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三位美丽邻居的恋爱】作者:占美哥哥
>
 我看见门外有一对高跟鞋,知道嘉嘉回来了,於是就按下门铃,「叮噹…….」之后嘉嘉打开门,她身上还穿着灰色的连身空姐制服,美丽的一双腿被黑色丝袜包着,双脚就着住毛毛拖鞋,嘉嘉:「咦?阿伟,咁夜,搵我有事?」,我望着她一身制服,呆了半秒钟。

  「哦….!冇咩事,只系煮左糖水,一个人又食唔晒,咪拎过来俾你」
  嘉嘉甜笑了一下「多谢呀」

  我「唔洗客气,你口岩口岩收工返到口黎?」

  嘉嘉「系丫」

  我「哦!咁唔阻你休息啦,我放低d糖水,你一阵慢慢食啦」

*********************************************************************

  我是一个人住在湾仔的其中一幢大厦内,廿九岁,叫阿伟。我在保险公司工作,可能运气好,入职三年多,客人很多,业绩亦很好,很快已经升做分区经理,收入算不错。自问样子不太差,平时亦爱运动,闲时会在家煮菜,基本上,我觉得自己很受女性欢迎。

  住我对面的,是三位女孩,都是合租的。

  嘉嘉是其中一位,廿四岁,当空姐的。样子甜美,有点像曾剀惤。(其实她个三位都很像某些女明星)

  另一位叫慧仪,都是廿四岁,在化妆品公司做美容,应该职业关系,三位之中皮肤最好就是她,脸颊白里透红,而且很滑,每次见到她都有冲动抚摸一下,而她就有点像锺嘉欣。

  第三位叫美欣,廿三岁,当一名文员,美欣绝对是一个尤物,身材之好,我估上围至少有…..35D,但腰则很细,就是很有线条美,总令人很想很想抱着她的感觉,要说她像那位明星,其实有些与周秀娜相似。

*********************************************************************

  这晚我一个人在家,无聊得煮起糖水来,七时多,忽然听到门外转来开门声,我知道多数是当空姐的嘉嘉回来,因为慧仪工作的美容店九时才关门,所以没十一时她都回不了来。而美欣很爱玩,放工一般都会去消遣。

  糖水煮好了,我便拿过去,一来;想証实我的推段有没有错(真的很无聊),二来;我都很想借机会去和她们混熟,其实我和她们有时都会一起去楼下私酒吧聊聊天。

*********************************************************************

  当我转身想回家时,嘉嘉叫住我「不如你入口黎坐下,一齐食丫?」

  我当然求之不得,但都要造作一番,免得被她觉得我是大色狼「唔好啦,费事阻住你休息啦,佢地又未返…..」

  嘉嘉拖着我手臂,拉我入屋「入口黎坐下啦,陪下我得唔得先?」

  我「梗得啦」

  入到屋内(其实我第一次来)一阵女孩的香水味离漫着,之后我们开始一边聊天一边吃糖水。

  嘉嘉「你D糖水都煮得好好喎,你女朋友真系幸福,成日可以食到你d野」
  我边吃边说「我都冇女朋友」

  嘉嘉惊讶的望着我「你讲笑咩,又口靓仔又搵到钱,点会冇丫?你基ga?」
  我「真系冇丫,呃你做咩?」

  嘉嘉「我地三个女仔,成日都讲,如果你可以做我地条仔就……好…啦」
  可能之前聊得太开心,她得意忘形地说了这句,显然她脸上有点尴尬,我作为一位出色的保险经纪,当然要帮她打完场。

  我「车…..我话做你男朋友就真系幸福」

  嘉嘉「点解?」

  我「你咁靓,你唔知好多男人都对空姐有情意结ga咩?」

  嘉嘉「咁你有冇丫?」

  我「我?Hmmmmm!有挂?」

  嘉嘉把美丽的脸靠近我「有挂?即系有定冇?」

  我「咁要试下先知喎」

  嘉嘉好认真咁问「点试?」

  我大着胆「同我打个车轮,睇下有冇feel咪知啰」

  嘉嘉听后,脸颊氾红一阵「好丫」

  当时我回想,到底我在糖水中,有加到摧情药吗?

  之后我们开始吻起来,先是咀唇轻轻互碰,跟着我用双手细力抱着她的纤腰,慢慢我们都愈来愈激动,嘉嘉双手挠过我颈项,用力的抱着我的头,我们开始湿吻,我享受着嘉嘉的舌头,和我的舌头交缠的感觉,之后大家似乎都有了共识,将会发生什么事。

  我们开始脱去对方的衣服,我把她制服上的钮扣解开,露出了黑色蕾丝的胸围,我右手伸手穿过制服,隔着胸围抚摸她34C的奶奶,而左手则在她黑丝袜的大腿上,上下扫荡,每回来一次,就把裙脚扫得愈高,跟着左手终於来到她裤裆位置,即是她最神秘的地方,我用掌心包着整个阴部,用中指轻轻在凹陷的位置压入去,嘉嘉喉咙发出细细的娇哼声「呀…唔….」我知道她很受用。

  手指不断加大力度,但奈何被丝袜和小内裤双重阻隔着,於是我把她整个人抱起,再把她放在客厅的梳化上坐着,着我跪在地上,将她双腿分开,就把头埋在她两腿之间。在阴部位置的丝袜,我用力扯开了一个孔,把鼻埃近阴道位置,用力吸了一下,嘉嘉「唔好啦,搭左廿个钟头飞机,臭呀」

  的确有点尿嗅,但反应挑起我的兽性,随即一口吻下去,并用力吸啜,由於事出突然,嘉嘉吓了一下,但又无比兴奋,叫了一声「啊~~~~~」

  我用右拨开小内裤,把舌头伸进嘉嘉的阴道内,淫水开始如泉水一样涌出,嘉嘉闭起相眼享受着快感,我左手亦不断玩弄她右边的乳头,已感觉到乳头变硬了,之后我爬起身,左手继续玩右边乳头,而嘉嘉左边胸,已被我吞於口中,时用舐、时用吸、时用咬,她的妹妹亦没被冷落,我右手的中指和食指正夹住她小豆,泉水源源不绝经过我手滴在地板上,我知她高潮很怏来临。

  此时我放弃她右奶,用左手带领着她右手去捉着我肉棒,其实小弟一早已经站立,当她捉紧小伟时,说「好大啊….」并套弄着,亦不时用指甲在马眼位置挤压下去,她又按摩阴囊内的两粒睾丸「噢…」我兴奋得叫出来。

  嘉嘉「好舒服?」

  我点点头

  嘉嘉「我想要呀….!」她红着脸的对我说。

  於是我把她一双黑丝袜美腿,搁在我双肩,用小弟对准嘉嘉的淫穴,要插进淫穴,其实有点覆习,因为到现在唯止,她的丝袜和内裤,仍然未脱下,所以我要在丝袜的破口位,用手指拉开内裤,才可插入。

  对准后,我用力插入,当小弟入到一半时,她已放声大叫「啊~~~~~啊~~~~
~」叫声非常淫美,我忍不住了就和她再接吻起来,我的舌头插入她小咀,而我的小弟同时插入她下面的小咀,感觉极度畅快。

  我抽插了十分钟左右,就叫她背对着我站着,弯下腰双手按着梳化,我从后插入,而我双手可从嘉嘉背脊伸向前,玩弄她的一对奶,下体用力插,双手亦用力搓,嘉嘉的淫水一直由淫穴流出,经过大腿的黑丝袜,再到小腿,再流至地下。她出了很多水,估不到平时外表斯文的嘉嘉,原来是很充足水的淫娃。

  再插了五分钟,我和她都快要到达高潮,此时我双手抓紧她的腰,用力插入,每下都想顶进她子宫内,我已感到嘉嘉子宫传来一阵阵抽搐,阴道比之前收缩得更紧。

  我问「要射啦,射边?」

  嘉嘉「唔..好….唔好…啊~~射….唔..好…停…啊~~~射响….啊~~入面….
.」

  其实我不知道她说什么,於是我咬紧牙关,用力顶尽一刻,无数精子,跟着白色的精液,射入嘉嘉的子宫内,这刻嘉嘉亦到达了高潮。

  精射过后,我没把渐软的阳具抽出,只是从后抱着嘉嘉,躺在梳化上休息。
  她阴道不停收缩,一下一下私抽搐,感觉好奇妙,我嗅着她长头的香气,再吻她带着香汗的颈,不知不觉间,累极的我们,竟然睡在客厅的梳化上。

  直至……大门再次打开一刻,我们才惊醒过来。一身酒气的美欣站在我们不远处………!

  美欣脚步浮浮,身体不自觉地摆动着行进客厅,站在梳化前,当时我是拥着嘉嘉睡在梳化上,还好的是,整个性交过程,我们都没脱掉衣服,嘉嘉只是上身的钮扣及胸围前的扣解开,露出雪白的乳房,而下身,我更只是把裙卷起,我就只是解开拉链抽出阳具。

  美欣口齿不清地说「坐开d啦,我要坐丫…..」

  我俩有点不知所措,而且又超尴尬。

  但仔细看着眼前的美欣,她大概是喝醉了,我和嘉嘉坐直身子,腾出一个位给美欣,她便软滩在空位上,并闭上眼睛,似乎睡着了。

  我和嘉嘉见状,立即整理衣服,之后嘉嘉进了浴室沖凉,我就坐在梳化上,看着身边薰醉的美欣,可能酒精影响下,她脸上氾起红霞小咀微张,可爱得很,我再往下看,她身穿白色恤衫黑色套装裙,而黑丝袜亦很精緻,在脚跟位有小小金色的图案,再配上露趾高跟鞋,我的手很有轻抚一双美腿的意欲,我更从白色恤衫的钮扣间,看到丰满的乳房被粉红色胸围紧紧的包裹着,我吞了一下口水,真的很迷人,我大着胆子,把头挨过去,尝试嗅嗅她的体香,夹杂着酒气和香水,似乎对我有点摧情的反应,之后我更用手去抚摸着她大腿,由外面逐渐向内侧进发,当手在大腿内侧轻轻扫着时,她似乎很舒服,发出微微的「唔…唔…」,我更肆无忌惮,向大腿顶部进军,手指隔着丝袜与内裤搓揉她的阴核,她的呼吸明显沉重了,叫声亦更娇艳「啊~~~啊~~」我趁着她张开咀淫叫时,一口吻下去,她自己地用舌头和我纠缠,吻了分多钟,忽然她咬着我下唇一下,双眼望着我,我们四目交投,她半醉半醒的说「我…好钟意你丫…..,做我条仔丫….」
  我「你钟意我?」

  美欣傻傻地笑着「系丫…嘻…咁你钟唔钟意我?」

  她一定是被酒精影响了神智,我没回答,只是把她抱得更紧,轻轻咬着她耳珠,又把舌尖伸入耳孔,她舒服得全身震动了,吻啜她耳珠时,右手则搓揉她的左乳,而我阳亦开始再有发应。

  忽然我醒起,嘉嘉就在浴室内,随时都会出来。但此刻我和美欣都而进入作战状态,造爱可谓一触即发。

  虽然我和嘉嘉不是男女朋友,但都不可以先前就和嘉嘉交合,一转眼就和美欣亲热吧?!何况她们还住在我家对面,日后如何相处。

  正当我开始有点理智,想抽身时,美欣竟然快我一步,推开我,并冲入厨房。原来她须要去厨房的锌盘呕吐,於事乎我跟着她入厨房,轻轻扫她背脊,希望可以令她舒服些。

  嘉嘉已沖完凉,见美欣如此便问有什么可以帮忙,我说「拎条热毛巾同水口黎丫」,嘉嘉便去了拿,而我就照顾着醉醺醺的美欣,她吐完便扶她入睡房及抱她上床,之后我帮她脱掉紫色露趾高跟鞋,再用热毛巾抹她的脸、额及颈,再由颈向下扫,在衫领露出的位置轻扫几下,让她舒服些。

  帮美欣盖好被之后,望住熟睡的她,很想在脸庞上吻一口,由於之前我说自己可以,所以嘉嘉一直都没进房,我确定嘉嘉没看着,便在蛋脸上吻了,之后就行出客厅。

  我「佢训左啦」

  嘉嘉「哦」

  停了一会,嘉嘉再说「见你头先照顾美欣,你都真系几细心喎,咁好ge男仔,真系有女朋友?又唔系基?」

  我「你知我唔系基丫」我奸笑着

  嘉嘉脸红红的「点知….费事采你」

  我见时侯不早,其实怕再逗留,嘉嘉真的会要我做她男朋友就麻烦,因为我并不希望交固定的女朋友,只少暂时是这样想。

  我「夜啦,我返过去先」

  嘉嘉似乎有点岳然「你….走拿?」

  我「嗯」

  於是我便走出门口,当我开自己家门时,嘉嘉追出来问「你都未讲,有冇feel」

  我硬直了两秒,心想「如果我讲有feel,可能佢要我做佢条仔……no la!
但如果食完先话冇feel,又好似dog左d…..」正当我个电脑运转中的同时,升降
机门打开,是慧仪回来,她见我和嘉嘉在走廊对峙着,便问「做咩呀?」

  我支吾而对「…….」

  嘉嘉见状便说「哦,佢头先煮左糖水过口黎,我话多谢佢,听晚一齐落下面间吧饮野之麻」

  慧仪徐口便说「好丫,我听日放假!yeah」她一边说一边做个可爱的胜利手势。

*********************************************************************

  翌日晚上,我们四个人在楼下的酒吧聊天,而我最困扰的是,到底美欣对昨晚的事还有记忆吗?

  我问她「你擒晚都好醉下喎,冇咩事下?」

  美欣「系咩?好醉咩?你又知?」

  我与嘉嘉对望一眼,就惊讶地一同说「你咩都唔记得?」

  美欣用很疑惑的眼神望着我「咩呀?冇呀…..剩系记得同班friend饮完野咪
上左的士啰…..之后…..」她伸出舌头「真系唔记得lu」

  我博一博「你咩都唔记得?」

  我语带邪笑「我擒晚仆左你喎,你一d印象都冇!」

  美欣打了我手臂一下「咪玩啦,如果系哩,下次唔该等我清醒先,依家咩都冇叹过,蚀晒」

  我估不到她有这个回应,立时被啤酒呛到。「咳….咳….」

  慧仪见我被呛倒,就拍拍我背脊,更用温柔的声音「冇野麻,唔洗理佢啦,佢傻ga」

  美欣见我狼狈的样子就大笑起来,「哈哈….你都几可爱ga喎」

  嘉嘉亦笑着说「哈哈…系丫,你真系好可爱…哈哈…」

  慧仪替我出头似的「你地咪玩佢啦」

  美欣「车….又系佢自己想我先,话仆我ge」

  我「我讲下者,又冇做…..」

  慧仪「咪系啰,如果佢女朋友听到就闭」

  我「咁又唔怕,我都冇女朋友」

  慧仪「讲笑咩?」

  我「真ga」

  之后的说话,其实刻意说给嘉嘉知,而她亦安静地听着。

  「其实我唔系唔想拍拖,之不过,我都未定性,费事害人啦。」

  我再说「拍下散拖,玩下就冇所谓,但如果个女仔想结婚生仔」我喝口啤酒「免啦」

  我说得这样明显,嘉嘉应该明白的。

  之后我们又说说笑,她们又有时暧暧昧昧地说,有时间找我上床之类的说话。

  早上回到公司,发现公司来了一位新同事,是总经理的新秘书。

  新秘书应该是混血儿,样子标緻,高高的。有很多男同事都在谈论她。过了一会,总经理叫我进去,便把新秘书长介绍给我「哩位系joey,今日第一日返工,你有时间帮我照顾佢啦」

  我「ok!」

  便伸出我「友谊」之手,和joey握手「我叫阿伟,系3组ge经理」
  总经理「阿伟好好人ga,有咩就搵佢帮手啦」

  我心想「求之不得」

  放工后,一大班同事去「Happy Hour」,Joey当然跟随大队,而总经理今晚
又约了客人,不能前来,於是乎就叮嘱我要好好照顾Joey,我当然一口答应。
  在酒吧来,你一杯我一杯,大家都喝得很舒快,而Joey因为是新同事,人又美,自然成为被对酒的焦点,所以很快就开始有点醉意,一班如狼似虎的男同事,个个都心怀鬼胎,毛手毛脚的情况接二连三。虽然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总经理叮嘱的要照顾她,又甚可以没职,於是乎我趁机就带走她,临走时,一众男人用怨恨的目光望着我!

  出到酒吧外,我问半醉半醒的Joey「你住边丫?我送你返去先啦」
  Joey「我住……湾仔……」

  我「我都系喎,又会咁口岩」

  原来她就住在我大厦的下一条街,之后我们便上了一架的士,很快就回到湾仔,但由於塞车,的士在路上停了十五分钟都没前进,她突然说「系度落啦,行两个街口之麻,我个头好痛,想吹吹风」

  之后我们就下车,她真醉了,所以行起路来都不太稳,身体左遥右摆的,我见状只好用手从后扶着她的腰,她亦可能太累了,竟把成个身体放软,整个人掉进我怀中,外人看来,根本就是一对情侣在街上依偎着。

  行了一段路,忽然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就在我们前方,迎面而来,身影行近了原来是慧仪。

  慧仪「hi~同朋友饮完野?」

  我「系丫」我望一望身旁的joey「佢醉左,所以送佢返去先」

  慧仪似乎若有所失「咁….唔阻你地」

  之后便低着头急步走开。我望着慧仪渐远的身影,隐若感受到一股不安…..!

*********************************************************************

  当我把Joey送回家后,一个人步回家,脑海中不停被慧仪的背影迷惑着,刚才她在我身边擦过一刻,见到她的眼神有点恍惚,到底发生什么事呢?

  不知不觉就行到中厦门前,刚好慧仪则从我正面方向行至大闸,我们对望一眼,她先开声「头先果个系你女朋友?」

  我「头先?你指Joey?哦~~」听她一问,大概明白发生什么事。
  我「佢系我公司ge新同事,你误会啦」

  听我这一说,慧仪脸有一点喜悦「我….误会咩丫?关我咩事?」

  我「哦!系咩?!」

  我刻意不说下去,就转身进入升降机大堂。

  在升降机内,我和她并排站在中间,我说「头先你以为佢系我女朋友,所以唔开心丫?」我边说边咀角暗笑着。

  她「丫?唔开心?痴线….关我咩事?」

  我「系咩?」我得意洋洋地说「但上次饮野,又话想同我…..咩……!」
  她红着脸「咦….上次玩下之麻,你唔系当真嘛?傻佬!」

  我装作失望的神情「下?唉….算啦!都系既,我咁既样,边有女仔钟意丫,何况你咁好条件…..」

  她急忙地说「唔系哎~你好好呀,之不过…..你都话啦,你都未想拍拖住….」

  我「都唔一定既……」

  她仍然没看着我,眼睛彊硬地看着前,但我见到她握着手袋的双手,紧紧的握紧拳头,明白心情很紧张。

  我「如果岩feel,话唔定会拍架」,又是同一招数,不知成功吗……!
*********************************************************************

  她似在问症一般「有feel?点先知?」

  我「你想知?」

  她点点头,我就话「可能要揽一揽,用身体去感觉一下先知」,我想,慧仪应该不是太随便的女孩,如果要像嘉嘉一样,说要接吻的话,成功率不高。
  她犹豫一下「点样揽?」

  我不等她反对就说「咁样啰」,随即抱着她,我的胸贴着她软棉棉的乳房,我的鼻正好嗅着她绑起的头发,很香很香。我将头稍微向下,轻轻的用咀唇擦过她耳珠,她身体一直硬直着,我在她耳边说「揽住我」

  她就像中了邪一样,照着我说话去做,双手拥着我颈项,然后我将脸对着她的脸,眼睛对眼睛,对望了两秒钟,升降机门就打开了。

  之后我拖紧她的手,行出升降机,到我家门前停下,跟着再继续拥着她,并大胆地吻她,慧仪一丝反抗都没有,反应配合地和我拥吻。

  我不知那里来的敏捷,单手开铁闸并大门,两人一直拥吻着,我知道机会就在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把握,尽快脱掉碍事的衣服。

  今天慧仪穿了一件黑色公主袖的低胸长袖T-恤,很紧身的,把她美她的身段都表露出来,而她下身则是一件牛仔短裙及一对黑色高跟长靴。

  首先我双手抱住她细腰,把T-恤慢慢向上卷起,直至到双奶下的位置,我伸手入去轻轻按摩她的一对软棉棉的奶,她应该很舒服,所以发出「唔…唔..」的声音。

  之后我直接把她外衣扯掉,为了令她不太尴尬,我同时把自己的恤衫都脱下。双手不停抚摸她上身,而咀亦不停吻她的咀、颈、耳。

  而我右手开始浮游至牛仔裙的钮扣位置,手快地角开了,牛仔裙立时沿着双腿掉下,我亦顺着跪下,隔着棉质内裤吻她阴部,我扶她坐在梳化上,我跪在地,把上身弯前,直至可以吻到她乳房,左手按在梳化边作为支撑点,而右手则玩弄她阴核,虽然隔着内裤,但经我不停的搓揉,淫水早已氾滥,粉红色的内裤上已有一大片水印。果然外表愈斯文就愈淫荡。

  她妹妹被搞得一塌糊涂时,一对粉色的乳头,早已在我口中变硬了,明显已经进入状态。

  於事我脱掉她的内裤,把内裤挂在她还穿着长靴的左脚上,实在有点像AV内的画面。我抬起她一双腿,搁在我双肩,把硬如铁的小弟,对准慧仪的洞口,用力一挺「哇~」的一声,进了一半我稍停一下,看看她的眼神,似是渴望我更进一步,但我刻意装作疑惑「做咩丫?」

  她闭上眼「唔….」

  我再问「你讲你想点丫」

  她继续闭着眼,但双手捉紧我后脑,把我拉向她,在我耳边用很淫荡的声音说「我~~想你~~用力~~插我丫…」

  我「插你?边度丫」

  她终於挣开眼睛,咬了我耳珠一口,再说「系咪玩野丫?衰人!」

  我笑着说「唔敢,最怕你唔玩」

  之后我再用力推前,她又「哇~~」尾音还要超妩媚。

  听到慧仪淫荡的叫声,激起了我体内的性欲,活塞动作不断加快,力度亦愈来愈狠,每次撞击她都整个人被推前,而一对美乳亦跟着节奏上下摇动,梳化都被撞得发出「吱吱」声,而慧仪同时发出「唔~~唔~~」的美妙叫声,插了数分钟,我本想换个姿势,但正想抽出时,慧仪用一双长腿,夹住我腰,并说「唔好~~拎出口黎,继续~~~~丫~~~」,於是我将她抱起,由於她双腿夹在我腰,所以她
全部体重都压在我身,实在有点吃力,但这个姿势却可插得更入,每次插入都顶至慧仪的子宫,龟头在阴道内进进出出,忽然我有射精的感觉,於是我用力插之余,亦用力吻她的耳珠,希望可令她更快达至高潮。这招果然厉害,当我舌头塞进她耳道内,她全身像触电一般震了一下,并大叫「呀~~~~」叫声令我加大了射精的意欲,抽插多二、三十下,我把她平放在梳化,再次把她一双美腿搁在肩上,抽插速度减慢了,但力度却加大了,每一下都像是想把整条阳具完全埋入慧仪的子宫似的,我一边插,一边弯下身和她接吻,她忽然咬我下唇,全身抽搐高潮来临,我同时把龟头顶至尽头,将大量白色的液体灌入慧仪的子宫入。

  射了很多很多精后,我们继续热吻,而当我抽出软化的小弟时,精液和淫水援援地从狭窄的阴道流出。

*********************************************************************

  那晚以后,嘉嘉和慧仪不时会过我家,当然不是看电视,而是继续寻找我的「feel」。渐渐她们似乎都清楚明白,我们只有肉体的关系,感情上还未可以进到情侣的地步。

  而我亦不想对她们说谎,有次更大胆地把事情告诉嘉嘉,但嘉嘉居然说「我一早就知道啦」

  我大感疑惑「你点解知?」

  嘉嘉「我同慧仪成日倾心事ga」

  我「有讲我?」

  嘉嘉「梗系有啦!我地都话对你有feel,讲下讲下,咪讲晒出口黎啰」
  我再问「你地唔嬲咩?」

  嘉嘉「初时少少啦,不过我地都钟意你,冇办法啦….」

  之后我没再问下去,因为嘉嘉双手已经解开我裤链………

*********************************************************************

  夏日炎炎,我约她们三个去沙滩,我们由湾仔开车前往南湾,由於嘉嘉和慧仪星期日通常都要开工,所以我和美欣都在星期五请了假。

  可能是星期五,沙滩都不是十分多人,到达后,我们换泳装准备下水,之后当然少不了涂太阳油这个重要环节。

  嘉嘉和慧仪当然指定要我为她们涂,但美欣似乎看不过眼,就说「唔理丫~一阵你都要帮我渣」

  我「好!好!一阵帮你切低咁渣」

  美欣带着邪气的笑「咁唔该深入d丫」

  之后嘉嘉和慧仪都涂了太阳油,就下水去了,临离慧仪开还说「你记得帮美欣渣好d」我望着她,都不知如何回应…..!

  美欣「喂!快d啦~」

  我「得啦~渣背脊先啦」

  我的手就在她娇嫩的背上轻轻扫着,去到背肩位置,一条比坚尼的带子,横跨她背部,我就在上面带过,她忽然说「喂,你要渣埋入面丫,如果唔系,会晒到有个印ga」

  我「哦!」

  之后我将涂满太阳油的手掌,慢慢用指尖挑起泳衣带子把手穿过,掌心紧贴其上,跟着我的右手横向行走,由背的中央,慢慢向右移,已经去到腋下位置,只要再移过少许,就可以触摸到美欣乳房侧,内心一股斗争,到底借故轻触乳房好不好呢?正当我犹豫一刻,美欣做了一个举动,令我不用再思考。

  她把整个身体向右转,而我停下的手,正好潜入她泳衣与乳房的夹缝中间,我震惊地看着她,而她说了一句「点丫?舒唔舒服?」

  我当时呆了,不知如何回答,但我的手已经代我的口说了,手掌无意识地,把美欣35D的乳房完全包裹着,并不受控制般用力搓了两下。

  美欣受了力,便轻声「丫~~」

  我仍没出声,只是左手已从左路进攻,这刻我们的动作,就是我坐在她身后,从后握着她一对大奶。

  我手指不停玩弄一对乳头,两颗可爱的小玩儿,早已硬起来,她舒服得整个人向后挨过来,我胸口紧贴她背部。跟着我有点没去理志,把右手向下移,离开右奶,抚摸小腹,再插入小泳裤内,幸好沙滩几乎没人,在阴毛满佈的神秘地带,我用手指不停探索可再深入的洞穴,终於在肉缝中的将食指和中指一同插入,她立时咬了咀唇一下,身体亦好像触了电一样震动。同时我吻向她耳珠,我已顾不得这么多,要进一步侵犯眼前的美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