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男女混住宿舍楼的故事】(09)作者:航海家号
>
        第九章参加学术论坛(上)

  「孙涛,听说你要参加这次的FCMF学术论坛?」周一下午,刘敏来到我的实验室。

  「是啊,你也参加吗?」我问到。

  「嗯。刚才我导师打电话给我,让我也去参加一下,就以我刚投稿的一篇论文做一个报告。」刘敏回答道,「我导师让我找下你,说你会参加这次论坛,然后让咱们自己联系会务组报下名。」

  「那真是太好了,好歹有个伴。我还以为这次就我一个人去呢。」我不禁高兴的说道,「我已经从这次论坛组织方的官网上下载了报名表,我把我填好的报名表通过QQ发给你,你只要把名字和报告题目改成你的就可以用了,其它的信息咱们都一样,省得你再填了。报名表下方有论坛会务组的邮箱,你弄好后把我们两个的报名表一起发给会务组。」

  「嗯,谢了,孙涛。」

  我跟刘敏是一个学院的,属于同一学科不同研究方向。学院鼓励凡是有论文在投的或者已经被接收或者见刊的研究生积极参与一些高水平的学术论坛和会议并作报告,一切费用包括会议注册费、路费和食宿费用等全部由学院买单。而FCMF学术论坛在国内算是我们这个学科里水平和档次都比较高的学术会议了,今年在D市召开,本周五全天报到,周六周日两天为专题报告。之前问过我的导师,这次报名的就我自己,本来还在郁闷去D市的路上一个人该多无聊呢。也不是没找过林涵,想拉着她一起过去,她的费用我出,就当自费旅游了。只是林涵的实验正进行到紧要关头,实在抽不出时间。没想到今天反而柳暗花明,刘敏这个美女竟然也会去,与美同行,倒是不寂寞了。

  四天后即周五的中午,我和刘敏从宿舍出发,一众美女在四楼楼梯口送行。看到林涵眼圈发红,有点舍不得的样子,我赶紧安慰道:「涵涵,周日我就回来了,又不是要走个一年半载的,啊,乖,回来给你带礼物。」「嗯,你自己注意安全。记得也照顾下小敏啊,别光顾着自己出去玩。」林涵叮嘱到。

  「涵涵,你让孙涛这个大色狼去照顾小敏,我怎么觉得有怪怪的感觉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小白突然发表高论,然后开始摸着鼻子思考那句莫名其妙的话来。

  「羊入虎口!」「引狼入室!」「监守自盗。」小白还没想起来,一下子却有好几人同时开口说道,听的林涵直拿白眼翻我。

  「我靠,我人品有那么差吗?」然后我无奈的看向涵涵求助。

  「有!」谁知其他几女竟然同时点头并异口同声的回答道,然后一起哈哈笑起来。

  我赶忙打了个哈哈,这时候不管有没有理都不能辩,越描越黑,反而会让林涵担心。

  「好了,时间不多了,出发。回来给你们带礼物。」我一看表,再不出发就赶不上火车了,赶紧说道。

  从学校打的到火车站后,然后再坐动车直接到D市,大约晚上十点多才能到。主要是订票订的太迟了,今天上午发车的车次全部没票了,最早的也就只有下午一点半的这一趟了,虽然时间不赶巧,但也只能将就了。

  从学校出发到检票上车,时间有限,中间一直都是匆匆忙忙的没有停歇。直到上了火车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我才有时间仔细打量一下坐在靠窗座位的刘敏。这次刘敏上半身穿一件宽松的白色T恤,下半身一件牛仔短裤,修长笔直的双腿充满活力。这时她正扭头看着窗外,脸上还是一如平常的文静和甜美,从侧面看到她那长长地睫毛,小巧的鼻子,性感的小嘴,白玉般的耳朵半隐半现的躲在头发之下,无一不是精雕细琢之作。她在看窗外,我在看她,看的呆了。

  一路上我和刘敏聊聊天,吃吃零食,看看电影,倒也不那么无聊。晚饭在火车上吃的,买的盒饭。就这样不知不觉的便到了本次目的地D市火车站。出了火车站,打的到会议所在地——君望大酒店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幸好论坛会务组还有人在酒店大厅值班。

  来到会务组的接待处,由于会议注册费和食宿费等费用学院已经提前通过公对公转账给会务组了,所以我们只要出示研究生证和转账回执就可以登记报到了。签到,领胸卡,领资料,领论文摘要集,领礼品,领住宿单等等一系列东西。不过当我看到住宿单的时候,惊呆了有木有!我都怀疑我一路车马劳顿眼花了:我和刘敏竟然被安排在同一间房间?!肿么回事儿。刘敏看到住宿单后,一直平静的小脸现在也不平静了。虽然我很乐意跟刘敏住一个房间,但关键是刘敏一定不会同意啊。再说了,最起码的得搞清楚这是什么个情况啊。

  我立即向会务组的人问到:「这位老师,您是不是弄错了,怎么把我和她安排到一个房间了?」

  那位接待人员听我说了我和刘敏的关系和情况后,也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像这种会议一般都在酒店的报告厅举行,参会人员的住宿也就基本上全部安排在这里了。会务组根据报名人数和性别向酒店预定房间并提前分配好参会人员的房间号,参会人员报到后再拿着住宿单去酒店前台办理入住手续。住宿费用由酒店跟会务组结算。为了把与会人员尽量能够全部安排到一个酒店里,会务组会把来自同一单位的同一性别的人两两分到同一个标间里,有特殊情况的需要提前联系会务组。因此当会务组接待人员拿出我和刘敏的报名表的时候,一切真相大白了。
  问题还是出在刘敏自己身上。记得当时我把我填好的报名表word文档发给刘敏后,说过你改下名字和报告题目就可以直接用了,只是没想到刘敏这丫头也是实心眼,还真的就只改了那两项。还有最关键的两处内容没有改,一项是性别,另一项是「是否同意和他人合住一室」。只见她的报名表的性别一栏里赫然写着「男」,最下面的「是否同意和他人合住一室」一栏也打着对号。

  既然不是人家会务组的错,只能赶紧好话相询,是否可以重新调整或者多开一个房间。会务组接待人员说:「非常抱歉,两位同学,会务组预定的房间已经全部住满了。」刘敏又赶紧跑到酒店前台问了下,答复说会务组预定之外的房间也住满了。而且现在这么晚了,再出去找住的地方,不说还得自己掏钱买单,关键是能不能找到还两说呢。

  这一耽搁,都快十二点了。两个人坐了一下午一晚上的火车,连我都感觉累了困了,更别提刘敏一个柔弱的女孩子了。于是我建议道:「先将就着住进去再说吧,看你累的脸色都变差了。」刘敏无奈的点了点头。

  我们的房间号是1208,普通标间。空间够宽敞,房间里也很干净。其它的没注意,只有那一进门便看到的盥洗间让我莫名的兴奋了。我靠,竟然完全是由玻璃围起来的盥洗室。只是从离地40公分处往上贴了一圈1米多宽的半透明膜!再看刘敏现在也是满脸羞红,咬着嘴唇不说话,显然也发现了这个盥洗室的变态设计。当然用我的话说就是有情调的浪漫设计啦。

  「小敏,先放下行李,休息下吧,坐了一天车,看你也累的够呛。」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这时候我绝对不能表现出任何兴奋或者色狼的样子,要不然刘敏即使再累也真的可能立马出去另找别的地方去住。先稳住再说,绝对不能由于我的冲动而失去一次这么难得的与美同居的机会。

  「嗯,好累啊,两条腿都酸了。」刘敏把行李箱放到一边,一屁股坐到靠窗的那张床上,揉着她那两条美腿,用她那特有的糯糯的声音说道。看得我偷偷咽口水。

  「那你先收拾下,我去冲个凉,这天气闷热的,连空气都是湿的,浑身粘乎乎的。」说完我直接进了盥洗室,三下五除二,脱个精光,爽爽的冲了个凉水澡。由于盥洗室的灯光比较亮,房间里的相对暗些,再加上那圈玻璃墙上的半透明膜的高度正好到我的头顶,所以我从里面是看不到房间里的情形的,除非我趴地上隔着底部那40厘米宽的透明部分往外看,但那样的话房间里的刘敏同样也能看到我的样子,这就有点过度猥琐了。只是不知道从房间里往盥洗室看会是个什么样子的。

  我只穿了一条三角内裤就出来了。反正平时在宿舍的时候,也没少穿着内裤在刘敏面前晃悠。我出来的时候,看到刘敏已经换上了她那经典的大T恤,就是下摆快到膝盖的那种T恤。只是那精致的小脸不知道为啥红扑扑的,那目光总是躲着我。想不明白就不想了,打开电视,拿着遥控器然后一下子躺在床上,那个舒服啊。看到刘敏还自己坐在床边发愣,我说到:「小敏,赶紧洗澡去啊。早点洗完,早点睡觉。晚上好好休息,明天才有充沛的精力作报告。」

  「哦。」刘敏低着头,犹豫中带着不知所措的迈着小步去了盥洗室。

  刚进去,刘敏又出来了,「孙涛,这个门怎么不能锁啊?」

  我过去一看,还真的没有锁。「放心洗你的澡吧,小敏。宿舍水房那淋浴间也不能锁,你不照样每天去洗。」我对盥洗室能不能锁门真的无所谓,我确实也没打算趁刘敏洗澡的时候进去。火候未到,若操之过急必失之千里。

  「那倒也是。」刘敏莞尔一笑,那红扑扑的小脸别有一番风情。

  我回去继续躺倒看电视。由于刘敏选了靠窗的那张床,我自然就只好睡靠盥洗室的这张床了。我先给林涵发个条信息,说我到了,让她放心,又扯了一会儿闲话。但鬼使神差的,我一个字也没提跟刘敏住一个房间的事儿。至于原因,我只能概括成五个字「男人的心理」。

  我的位置本来就离盥洗室近,听到里面马桶冲水的声音,便扭头朝盥洗室的方向看去,这一看瞬间让我的鸡巴噌噌往上涨,安静了一天的鸡巴终于开始活跃了。只见刘敏正坐在马桶上,上半身能看到很清晰的轮廓,比如刘敏的大T恤收到腰部放到腿上的样子,手里拿着卫生纸的样子,但这毕竟只是轮廓。让人血脉喷张的是那坐在马桶上的白皙的屁股,以及那迷人的小腿,可爱的脚趾,都在底部那40cm高的透明玻璃的范围内丝毫毕现的呈现在眼前,怎能不让我激动,额,再鸡巴动!透过那半透明玻璃,还能看到刘敏时不时的扭头往外看,但我知道,她肯定什么也看不到,她绝对不知道我就跟她一层玻璃之隔,正坐在床上看着她。

  刘敏上完厕所,站了起来,脱掉大T恤,接着慢慢的解开胸罩,随着胸罩被刘敏拿到手上,那胸前的一对玉兔噌的一下跃然而出,即使隔着半透明膜,也能感受到那对奶子随着身体的动作而颤巍巍的抖动,虽然只有轮廓,但目测C罩杯还是肯定有的。这时候还能看到刘敏下意识的扭头往外看,然后迅速的双手捂住胸部。我心说,不会吧,我刚才在里面的时候都看不到外面,她难道就是杨戬转世,还自带第三只眼不成?不过想到刚才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见到刘敏那红扑扑的小脸,我就明白了。我都能如此真切的看到刘敏在里面脱胸罩的样子,那刚才我在里面的冲凉的时候,顺便仔细洗了洗鸡巴的情形,想必刘敏也不小心看了个正着。

  「孙涛。」刘敏在里面喊我。

  「在呢。啥事儿。」我知道这肯定是刘敏想试探下我现在在哪儿,所以接着她的话迅速回答道。

  「没事儿。就是喊喊你。」隔着半透明玻璃看到刘敏说完后放下了捂着胸部的手,开始脱内裤了。

  「没事儿我就继续看电视了。」我说到。但我的眼睛一直就没离开过玻璃墙后刘敏。

  只见刘敏轻轻的往下褪内裤,过了膝盖后,便进入底部40cm的完全透明玻璃的可视范围。纯白的小巧的性感可爱内内,中间裆部的位置还能看到一条湿湿的痕迹。抬起一只脚,再抬起另一只脚,那条让我呼吸加重的内裤便被一只小手放到了旁边的架子上。等刘敏直起身,小腹下郁郁葱葱的阴毛的轮廓即使隔着半透明玻璃也能看的真切。想到刘敏全身赤裸的站在淋浴头下的样子,让我的鸡巴涨得难受。

  随着淋浴阀门的打开,花洒里喷出温热的水瞬间覆盖了刘敏的全身。那双小手偶尔间从胸部划过,使得那双奶子也跟着抖动两下。一会儿见刘敏取下花洒,冲洗着全身,尤其是见她拿着花洒冲洗阴部和阴毛的时候,我的眼睛都直了,虽然只是轮廓,但配合上自己想象,真的就能感觉到玻璃上那层半透明膜好象渐渐的消失了,全身赤裸的刘敏就那样呈现的眼前。

  虽然这时候我如果趴到地上,应该就能很容易的透过底部那40cm高的透明部分看到完全真实的全裸的刘敏,但我没有这样做。一旦这样做了,那就是真正的猥琐和下流了,即使不被刘敏发现,也会在自己的心里留下阴影,这跟宿舍水房淋浴间隔板的缝隙的性质完全不同。

  二十多分钟后,依然穿着大T恤的刘敏出了盥洗室。我的鸡巴开始兴奋的不断上下点头。因为刘敏的大T恤里面是真空的,只穿了内裤。刚才隔着半透明玻璃,我可是真真切切的看到她没戴胸罩,而是拿在那放在背后的手里。出来后就见刘敏快速的走到自己的床边,偷偷把胸罩放到了挎包里。看着刘敏跟做贼似的往包里藏胸罩,看的我只想笑,至于吗?

  整理好自己的行李和衣服后,刘敏迅速钻到了被子里,只露着一个小脑袋,看看我,又看看电视,再看看我,再看看电视。哈哈,可爱的不要不要的。
  这时候快凌晨一点了,跑了一天,我们也确实困了。刚准备互道晚安的时候,只听得外面传来轰隆隆沉闷的雷声,要下雨了。也确实该下了,这座城市里晚上压抑潮闷的空气让人不舒服,是得通过狂风暴雨释放一下了。