完了给我回馈自己的感觉,从而我好帮她分析如何能挑起她内心的慾望,从而来帮助她瞭解自己,那时候,感觉自己就是个雷锋。

  作为回报,她用摄像头给自己拍了照片,没有露点的胸部照片,很漂亮的曲线,很迷人的乳沟,我感觉很知足。

  再后来,由于她的工作的变动,我们一直没有任何联繫,差不多有大半年的工夫,事后才知道她换了好几个城市,现实的压力让她没有心思再想这些。
  我觉得我和她的情缘就在于我的一个习惯,就是不论是谁,如果很久没有联繫,我都会偶尔发个消息问问近况,给予一些力所能及的关心。前后差不多每个月发一次消息,偶尔看到好看的小说,再传送给她,也见过她接收过,就这样的断断续续,转眼到了今年的春天。

  春天的一天,她告诉我她到了杭州工作了,稳定了,所以又有空上线了。我心里有点暗喜,因为这下我们离得很近了,高铁也就一个小时。

  有天,她突然问我:「你是不是在上海啊?」

  「是啊!」

  「我过几天要去上海玩啊!」

  「啊,这么好啊?那多好啊,到时候我们见个面吧!」心中狂喜,因为在说这句话的前面,我们还在讨论做爱的各种理论,顺便自夸了下自己的能力,调戏了一下她。心中自我感觉,她应该问我的时候就是想好了要见面的,我觉得自己的心理揣摩应该没错。

  「不好吧?」矜持,嘿嘿!

  「你来了,我约你啊!呵呵,不光约你,还要吃了你……」很直白的就把我的邪恶表达出来了:「我要学雷锋,帮助群眾嘛!」

  「我再想想嘛!」

  听到这句话,我的心就放下了,这只是脸皮的问题了,相信她的内心也是默认了。

  后面的几天,经过我的叁寸不烂之舌死缠烂打,终于将约会的方式和地点时间统统敲定。她来上海后和朋友一起玩两天,最后一天不和朋友一起回去,而是我去她的酒店附近再开一间房,她直接换个地方。

  后面的几天,对于我们双方都是个煎熬。记得她来的前一天下午,我们一直在聊文字做爱,她在家,我在单位,一直聊到我下班的时候,我换了手机QQ继续聊,下面一直硬硬的。

  「宝贝儿,等你来了,我一定要把你操到浪叫不止,骚水横流……」

  「嗯,好想早点。」

  「我要吻遍你的全身,埋头在你那诱人的奶子里面。」

  「它硬了。」

  「下面湿了吗?那你自己用手摸了吗?我的大鸡巴也好硬啊,要操你小骚屄啊!」

  「啊啊啊啊……要你操我。湿了,好多水。」

  「操你!干你!日你!插你……」

  「啊,好想你现在就来操我啊!」

  ……

  激情完毕,「等你,宝贝儿。等你,这两天要休息好哦!」她说。

  心中一暖,这两个「等你」,心中的成就感很高,一种感觉……直到今天,我们聊天的激情文字中,我记得最深的也是:等你。

  那个早上,天气不错,我在地铁上用电话订好房间,边和她聊着天,就在她住的酒店旁边五十米。九点半,我告诉她在酒店大厅门口等着她,然后我就站在马路边上,看着马路对面的酒店出口。

  一个个的人出来了,一个个的从马路对面走斑马线过来,我就这样望着,心中有些忐忑,猜测着哪个是她,希望自己不会遭遇到见光死的尷尬。这个是吗?看样子身材不错哦……呃,这个脸有点……那是这一个?

  过去了七、八个,这时候马路对面出来了一个身材修长的女孩儿,黑色牛仔裤,一件T恤配了一件粉红色的开衫,手挎一个神话组合的文艺袋子,手上还盘弄着手机。直觉!就是她!赶紧发了个消息确认下她的衣着,她的回答和我的直觉对上了,心里开始激动不已,因为美女就在眼前,文艺范儿的女孩儿。

  走到近处,我挥挥手,她有点惊讶我怎么出现在路口,但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呵呵,惊讶的样子很萌!第一印象,有文艺气质的大家闺秀,哥泪流满面,上苍对我何其照顾啊!

  一路的简单閒聊,进入房间,初步打消彼此的尷尬,但她还是有点放不开,很羞涩的样子,弄得我也有点拘谨。聊些莫名的话题,甚至讨论起神话的组合的偶像崇拜,我的心有点「咚咚咚」的,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始。

  笨拙的我后来还是以帮她解开扎着的长髮开始——有点激动的双手从她的长髮滑动,芳香的洗髮水的味道很好闻,我顺势从后面贴了上去,亲吻她的秀髮,转移到了耳朵、后脖子,就这样,吻一点点的落到她的身上……脸庞、眼睛、脖子、嘴唇,用力吸取她的芬芳。

  我将她放平在床上,她的呼吸开始有点急促,脸很红,很可爱的样子。她的舌头有点躲闪,总是让我捉不到。顺着她的脖子往下,一点点解开她的防线,首先蹦出的是那诱人的双乳,小巧的乳头硬硬的挺立着,舔弄上去,她的身体有点紧绷,随着我舌头的节奏不停地微微颤动,双腿紧绷到弯曲。双手攀上高峰后,居然发现她的肚脐眼是一个很敏感的点,肆意拨弄之下,呻吟之声更是如天籟之音传来,成就斐然。

  为了缓解她的紧张,我使出浑身解数,从耳背到乳房到肚脐,来回地进行刺激。双手开始向下探索桃花源深处,触手之处已是溪水潺潺。中指拨开,挺进,一片湿滑,瞬间激起我无尽的慾望,动作也变得粗鲁起来,大力地揉捏,用力地吸吮,右手更是深入洞中一探究竟,一声高亢的「啊」激励着我向前进!

  俯身而上,双腿顺势分开她,用我的龟头贴了上去,浑身一个惊颤,感官有点无限放大的刺激。她睁开眼看着我,双手用力抓紧着床单,蠕动般的扭动着身躯,胸乳廝磨,儘是粉嫩感觉。挺身用力,好紧!儘管有了很多淫水的润滑,还是很紧!

  「痛。」她轻轻的说道,儘管已经不是第一次,但是她的经验也不是很多,又有好久没有做了,已经不能适应我的硕大。

  我怜惜地低头亲吻着她,同时控制着自己,让它稍微小一点,儘管已有些软了,但是相对更容易进入,里面的褶皱随着我的进入不断地刮着我的龟头,小穴的热度和吸力让我身在天堂。

  「我终于操到你了。」

  「嗯……」

  「宝贝儿,你好棒,你下面好紧,好湿,好滑。」

  「嗯……」她扭头不敢与我相视,满脸的红晕,向我展示着女人最美丽的一面。

  「我要动了哦!」我开始由轻到重,由缓至快,在她的身上驰骋着:「宝贝儿,好爽啊!操死你!」

  「啊……啊……」

  「操得你爽吗?」

  转头不理,我于是托起她的屁股,来了一阵高频率的抽插,她的双乳随着我的抽插不停地晃动着,充斥着我的眼球。我发狠般的连续抽插了上百下,她的声音终于突破了哼哼的阶段,一声高亢的「啊……」衝出了她的喉咙。

  「爽不爽?」

  「爽。」

  「喜不喜欢我操你?」

  「喜欢。」

  「喜欢我用什么操你?」

  「……」

  「说!」

  「大鸡巴。」

  「哈哈,大鸡巴操死你个小浪穴!」

  「啊……啊……」

  传教士、女上男下、后插式,我尽着雷锋教学的方式,一一教她尝试了遍,终于在她的浑身轻颤中结束了我们的见面礼。

  用温热的毛巾将我俩都简单清理了下,怀抱着她,心情大好,因为我确实遇到了一个适合我的审美观的网友,羞涩中带点好奇,好奇中带点淫荡,欲迎还拒的感觉,令我沉醉不已。

  简单的用完了午餐,顺着马路散步回到宾馆,一路聊得很高兴。记得一个瞬间,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回眸一望,活泼可爱的青春美少女与阳光的完美融合,一直印在我的心里。

  经过中午的暂停,感觉那个大家闺秀的感觉又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上,居然双方再次变得有些拘谨,感觉很是奇妙。但很悲剧的是,她说有点睏了,想睡觉。「呃!」然后我很傻的说:「你睡吧!」然后我俩躺在床上。

  她睡没睡着我不知道,我是睁眼了一个多小时。后悔死我了,相信世上没我这么傻的……当然,后来说起这个事情的时候,她说我好体贴。好吧,我的内心就是体贴与慾望的交织,还好禽兽的慾望没有让我不至于昏头。

  她是坐七点的火车回杭州,我傻等到4点,终于再也按捺不住,往她的身上贴去,从背后拥她入怀,同时用下体向前一下一下的顶着她,感觉到她的屁股在随着我的节奏向后回应般的触碰我。我的感官再一次放大,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她迎合我的屁股上面,这是又一个她印在我脑海里的动作。

  于是,又一轮大战拉开序幕。她钟爱后入式,因为她觉得她可以趴在床上好好享受,不至于体力耗费太多而提早结束。激情的过程就不再表述了,一个小细节才是重点。

  在过程中,我试着用双手用力地拍打她的屁股,她的反应有些激动,不是生气,而是敏感的激动。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但是我从肉棒的体验中能感觉到她的小穴随着我的拍打而不停地用力收缩。颤巍巍的挺翘的屁股,是我至今感觉最好的手感。

  匆匆的将她送上火车,我一直在候客大厅的外面呆了半个小时,仍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如此受到上苍的眷顾。唯一遗憾的是,她在房间里面问我:「该如何称呼你?」我的回答是:「雷锋哥哥……」

  现在我们还有着断断续续的联繫,她又回到了北京,我想去杭州探望她的机会也没了实现的机会。不知道这一转身,是否就是一辈子?

  一切随缘,某天,遇见。

  某天,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